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八章



金鍾大說他家就在這附近而已,自己走回去就好了。鹿晗看了金珉錫一眼,翹起大拇指,指了指馬路。

『──叫計程車回宿舍吧?』

金珉錫對著馬路探了探頭,又把臉縮了回來,皺了一下。

『走一下吧,』吐了吐舌頭,金珉錫的肩膀往前聳了一下。『剛才光顧著聊天和吃東西,肚子沒怎麼消化。』

鹿晗點點頭,算是同意了。事實上,他還沒有從剛才金珉錫說到一半的故事,還有金鍾大沒頭沒尾的碎碎念裡恢復過來。


其實北京的空氣不怎麼好,夏天的晚上悶熱,走在外面也沒有舒服到哪裡去。但是鹿晗就莫名地覺得這樣跟金珉錫散步也不錯。

他跟金珉錫都沒有說太多話,就是這樣有點拖沓地走著。鹿晗絮絮叨叨地說著北京這裡公司運作的方式還是跟首爾有差,他不是很習慣之類的,金珉錫則完全無關地說著他怎麼跟金鍾大認識的。

鹿晗這才知道為什麼金鍾大可以這麼自在地在KTV裡獨自高歌。根據金珉錫的說法,金鍾大原先是那家KTV的工讀生,最近因為在語言學校念到高級班了,課程變重,所以才辭掉打工。

『鍾大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還在站櫃台,講起中文結結巴巴的。』金珉錫一邊說一邊笑,變得有點口齒不清。『我真的完全聽不懂他的中文在講什麼,就只能一直乾笑。他後來好像發現我聽不懂,就用韓文小聲念了幾句,我才知道他是韓國人。很妙啊,這種店一般不是都會聘朝鮮族當店員嘛………。』

聽著金珉錫有些無厘頭的結論,鹿晗也跟著笑了出來。

『……你認識人的過程都很微妙。』

『對啊,我也很想正常一點認識朋友。』習慣性地把雙手再次插進口袋裡,金珉錫看起來有一點開玩笑地抱怨著。『就是因為這樣所以老是跟一些怪胎混在一起。』

拜託,也不想想你本人也是個怪胎好嗎?

鹿晗剛想這麼嗆回去,金珉錫的手機卻突然唱起歌來了。

看著包子臉從口袋裡把手機撈出來,鹿晗在視野所及之內看到了來電者的名字,心臟莫名地多跳了一拍。

──「Kris」。


「……喂?」金珉錫接電話的口頭禪倒是很中國化,雖然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就是了。『下班了啊?』

吳亦凡的聲音隔著話筒也就是模模糊糊的一片。鹿晗沒有仔細聽,只是覺得自己被晾在一邊,有點尷尬。

『嗯,跟朋友出來唱歌啊。對啊,就鍾大……。』頓了一下,金珉錫斜瞥了鹿晗一眼,又把注意力放回手機上。『……還有鹿晗。』

鹿晗不是一個細心的人,但他注意到了話筒的另一邊是數秒的沉默。

正覺得這尷尬已經從平面的瀰漫擴散成立體的凝塊,鹿晗還想插嘴打個哈哈,卻聽見吳亦凡又開始說話了,金珉錫只是順著點了幾下頭。

『……喔對啊,我們現在在走路,等一下要搭計程車回宿舍。』金珉錫講話的方式拖得既慢且長,像是有些猶豫似的。『蛤?你要來載我們喔?不用啦……。』

聽見話筒裡吳亦凡的聲音提高了幾分,鹿晗更覺得有些失措。

『蛤?什麼?我現在在哪裡?我怎麼知道啦!我又不認識路……。』掩住了話筒,金珉錫大概也是注意到了自己講話的語氣變得尖銳。『不用啦,我們搭計程車──。』

學著金珉錫習慣的動作,鹿晗把雙手插進口袋裡,假裝沒聽見那兩人的對話。

可惜他假裝悠閒鎮定的餘裕沒有維持多久。金珉錫戳了戳他的肩膀,把手機遞到他面前,露出一個苦笑。

『……他說要找你。』


看著那個在自己面前閃動著秒數的手機,鹿晗還真有一秒把那玩意兒扔到地上砸爛的衝動。

──但畢竟他還是沒種。所以他也只是默默地把電話接過來。

「……喂?」

「喂。」吳亦凡的聲音聽起來很疲憊,鹿晗幾乎可以想見對方現在站在大樓電梯前看著樓層顯示跳過的樣子。「……你們現在在哪?」

聽吳亦凡的口氣,自己現在打哈哈應該也不是時候。鹿晗從鼻子裡呼了一口氣,自認為那應該比較不像嘆息。

「在○○路上,快到●●路的路口了。」左右張望著,鹿晗這才發現其實大半夜跟他們一樣在鬧區閒晃的人還不少。「你知道吧?」

「知道。」回答來得簡單明確,吳亦凡像是沒有心思跟他多談下去。「你們在那個路口等我吧,我很快就過去。」

鹿晗把電話遞回給金珉錫,見金珉錫又多說了幾句話,才把手機收回口袋裡。

金珉錫沒再說一句話,鹿晗卻驀地聯想起剛才金珉錫沒有講完的故事。

他不是沒有談過戀愛,也不是歧視這樣的關係,只是他完全看不懂這兩個人在做什麼。



※※※



吳亦凡果然如他所說的很快就到。大概是因為夜深的關係,路上不是很塞,從公司到他們所在的位置居然是半小時不到。

打開了車門,鹿晗原本想說你們回去吧,我叫計程車就好。可是吳亦凡的車子一停到人行道邊,金珉錫就扯住了他的袖子,鹿晗連抗議的時間都沒有。

『進去啊!』金珉錫先把車門打開,然後催促著還對著空氣發呆的鹿晗。『走啦!』

說實在自己也沒有多想要再花一趟計程車錢;但鹿晗掙扎著到底是要破費一次,還是要被載一程然後忍受情侶吵架。

……喔,但是照金珉錫的反應來說,這兩人也不能真的算是情侶關係?

