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章



「幹嘛一直看著我?」優賢瞪了成烈一眼。「你有病喔?」

「你今天……」成烈仔細地把優賢從頭到腳打量了一次。「穿得很不錯喔。」

「不要愛上我。」優賢的笑意簡直是從鼻子裡噴出來。「我知道我很帥。」

──我現在是有夫之夫,即使你是我室友也不能招惹我啊,但要約我吃晚餐可能要排個隊。

「你吃屎啦!切。」成烈做出噁心的表情。「你不會要搬出去了吧?」

「蛤?搬出去?」優賢歪了歪頭,有些不解。「為什麼?」

「照你最近跟女朋友黏成這樣,大概很快就會同居了吧。」成烈看著他的表情有點哀怨。「我這樣要新找人來分租啊!成種下學期就畢業,大概可以……。」

「你智障喔!」優賢狠狠地往成烈頭上打下去。「沒有這種事啦!想太多喔你。我出門了!」

成烈疼得齜牙咧嘴,大吼:「又要去約會喔?」

「去研究室啦,白癡。」優賢噴了一口氣,穿上鞋子出門。

是說要去約會也沒錯啦,呵呵。優賢走在路上,竟是覺得心情份外愉快。



一打開研究室的門,果然就嗅到滿室熟悉的咖啡香。

「來啦?」聖圭從電腦裡抬起頭,笑得溫和。

「嗯。」優賢把包包丟在椅子上。「哥今天很早來。」

「我下星期又有一個會,要去東京。」聖圭搖搖頭。「為什麼有這麼多的事情我也真是不懂。」

「…又要出國啊。」優賢皺起眉,看著瞇瞇眼一臉的倦相。「哥怎麼這麼常出國。」

「要當學者就是這樣啊,衝發表積點數。」聖圭恢復了笑容。「你都念到研究所了,不會不懂吧。」

──當然懂啊,只是這樣就又沒時間約會了。

優賢撇撇嘴。「這次要去很久嗎?」

「沒有,哪來那個錢。」聖圭聳聳肩。「開會前一天去,開完會隔天就回來了。你問這麼多幹嗎?」

就想問啊……。「沒有,隨口問問而已。」

「不會是會想我吧。」聖圭一臉『逮到你了』的笑。

「哪有啊!」優賢不自覺地拉高聲音。「哥沒有我幫忙才會慌好不好。資料不都是我在幫哥找的嘛。」

「嘖,這樣啊。」聖圭笑了出聲。「原本還想說要補償你一下,想說出國之前一起出去約個會之類的。」

「……我我我又沒有說不要!」

發現自己的表現是有點激動了,優賢一講完馬上不好意思地垂下了頭。

嘖,自己真的很像小孩子。明明是不想在對方面前這麼小孩子氣的。

是想讓對方看到,自己是至少是可以微笑而平淡地說一些看起來很成熟的話,而不是跟絕大多數的碩士生一樣只會在課堂上耍嘴皮子。

聖圭嘴角笑起來的弧度更開了,瞇瞇眼彎成兩條線。

「開玩笑的啦。」舒服地躺進辦公椅裡,聖圭攤了攤手。「我去東京前一起去吃個飯之類的吧。」

嘖,看來最近又要勒緊褲帶了。出去吃飯總不能也要瞇瞇眼出錢,南優賢也是有正常男人的自尊的啊。「好啊!」

「但是話說回來,你不用準備找指導老師嗎?」聖圭盯著他。「碩二上了……。」

「找哥就好啦!」優賢幾乎是不假思索地說出口。「哥會收我當學生的吧。」

「找我又不會比較好過。」聖圭敲了敲桌子。「你報告寫這麼混,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指導你啊。」

「我會努力的!」優賢眨眨眼。「金老師。」

「嗯,反正就先跟我一起寫一篇文章吧,一起發表以後再看看情況。」聖圭點點頭。「如果你那時候還有興趣,就繼續拿來寫論文也是可以。」


──一起發表?


