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六章(完)



(本篇微19禁,Not Safe For Work。敬請注意。)




「這裡?」

「左邊一點。」聖圭瞇著眼,不甚滿意的表情。「用力一點啊!你沒吃飯喔!」

「很用力啊!」優賢整張臉皺成一團,滿是苦味。

這個臭瞇瞇眼,到底平常都在幹嘛,肩膀這麼硬,又要自己幫忙按摩……。

「哥你的衣服太厚了啦!」優賢跳了起來,憤憤地說著。「這樣我怎麼搥都沒有力氣啊!」

「所以呢?怪我囉?」聖圭轉過身斜乜著他。「要我脫衣服?」

有些曖昧的字句,優賢有些紅了臉。

也是,很久沒有做了……。最近瞇瞇眼一直在趕文章,感覺一上床就會被踢下來。但是南優賢是個生理無比正常的青年,這樣子停機真的是有害身心啊,唉。

「臉紅了?」聖圭像是覺得有趣似的,湊近優賢的臉。「想到哪裡去啦?」

「吼唷沒有啦!」重重的哼了一聲,優賢撇過臉。老子才不求人咧。

「是喔……。」聖圭撇撇嘴,露出有些遺憾的樣子。「我原本想說最近都沒有做,要好好補償你的。」


「我要!」


優賢立刻轉過頭。對上聖圭笑眼的同時,他馬上後悔自己又上鉤了。

這傢伙,真是隻狐狸。


但也因為是狐狸,才能勾住自己吧。

看那副在自己懷裡低喘呻吟的樣子,怎麼樣都跟在講台上一本正經樣子聯想不起來。

「啊…。」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聖圭咬著食指,皺著眉。「優賢啊,好痛……。」

「唔。」優賢有種錯覺,雖然今天自己才是在上面的那個,但是主動權全部都掌握在金聖圭手裡。「等一下就不痛了……。」

「嗯……啊!」聖圭發出的聲音越發柔軟,勾住自己腰的雙腿也不安份地磨擦著。「快一點,我……。」

這傢伙,根本就是只想勾引自己吧。優賢暗嘆了一口氣,攬住了聖圭,開始動作著。

沒辦法,我也是心甘情願被勾的。

「嗯嗯、啊!痛!優賢啊──」

感覺到自己被溫暖包圍著,聽著那個人在耳邊喊著自己的名字,似乎就可以到達天堂。

優賢低吼一聲,在聖圭的體內釋放出來。



今天是臨時起意要做的,也沒有戴套子。結果看著金聖圭一跛一跛的進浴室,優賢有些愧疚。

「我幫哥洗吧。」他站起身,卻被瞇瞇眼瞪了回來。

「你不要進來!上次你一進來我根本不能洗。」聖圭歪了嘴,一臉怒氣。「在浴室裡做酸死了……。」

也是嘛,我有男人的本能。優賢呵呵一笑,躺回床上。

是說現在這樣也很無聊,要幹嘛呢……。收個信吧。

優賢拿起手機,點開電子信箱。

收件夾只有一封未讀信件,是陌生的來信者。

是誰啊……。Serena Jung,自己不認識任何人叫這個名字的啊。

狐疑地點開信件,優賢卻像是被冰水從頭上澆下來似的,腦袋瞬間清醒過來。

信件的開頭是這樣寫的:『您好,我是金明洙的太太。』




金明洙的告別式場沒有如預想中的冠蓋雲集,大概是金明洙那個有頭有臉的老爸不想讓事情鬧大。

優賢走進靈堂,看見一個一身素雅的女孩站在家屬的位置,向來的客人致敬答禮。

他回頭看了看金聖圭,青年沒有任何表情,只是停住了腳步。

優賢走到聖圭身邊,低語著:「走吧,去看他。」

見到他們的出現,女孩悲傷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您好。」

儀式過後,女孩請他們留步,說是有些話要跟他們說。

「其實我想跟你們多說一點話,可惜我一離開這裡,我父親大概就會把我抓回去。」女孩輕輕搖了搖頭。「沒出嫁就自願當未亡人,這種不要臉的女兒他才不想看見。」


──沒有結婚?


優賢心下一凜,卻也只能乾乾地說道:「您辛苦了……。」

「您就是南優賢同學吧,跟明洙哥形容的一樣呢。」女孩輕笑了出來。「他跟我說,至少寫個信給你,什麼都好。」

「明洙他……。」聖圭抿了抿唇。「有說什麼嗎?」

女孩把視線轉向聖圭,沉吟了很久,才緩緩開口。「……您應該就是金聖圭先生吧?」

幾年前在金明洙家的沙發上見過面,當時對方的意亂情迷和自己的倉皇而逃完全就是對比。

聖圭的神情有些木然。「是。」

「明洙哥他……到最後都還在念著您的名字。」女孩絞著手指,顯然有些不安。「您真的,很幸福。」

「是嗎?」聖圭只吐出這個詞,似乎是說不出其他話了。

「明洙哥只要一提起您,就是很幸福的樣子。」女孩斂了斂神情。「我想,直到最後還在想著您的明洙哥,還有被明洙哥愛著的您,都是很幸福的吧。」

沒有人再開口,終究是在沉默中分別。




「哥還好嗎?」優賢坐進駕駛座,發動引擎。「我們回家吧。」

「等一下,先去其他地方吧。」聖圭看著車窗外,聲音有些飄渺。「我想走一走。」

優賢沒有多想,直覺地開往漢江公園。

畢竟首爾市這麼大,也沒什麼地方好走的。


他們走在河岸上,聖圭突然笑了出來。「這裡是小好幾倍而且不壯觀的曼哈頓。」

優賢有些錯愕,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卻聽聖圭逕自說了。

「我曾經跟明洙一起去過紐約,那時候也是像這樣走著,好像什麼都沒有煩惱一樣。」聖圭低了頭,腳步放慢了下來。「沒想到都已經這麼久了。」

「哥……。」優賢勾上了聖圭的肩,試圖安慰看起來有些低落的瞇瞇眼,卻覺得怎麼樣都說不好。

「優賢啊,你想明洙現在在做什麼呢?」聖圭抬起頭,看著藍到有些刺眼的天空。「大概也還是在喝好酒?跟正妹玩?」

「老師在看著我們的吧。」優賢低聲說著。憶起那天金明洙說了一字一句,竟都像是褪色的字幕一樣,穿梭在自己的腦海裡。

「明洙會恨我的吧,到最後也沒有去見他。」聖圭搖搖頭,縮了縮肩膀。

「金老師跟我說過,他希望哥幸福,所以才什麼都沒有說。」優賢終究還是說了出來,他想,聖圭是該知道的。

聖圭抬起頭看他,神情有些疑惑的樣子。

優賢點點頭,嘴角揚起一抹弧度。


「所以,哥要過得好啊。要讓金老師看到。」


聖圭先是愣了一下,然後也跟著笑了出來。

是啊,是了。優賢揉了揉聖圭的頭髮。「走吧。」




我答應了他。所以會讓你跟我一起走下去。

河岸的路筆直地拉到地平線,他牽著他的手,昂首闊步。









(完)









--
看到那個(完)字有一種鬆一口氣的感覺orz









2015.11.01 Sun l [INFINITE/鮭魚(鉉聖)]天真 ver.1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