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四章



鹿晗這才注意到,金珉錫不是一個人來。旁邊站著的,剛好就是剛剛跟自己搭同一班電梯的高個子男人。

男人看樣子也是有認出他,朝著他點點頭,也還是沒說話。

鹿晗沒來得及開口,張藝興已經先拉過他,對著金珉錫招呼著。

「介紹一下,這是我朋友,剛從韓國回來。」硬是把他的身體拉到跟金珉錫正面相對,張藝興看起來似乎很開心。「他叫鹿晗。」

金珉錫對著他笑了一下,有點尷尬的意思。剛要說些什麼,卻又被張藝興打斷。

「這是Minseok,我的韓語語言交換,來中國一年多了。」像是在高中時介紹不同攤的朋友認識時的那種氣氛,張藝興接著又拍了拍金珉錫的肩膀。「中文說得挺不錯的。」

「……我知道,有見過。」隱約覺得喉嚨有點乾,鹿晗反手勾住張藝興的肩膀。「我們同公司。」

「啊……?這樣啊?」突然被這麼一句話堵住,張藝興剛才還興奮著的臉瞬間變得有些暗,然後是帶著不好意思的低頭。「對了,我是沒問過你們在哪裡上班呢……。」

看著張藝興變得有點像蘑菇一樣的身影,鹿晗覺得有點好笑,這才轉向金珉錫。有些猶豫著要用什麼語言,停了三秒以後才決定用韓文說了。

『──這位,』他對著站在金珉錫旁邊的高大男子打了個手勢。『是朋友?』

『啊……。』這才恍然意識到自己沒有介紹到自己帶來的人,金珉錫往後聳了聳肩,才伸出手往那個高大男子的後背拍了拍。『是啊,也是我們公司的。企劃部第三組的組長。』

──組長?看不出來啊,這人乍看是跟自己差不多年紀吧?這個年紀能爬到組長的位置,以他們公司的升遷速度而言,算是相當快的。

「我叫吳亦凡,但一般他們都叫我Kris。」原本一直都是安靜地站在一旁的男子向他伸出了手。「……我也會說韓語。」

「……噢。」原本以為自己跟金珉錫的對話沒什麼人聽得懂,一旁這人卻都聽得仔細,鹿晗頓時覺得有些羞慚。但話說這人是什麼來歷?莫非跟自己一樣,是在韓國念書工作,然後調過來北京?

像是讀懂了他內心的疑問似的,吳亦凡忙不迭地繼續說了下去。「我在國外長大的。原本在芝加哥總公司,後來調到首爾待了三年,現在剛被派到北京一年多。」

……有語言專長,那也不意外會這麼年輕就當上組長了。只是這樣的能力,不當業務,只待在企劃似乎有點可惜啊。

鹿晗的沉思還沒有個結果,一旁被乾晾了幾分鐘的張藝興已經自然地插了話。

『我也會說韓語啊。』張藝興的韓語非常標準,這讓鹿晗有些驚訝。那是那種標準到一般人聽了會覺得多少不太自然的標準,大抵是外國人剛學,才會帶著的口音。『你們說的,我聽得懂。』

鹿晗正待取笑張藝興,卻聽到金珉錫搶先接了下去。

『那也是因為老師教得好啊。』包子臉的男人有些惡作劇地肘擊了一下張藝興的肋骨。『我到現在中文還說不好,就是你沒教好啊。』

『欸,自己不認真學倒怪起老師了。』有些吃痛,張藝興往後退了一步,皺起臉搖搖頭。「朽木不可雕啦!」

突然加了一句中文,鹿晗跟吳亦凡對看了一眼,然後同時爆出笑聲。

金珉錫還傻在那裡,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只是口齒不清地模仿著剛才張藝興說過的字。

「修母……?我聽不懂?修?秀?」

鹿晗再次大笑了出來。他其實沒有想過自己在回到北京後的第一個星期就可以有笑得這麼用力的時候。



最後他們的座位被安排在一起。服務生說剛好兩個人的現在有位置,便把鹿晗和張藝興領了進去。鹿晗一進去發現是張四人座的方桌,剛有不好的預感,就聽見服務生冷淡地問了一聲:併桌沒關係嗎?

