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二章



(本篇微19禁,Not Safe For Work。敬請注意。)





南優賢還沒問出口,就聽見金聖圭說了一個故事。

他們坐在金聖圭家的沙發上,開了啤酒,電視裡播的是老電影『羅馬假期』(Roman Holiday)。

金聖圭盯著電視螢幕,眼神卻看得很遠。



他說,他到美國的第一年,就認識了金明洙。

聖圭的家境並不富裕,也只是勉勉強強讓他出國念書而已。當時的他只想盡快念完書,回韓國找個教職。

在美國的韓國同學會畢竟是力量強大,尤其是像在亞裔比較多的西岸尤其如此。聖圭從收到入學通知的時候,就開始陸陸續續接到○○大學韓國同學會寄來的會訊或消息。

迎新那天他原本沒打算去,但是同班的韓國同鄉硬是拉著他,說反正回宿舍也不知道幹麻,不如去看看。

聖圭聳聳肩,一副可有可無的樣子,說了聲『好吧』。

去參加這種東西的,分成兩種人。一種是像聖圭這樣過來留學,一臉看起來就是韓國樣的學生;另一種就是小留學生,開口說韓文還帶有一點生澀感。

場子裡放著音樂,大家三三兩兩的聊天。聖圭見同學自己聊開了,正想走,卻見一個人遞過一罐啤酒。

『你好。』

聖圭望進那雙眼睛;那是清澈無瑕,如同質地最好的黑水晶般的瞳眸。

『我叫金明洙,國際關係研究所的碩士生。』那個人連說話的方式都是那樣優雅。『你呢?』

聖圭愣愣的接過啤酒,心想自己這個時候的模樣,是該如何的窘迫。

『你好,我是國際關係研究所博士班,金聖圭。』

『博士生啊,那就是哥了呢。』

金明洙微笑了出來。聖圭突然覺得,即使在這個連夏天夜裡,氣溫都只有攝氏十度的濱海城市,那個笑容卻比任何陽光更能溫暖自己。


那天的交談之後,他並沒有主動找金明洙。原因還是因為聽同學說了很多有關金明洙的傳聞。

『你那天聊天的那個人啊,不就是那個在野黨大老的兒子嗎?聽說他小學一年級就來美國了,跟美國人沒什麼兩樣,韓文倒是說得很道地。女朋友好像也是一個換過一個,還在交往後面就有人在排隊了。還有說是party名車好酒什麼都沾的啊……。』

聽起來就是個紈褲子弟,跟自己好像沒有太大的關聯。

聖圭低著頭,苦笑了一下,繼續寫統計作業。


兩人有共同的課,也剛好參加了一樣的讀書會。雖然交換了手機和email,但從來就是點頭之交,所以聖圭也沒特別放在心上。


直到那年的冬天。

那是個雪下得特別大的星期二。聖圭剛想著今天是不是乾脆不要去超市買東西了,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也沒多看來電顯示,聖圭直接接起了手機。

『一起吃個飯吧。』

似乎是有點熟悉的聲音,聖圭想了一下,還在苦惱著,對方就已經接了下去。

『我是金明洙。』


金明洙開著車到宿舍前面接他。聖圭原本以為有錢人家的小孩會去吃什麼高級餐廳之類的,沒想到明洙只是把車子開進附近一家家庭式餐廳的停車場,走了進去。

『怎麼?』看著聖圭對著菜單發呆的樣子,明洙皺起了眉。『不合哥的胃口?』

『沒有。』聖圭看著沒有一樣菜是超過25美金的菜單,有些失笑。『我還以為你會去……。』

『去吃一餐100美金的東西?』明洙笑了出聲。『哥好像也知道了嘛。』

『不,我只是……。』突然被一語道破,聖圭有些不知所措。

『請女孩子吃飯,總是要吃好一點的嘛。』明洙搖搖頭,突然斜著眼看他。『還是,哥也想當我的女朋友?』

『喂!』聖圭脹紅了臉,正覺得有些被羞辱,卻見明洙招來了服務生,點了餐。

『多吃一點吧,這裡的炸雞翅很好吃喔。』明洙又對他笑了笑,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聖圭順了順氣,低頭啜了口黑咖啡,霎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這個人,到底要做什麼呢……。


