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三章



張藝興原本說要順便載他去上班,但鹿晗一秒搖搖手就說算了吧。雖然他很久沒回北京,可北京在通勤時間堵到讓人崩潰的交通這點從來沒有離開過他的記憶。

他還是應允了張藝興說一起吃午餐,反正兩人的公司其實就差兩三個街口。


鹿晗來過北京的分公司的次數不多。他大部分回北京是休假來探親,出差時通常要資深的同事沒空了才會輪到他來。所以坦白說,他在北京的分公司沒什麼人脈,就跟個初來乍到的菜鳥沒什麼兩樣。

饒是鹿晗在首爾的分公司已經累積了幾年工作經驗,被派來北京也是當幹部,但強龍難壓地頭蛇,要適應環境多少還要花一點時間。

但自己也是北京人啊,也該算地頭蛇吧這……。好歹自己知道這種上下班時間,要偷用清潔人員的貨梯這類之前資深同事教自己的密技。


他的思緒有些亂,所以在有人推了推他的後背時,才有些驚跳地彈了一下。


「──不進去嗎?」


鹿晗抬起臉,才發現電梯門早就開了。

「啊,不好意思。」

抓了抓頭,鹿晗的腳步有些顛,半跌進電梯裡。剛推了自己的那人也跟著進了電梯,轉過頭盯著他,指了指樓層按鍵。

「去幾樓?」

「18樓,謝謝。」

那人挑了一下眉毛,似乎想說些什麼,卻也沒說出來,只是先點下了18樓的按鍵,再點了19樓的按鍵。

沒記錯的話,公司這棟大樓裡是租了兩層的。19樓的話…這人也是他們公司的員工?

這才總算是完全恢復精神;鹿晗快速掃了一下四周,發現只有他們兩個乘客。看樣子這人也是知道要在通勤時間搭貨梯這秘密的老油條了。

只是剛才說話的時候,多少聽得出來對方講話有點口音。非本地人,也不是港澳台的口音,比較像外國人。但是看長相──。

透過電梯裡的鏡子,鹿晗有意無意地掃著站在電梯另一邊的人的長相。唔,很白,臉圓圓的,是東北亞人的長相。可以挑的選項不多。

對方似乎發現了他在打量,在鏡子裡衝著他禮貌地笑了一下。

原本自以為不起眼的動作,卻沒想到是那樣明顯。鹿晗竭力制止全身的血液湧上臉頰,深呼吸了一口,這才轉過身,對上對方的眼睛。

「Japanese? Korean?」

那個男人的眼睛稍微往外睜了些,鹿晗往後退了一步,這才覺得這男人的眼睛確實很大,看起來很有神。臉圓而豐潤,不是很高。雖然跟自己一樣穿著西裝,但整體看起來反而像是個穿得太正式的實習生。

「──我是韓國人。」還是帶著口音的回答。男人把下巴揚起了一點,像是在表示自己的驕傲一樣。看樣子是不願意讓人覺得自己不會說中文。

鹿晗苦笑了一下,才用韓文向對方再次發了聲。

『……您是韓國人嗎?』

男人的表情僵了一下,剛才還帶著客套的眼神瞬間沾上了打量,專注地望向鹿晗的視線。

沒有特別慌張,鹿晗的心裡反而有種猜中頭獎的安心感。他對自己生活在首爾多年、甚至常會被認為是本地人的口音頗有些信心,胸口多少帶點自豪。他鼓足了底氣,又接著說了。

『我是中國人,但是在韓國住很久了。現在才被派回來中國。』

『噢……。』男人的臉色變換了幾番,看樣子是在掙扎要用中文或是韓文回應他的談話。但也許終究是母語的本能勝過於並沒有那麼熟悉的語言,男人還是選擇了用韓文回答。『原來是這樣啊。您韓文說得真好。』

『沒有的事。還有很多要學的。』總是免不了要說一些客套話。鹿晗擺擺手,有些尷尬地笑了笑。『您也是○○企業的員工嗎?』

『啊,是的。從首爾被派來一年多了。』男人眼裡的打量神色淡了點。大概是談話氣氛的關係,語氣也變得活潑。『……您也是嗎?我沒聽說有人要調來呢。』

『人事命令來得有點趕,我也是半個月前才接到通知,上週末才到北京的。』這才驀然想到跟陌生人就這樣搭起話委實有些突兀;鹿晗張了張嘴,向對方伸出手。『忘了自我介紹。我叫鹿晗。在跟人事確認之前暫時還不知道要分到哪一個部門,但大概會是業務部。』

圓臉的男人把他的名字含在唇邊默念著,看起來像是在誦記小學課本上的課文似的。鹿晗盯著男人的側臉在貨用電梯照明極差的燈光下晃漾,覺著那一圈一圈的昏黃倒像是蒸氣,把男人的臉照成一個正在炊蒸的包子。



