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轉載請留言。





他一開始就沒想過只是做做樣子。

上了台,那麼多雙眼睛都在看著你。

你很清楚地知道,那些尖叫聲要的是什麼,想看的是什麼。

李成種很清楚,這就是他的工作。

所以在對方側過頭的時候,他也沒有猶豫地就貼了上去。

那雙眼睛清澄明亮,閃爍著跟他一樣的清楚明白。

我們都很清楚這沒有什麼,是吧。

──成烈哥。



其實他們所有人都知道,李成烈並不笨。

真的傻的人不會懂得找不同藉口在練習時間跑出去玩,充其量李成烈也就是比較大刺刺,自己把做過的壞事在太過得意忘形的時候說出來。

成種很早就明白,即使一樣都是在團體裡歌舞都比較差的,他還是差李成烈那麼一截精明。

公司一開始沒打算走CP路線,就是他們每個人輪流湊一湊,反正到時候粉絲會自己看照片來對說誰配誰比較有感覺。

成種偶而會搜尋,然後發現自己比較常跟李浩沅和金明洙配在一起。

原因說起來也很簡單,這兩個人都是比較不會管自己的。台上拉拉扯扯完,回家就是各自過各自的,清楚舒服,井水不犯河水。自然而然會多找上這兩個人,也是當然的道理。

……反正本來也就不是真的。

直到某天李成烈揪著了他,成種才知道,原來自己在無意中也招了麻煩。


「你有特別想過要跟誰配CP嗎?」

成種還記得,成烈那時候的表情還是跟平常一樣地無所謂,眼底卻滿是小心謹慎。

當下有些愕然,也只能陪笑著說:「沒有啊。哥想跟我做CP啊?」

「沒有。」李成烈咧嘴笑了出來。「是想叫你不要搶。」

成烈的笑臉在自己眼前越放越大,成種不自主地打了個寒顫,往後退了一步。

「明洙啊,是我的。」

成種倒吸了一口氣。

「所以,不可以搶喔。」

他點點頭,看著李成烈滿意的神情。

成烈哥笑起來真的很好看,無憂無慮的樣子。

可是成種剛才卻分明地感受到了,那種絕對的威脅和恐怖。

那個人對自己說了,不要碰我的東西。


在那之後,他盡量多拉著李浩沅,避開金明洙。原本以為從來沒對這些事情上心的金明洙,卻在某天拍完雜誌後,笑著開口了。

「幹嘛,最近很討厭我喔?」

成種剛灌著飲料,一沒留心,和著嘴裡的空氣就噴了出來。

「咳咳咳……。」

還搖著頭,明洙已經遞上了衛生紙,一臉好氣又好笑。

「你很髒耶……。」

「沒、沒有啦!」成種慌忙地擦著臉,齜牙裂嘴地搖著頭。「說什麼討厭啊,我哪有……。」

「那幹嘛最近看到我都一副躲躲藏藏的樣子,照相也一定要找李浩沅。」明洙歪著頭,有些若有所思地看著他。「還是,你喜歡李浩沅?」

「屁啦!」成種只想把手裡的衛生紙團塞進明洙嘴裡。「我只是覺得…哥跟成烈哥一起做不是很好?」

「偶而要換一下啊,不然粉絲會膩的。」明洙聳聳肩。「還是,李成烈跟你說了什麼?」

成種愣住。「啊,沒、沒有啊……。」

「有的話,不要理他。」大概是發現自己猜到了答案,明洙倏地朗然一笑。「他才沒那個心。」

……你說得倒很簡單。成種頓時默然。想起那天李成烈略帶威脅的笑,還是覺得不怎麼舒服。

但金明洙不是會隨便說說的人。也許是該信他這麼一次。

一樣都是想要當頂尖藝人的,李成種想想,自己氣勢上總不能就這樣被壓下去。


那一天他刻意趁李成烈在廚房煮泡麵的時候堵在瓦斯爐旁邊。

李成烈大概只當他要來搶食物吃,一臉不善地盯著他。

成種手裡捏緊了水杯,強迫自己直視著對方的眼睛開口了。

「哥,喜歡明洙哥嗎?」

李成烈瞬間瞪大了眼睛,臉上的表情從晴轉陰又放了晴,大概是職業演員的臉部肌肉變化速度。

成種正當自己猜中了點,還想著要怎麼接,卻聽見對方笑了出聲。

「你神經病喔!」少年白皙的臉上露出不屑的神情。「還是跟粉絲一樣,看fanfic看到腦子燒壞了?」

分明之前威脅過自己的人,現在卻說著這樣的話。成種有些傻眼,隨之而來的情緒卻是更多的不忿。「哥之前不是跟我說……。」

「只是覺得要另外找人很麻煩,而且跟金明洙那傢伙也比較不尷尬。」成烈盯著他看,滿是不屑地嘖了一聲。「不然我這麼專業的,跟誰都可以好嗎?」

成種發現有點難控制自己的怒意。

他瞬也不瞬地看著高挑的少年,口裡說出的話竟是自己也覺得諷刺之至。「是嗎?那跟我也可以囉?」


……他知道,李成烈是個激不得的人。

這麼聰明的一個孩子,唯一的弱點就是激不得。大約這才是進入演藝圈後,被磨得僅剩下一點的本性。


李成烈側著頭看他,越發輕佻。「怎麼?突然想跟我搭啊?」

成種感覺胸口一窒,衝口就說了:「是啊,所以──」

他只是在氣頭上而已。可李成烈的臉,突然就貼得那麼近。

鼻尖與鼻尖的碰觸沒有距離,成種甚至可以嗅到對方身上沐浴乳的氣味。

然後他居然就那麼閉上眼了。真該死。

成種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麼,他甚至跟自己說,閉上眼睛、仰起頭,只是純粹的本能動作。

