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九章



鹿晗覺得收留金珉錫就是個錯。

──因為媽的到底誰星期六還是五點半起床啊!?

坦白說像昨天那種混到半夜的場合,今天又是周末,鹿晗照理來說都是睡到中午以後的。即使因為生理時鐘的習慣而五點半到六點之前起床,也會立刻再躺下去睡。

但是客廳裡的騷亂聲實在是讓他無法忽略。

確認把自己臉埋在枕頭裡也無法假裝那些聲音不存在,鹿晗決定把自己包在被子裡起床,以便等一下再繼續躺回去睡。

他一打開房門,就看見在把塑膠瓶罐塞進垃圾袋的金珉錫。包子臉踩那些瓶罐的力氣非常驚人,簡直就像是上天派來踩壓那些瓶罐的回收力士。

混亂的大腦還沒有辦法完全理解眼前的狀況,鹿晗還瞇著眼睛,就看見金珉錫把臉轉了過來,對著他大咧咧地說了。

『早啊!』

『……早。』本能性地回了一聲招呼,鹿晗把眼皮撐起來,看著金珉錫又踩扁一個塑膠罐。『你在幹嘛?』

『喔,我原本想回家啊,但想說等你起床一起吃早餐好了。樓下左轉直走兩個路口那裡有家豆漿還不錯。』俐落地把那個塑膠罐踩扁,金珉錫把那個扁平的東西丟進塑膠袋裡。『可是你睡還滿久的,我就想說整理一下回收好了……。』

噢……。

被這麼長一串話襲擊,鹿晗有種想站在原地直接睡下去的衝動。但是大腦告訴他,如果他這麼做的話,金珉錫很可能會把他一起拿去回收。

所以他讓棉被從還垂著的肩膀上脫落下來,任已經有點久沒有洗的被單蜷縮在自己腳邊。

『我去拿手機。』他對著金珉錫扯出一個笑,告訴自己即使要下地獄也要帶著好朋友一起。『叫藝興他們一起來。』

金珉錫用力地點了頭,也從口袋裡撈出手機。『──那我叫Kris。』

看著金珉錫沒有猶豫地點下手機時,鹿晗背過身,撥通了張藝興的電話。

在一聲一聲的單調鈴聲中,鹿晗想今天他要跟張藝興把心裡的疑惑全問明白。不然以後跟這兩個人相處,是怎麼樣都不會輕鬆愉快的。



早餐店的人潮完全不意外地多到滿出來。店員指著小小髒髒的店面,臭著臉跟他們說你們要不要乾脆外帶?四個人八隻眼睛互看了一回,在沉默中決議等下去。

但事實證明等待不總是有好結果的。最後他們只能拆成兩桌坐,完全符合鹿晗的打算。

點完餐以後,鹿晗在店員的大呼小叫之間朝著還在向店員點餐的吳亦凡看了一眼,然後把視線轉回明顯還沒睡醒的張藝興身上。

「……怎麼樣,早睡早起好健康有沒有?」

「我昨天加班到十一點。」張藝興看起來非常想把自己的臉埋到滿是油漬的桌面上。「告訴我為什麼我要跟你當朋友……。」

「因為今天這頓早餐我請你。」拍了拍張藝興的手背,鹿晗想著反正以自己現在的薪水,請朋友吃一頓早餐也不是什麼會讓錢包哭泣的舉動。「夠義氣吧?」

「……少來。」完全沒有領情的意思,張藝興從油膩膩的桌上抬起臉看他,額頭上布滿抬頭紋。「你有什麼陰謀?」

「說陰謀,張爺您這是過獎了。」剛好服務生在桌上重重擱下兩碗熱豆漿,鹿晗微笑著把一碗豆漿推到張藝興面前。「我做事情老是露馬腳嘛。」

「所以有話快說。」碰了碰豆漿碗,張藝興有些怕燙地縮回了手指頭。「最好在豆漿涼到可以喝之前講完。」

「──這簡單。只問一句。」自己平常在業務簡報上最被稱讚的就是會講重點了。鹿晗對著吳亦凡和金珉錫那桌動了動下巴,眼睛還直視著張藝興的臉。「他們怎麼回事?」

張藝興沒有馬上回答,反而是饒富興致地回盯著他,眼神一掃剛才的困倦。

「……你當砲灰了?」

「炮個屁。」下意識地回了粗話。鹿晗看見張藝興的眼睛彎著笑,才明白過來對方也只是說說而已。他囁嚅了一會,把昨晚的事情說了個梗概。


說完的時候,豆漿也不冒煙了。張藝興捧起豆漿喝了一口,咂咂嘴。

「Kris也沒說錯。」大概是有能量補給的關係,張藝興看起來有精神了一些。「Minseok是很喜歡你。我沒看過他那麼常拉人出去玩。」

那也大概是因為不知道怎麼跟吳亦凡相處吧,同一個公司又同一個部門,整天見面又弄得不明不白,自己也就是個救生圈之類的角色。

鹿晗聳聳肩,「我是問他們兩個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簡單啊,沒有人想冒險,就保持現狀了。」拿起燒餅咬了一口,張藝興任著芝麻散滿整個桌面。「我也問過Kris,怎麼不乾脆就跟Minseok在一起,反正我們也不是那麼保守的人,朋友間不會歧視這個的。可他就說,這事不成。」

