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昨天晚上11點多接到科長的LINE時覺得無比疲倦。雖然是小事,但真的覺得很疲倦。

平常週末也是會把一些工作帶回家做,星期六晚上吃飽喝足以後開始工作,弄到一兩點,然後隔天早上再睡到自然醒。

昨天就是突然不想了。覺得很疲倦。於是把工作丟到一邊,狂看電視到12點。

不知不覺這份工作也已經做了快一年。一年前的此時,我剛通過筆試正要進入口試,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也不知道該準備什麼。最後來了兩份offer,我選擇了現在的這份工作。時隔一年再回頭看,卻還是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明明還沒合格實授,卻感覺已經蒼老不堪。(不要為自己想退休找藉口)

十幾年前初上台北,只是因為填志願剛好填到了所以念了這個領域,卻不知道往後的日子裡就開始做相關的工作了。中間半個地球來回,數度想過轉行,兜兜轉轉卻又還是回到這裡。籤詩八字星座塔羅在在說我不適合其他工作,中間一度不信,叛逆之下毅然辭職想在其他領域試試看,卻花了一年半才領悟到自己其實除了本行以外什麼都不會,最後來到了這裡。

15歲最中二的時期,我看著希洛唯,覺得自爆死一死是一件簡單的事,大聲地跟同學說30歲就該死了,不想讓人看見老死的醜態;那個時候,想的是長大以後至少要不平凡一點(小說裡的總裁都馬20歲就擁有跨國企業了,感覺我25歲時應該也是總經理)。時近而立,才百無聊賴地發現10代跟20代的自己也沒什麼特別讓人記得的,老死醜態好像也沒怎樣。

對生活感到無味是一回事,但對工作失去熱情是種無可救藥的病。同事們總說「人在公門好修行」,「你還要做三四十年咧」之類的,我卻很難想像自己就這樣繼續下去。一年來最大的領悟是我確實不擅長做一些把自己包裝成看起來很重要的事情,最後還要自欺欺人地說噢我今天又做了很重要的事。(yeah , we save the day again.)

這份工作對我而言的好處是留在台北,但對現在的我來說,留在台北也不構成什麼特別有吸引力的要素了。當初選擇這份工作的時候,多少還有點出人頭地的夢想,一年之後卻只剩下衰退的視力、因為三餐不正常而增加的體重,還有因為workload而休不完的假(或是休一個上午就接到5通來自辦公室的電話以及百來條LINE的來回)。雖然我想這在公部門或私部門都一樣。


我累了。光是活著就覺得好累啊。學生們過三年四年可以升學換一次環境,工作以後卻是三十、四十年要停留在每天一樣exhausting的循環裡。



幸而家裡的二老還算贊成我離開這裡(這時候發現有這樣對台南有深沉熱愛的父母是件好事)。回家吧,他們說。


回家吧。我想。

反正也沒剩下什麼了。








2014.11.23 Sun l 留一點自己碎碎念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