他揚起視線,見到金珉錫跟吳亦凡也被另一個服務生領著,正往他們這裡走來。

……這不都定了嗎?有什麼好問的。

鹿晗對著服務生搖搖頭,「沒關係。」

金珉錫和吳亦凡走近了他們的桌子,看起來也有些驚訝,但神情馬上放了鬆。

『又見面了。』

鹿晗和張藝興是面對著面坐的,所以吳亦凡和金珉錫之中勢必要有一個人要跟他一起坐。鹿晗的視線剛動了一下,就見到金珉錫往他的旁邊走來。

金珉錫指了指鹿晗旁邊的位置,問句倒是不太生分。『可以坐嗎?』

『好啊。』鹿晗半幫著拉開了椅子,瞥見金珉錫因為天氣熱所以還滲在太陽穴上的汗珠。『一起坐吧。』




※※※



果然人事手續一天之內沒辦完。鹿晗一整天下來,也只有被領進業務部,指定了座位還有裝上新電腦跟電話,其他什麼事情都沒做。

他分到的是業務二組,基本上是負責跟在中國的外國上游廠商聯繫,以台灣廠商和韓國廠商居多。組長本身會一點韓文,但其他同組的同事大多只通中文跟英文。

「雖然跟韓國人用英文也行,但有時候碰到面對面的場合,還是說韓文會比較通。」看起來因為過度操勞的組長其實就臉來看,也不過就是四五十的年紀,頭髮卻是白了一半。「最近供應鏈裡又多了一些韓廠,我一個人處理不過來,所以才需要多一個人。」

……這樣看起來是要很快就得上手才行。鹿晗推敲著,有點擔心自己現在的狀況根本就是趕鴨子上架。「是。」

「我這幾天會把之後要交給你的業務先切出來,你最近就先跟著我一起看一下事情要怎麼辦。」揉了揉太陽穴,組長想起什麼似的,對他挑了挑眉。「啊,你有帶隨身碟來吧?我先把廠商的資料給你,你先自己讀一下,看不懂再問我。」

「有,有帶。」匆忙地鞠了個躬,鹿晗快步走回座位上,從因為是新人所以還太過乾淨的辦公桌面上撈出自己的行動硬碟。

事實證明他帶著行動硬碟總是對的。平常的隨身碟根本裝不了龐大的業務資料。組長看樣子是想要快點把所有的業務都塞到他的腦子裡,給的資料將近10G,跑半天才傳好。鹿晗把行動硬碟拿回座位上,點開資料夾一看,下巴差點沒掉下來。資料夾裡有更多的子資料夾,像是俄羅斯娃娃一樣層層疊疊,差別是這些業務完全不存在可愛的屬性。

留在辦公室裡也不過就是看資料而已,鹿晗想著跟同事們也都還不熟,留在辦公室念資料也沒什麼意思。下班時間一到,他就向組長打了聲招呼,背起了包包就直接離開辦公室。


在點下電梯往下的按鍵時,鹿晗感覺到口袋裡的手機一陣震動。他掏出手機一看,發現是自己早先設的行事曆提醒,上面寫著記得拿包子。

喔……是了。中午張藝興給的那些包子。

鹿晗看了一眼即將到他的樓層的電梯,嘆了口氣,還是走向樓梯間,爬向上一層樓。

中午一回辦公室,他就順口問了其實還不熟的同事哪裡有冰箱。同事給了他一個苦哈哈的笑臉,說他們部門的冰箱剛好壞了,現在要冰東西要去樓上的茶水間,有個公用的冰箱。

爬到19樓,鹿晗按照記憶找到了茶水間的位置,打開冰箱,不意外地發現自己中午才寫上名字的紙袋還躺在冷凍庫裡。

剛要取走東西,卻覺得有來自自然的呼喚來叫囂。他默默地把紙袋放回冰箱,走出茶水間。

──怎麼偏偏就在下班的時候尿急。

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是年紀大了所以頻尿,鹿晗左右望了一下,找到了廁所,沒有他想地走了進去。

等他解放完出來,正想走回茶水間拿自己的東西,卻見走廊的長椅上有個人影坐著。

平常鹿晗走路的時候是不太看其他地方的,但是那人卻讓他多看了幾眼。

……有沒有這麼巧啊?


他走近了那人。還沒開口,那人已經先抬起頭來,眼神裡也寫滿驚訝。

「下班啦?」金珉錫的普通話還是一樣彆腳,但鹿晗也沒期待一個人的語言能力可以在一天之內有什麼飛躍的進步就是了。『真好啊,我都不知道多久沒有準時走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他們大約問了一下彼此的年齡,沒想到一群人都是同年。鹿晗也索性捨棄了敬語,直接和金珉錫用平語說話了。

『現在才可以準時下班,以後搞不好都要睡在公司了。』不置可否地點點頭,鹿晗指了指辦公室的方向。『加班的話,便當訂了嗎?』

『訂啦,我今天吃排骨便當。』刻意把「排骨便當」四個字用中文說,金珉錫大概是想證明自己其實有基礎的日常對話能力。『但只吃一個還是會餓啊……。』

想了一下中午時對方的食量,鹿晗沒有印象對方是什麼大食怪。但轉念一想,搞不好加班的疲倦會讓人想以食慾洩憤也說不定。

看著金珉錫作勢摸了摸肚子的動作,鹿晗有些發笑。他抬起臉,對著茶水間的方向歪了歪頭。



『我這裡有一些點心。雖然是些吃不飽的東西,但在便當來之前吃一點,比較沒那麼餓。』

金珉錫學著他往茶水間的方向看了看,站了起來,朝他笑了笑。














2015.02.04 Wed l [EXO/xiuhan(鹿包)]Backwater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