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是的,又把天真重新貼出來墊檔了歐>_^





第七章


南優賢還在夢裡纏綿,然後就突然覺得天搖地晃。

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手伸過床邊打開手機。是簡訊。

『八點到研究室。』

優賢當下心裡只罵了無數聲粗口,正想把頭塞回枕頭裡,卻瞄見訊息發送人的欄位。

──金聖圭。

原本以為會是美好的星期六早晨,但看起來應該就是這麼毀了。

優賢嘆了口氣,慢慢地爬起身。


走在往學校的路上,還有點在夢裡的感覺。

金聖圭雖然是個工作狂,但是平常也不到週末的時候抓自己到研究室的程度。

今天是有什麼事啊……。

優賢剛走到系館的電梯口,抬起眼就見到另一端金聖圭正走過來。

「唉呀,你穿成這樣啊?」聖圭打量了一下他,皺起眉。

優賢莫名地瞄瞄自己一身上下的裝扮。「怎麼了嗎?」

「是我忘記跟你說了。」聖圭嘆了口氣。「是找你出來爬山。」

「……。」優賢當場有想掐死瞇瞇眼的衝動。

美好的星期六居然要去爬山是什麼鬼。

「算了,反正今天就走一般的遊客步道,應該還好。」聖圭抿起嘴。

這樣講起來,大概是要去南山之類的地方吧。「我穿步鞋,走起來應該沒問題吧。」

「那先去吃早餐吧。」聖圭笑了出來。「當然是我請。」


一大早其實也沒有咖啡廳開,他們只能坐在二十四小時的麥當勞裡。

「怎麼今天突然想去爬山?」優賢咬了一口豬肉滿福堡,唔,真的好久沒吃了。麥當勞早餐好貴……。

「習慣。」聖圭俐落地切開鬆餅,只簡單回答了兩個字。

「啊?」優賢有點覺得噎到。

「每年這一天,我都習慣去爬山。」聖圭若有所思地嚼著食物。

是什麼?世界爬山日喔?怎麼覺得莫名其妙……。「以後哥早點跟我說啊,這樣我可以早點準備。」

「昨天睡前才想起來,不然就會跟你說了。」聖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反正以後也不會了,這一次就先對不起這樣。」

……這傢伙今天講話奇奇怪怪的。

優賢低著頭,專心把手裡的滿福堡啃完。


其實最讓他驚嚇的,居然是車子越開越往市郊。

優賢心裡對著逐漸遠去的首爾塔哭喊著道別,然後強作鎮定地問:「我們要去哪裡?」

「北漢山啊。」聖圭一臉氣定神閒。「這附近只有那裡最像山吧。」

也是啦,南山根本就是丘陵……。優賢捏了捏自己的大腿,祈禱著今天回去以後不要變殘廢。「我們要爬到最上面嗎?」

「沒有啦。」聖圭噗哧了一聲。「你今天穿這樣,我們走遊客步道,走到哪算到哪。」

整個有種想跳車的衝動。

優賢側過臉看著瞇瞇眼,突然有點好奇。

這傢伙今天到底怎麼啦?


一大早來是對的,因為其實登山步道人還真的不少。

只是全部都是全副武裝的中老年人而已。

唉如果自己是陪老媽去爬山的話,媽應該高興到昏倒了。優賢關上車門,心裡又是一陣碎碎念。

遊客步道就是跟登山的路徑不一樣,人多,走得也慢。

但是腳這樣走下去還是會起水泡的吧,今天回去鞋子大概也要報廢了。優賢感覺到自己腳底下的哀嚎,又是一陣沉重。

旁邊的金聖圭倒是沒說什麼,只是平緩地維持前進的腳步。

「哥什麼時候開始有爬山的習慣的?」優賢決定先開口打破沉默。

「念博士班的時候。」聖圭回答地很慢,像是在思考什麼似的。「剛去美國的時候,跟同學一起去的。」

「為什麼一定要在這一天啊?」優賢回想了一下今天的日期,卻怎樣都想不出特別的意義。


……三月十三日?


聖圭沒有回答,只是一個勁地往前走。

優賢看著聖圭的背影,撇了撇嘴。

這傢伙今天真的很奇怪。


見他沒跟上來,聖圭慢下了腳步,站在前面等他。

待到優賢跟上腳步,聖圭卻突然問了一句。「喂,你怎麼會跟分手的?跟前女友。」

「她要去美國留學啊。」優賢有些傻眼,卻還是老實回了話。「哥也知道,念我們這個的,語言跟學歷都很重要。她一說要去留學,我就說那還是分手吧,反正這樣下去也不會有結果。她去美國之後遲早也會碰到新對象的。」

「這樣啊。」聖圭的表情有點微妙。「去美國之後確實會碰到一些事情沒錯。」

喔,果然是因為情傷嗎?難怪這傢伙今天不正常。「哥也是在美國有碰到對象?」

「嗯。」聖圭苦笑了一下。「但還是分手了。」

「為什麼?」優賢試探性地問。「一起出國,一起回來教書不是很好嗎?」

「其實也不能算是分手……。」聖圭的語氣聽起來很平靜。「也可能是,也根本不算交往過吧。」

什麼啊?是當人家第三者嗎?「只有曖昧而已嗎?」

「對那個人來說……,也許真的就只是曖昧而已吧。」聖圭輕輕嘆了口氣。「是我想太多了。」

那還真的很可憐。優賢同情地看了聖圭一眼,沒有接話。

「他以前,很喜歡帶我去爬山。」聖圭一步一步走得緩慢。「應該說是,他喜歡戶外運動,滑雪、爬山、游泳什麼的,都很喜歡。」

聽起來就像是個假老外,果然金聖圭也吃這種亞洲外表內心狂野的女孩子啊,真是的。話說也沒哪個男人不喜歡的啦。優賢了然地點了點頭。

「大概就是這樣吧,所以我才有錯覺他是喜歡我的。」聖圭像是在說一個很長的故事似的。「當他跟我說他要訂婚的時候,我居然什麼反應都沒有,只說了恭喜。那個時候真是嚇傻到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聖圭沒再接著繼續說,只是一直沉默。優賢也很識相地沒有再問下去。

搞不好講一講瞇瞇眼就哭了咧……。



他們爬到一個定點以後,在觀景台上坐了下來。

「吃吧。」聖圭從背包裡拿出便當盒。「我冰箱裡有買菜了,自己做了飯捲。」

外觀看起來是很普通啦,但是教授做的有鍍金。優賢雙手接過了盒子。「謝謝哥。」

觀景台上還有其他登山客來來去去的,有些吵鬧。他們兩個人就這樣坐在邊上,看著首爾灰色的街景。

「今天是他生日。我想是該把他忘記了。」聖圭喝了口水。「以前每年生日,他都會邀我一起出去。現在沒有他,這個習慣也應該要丟掉了。」

「哥……。」看著聖圭平靜而淡然的表情,優賢有些不知所措。

「我以後,不會再想他了。」聖圭緊盯著遠方看,眼神卻像是飄到了太平洋的另一端。「不會再想到那些事情就沒辦法做事了,都不會了。」


幾乎是本能的,優賢伸過手,攬過了聖圭的肩膀。

「嗯。忘了吧。」

他刻意不去看對方的表情,但還是感覺到聖圭是有些傻住的。


喂,就忘了吧。反正還有我啊。








2015.08.30 Sun l [INFINITE/鮭魚(鉉聖)]天真 ver.1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