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四章




南優賢覺得自己真的很蠢。

當初說的那麼乾脆,卻沒有想到這些都是在自己身邊,躲不掉的人。

金聖圭還是自己的論文指導老師兼老闆,金明洙也一樣是自己的老闆。

助理的事情撐一個學期就可以過去,到時候就說自己不做了也無所謂。但是論文指導老師要換這種事情,是會搞得很難看的。

所以他也只有硬著頭皮,繼續跟這兩個人來往。

他努力地避開任何會跟這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也盡量把工作做完就離開學校。但還是難免會看見。

例如在金聖圭辦公室裡喝著咖啡的金明洙,笑著問他要不要也來一杯。

「等一下要一起吃飯嗎?我跟聖圭哥要去吃Le Prince。」明洙彈了彈手指,示意他坐下。

是,講法文比較了不起,去吃高級餐廳也比較了不起。優賢沒有坐下,只是低著頭。「謝謝老師,我還有報告要寫,先走了。」

「唉呀,很可惜呢。」明洙嘖了一聲,露出惋惜的表情。「聖圭哥很喜歡那家店的小羊肩呢。」

優賢看向聖圭,後者只是繼續看著電腦敲字,沒有說話。


是在逃避嗎?為什麼連話都不說呢?


優賢有些酸澀地想,如果不是自己先放開手,現在也許輪不到金明洙坐在這裡諷刺自己。即使他的本意可能並不是諷刺。

但是算了,畢竟事已至此,似乎也怪不了別人。

「我先告辭了。」

他輕輕關上辦公室的門,想像著門後會是怎樣的溫馨光景。

你跟他在一起,很快樂吧?

──那就好。



偏偏金明洙,好像還是故意的樣子。像是小學生展示自己擁有最珍貴的收藏品一樣。

「你去幫我印個資料。」明洙丟給他一疊資料。「先印三十份。然後順便去買○○口味的零食,聖圭哥喜歡吃。」

優賢低著頭,應了聲是,拿了資料就走。

總是這樣。金明洙常常會有意無意地跟自己說,聖圭哥喜歡吃什麼、喜歡買什麼、想去哪裡玩,甚至連常用的鋼筆品牌也會說給自己聽。

完全就是一種炫耀。

優賢也曾經跟金明洙說不需要跟自己說這些是金聖圭喜歡的,只要吩咐自己去買就好。但是金明洙那時候是這樣笑著回答他的。

「你也要知道啊,這些。」明洙聳聳肩,姿態仍是那樣閒適。「你以後也要幫忙照顧聖圭哥呢。你是他的助理,不是嗎?」

下學期就不是了。老子寧願去工地搬水泥賺錢。優賢心裡嘀咕著,祈禱著日子一天一天過。

金聖圭沒有任何異樣,還是一樣跟他說論文要好好寫,如果想出了什麼要先跟他討論過再寫。

是歉疚感吧,可惜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優賢想著接下來自己趕快找個題目寫,趕快畢業,就可以離開這一切了。

──以後,再也不相干。



那天他正因為昨天熬夜準備口頭報告而精疲力盡,利用課間下課趴在桌上小寐一下,卻又聽見班上女孩子淒厲的呼喊。

碼的吵屁啊……。每天這樣一直說一直說是煩不煩!

正想爬起來大吼,女孩子們說的話卻一字一句傳進自己耳裡。

「你有看今天的新聞嗎?」

「當然有啊!金明洙老師居然要結婚了,超快的……。」

「不是聽說在美國的時候就訂婚了嗎?遲早的啦,有什麼好驚訝的。」

「那這樣金聖圭老師不就失戀了?哈哈。」

「你少在那裡發瘋了。你沒看到新聞嗎?說女方是●●集團的千金耶,聽說可能連半個集團都會嫁過去呢。」

「嘖嘖,政商合一就是這樣啦,我們這種窮人喔……。」



優賢剎那間睡意全無,抓了包包就直接衝出教室。

金明洙、那混蛋……。



還想著要先找到金聖圭,手機卻先響了起來。

優賢沒有看來電顯示,沒好氣地接起電話。

「南同學嗎?」

優賢停下了腳步,全身像是被凍住了一樣。

「可以跟你談一下嗎?」明洙的聲音依然溫和。「我車子停在地下室。」

優賢到了停車場,坐進明洙的車,一語不發。

「你……看過新聞了吧?」明洙先開了口,有些遲疑的。

碼的,如果不是你在開車我還不想跟你一起死,老子一定立刻揍你!混蛋!

還以為,至少你會好好地跟他過這一段……。


「為什麼?」優賢沉默了半晌,終究只能吐出這個詞。

「你把你前面的置物箱打開。」明洙努了努嘴角。「直接打開就好,裡面有個牛皮紙袋。」

優賢感覺到自己的怒意正在逐漸淹沒自己的理智,但還是伸出了手,拿出了明洙說的東西。

「打開看看。」明洙揮了揮手,語氣有些急促。

莫名其妙……。優賢咬了咬牙,打開了牛皮紙袋,裡面是一疊文件。


優賢抽出了那疊紙,最上面的醒目的大字吸引了他的視線。

『健康檢查報告』。

什麼啊,給我看這個幹嘛。優賢原本想把文件往金明洙臉上摔,卻停下了手。

『腦部惡性腫瘤』……?

優賢沒有繼續往下一頁翻的勇氣,只是愣愣地看著紙上的小字印得清清楚楚。

「老師……?」

「嗯,看到了嗎?」明洙露出一個苦笑。「腫瘤什麼的。」

「那這……。」優賢覺得自己這時候的反應很蠢,卻又說不出一句話。


──太荒謬了。這個擁有一切的男人,是個病懨懨的傢伙?


把車子停到路邊,明洙轉向他,一字一句說得平靜。「去年檢查出來的。我剛知道的時候,跟你現在的表情一樣。」

「您…沒有要接受治療嗎?」優賢原先的怒氣已經完全變成了不知所措。又不是在演連續劇,這種爛情節。

「有啊,這個學期完以後。」明洙淺淺一笑,有些憂傷。「所以才要快點結婚,不然我爸那個老不死知道我沒結婚就要死了,一定會呼天搶地。」

「那……金聖圭老師?」優賢問得有些無力;他想在這種時候,說什麼話都已經沒有意義了。

「聖圭哥還不知道我的病。」明洙搖搖頭,直盯著他。「所以我才找你來。」

「?」優賢有些疑惑,卻更覺得不安。

「我是想拜託你。」明洙伸過了手,拉住他,神情滿是懇切。「請你好好照顧聖圭哥。」










2015.10.18 Sun l [INFINITE/鮭魚(鉉聖)]天真 ver.1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