「──啊?」鹿晗從豆漿裡嗆了一口,聲音打了岔。

「噯,還不就那麼回事嘛。」張藝興說起話來像是個老學究,拖得一串長如老太婆的裹腳布。「誰先開了那個口,以後就是要負起那個責任。一起工作,這社會氛圍,還有家人問起來什麼的,壓力一大起來,現在的好日子就沒了。誰想主動挑起那個擔子?」

「……什麼啊?」挑起眉,鹿晗簡直覺得荒謬。「他們就寧可這樣僵在那裡?」

「沒有喔,他們有時候會各自找伴啊。」對他眨了眨眼,張藝興這時候展現了雜誌編輯的八卦本性。「只是反正都會分開,最後兩個人又賴在一起。」

這樣聽起來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還是覺得……。

「──好怪。」鹿晗把最後一口燒餅塞進嘴裡,下了結論。

「反正你就記得,他們兩個人很好,可是沒有在一起。」歪著頭想了想,張藝興吃喝的速度放得更慢了。「太喜歡了,所以怕接連而來的傷害。就乾脆保險一點,留著現在的關係就好。」

「喔,可是……。」腦子裡閃過畫面,鹿晗一個機靈,順口問了下去。「你剛不是說他們會分別找伴?那如果有一天,他們其中一個人真的找到伴,定下來了呢?」

「嗯──。」把食物含在嘴裡,張藝興一口氣拖得很長,鹿晗還以為張藝興什麼時候去練合唱了。

正當他以為張藝興可以繼續嗯下去的時候,對方卻突然開了口。


「……那他們兩個就會解脫了吧,那時候。」



張藝興說這話的時候並不是看著他的,而是把視線投向另一邊的吳亦凡和金珉錫。

鹿晗想這一切聽起來都太不合理,但想想這個世界上本來所有事情都是亂七八糟的。

……不是所有人都願意奮不顧身賭一次,也不是所有人都覺得自己玩得起、走得過。




※※※



鹿晗在星期三下午昏昏欲睡的時候被手機的震動嚇醒。

確認自己沒有因為動作太大而嚇到其他同事,他甩甩頭,拿起手機,發現是LINE的訊息。

懶懶地把手機螢幕滑開,鹿晗把頭歪在肩膀上,想著金珉錫到底又有什麼貴事。

『這個周末不能踢球了』
『(哭臉)(哭臉)(哭臉)』

這下子鹿晗倒是找回自己的精神了。

他跟金珉錫最近都會在周末約去踢球,以取代一群大男人窩在冷氣房裡看電影這種消耗生命的活動。對於足球不是特別在行的吳亦凡對此表示非常不帶勁;張藝興雖然不是特別喜歡足球,但是對於家裡可以省點冷氣錢這件事倒是格外滿意。至於黃子韜就是有事或沒事都要被拉來作伴的甘草人物。

鹿晗不踢足球非常久了。結婚前倒還常跟朋友一起踢,結婚後光忙著工作就沒時間了。加上妻不懂足球,自己在家看也顧慮妻無聊而不太看,久而久之就慢慢把這項興趣拋諸腦後了。

會開始踢球也只是有一次他們一群人吃晚飯的時候,店家的電視上剛好播著英超。當裁判某個判決讓鹿晗看不過眼而揮手時,卻發現金珉錫同時拍著桌子喊著這什麼啊什麼啊!

當場整張桌子都安靜了。鹿晗小心翼翼地把目光轉向金珉錫,發現對方也一臉「嗯?」的樣子朝著自己望。

他們同時爆笑出聲。伴隨著黃子韜不明就裡跟著笑的聲音。

鹿晗當下就跟金珉錫說,呀那不然我們這周末去踢球吧,反正張藝興這星期載的片子都不好看。

還沒等到張藝興抗議,金珉錫已經用力點頭說好啊好啊,我好久沒踢啦,找不到人呢。

時間已經有點入秋了,周末下午踢球非常舒適。

鹿晗常常要告訴自己不要特別去注意吳亦凡在遞水跟毛巾給金珉錫時,那種有話想說,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的表情。

如果有緣的話,兩個人總是會在一起的;如果誰都沒敢先走第一步,那最後成不了也只是剛好而已。

金珉錫和吳亦凡在這方面都是過於保護自己的人,但是剛好保險公司不接受這一塊投保。停在這裡最適合。


鹿晗迅速敲下回覆。

『為什麼』
『你有事情喔』
『??』



金珉錫的回答倒也簡單。

『你等等就知道了』














2015.03.11 Wed l [EXO/xiuhan(鹿包)]Backwater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