『金珉錫。』包子臉回握住他的手,也回給他一個笑,自然地拉到鬢角的那種。『企劃部金珉錫。』




※※※



一大早就這麼過去,在發現一事無成的時候,鹿晗不太訝異地發現自己沒什麼挫折感。人事部告訴他要填一些表單,有的東西要等他在北京這裡的部門主管核定;他自己因為行事匆忙,有些文件跟證件也沒帶齊,隔天還要再補。接下來一整個星期大概也得要忙這些事情。

午休時間一到,鹿晗依然避開人潮,選擇搭貨用電梯。電梯先是錯過了他的樓層,一路往上;中間走走停停,才又下來到他的樓層。

電梯門一打開,鹿晗就先瞧見有雙腳已經站在裡頭。他正琢磨著打一聲招呼,抬眼卻見到不是自己原本想的那個人,頓時有些尷尬。

……不是今天早上那個韓國人啊。

看樣子搭乘貨用電梯這個密技應該也不是什麼特別秘密的事。

話說回來,眼前的這個人長得很高。鹿晗本身不是偏矮的類型,但在並肩的時候,也確實地感受到壓迫感。

男人向他點了點頭,像一般人都會做的電梯禮儀一樣。鹿晗回了個點頭,快步走入電梯,點上關門鍵。

步出電梯的時候,鹿晗原本沒有特別留心,但發現那個高個子的男人離開電梯後就一直站在電梯口,像是在等人一樣。

──那一起下來就好了啊,這年頭怪人真多。

沒有太過在意,鹿晗一邊走一邊掏出手機,發了條訊息給張藝興,問要怎麼約。



畢竟出版社的工作時間比較不規律,張藝興拖了一點時間才跟鹿晗碰上面。一見到老友,鹿晗馬上就注意到對方手上有一袋東西。

「……那是什麼?」走在中午時分穿梭在水泥叢林的人潮之中,鹿晗伸手擋了擋太陽,視線卻是直指張藝興手裡的袋子。「中午出來吃飯,帶個錢包或手機就好了吧。」

「給你的東西,少不識貨了。」張藝興嘖了一聲,腳步卻是一反常態地快。看樣子大概也是在大熱天裡不耐於在人群之中擠來擠去。「快走吧,今天吃點好的,晚點就沒位置了。」

通常吃好的就表示沒多便宜,但張藝興也不是什麼非山珍海味不吃的人。鹿晗按了按自己的錢包,略為祈禱那家店可以刷卡。

結果是一家麵點店,裝潢是走仿古風,全用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竹子跟木頭裝潢。他們到的時候,店裡早就坐滿了人。張藝興看起來也沒有太沮喪,只是叫鹿晗先等著,自己先去向服務生登記候位。

「……還要等多久?」鹿晗掃著牆上掛著的菜單,漫不經心地對張藝興開口。

「看裡面的人吃多快。但是這家店中午時間看到客人吃完,收東西的速度挺快的,等一下應該還好。」頓了會,張藝興有些不好意思地拍拍他的肩膀。「不好意思啊,是我拖太晚出來。等一下你午休回去搞不好都遲到了。」

「沒,反正我今天也沒事。」對著老友眨眨眼,鹿晗又把臉轉回菜單上。「人事手續還沒辦好,我也不能打卡,沒什麼遲到的問題。」

張藝興露出了個覺得荒謬的表情,隨即又表示理解似的點點頭。畢竟上班第一天大抵都是這樣的。



鹿晗正待開口問這家店什麼好吃,張藝興卻把手裡一直提的東西提到眼前晃了晃。

「給你的。德園包子。」把紙袋打開一個縫,鹿晗跟著探過頭去,發現裡面是用塑膠袋裝的冷凍包子。「我奶奶這個月來北京玩,給我帶了點,分你吃幾個。」

張藝興是在北京長大,但有部分的家族還留在湖南,偶而也會回湖南玩。鹿晗有次高中時還趁放假,跟著張藝興去長沙玩過;當時就對這家據說是名聞遐邇的包子特別有印象。

「謝啦。」把紙袋拎到手裡,鹿晗想著等一下回辦公室要問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冰箱在哪裡。「但是包子這樣蒸好、凍過又再蒸,好味道都沒了。」

「你要現場吃麻煩先跟我預約,我也好久沒回去奶奶家玩了。」乾笑了一聲,張藝興看樣子是還想調侃他幾句,但目光在望到某個點時卻驀地定了下來,隨即擺著手打招呼。「──唉呀,你也來了啊?」

鹿晗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跟著張藝興看著的方向回頭。在看到張藝興講話的對象時,他有些傻住,下一個直覺反應是想笑。

怎麼才剛看到包子,抬起臉馬上又看到一個活生生的包子,還不是冷凍的那種。



金珉錫在看到他的時候顯然也有些驚訝。微微唅了首,才對著張藝興拉了一個笑臉,以依然帶著口音的中文回答著。

「對啊,餓了。」












2015.01.28 Wed l [EXO/xiuhan(鹿包)]Backwater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