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九章



「你幹嘛,相思病喔?」成烈一巴掌直接往優賢的後腦勺招呼過去。

「喂!」優賢吃痛,回頭狠狠瞪了成烈一眼。「幹嘛啦!」

「你看著螢幕發呆很奇怪啊!」成烈一臉『你有病』的樣子。「你看,螢幕保護程式都跑出來了。」

優賢定睛一看,果然螢幕上設定的泳裝美女保護程式正在跟自己搔首弄姿。

連忙動了一下滑鼠,優賢看電腦螢幕跳回文件的畫面,沒好氣的說:「好了啦,沒事。」

「你最近真的很怪耶,一直在發呆。」成烈嘖嘖了兩聲。「不會是上次一起睡的那個妹不要你了吧?」

「──啊?」優賢有些聽傻了,回頭看向成烈。

「就你不是有時候沒有回來睡?」成烈歪了歪頭。「我還以為你跑出去跟人家同居咧!」


……同居。

優賢有一種血壓在往上竄的感覺。嗯,他、跟金聖圭、同居……?


這樣想好像很不錯。但是,嘖。

「沒有啦!不要亂講話。」優賢肘擊了成烈一下。

「矮額,一定是。」成烈的笑容越發詭異。「不然連暑假都在打工,為了養女人齁?」

「屁啦!是金老師叫我暑假繼續做好不好。」優賢索性正過身跟成烈說話。

那天從遊樂園回來的路上,聖圭只問了他暑假可不可以繼續來幫忙,他錢會照給。優賢當然是二話不說,點頭如搗蒜。

這樣又可以整個暑假跟金聖圭在一起了,嘿嘿。

「嘖,連暑假都在工作,會不會壓力過大啊?」成烈搖搖頭。「你這樣沒有辦法滿足你女朋友吧,唉唷。」

「屁啦、老子精壯得很!」優賢向成烈豎起了中指。

「喔,很好啊。」成烈吹了聲口哨。「不要讓我哪天在家裡看到去婦產科的掛號單啊。」

「出生了第一個認你當乾爹啦,煩耶。」優賢推了推成烈。「滾開啦,我要工作了。」

「脾氣真的很差耶……。」


優賢沒有理會碎碎念的成烈,把視線轉回電腦螢幕,手裡俐落地點開了電子信箱。

沒有新的信件,最近一封是金聖圭昨天寫來的。

『Dear Woohyun,

我現在在洛杉磯機場,準備出發回去。希望你這幾天都有幫我的花澆水。還有麻煩幫我查一下F國大選的最新資料,包括前兩名候選人對亞洲地區移民跟外交政策的內容。簡單就好,不用多。

Best,
SungKyu

ps. 我有買你的紀念品。』

優賢發現自己會不自覺盯著螢幕笑。深怕被成烈看到了又要說嘴,連忙關上電子信箱的畫面。

嘿嘿,有我的紀念品耶。



其實那天在遊樂園的時候,他就發現自己不正常了。

從覺得瞇瞇眼其實長得很可愛這個點開始。

優賢回來之後,第一件事情是打開電腦,然後開始列出金聖圭的優點與缺點。

他寫了很多金聖圭的缺點,例如起床氣很重,還有一工作起來會忘記時間,明明需要吃藥還硬要喝酒之類的。

但是優點……。嗯。

瞇著眼睛笑的時候很可愛。打招呼的聲音很可愛。叫自己『優賢啊』的時候很可愛。請自己吃飯,是個好金主。在車上累到睡著的樣子看起來不聰明,很笨。

這些都什麼爛理由……。

優賢以一個接受過學術訓練的學生做出邏輯判斷,他想,不管做哪個指標的檢驗,他都應該是喜歡金聖圭的。

但是,唉,喜歡男的,還是老師,嘖。

優賢開始覺得是自己選對象的問題。怎麼老是都挑到這種無言的結局。先交到個去留學的,現在又暗戀上老闆。

但目前幸好除了系上的金聖圭親衛隊以外,也大概只有自己喜歡瞇瞇眼而已,所以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雖然知道跟個老男人說『我喜歡你』不是什麼正常的事情,但優賢也沒有打算說就是了。

