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五章




金明洙是在做例行健康檢查的時候得知了這個消息。主治醫生跟他說,很有可能會沒命。

他當下決定回韓國。

金明洙告訴優賢說,他想在死之前,見聖圭一面。

他說,當年他確實是沒有勇氣公開自己跟聖圭交往的事實,又為了遮掩,才又到處招惹女孩子。

他的家族,承受不起同性戀的羞辱。



金明洙生日的前一天是跟幾個從小在美國一起生活的朋友去喝酒,起床的時候,發現女孩在自己懷裡,眨著眼睛。

『明洙哥,我們來做吧。』

他當下覺得可笑。這個女孩是他從小當成親妹妹一樣的孩子,從來是沒有想過更多的。

還想拒絕,女孩就已經貼了上來。

公寓的門就這麼好巧不巧地打開了。明洙越過女孩的肩,看見聖圭的臉寫滿了然和絕望。

他沒有追出去,只是把衣服塞給女孩叫她穿好,然後趕快回家。

明洙後來靠著陽台點了一根菸,跟自己說沒關係的。

分開了也好,反正也不可能真的在一起。

只是還是覺得,好難過。那個總是微笑著的青年……。


父母興高采烈地幫他跟女孩訂婚時,明洙並沒有拒絕。

他麻木地想著,反正怎麼樣都好,自己不過就是家族的棋子。等畢業、結婚之後,他就準備要選國會議員了。

路都安排好了,他沒有不走的道理。

明洙還是把這件事情跟金聖圭說了,後者只是點頭說了聲恭喜,離開了他的視線範圍。

他後來想,這樣也好。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


他曾經想過只要金聖圭當著面揍他、罵他都好,只要表現出是對自己有那麼一點在乎的、憤怒的情緒,他都會毫不猶豫地直接抱住對方。

但是金聖圭沒有。

那樣一個溫潤如水的人,直到最後連憤怒,都是那樣隱忍。


他還是每天想起金聖圭,每一秒,那些畫面都可以輕易地被回憶。

算了。金聖圭也不在了,回韓國了。明洙想著,諷刺地笑了出來。


直到他的健康檢查報告出爐,重大疾病確診的消息讓他差點在醫院直接給醫生一拳。抽了一個晚上的菸以後,他決定開始準備申請韓國的教職。

明洙想,在死之前,他是應該要見金聖圭一面的。

我可以什麼都不要,但是我是真的想,看看你過得好不好。


大概是老天有聽見他的祈禱,聖圭在的那間大學給了他助理教授的職缺。雖然是不同系,但總是有機會見面的。

事情的進展比想像中要快得多。

明洙還想著是不是要做合作研究計畫才能找到金聖圭,卻在下班的電梯裡碰到。

他忍住了滿心的歡喜,盡可能平靜地打了招呼,卻見金聖圭一臉慘白的恐懼。

他有些失望,同時注意到聖圭身邊有另一個男孩。

是自己新一堂課的助理,是個爽朗俊秀的男孩。

是嗎?你現在身邊有人陪了嗎?明洙看著聖圭幾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從胃裡湧上的苦味正在他的喉嚨叫囂。

可是,我還是很喜歡你呢。

同一個地方的好處,真的就是常常可以碰面。

明洙經常有意無意地想跟聖圭獨處,卻都被躲開了。

是因為他吧,那個孩子。明洙有些失笑。




※※※




「不管你怎麼想,其實我回來之後,他一直沒有跟我交往。」明洙看著窗外,神情有些茫然。

「……。」優賢已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太快了,像是壞掉的電影母帶一樣,只是無限地快轉著。

「我問過他乾脆跟我在一起吧?跟個孩子有什麼好?可是他都拒絕了。」明洙搖搖頭,又是一個苦笑。「他真的,很喜歡你。」

所以我的放棄,只是一個笑話?優賢癱在副駕駛座上,閉上了眼睛。

金聖圭,你到底在想什麼。

「我未婚妻說她會陪著我一起治療,也會幫我生孩子。」明洙接著說了,仍是無力地。「她等了我太久,我不能再負她。」

那金聖圭呢?他就活該被你瞞在鼓裡?優賢冷哼一聲,剛想開口,明洙便又繼續說下去。

「我不想再讓聖圭哥為了我浪費時間了。」明洙嘆了口氣,很長。「他已經為了我,忍過太多次了。他如果知道我現在在等死,一定會說什麼也會陪我走完最後一程。」

優賢一時語塞。確實,金聖圭是這樣的人。

「所以,請你好好照顧他。」明洙停了一下,轉向他,恢復了以往溫和平靜的笑容。「連我的份,一起好好活下去。」




優賢叫明洙載他回學校。一下車,他立刻撥了通電話。

「成種啊,我是優賢。」他皺起眉,想著自己應該沒有記錯上課時間。「你剛剛才上完金聖圭老師的課吧?他有來上課嗎?」

「有啊。現在才剛下課……。」成種聽起來完全摸不著頭腦。「怎麼了嗎?」

「沒事了,謝啦。」優賢俐落地掛上電話,往研究室的方向走去。

──你要沒事啊,金聖圭。



他敲了敲研究室的門,金聖圭的聲音從門縫裡平穩地透了出來。

「請進。」

書桌後面的那雙眼睛依然澄靜,像是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一樣。

優賢轉過身,把門鎖上。「哥。」

「說過了在學校要叫我老師。」聖圭輕笑了出來。「怎麼啦?」

「哥……還好嗎?」優賢想起金明洙絕望的臉,一時竟躑躕了。

「什麼好不好。」聖圭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你怎麼啦到底。」

「哥……不知道嗎?」優賢咬咬牙。「金明洙老師要結婚的事情……。」

「啊,那個啊。」聖圭歪了歪頭,露出一個笑臉。「我知道啊,還想說晚一點要打個電話恭喜他呢。」

「哥難道都沒有……?」優賢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說不出一個完整的句子。

「沒有什麼?生氣?難過?絕望?」聖圭搖搖頭。「沒有。」

優賢瞪著眼看向聖圭,渾然不解。

「優賢啊,那都過去了。」聖圭呼了一口氣,微笑了出來。「我跟明洙,在那一天以後就結束了,不會再開始了。」

「那之前為什麼…?」優賢更加困惑了。這樣平靜的金聖圭,讓人有種摸不到底的心慌。

「為什麼不跟你解釋?」聖圭攤了攤手。「人的心裡有了懷疑,就怎麼樣都解釋不清的。如果你相信我,你就不會問,不是嗎?」

優賢頓時啞口無言。確實,一切都是自己的推想。是自己認為金聖圭會走向金明洙的。

「所以,你是要來問我說我要不要去吃明洙的喜酒嗎?」聖圭嘿嘿地笑了一聲。「當然要啊,有錢人家的喜宴,應該很好吃吧!」

優賢看著聖圭恬然的笑容,突然覺得有點想哭。


他想起金明洙的話,搖搖頭,把鼻子的酸意抑了下去。

「不是,我有個問題要問哥。」

「說吧。」聖圭扁了扁嘴,眉宇間有些不耐。「快一點啊,我等一下還要開會。」



優賢走近辦公桌,拉住聖圭的手。


「──跟我交往吧!」


我會的,我做得到的。

這次我會好好地跟你在一起,如同我最最剛開始的天真期待。即使不成熟也無所謂,因為這是我原本的模樣。









2015.10.25 Sun l [INFINITE/鮭魚(鉉聖)]天真 ver.1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