鹿晗內心的小劇場沒有持續太久。金珉錫兩隻手貼上他的後背,直接把他推進車子裡。

他當下心裡哀嘆著,古代電視劇裡那些被推進井裡的人真的都是好冤枉的。他現在完全可以體會得到那種被奸人所陷的感覺。



結果上車以後,金珉錫就跟他一起擠在後座。包子臉就緊緊抓住他的袖子,頭擱在他的肩膀上。

鹿晗瞄了一眼後照鏡,卻好巧不巧對上吳亦凡看起來還帶著血絲的眼睛。

……哀怨。這是鹿晗第一個冒出頭的評語。

他慌忙地想把金珉錫從自己身上推開,卻聽見自己耳邊的微微鼾聲。

心死。這是鹿晗的直覺反應。如果哪天自己被發現棄屍在路邊的垃圾桶裡,他想自己可以先在公司電腦裡存個word檔表示那一定是吳亦凡下的手,一切一切的原因就是這個睡到不省人事的禍水金珉錫啊──。

他還在斟酌著自己可以用什麼樣的句子來化解這個局面,沒想到卻是吳亦凡先開口了。

「別弄了。」高大男人的目光不知何時早就從後照鏡裡離開,只是直視著前方的路。「讓他睡吧,他這幾天也都一直加班。」

剛才還殺氣騰騰的,這下在對方睡死的時候才在溫柔體貼,到底是演給誰看呢……。再次確認無法理解這兩個人的相處方式,鹿晗沉了沉自己的肩膀,讓金珉錫的頭可以正好嵌上。

「──你不怕他是裝睡?」

吳亦凡又從後照鏡裡看了他一眼,然後發出一聲乾乾的嗤笑。

「當然怕。不然我幹嘛用中文跟你講話。」

「………。」也是。自己聽到母語就本能反應,都忘記去想背後還有什麼意思了。鹿晗聽著金珉錫細沉的呼吸,思緒一點一點平靜了下來。又多琢磨了一陣,才又接了話。「──你別誤會。」

嗆了一下,吳亦凡這次的笑更明顯了。

「……誤會什麼?」

幸好時間已近子夜,車子裡伸手不見五指,不然鹿晗還真怕讓對方發現自己居然一秒臉紅了。

「沒。……沒事。」

前面的交通號誌亮起了紅燈,吳亦凡放慢了車子的速度,穩穩地停了下來。

鹿晗這才聽見高大男人放得又慢又沉的聲音,語氣裡已經是完全的平淡,連剛才那點疲憊都消失了。

「他很喜歡你。」平鋪直敘的句子,吳亦凡說起來像完全在講別人的事情一樣。「有時候硬是沒事也要找理由下去18樓找你聊兩句。」

總不能說其實自己有時候忙起來,然後看見金珉錫的頭突然出現在電腦螢幕的後方時會有一種「很好現在又可以偷懶十分鐘」的感覺。鹿晗吞了吞口水,想想既然是不同部門的,那應該可以跟吳亦凡說點實話,反正他應該整不到自己──吧?雖然自己現在孑然一身是也沒什麼好損失的。

「他也很喜歡你。」深吸了一口氣,鹿晗維持住身體的平衡,盡量不要做出驚動還靠著自己的金珉錫的動作。「……很喜歡。」

「嗯。」吳亦凡應了一聲,不帶訝異,卻也沒有特別遺憾的感覺。「我知道。」

──那幹嘛什麼都不說?

鹿晗想問,卻又覺得也不關自己的事,不太適合說出口。

他們沒再說話;吳亦凡動了動右手,點開了廣播。



下一個路口右轉。

廣播裡歌曲跳成了劉若英的為愛痴狂。

想要問問你敢不敢,像你說的那樣的愛我。

──我不敢,我不敢。




※※※



吳亦凡把車子停進了地下室的時候,金珉錫已經睡到鹿晗整個肩膀上都是口水了。他想幸好今天是星期五晚上,他明天可以把衣服送乾洗。

他拍了拍金珉錫的包子臉,後者文風不動,只是發出了更大的呼嚕聲。

大概是看到了他的困境,吳亦凡熄了火,打開後車門,把頭探了進來。

「……他睡死就睡死,叫不醒的。」搖搖頭,吳亦凡抓過金珉錫沒勾著鹿晗的那隻手,放到自己肩膀上。「你那裡借他擠一個晚上,沒問題吧?」

──那幹嘛不睡你那?

鹿晗抬起眼皮,還沒來得及問出口,吳亦凡已經把他的心思摸透了十成十,自己接了下去。

「他起床的話,不會想見到我的。」



鹿晗屏住了呼吸,攙著金珉錫下車。

他假裝沒看見吳亦凡摸了摸金珉錫頭髮的動作。













2015.03.04 Wed l [EXO/xiuhan(鹿包)]Backwater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