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六章



張藝興的公寓門一打開,面對他們的不是一長串冗長的碎碎念,而是一張只看得到黑眼圈的臉龐。

鹿晗頓了一下。雖然只見過一次面,但是當業務的本能讓他記得對方的名字。他還沒喊出聲,吳亦凡已經自動自發地走進門。

「……你不會已經把爆米花都吃光了吧?」

黃子韜縱是高大威猛,但是在吳亦凡面前卻只是像個長得太大的小學生。唸唸叨叨地讓出了門口讓他們通過,才小聲地細念著:「我餓啦所以早吃掉一包啦!但藝興哥又讓我去多買了兩包來賠呢……。」

大概是因為有聽到黃子韜並沒有他自以為的那麼小聲的抱怨,金珉錫腳分明已經踏進了玄關,卻又回了頭。

注意到他的動作,鹿晗拉住了金珉錫。後者斜過眼看他,有些疑惑的樣子。

『沒事。』鹿晗搖搖頭,跟著把自己球鞋的鞋帶扯掉。『他們無聊。沒事。』

金珉錫點點頭,對他笑了一下。鹿晗事後回想了那個笑臉,居然覺得人類的笑臉果然組成的成分非常簡單,就是一堆弧線和皺紋全都擠在臉的輪廓裡,卻異常好看。


鹿晗把鞋子擺整齊,免得等一下又要被張藝興念半天。他進了客廳,卻發現桌上擺的全都是零食跟汽水,完全不是張藝興風格的東西。

「你什麼時候走這種不養生的路線了?」一屁股坐到木質地板上,鹿晗從茶几上拿起一罐可口可樂。「不是老是在說喝這種東西會早死?」

「──現代醫學太發達了,人活太長。」沒有特別在意鹿晗話中有話的挖苦,張藝興跟著拿了一罐可樂,在他身邊坐下。「減個幾年壽命也好。活太長,也還不是躺在醫院插管。」

鹿晗愣了幾秒,覺得自己怎麼就這樣錯過了張藝興變幽默的這幾年。

黃子韜已經先他一步大笑了出來。鹿晗剛想回頭向金珉錫解釋張藝興的笑梗,卻見沙發上夾在黃子韜和吳亦凡兩個巨人之間的金珉錫已經把頭半側向吳亦凡,聽著對方的講解,這才露出了遲緩的笑聲。

從沙發上彈了起來,黃子韜走到電燈開關邊,把燈關上,又順手帶上窗簾。

正想到底有什麼必要把室內弄成一片漆黑,搞得跟什麼宗教儀式一樣;鹿晗卻模糊看到張藝興抬起了手裡的遙控器,對著眼前電視的方向點下。

剛才還是藍幕的畫面動了起來,開始跑出一些電影公司名字。鹿晗這才意會過來原來這就是一群窮極無聊的成年男子在周末的下午一起度過的休閒活動:看電影。

其實也可以去打球,但現在是夏天,太熱。而且去打球如果又要跟高中生大學生什麼的搶場地,也麻煩。一起在家打電動也可以,但張藝興絕對是不肯犧牲自己用肝去換來的薪水在家裡裝遊戲器材的人。一群大男人出門看電影也怪,不如就乾脆一起在家看。

對於成年男子有限的娛樂選項,鹿晗莫名覺得有點心酸。

他剛看清楚今天要看的是「亞果出任務」,就聽到張藝興靠過他的耳邊,小小聲說了。

「……欸。沒想到你今天會來。」

「怎樣?」肯定張藝興無法在黑暗中看到他的神情,鹿晗立刻賞給對方自己的白眼。「不歡迎我?」

「沒。」拍了一下他的手臂,張藝興打人還是帶著勁道的。「只是就沒想到你居然也願意出門。」

「我只是懶,又不是沒長腳。」鹿晗有些失笑,反打了張藝興的大腿一下。「……是Minseok叫我來的。」

「……Minseok?」張藝興的聲音有些提高,但又立刻恢復成輕聲細語的模式。「你也真不夠義氣。我之前勸你多出門走走講那麼多次,你居然聽一個認識沒多久的人的話。」

「他盛情難卻啊,看起來好像很想要我來的樣子。」看著電視螢幕反光中張藝興多少有些心寒的表情,鹿晗嘿嘿兩聲翹起了嘴角。「我怕我拒絕他,他心裡會難過。」

「……。」這次張藝興沒有立刻接話,只是喝了一口可樂。又多停了一下,才又開了口。「──你說這話小心點,別讓Kris聽到。」

突然聽到完全不相關的名字,鹿晗有些從劇情裡出了戲,皺起眉。

「──跟他什麼關係?」

張藝興這次索性不說話了,直接把視線對準電視,竟是完全沒有想回應鹿晗的意思。

嘖了一聲,鹿晗有些自討沒趣地把注意力也轉回電影裡,心想張藝興這幾年來不只幽默感進步,連說話藏頭藏尾的功力也變強了。



電影演到一群人走進伊朗的市集裡,掀起伊朗民眾一陣群情激憤。鹿晗看得投入,卻也覺得腳有點麻,想站起來走走。

他手撐著地板,站了起來,想著去廁所洗個臉再回來。

轉過身,他就看見沙發上的景象。於是明白了張藝興說的意思。

明明是三個人坐的沙發,但是黃子韜就像是自己一個人獨立的世界一樣,隔在沙發的左邊。金珉錫挨緊了吳亦凡坐,吳亦凡把手搭到了金珉錫的右肩上,頭靠在金珉錫的左肩。兩個人都是聚精會神地在看電影,完全沒有發現鹿晗似乎是停得太久的目光。