直到他感覺到那個呼吸退了開。

張開眼,成種莫名地痛恨心底那種名之為悵然的騷動。

成烈拿起辣椒粉,輕輕地倒到煮沸的水裡。

「啊,快煮好了。」

成種咬著下唇。強迫自己別開視線,不要去看成烈的側臉。


「唉唷,兩個人躲在這裡煮東西喔?」

一個聲音插了進來,成種抬起頭,見那人倚著冰箱,一臉閒適。

南優賢涎著臉笑的模樣足以拍下來上傳,以爭取官咖1000個以上的留言。「分我吃一點嘛,這麼小氣。」

成種撐起臉笑了笑。「我不餓,哥吃吧。」

他沒有猶豫地轉過身,甚至不敢去想李成烈的表情是怎麼樣的。



第一次演唱會的個別舞台要他們自己想。偏偏在日本活動的時間已經忙的要命了,沾到床就只想睡,根本不想動腦筋。回到韓國行程也是一個接一個,腦袋跟被漂白水洗過一樣,一片空白。

在雜誌訪問的時候,大家紛紛說要做帥氣的表演,成烈笑著說,他要搞笑,讓大家嚇一跳的搞笑。

大概是想要演什麼短劇之類的吧。成種隨口附和著『請大家多多期待』之類的官樣台詞,也不甚留心。

回宿舍還想喘口氣,卻被李成烈拖到了客廳。

張東雨在陪狗玩。正確來說是在被狗玩。成烈拉著他靠著牆,低聲說了。

「個別舞台,陪我做吧?」

成種頓了一下,有些意會不過來。

「可以吧,是很有趣的。」成烈的神情有些窘迫。「Trouble Maker。」

最近熱門的新歌,不想聽也常常在腦子裡跳針。成種有些失笑。

「不是要我扮泫雅前輩吧?在舞台上假髮掉下來很醜耶。」


總是要有一男一女。成種只猜著了前頭。扮女的那個是李成烈。

果然是要追求搞笑的。成種看著編舞老師盯著他們兩個的表情,覺得自己好像應該稍微表現出羞恥心。

「成烈要跳泫雅喔……。」編舞老師摸著下巴,嘴角不斷地抽動。「那造型師到時候要挑衣服可能會很難找吧。」


其實編舞沒有什麼特別難的地方,之前在電視上也看過幾次,練一練也沒什麼。

「動作都對啦,但感覺不對。」

練到第三天以後,老師這麼說了。

「他們跳起來就是挑逗的感覺。可是你們除了動作都對了以外,什麼都沒有。」老師揉了揉眉間。「你們是要搞笑嘛,但是感覺也要對啊,正經的搞笑才會比較好笑啊!」


他們那天練到半夜才回去,回去的時候碰到剛上完聲樂課的李浩沅和張東雨。

張東雨抱著包包碎念著他要先洗澡,逕自殺進浴室。

成種看了看成烈,想了半晌,還是開口了。「哥,再練一下吧?」

「好啊。」成烈木然地點點頭。「去我們房間吧,明洙還在拍戲,沒那麼早回來。」


老實說,成種也不太懂什麼感覺對不對這種東西。對個女孩子就算了,對男的是要挑逗什麼啊……。

他按照舞步從一跳起,一二三、答答答、點──。

成種意興闌珊地執起成烈的手,敷衍地把嘴唇從對方的指尖向上移動。

之前在練習室都是做個樣子,大概是真的太累、昏了頭,他竟然忘記停下。

李成烈的唇,瞬間就在他的眼前。

成種剎地清醒了過來。他盯著那雙形狀漂亮,有些乾裂的唇,只覺得莫名慌張。

成烈沒有推開他。


──我,要不要?


成種撇了撇嘴角,正要退開,對方的動作卻遠較他所想像地來得快。

順從地閉上了眼,成種說服自己只是累了。

他輕輕地舔著高挑少年的唇,感受到對方以一種好奇探索,卻又帶有侵略意圖的方式,在自己的口腔內嬉戲。

沒有其他。純粹就是,李成烈的味道。

原來是這個感覺。一年前在破爛的舊宿舍廚房裡沒有想過的、沒有完成的,就是這樣。


他睜開眼,看見成烈的眼睛晶潤明亮,剛才吻過他的那雙唇卻沒有任何字句。

成種放下了成烈的手,咧起一個微笑。

「那今天,就先這樣吧。」


他其實沒有想耍帥的意思,只是覺得,也就是這樣了。

雖然不是很明白李成烈的動機,但成種一直確定成烈是喜歡女人的。那從不放棄尋找漂亮女孩的眼光,是個男人的都讀得一清二楚。

剛才只是,太逼真的練習而已。

成種走進房間,見浩沅正收拾著要去洗澡。

爬上床,成種翻開筆電,卻忘了動作。

是吧,反正都只是工作而已。怕什麼。

我們想做的、要做的,都做得到。


那天他們一出場,便聞得全場的震天歡呼。

成種昂首跨步地走下階梯,他知道這個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在他們身上的。

那些貪婪的眼神,在期待著他跟成烈會怎麼做。

所以隨著最後的節拍落下,成烈低下頭的剎那間,他再無保留。

那雙唇的溫度一如記憶中的溫暖灼熱,只是雙方都清楚少了些什麼。

唇跟唇的貼合,只是表演。

我們的吻,是個工作。

是吧,這是我們都想要的吧。








--
主題曲是這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6vf5gw10Zw
國語翻成吻得太逼真,我個人偏好粵語版的酷愛就是XDDDDDD




2012.03.04 Sun l [INFINITE]同人短篇集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