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五章



按照鹿晗的生活常識觀而言,包子應該是用蒸的最好。即使是冷凍的,也還是應該退了冰之後再蒸,比較不會走味。但是公司的茶水間裡只有微波爐,所以也只能將就地用了。

他熟悉地操作微波爐,設定好時間,然後靠到一旁的流理台。這才發現金珉錫有些訝異地看著他。

『……怎麼了嗎?』

『喔,沒事。』抓了抓頭,金珉錫似乎沒有意識到這個動作讓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更小了。『想說你怎麼好像很會用微波爐。』

『自己住啊,不熟這些東西怎麼行。』鹿晗在說出口的當下,才有些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確實已經逐漸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不會煮菜,就只能微波一些垃圾食物來吃了。』

『──自己住?』金珉錫聽到那幾個字,臉有些皺了起來。他指了指鹿晗的手,『你太太沒跟你一起來啊?』

順著金珉錫的目光低下頭,鹿晗看見自己的婚戒正在無名指底端閃閃發亮著。

是了。自己從未把婚戒摘下來。時隔一年有餘,但他還是沒有把婚戒摘下來。

也許留著婚戒的意義在於,不斷地提醒自己並未失去這段婚姻;而是妻子先去了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等到自己完成了長達一生的旅程,便可以再次相會,從此相伴相守。

但在這種時候,卻也還是尷尬。

鹿晗有些侷促地把戴著婚戒的手藏在另一隻手的掌心裡,說話的語氣卻是不自覺地弱了下來。

『啊,這個……。』

大約是注意到了鹿晗的神色有些不自然,金珉錫先一步打斷了他的話。

『不方便說就別說了,沒事。』

也沒什麼不方便,只是自己還無法直率地說出自己的妻子死於一場車禍,而自己正是駕駛的這個事實而已。

『……。』

鹿晗正想轉移話題,金珉錫卻是自顧自地接了下去。

『其實我也是一個人住啊,我也很會用微波爐。』有些想舒緩氣氛似的,金珉錫撞了撞他的肩膀。『不然就只能每天吃白麵條了。幸好你們這裡有賣很多適合拌麵的醬。』

『這倒是。』有些感謝金珉錫先撤出了這個話題,鹿晗的心裡有些透出了一口氣的輕鬆。『我媽也有自己做醬來拌麵,下次給你帶一罐。』

金珉錫又笑了一下,點點頭,看樣子是剛要說『好啊』,微波爐卻在這時響了起來。

──唉呀,包子好了。

鹿晗從一旁的紙類回收箱裡找出一些廢紙,當成是隔熱手套,打開微波爐,取出那兩個包子。



剛好自己放進去的兩個包子都是玫瑰白糖包。鹿晗在咬下去的當下覺得張藝興還真把自己當娘砲,不然怎麼隨便放兩個包子進去都是這種口味。不過也可能真的是剛好就是……。

「很好吃。」刻意用中文講出了幾個字,金珉錫咬著食物的側臉看起來相當滿足。『很香啊,這個。』

照理來說他們是應該找個舒服一點的地點吃的,但是金珉錫說有個不錯的地方可以坐著吃,於是他們不知為何就站到了廁所旁邊的窗戶旁。

這裡剛好可以看夕陽啊,又可以從制高點看街景,不是很棒?

看著金珉錫聳肩的樣子,鹿晗覺得這個人可能神經有點接錯線。

『這家包子在長沙很有名的,現場吃更好吃。』多咬了一口,鹿晗看著窗外一點一點暗下的天色,居然有點想不起來自己上一次跟別人這樣在晚餐時間一邊吃飯、一邊聊天是什麼時候了。

『啊,你是長沙人啊?』收回視線,金珉錫作出了然的表情。『那應該很會吃辣吧?我有聽說……。』

『沒,不是。這是藝興給我的。』連忙搖了搖手,鹿晗歪了頭,心裡苦笑著其實自己沒那麼愛吃辣。『他的奶奶住在長沙,我以前跟他一起去玩過。』

『喔……。』點點頭,金珉錫多嚼了幾口嘴裡的食物,才又說了。『你跟藝興,好像認識了很久?』

『十幾年算是久吧?中學就認識了……。』想到那個當年戴著大眼鏡的書蟲,鹿晗還是覺得張藝興沒被霸凌完全就是他的功德。『當初也沒想到可以當朋友。』

『哇,那真的很久。』三兩下把剩下的食物塞進嘴裡,金珉錫吃東西的速度很快。『很不錯啊,有這麼久的朋友。』

『哪裡好。張藝興囉嗦得很……。』翻翻白眼,鹿晗跟著把自己手裡的包子嗑光。『不要跟我說你沒被他騷擾過。』

『藝興說話都很長一串啦……。』金珉錫轉轉眼珠,手裡打了個說話的手勢。『有時候韓文不夠好,就會混著中文一起說。說了半天也聽不懂他想講什麼。』

『你人還真好。』鹿晗呵呵兩聲笑了出來。『我從來沒聽他把話講完過。每次他要長篇大論的時候,我都直接說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金珉錫跟著笑了,白皙的臉上透出了些許血色。