『哥這個週末沒有事吧?』吃到一半,明洙突然開了口。

『嗯,應該沒事。』聖圭叉起薯條,有些疑惑。

『要跟我去Tahoe玩嗎?』明洙眼裡的笑意還是那樣的溫潤。『我缺一個旅伴。』

旅遊勝地,聖圭是知道的。只是金明洙要找自己這件事情,他卻覺得疑惑。但是想想出去玩有人可以載,而且是沒有去玩過的地方,似乎挺不錯。便答應了。



星期五中午一下課,明洙便過來接他。聖圭上了副駕駛座,看了看有些空蕩的後座,有些訝異。

『只有我們?』

『不好意思,沒有正妹。』明洙打著方向盤,表情有些苦笑。『哥就拿我湊合湊合吧。』

他們投宿的是一家小飯店。聖圭卸下行李,看了看狹小的室內,想著也許那些有關金明洙奢華無度的傳言,都不是真的。

雪雖然停了,天氣還是有些陰陰的。他們選擇在附近走一走。一踏出戶外,感覺連吸進肺裡的空氣都是凍結的。

『你很常出來玩?』聖圭決定先打破沉默示好。

『看哥說的玩是什麼定義。』明洙縮了縮肩膀。『大部分的時候是當別人的提款機比較多。』

聖圭笑了出聲。這個傢伙,真的沒有很難相處嘛。看著明洙有些畏寒的樣子,聖圭玩心一起,拿起路邊的雪就往明洙身上丟。

『很冷耶!』一向貴公子的臉變得齜牙裂嘴。『哥完蛋了!可惡!』

兩個成年人就站在路邊丟起雪球,相當幼稚。聖圭卻覺得這個時候的明洙,是發自內心在笑的。



那天晚上,金明洙抱了他。

聖圭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沒有反抗。甚至連明洙為什麼有保險套潤滑劑之類的,他都覺得理所當然。

──被這個人抱著,也沒有關係吧。

聖圭勾住明洙的頸部,感覺到撕心裂肺的疼。

因為,他看起來好寂寞。


他們就這樣開始交往了,秘密地。聖圭很清楚這是說不出口的。不要說金明洙那裡是政治世家,自己老家也是保守傳統得很。

明洙是沒有再交過女朋友了。至少沒有公開承認的。這點倒是讓韓裔學生圈飛起了一陣八卦。

『少了公開的女朋友,搞不好私底下玩更兇。』

聽了同學有些酸意的話,聖圭只是莞爾一笑,沒有接話。

明洙不是那樣的人,他只是太寂寞了而已。

所以都是可以忍受的。雖然他常常看見明洙和女孩子出去吃飯,或是在同學會上跟不同的女孩交換眼神,但他都隱忍了下來。

只因為金明洙會抱著他說,哥,我需要你。


他的忍耐是到他的博士論文快寫完的那一年。金明洙生日那一天,他刻意沒有跟金明洙說,偷偷買了東西到了對方住的公寓,想來個驚喜。

但是金明洙顯然是有備而來,送給他一個更大的禮物,上頭斗大的卡片上寫著「清醒」兩個字。

他用明洙給他的備份鑰匙剛打開門,就看見滿屋子的凌亂,還有在沙發上交纏的身影。

女孩子他是認得的,是新任韓國學生會副會長,是某個企業大老的小女兒。

明洙看見了他,有些錯愕。


聖圭沒有生氣。正確來說,他根本忘記自己這個時候應該要有怎樣的情緒。他默默地把禮物連同備份鑰匙放在門邊的茶几上,走出了門。

三月初,天氣已經沒有那麼冷了,但聖圭依然覺得全身發涼。

他當下一度以為,自己的人生就會在那樣的低溫裡流逝到終點。


金明洙沒有再跟他連絡過。直到某一天下課之後,金明洙走到他身邊,說他要訂婚了,是跟那個女孩。

聖圭只是點點頭,說了聲恭喜,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從此他們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

那一年裡,他的論文進度飛快到跟前幾年的苦思不能相比,連指導教授都說他做得好。畢業後,聖圭立刻飛回韓國,離開那個海風侵襲的城市。

聖圭想,也許這就是他們說道別最好的方式。

不告而別。



※※※




故事就這樣結束了。

優賢把啤酒的罐子捏扁,毫不猶豫地欺上金聖圭的唇。

不知道這樣的動作有什麼意義。憤怒或者是更多的嫉妒,都無法消去那段記憶。



──也許他最生氣的,是這個人的坦白。

絕不欺瞞的態度,毫不懼怕自己在乎的態度。究竟是因為誠實,或是因為不在乎說出之後的結果,這是他無法繼續猜測下去的。

聽見金聖圭這麼坦然地向他說出一切,並沒有讓他比較好受。



他狠狠的撬開聖圭的齒間,汲取著對方口中的苦澀。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想到的到底是什麼。


聖圭在床上迎合他的動作熟練而緩慢,優賢卻只覺得焦躁。

性愛帶來的快感,無法填補內心的惶恐。那像是黑洞,不斷的在侵襲他的思考。


看著我,叫我的名字。優賢猛力地撞擊著,注視著聖圭有些渙散的表情。

「啊、嗯…優賢啊……。好痛……。」

再用力一點,再大聲一點。

優賢持續的動作著,卻覺得越發失落。

──他不存在那兩個人一起度過的時間裡。

看著我、看著我。我不是他。我不是金明洙。

我是南優賢啊。


──現在陪在你身邊的,南優賢啊。









--
金明洙同學其實是好人來著。







2015.10.04 Sun l [INFINITE/鮭魚(鉉聖)]天真 ver.1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