鹿晗垂下了眼睫,躡手躡腳地走進廁所。

他想自己心裡此刻的百感交集,不是因為看到同性情侶的衝擊,而是因為看見那兩個人臉上的表情。

那兩個人不會知道的吧。寫在他們臉上的情緒那麼簡單而單純,鹿晗幾乎可以嘗到那就是幸福的味道。

──自己也曾經擁有的。

他真的不想再自怨自艾了。但他真的,在這一刻,非常非常想念他的妻。




※※※



星期五,鹿晗本來就沒有加班的打算。事情沒有做完,只是做到了一個自己覺得不算段落的段落,但他沒有繼續留下來的打算。

自從妻的事情以後,他就決心要把那種工作第一的日子戒掉。反正現在錢財身外物,畢竟也再沒人跟他一起分享夢想了。

他準備收拾包包,卻見到LINE有新訊息傳進來。

鹿晗滑開訊息提示,發現是金珉錫。

『等下下班要幹嘛』
『今天星期五耶』

自從第一次跟他開口說韓文以後,金珉錫自此沒再和他說過中文。一副「反正你都聽得懂,我也不必特別解釋啦」的樣子。

有點失笑,鹿晗從位置上站了起來,手裡一邊敲著回覆。

『回家啊』
『幹嘛』

金珉錫顯然現在還挺閒的,因為回覆來得非常快。

『要不要去唱歌』
『好啦來啦』
『自己在家很無聊耶』

最好是在家很無聊,工作一個星期累得要死,最大的樂趣就是回家癱在沙發上放空好嗎?

想是這麼想,鹿晗還是手賤地繼續敲字。

『你不用加班喔』

大概是把這句話當成是答應了,金珉錫的回覆立刻顯現在螢幕上。

『不用不用』
『你等我一下』
『我下去18樓找你』

……。我又沒說要去。

也許他可以回去父母家看看,但整體來說,確實自己在家是挺無聊的。

所以鹿晗還是站在樓梯口等金珉錫下來。



原本鹿晗就想說金珉錫到底為什麼會想唱歌。就算去KTV也全部都是中文歌,以金珉錫的中文實力大概就是把吃到飽櫃台的東西全部吃一遍而已,搶麥克風是絕對沒他的事的。但是一到現場,他就知道為什麼了。

小小暗暗的設施,有點熟悉的感覺。

鹿晗歪了歪嘴角,轉向金珉錫,後者正志得意滿地看著他。

『我找好久才發現北京也有唱韓文歌啊日文歌啊的這種KTV!』雙手插進西裝褲的口袋裡,金珉錫的動作有點一跳一跳的。『還很便宜呢。』

『………。』就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鹿晗翻了個白眼,對著站在金珉錫另一邊的男孩點點頭。『──這位是?』

男孩看起來比他們略小一點,跟黃子韜差不多的感覺,看穿著似乎還是學生。長相是中國人的臉,但東亞人種對他這種臉盲的人來說長得都差不多,也不好說就是了。

『啊,忘記介紹。』拍了一下自己的後腦勺,金珉錫有些誇張地表示自己的健忘。『這是鍾大,金鍾大。他在北京留學啦,來上語言學校。鍾大啊,這是鹿晗哥。是韓文說得很好的中國人。』

大概也是搭上了這波中國熱,所以才來學中文的吧。鹿晗思忖著,伸出了手。『您好。』

有些僵硬地回握住他的手,金鍾大的回應有點乾。『您好。』

這孩子一臉就是「珉錫哥你不是約我嗎怎麼會有我不認識的人來」的表情,應該也是個認生的人了。鹿晗也沒勉強著想多說些話,把視線轉向金珉錫。

『──只有我們?』

『對啊。』金珉錫睜著眼,聳了一邊的肩膀,好像沒什麼不對勁的模樣。『我訂的是小包廂。』

……並不是這個意思。鹿晗嘆了口氣,『還以為你找了很多人咧……。Kris呢?』

『他加班。』倏地笑了出來,金珉錫俏皮地眨眨眼。『當組長的人都比較忙啦──!』

那你還那麼輕鬆,當下屬的還先下班咧……。

但如果是金珉錫的話,吳亦凡大概不會介意吧。只是戀人自己先下班,卻是自己找人出門玩。吳亦凡這個當下應該是一邊加班一邊內心失血了。

想像著吳亦凡的樣子,鹿晗有點想笑。在真的笑出聲前,他推了推金珉錫。

『走啦,你不是訂位了?』

『欸,還有十五分鐘啦。』肘擊了一下鹿晗的肋骨,金珉錫指了指另一邊的街道。『先去買點東西啊,等一下帶進去吃。』

『喔,那今天是你拉我來唱歌,』鹿晗嘿嘿一笑,勾住了金珉錫的肩膀。『下酒菜什麼的就你請啦!』

『哇賽,哪有這樣的啦!』臉頰鼓了起來,金珉錫開始模仿起黃子韜的口氣,把聲音拖了長。「鹿哥~~」

被金珉錫僅會的幾句中文弄到噴笑了出來。鹿晗瞇開眼笑,卻瞥見了一旁金鍾大帶點審視的眼光。


鹿晗沒仔細讀懂男孩臉上的表情,金鍾大已經先撇過頭去了。












2015.02.18 Wed l [EXO/xiuhan(鹿包)]Backwater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