反正就再看看吧,也許哪天金聖圭會主動跟自己告白,就不用擔心這些事了。

如果真的有這種事,一定要拿翹一下的啊!畢竟第一天上課的時候,金聖圭讓自己搞得那麼難看……。

科科。優賢從嘴角硬是蹦出了一聲笑。

坐他後面的李成烈據說當場是打了一個冷顫。




優賢隔天起了一大早,準備去機場接機。

那天金聖圭去機場也是他送的,車子後來就一直停在自己家附近,等著再過去金聖圭。

明明起了一大早,精神卻很好。

優賢發現自己居然跟晨間廣播新聞一起哼歌,覺得自己真是沒救了。

只是快見到瞇瞇眼了而已啊,這麼開心啊?當然開心,因為我喜歡他啊。

喜歡耶,嘿嘿。

班機抵達前一個小時,優賢順利把車停進停車場,不意外地聽到自己肚子咕嚕咕嚕叫。

餓了,但是要忍一下啊,等金聖圭來了一起吃早餐。

班機抵達還要一個小時,等通關領行李最快半個小時,還有好久啊。

優賢趴在接機區,有種想昏倒的衝動。


把他吵醒的是手機震動,優賢連忙掏出手機,來電顯示是金聖圭。

「喂,哥?」

「我剛落地,等一下就出去了。」聖圭的聲音聽起來是一如往常地因為睡眠不足而渙散。

「我在外面等了,哥出來就可以看到我了。」還要等上三十分鐘,但優賢卻覺得精神好得很。

「嗯,待會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優賢正打算再打通電話確認時,卻發現瞇瞇眼正推著行李走過來。

「哥!」優賢笑了開,跑了過去。

「早啊。」聖圭回得有氣無力。「你幹嘛這麼高興。」

「哪、哪有。」優賢縮了縮肩膀。嘖,自己真的是完全無法隱藏情緒的人。「走吧。」

把行李扛上車子,聖圭繫上安全帶,攤坐在副駕駛座上。

「哥累的話就先睡吧。」優賢發動引擎。「我到了再叫你。」

聖圭沒有回話,只是逕自看著窗外發呆。



車子上了高速公路,夏陽緩緩升起,照得分明有些單調的海景帶上了暖意。

「回美國好玩嗎?」優賢看著聖圭沒什麼反應,便試圖先開口。

「嗯,碰到老朋友。」聖圭還是兩眼無神地看著窗外。

哇,不會吧……。「前女友?」

「嗯,是共同認識的朋友。」聖圭停頓了一下。「他跟我說那個人過得很好。」

「嗯。」

優賢發現自己不太想接話。大概是因為吃醋。

有什麼好吃醋的呢,哼。現在自己跟金聖圭又不是什麼關係,只是自己單戀而已。

「但是我發現我已經不關心了。那個人好不好,都跟我沒有關係了。」聖圭講得很慢很慢。

「嗯,對啊,做人就是要放開一點。」唉,我也放得開就好了……。怎麼就還要問暗戀對象這種事情啊莫名其妙。

「大概是因為都在想另一個人吧,所以慢慢忘記那個人了。」聖圭突然笑了出聲。


──另一個人?


「哥有喜歡的人啊?」優賢嘗到自己的舌尖,有那麼一點苦澀的味道。

「嗯。但是是個不怎麼討人喜歡的人。」聖圭連聲音裡都有笑意。

煩死了,我幹嘛還接著問。該不會是系辦的臭臉正妹助教吧。「我認識嗎?」

「嗯,你很熟的人。」

我很熟……。如果是李成烈的話,回去就殺了那小子。「是誰啊?」

「如果你聽了不會去教評會告我性騷擾的話。」聖圭深吸了一口氣。

「喔,不會啊,我這人嘴巴很緊的。」屁。優賢在心裡立刻想著要把李成烈的照片貼上系上公布欄,要求浸豬籠之刑。

聖圭那口氣慢慢吐了出來,聲音拉得長長的。



「──優賢啊,你要跟我交往嗎?」



優賢手裡一抖,差點抓不住方向盤。

──什麼!?








2015.09.13 Sun l [INFINITE/鮭魚(鉉聖)]天真 ver.1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