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三章



「南同學,跟金聖圭老師是什麼關係呢?」

優賢正拿了講義準備離開研究室,卻聽見金明洙的聲音敲在地上如同琉璃珠撞擊,那樣好聽。

聽了那些事情之後,他沒有辭掉金明洙的助理。

優賢想,自己是該大方一點的。畢竟現在陪在金聖圭身邊的人,是自己。

「沒有什麼關係。」他轉過頭,回答得有些僵硬。這種東西被扯破了,自己被退學,金聖圭被公審,大概會是這樣的情況。

「是嗎?我還以為你們在交往呢。」明洙笑得有些無辜,眼神卻是無比清澈。

「怎麼會。」當服務生時練出來的假笑習慣性地堆到臉上。「如果沒事的話,我先告辭了。」

優賢鞠了個躬,正要轉身,金明洙又開了口。

「他…很溫柔吧?」

有些諷刺的語氣。優賢抬起頭,看見明洙的神情還是那樣溫和優雅。

「不管說什麼,或是做什麼,都會溫柔地包容你,對吧?當初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也是那樣呢。」


優賢捏緊了拳頭,卻痛恨自己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聖圭哥當時會為這樣的人著迷也是應該的吧。連講出這種分明是挑釁的話,都是如此泰然從容的姿態。

「先告辭了。」優賢直接轉過身,開了門。

「他會回來我身邊的。」明洙聲音裡的笑意清晰可聞。「他離不開我。」

優賢聽見自己大腦裡的弦似乎就這樣被挑斷了。他重重地甩上門,引來路過的學生一陣側目。

是騙人的,都是騙人的。那個混帳……。



日子還是這樣過。優賢跟自己說,只是金聖圭更不常在研究室了而已。

他發現自己變得神經質而不安。他幾乎每天下課之後就會過去聖圭的家,打掃家裡,然後等著聖圭回家。

直到有一次,他在將近十二點的時候看見聖圭踏進門,一臉疲憊。

看見坐在沙發上的優賢,聖圭似乎不是很驚訝,只是對他笑了笑。「要吃消夜嗎?」

「哥先休息吧。」優賢看著聖圭把公事包丟在沙發上,突然覺得無力。

「你……。」聖圭坐在他的身邊,靠著他。「不問我去哪裡了?」

優賢僵在原地,一句話也說不上來。

不是不想問,而是不敢問。

吶,圭哥,你知道嗎?你身上還有那個人的古龍水味。

優賢伸過手,緊緊抱住聖圭。

──我還能繼續這樣留住你嗎?



其實也不用費心打聽,隔天在上課之前,就聽到已經從金聖圭親衛隊變成金明洙親衛隊的女孩們在興奮討論著。

「金明洙老師跟金聖圭老師根本是一對吧!」女孩的眼睛裡閃爍著光芒。「最近老是同進同出的。」

「昨天院上的餐會也是啊,其他老師要勸金聖圭老師酒,都被金明洙老師擋下來了。」在院辦公室打工的女孩說得口沫橫飛。

「天啊!完全是白馬王子的情節嘛!」捧著頰,女孩又露出可惜的表情。「真可惜他們兩個在一起,一下消失了兩個機會。」

「你白癡喔!這些講講就算了。」另一個女孩翻了翻白眼。「金明洙老師不是那個在野黨大老的兒子嗎?聽說早就跟企業千金訂婚了。」

「是喔!很可惜耶……。」

終於再也聽不下去,優賢站起身,拎起包包就走。還隱約聽得到後面同學在喊著:「喂、南優賢你幹嘛?還沒上課耶──!」



優賢走在往圖書館的路上,竟是覺得一陣茫然。

他其實是知道的。

上次去研討會幫忙,他就看到金明洙風度翩翩地坐在金聖圭身邊,貼心地遞過水和麥克風。

連拍拍手背的動作,看起來都是那麼的自然。

優賢當下覺得刺眼,退出了會場,躲到廁所裡。

可是腦子裡反覆重播的,就是剛才映進眼裡那一幅和諧的畫面,怎麼樣也揮之不去。

他開始在想,這一切到底是不是只是自己的執著。

害怕自己只要一問出口,金聖圭就會放手,過去金明洙的身邊。

那樣優秀的人,是自己怎麼樣都比不上的吧……。

優賢突然覺得很無助,甚至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如果你說你愛他是一個誤會,那我喜歡你是不是也是一種幻覺?



「哥是不是下個月又要出國?」優賢一邊把聖圭叫他弄的資料輸入進電腦裡,一邊問著。

「嗯,怎麼了嗎?」聖圭翻著桌上雜亂堆疊的資料,有些苦惱的樣子。

「我們…出去走一走好嗎?」優賢轉過頭,試探性地問著。「我們好像很久沒有一起出去走一走了。」

什麼時候開始,自己連講話都變成是一種碰運氣的心態。

如果是以前的自己,一定是毫不猶豫地笑著跟金聖圭說,一起出去玩吧。

但是現在,怎麼就這麼害怕呢。

害怕被金聖圭拒絕,害怕聖圭厭煩了,害怕聖圭說他小孩子氣。

這樣的我,真是一點都比不上他,對吧?

「可以是可以啦,可是要先跟我講時間還有去哪裡喔。」聖圭抬起眼,神情有些嚴肅。「我這星期跟一些老師約好要一起弄一個計畫的前置討論。」

又是金明洙吧。其實。

優賢知道自己這個時候是該閉嘴的,但是他管不住自己的情緒。

就連這一點,也是那麼的幼稚。

「哥…是要跟金明洙一起吧?」優賢直接轉過了身,正對著聖圭。

不是『那傢伙』,也不是『金明洙老師』,就是金明洙。

「啊。」聖圭瞬間有些錯愕。「他是也有參加沒錯啦……。」

「哥,還喜歡著他吧?」優賢歪著頭,咬著牙。聲音竟是連他也沒有想過的冷靜。「一直都還是在喜歡著他的。」

聖圭直直地看著他,沒有回話。

「是這樣的吧,最近越來越少回家,也越來越少跟我在一起。」優賢重重地吐了一口氣。「都是因為他吧。」

「優賢啊……。」

「如果哥要走的話,我會放哥走的。」優賢覺得每一個自從齒縫間吐出來,都像是冰塊般寒涼。「不會有猶豫的。」

「你是這樣想的嗎?」聖圭的神情像是在沉吟。「放我走。」

「是的。」優賢點點頭。

是的,放你走,去他的身邊。

「那就這樣吧,如果你是這樣想的話。」聖圭垂下了頭。「這段時間,很謝謝你。」

優賢木然地鞠了個躬,退出了辦公室。



漫無目的地走在校園裡,他竟發現自己一滴眼淚都擠不出來。

有什麼好哭的,分手明明就是自己提的。

不是你劈腿去那個人身邊什麼的,是我先放開手,你才可以自由地過去那個人身邊。

這樣就好了吧。這樣你就會幸福吧。

以後,就是金聖圭老師了。







--
欸好突然的轉折。







2015.10.11 Sun l [INFINITE/鮭魚(鉉聖)]天真 ver.1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