窗外的天色終於完全黑了過去。整個城市染成一片橘黃色的燈火。

『那麼,』鹿晗把包包拿起來,向金珉錫揮揮手。『明天見。』

金珉錫跟著站直了身子,點點頭,然後是一個微笑。

『──明天見。』




※※※



隔天上班的時候鹿晗再次在貨用電梯裡碰見金珉錫,他推估著這大概是對方上班的時間沒錯。畢竟人都會養成慣性,上學或上班都是一樣的。

這次碰面看起來少了一點驚奇;但是在點下樓層的按鍵後,金珉錫卻轉過了身,鹿晗這才注意到對方手裡有個紙袋。

『下班的時候上來樓上一下吧。』笑起來有點僵硬,鹿晗猜想對方應該也不是什麼習慣邀約別人的人。『我剛好今天有帶點心。』

明明就是可以平鋪直敘地說「謝謝你昨天的包子,這是還你的」這樣的話,卻還是要用比較婉轉迂迴的方式表達,鹿晗開始逐漸了解金珉錫。或許該說是,金珉錫的談話方式。

然他還是點頭了。

『──好啊。』



他們開始有點養成無所謂的加班點心時間。也不是很長,大約就是二十分鐘左右。有時候會聊聊工作內容,點心的口味,甚至是公司八卦之類的。坦白說,這對鹿晗倒是挺有用的。畢竟他剛調來這個分公司沒多久,有人帶著了解這裡的運作情形總是比較好,也能比較避免踩到工作或是人際關係上的地雷。

他對金珉錫的回報就是教他一些他覺得有用的中文,以讓金珉錫在語言交換時間可以讓張藝興大為驚艷。

但顯然鹿晗跟張藝興對於驚艷的定義不太一樣。有一次金珉錫在點心時間時對著鹿晗鼓起了臉,更像顆包子了。雖然那天他們吃的是蔥油餅。

『……你怎麼跟我說「超屌」這個字很好用?』金珉錫狠狠地撕咬了一口蔥油餅,一些邊邊屑屑落到地上,飄雪似的。『藝興跟我說這是粗話,要說「很棒」或是「挺不錯」。』

這年頭誰還在用這些字啊……?鹿晗嘖了一聲,逕自咬了一口蔥油餅。「那是張藝興不懂中文的藝術。這個詞可是華人圈當代最具影響力的男歌手最喜歡用的。「屌」字整天掛嘴邊,大家一聽就覺得你中文說得很道地啊!」

顯然是不會再次輕易被他欺騙,金珉錫撇了撇嘴,把蔥油餅全吞進喉嚨裡才又開口。

『你這週末…有空嗎?』

突然聽到邀約,鹿晗有些怔住。他停了一下子,才想起該怎麼回。

『──有事嗎?』

『也沒有啦,因為很少看到你出門。』像是要遮掩不好意思一樣,金珉錫沒有看他,只是兀自看著窗外。『想說你要不要跟我們週末一起鬼混。』

喔,是了,金珉錫也是住員工宿舍。像他們這樣派駐海外的,公司還是有提供宿舍。自己住外面也是有租屋津貼,但以現在的房價來說,並不是划算的價格。鹿晗有想過回來就是回去跟爸媽住,還可以領住房津貼;但他家離公司有一段距離,估了一下交通費也不划算,最後還是選擇住宿舍。

鹿晗對於「週末大家一起出去玩」這件事情其實已經失去了鮮明的印象,只剩下一些模糊的概念。妻還在的時候,他週末會和妻一起度過,或是拉著朋友夫妻們一起出去玩。自從妻離開後,他就對這些事情失去興趣了。

連週末出去玩這種事,都會讓他想起妻已經不在了。

可能是見他沉默了太久,金珉錫有些坐立不安,索性搖搖頭。

『……沒有別的意思啦,你不想來也沒關係。』低下頭又咬了一口蔥油餅,金珉錫這次吃得像隻松鼠。『只是好像你搬進員工宿舍以後,沒看過你出門,所以才問一下……。』

他的安靜沒有太多的意思,卻反而讓金珉錫想多了。

鹿晗頓了頓,有些想笑。把笑聲吞回肚子裡,才伸出手,拍了拍金珉錫的大腿。

『──喔,好啊。去哪玩?』



事實證明所謂的去哪玩還真的是沒去哪裡玩。鹿晗發現車子開到張藝興家附近的時候,心裡就有了不好的預感。

『……呃。』他把頭探向坐在副駕駛座的金珉錫,有些試探地開口。『我們是要去哪裡啊?』

『去藝興家啊。』金珉錫回答地風平浪靜,一副覺得是天經地義的表情。

『嗯……。』懸在胸口的心臟又往上提了幾分,鹿晗謹慎地接下去問。『是要去接他嗎?』

『不是啊。』這次金珉錫把臉轉過來了,看著鹿晗地神情很認真。『是要去藝興家玩。』

──靠,他們不是前天中午才剛一起吃過飯嗎?有什麼好玩的?

鹿晗竭力不要讓這些話表露在自己的臉上,但顯然透過後照鏡看他的吳亦凡把他讀得一清二楚,於是從駕駛座上爆出大笑聲。

金珉錫有些奇怪地看了吳亦凡一眼,然後才轉頭對著鹿晗皺著眉,用唇語說著:怎麼了嗎?

鹿晗有些無力地用唇語回了:沒。沒事。













2015.02.11 Wed l [EXO/xiuhan(鹿包)]Backwater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