一起發表就表示可以一起出國吧?然後一起出國就可以一起住吧?在國外的旅館裡、兩個人……。

南優賢覺得自己鼻血已經快滲出來了。

「我今天回去就把paper都印出來看!」




結果等金聖圭把所謂的『只剩下一點點』的工作弄完,兩個人一起走出研究室的時候,已經是七點了。

「辛苦了。」聖圭揉了揉優賢的頭。「快去吃飯吧。」

「哥不一起吃?」優賢皺起臉,有些不滿。

「我不知道要吃什麼啊,只想睡覺。」聖圭露出天旋地轉的表情。

「我載哥回去吧。」優賢眼明手快地從聖圭手裡拿過車鑰匙。「我們叫外賣吃。」

「你有這麼黏人喔?」聖圭疲倦的臉上有一絲笑意。「之前看不出來。」

「都交往了啊,有什麼辦法。」優賢推了推聖圭。「走啦。」



交往。講到這個詞還是會想微笑。

那天他甚至連『我也喜歡你』都忘記說,只記得狂點頭。

金聖圭看到他的樣子,失笑出聲。

「你真的是……。」聖圭伸過手,往他的臉上戳了戳。「我還以為你會罵我是變態之類的呢。」

「才不會呢。」優賢低聲念著,嘴角卻忍不住想翹起來。

沒有什麼事情,比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更好了。

那天他送金聖圭到家的時候,在金聖圭家的玄關,年長男人給了他一個臨別的擁抱。

那是他們之間第一個擁抱。

優賢緊緊扣住那個人的背,確定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瞇瞇眼,我就勉強接收了。



他們就叫了炸醬麵和糖醋肉在家裡吃,幸好金聖圭家的冰箱除了啤酒以外什麼都沒有。冰啤酒拉環一開,心情也整個好了起來。

電影台正在重播美國影集,雖然又是千篇一律的警察探案的情節,但現在似乎也沒什麼可以看的。

這一集的內容是在講說大學生的派對裡突然發現最有人氣的女孩失蹤了,然後發現女孩屍體的是一個班上被排擠的男孩。

看著情節推展,優賢看著燒焦的屍體,看看自己碗裡的炸醬麵,突然覺得沒有胃口。

「哥,你們在美國都這樣啊?」他轉頭看了看吃麵吃的起勁的聖圭,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唉唷電影上這樣演而已啦。」聖圭吸了口麵條。「party到最後大家都喝掛了,哪有人還有時間想什麼縝密的犯罪計畫。」

「哥以前…也是常常去party喝到掛嗎?」優賢側著臉,語氣有些小心翼翼。

其實他也只是想問,金聖圭以前,是不是也跟前女友去party,然後徹夜狂歡之類的。

這樣的話,自己會有一點點嫉妒。一點點、只有一點點。

畢竟嫉妒也是當戀人的任務之一啊,我是在履行義務好不好。

「沒有,博士生哪來那個時間。」聖圭搖搖頭,隨即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轉過頭對著他笑。「你不會吃醋了嗎?」

「哪有。」優賢慌忙低頭裝模作樣地攪攪碗裡的餡料。

「吃醋也可以啊。」聖圭輕輕地用肩頭撞了撞他。「是你的話,沒有關係的。」

優賢抬起頭,看見瞇瞇眼嘴角還有炸醬麵的黑醬,笑得很傻。

可是還是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心底的騷動跳得慌。

他輕輕地靠過去,舔上對方的嘴角。

剛退開,就看見對方有些驚訝、還反應不過來的神情。


……真是的。


優賢再次貼了上去,紮紮實實的。

接吻也是戀人之間的任務之一啊。Mission accomplished.

果然是線上遊戲帶隊衝鋒陷陣的第一名好隊長啊,雖然常常被李成烈表就是。雖然對方是教授,也是要打這種高等級的怪練練經驗值啊!

優賢嚐著對方唇上的食物痕跡,突然有種得意的感覺。









--
其實有感情關係的話,牽涉到學術倫理和利害關係,應該是不能有指導老師和學生的關係。
但顯然我在寫這篇的時候腦子進水,所以沒注意到這一點orz
總之還是跟大家提醒一下這篇的設定跟現實有很大差距,請大家原諒這種腦殘情節(跪)






2015.09.20 Sun l [INFINITE/鮭魚(鉉聖)]天真 ver.1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