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章



鹿晗本來沒看懂金珉錫說什麼,但在主管把他們叫過去集合,說周末有個會展要去的時候就知道了。

這個會展之前就敲了,但本來是沒他們部門的事,現在卻要變成總動員。原本是企劃部自己弄就好,不過上頭不知從哪聽來風聲,說有幾個潛力大客戶會到現場走走看看,叫業務部這裡也去幫忙,可以多展現自己就展現自己。

本來就知道做業務這行跟牛郎沒兩樣,要犧牲假日陪笑這也不算罕見,不過這麼臨時這就有點讓人吃不消了。

有妻小的同事們紛紛苦著臉回了座位,年輕沒家累的新人們不敢作聲、安靜地坐下。

鹿晗回到座位以後的第一個動作是抓起手機,發洩似的敲了幾句。

『你們要找人去幫忙怎麼現在才說啊』
『我的週末啊~~~』

他只是開玩笑性質的抱怨,沒覺得金珉錫會當真。可是金珉錫的訊息狀態顯示已讀,卻一直沒回,這就讓鹿晗有點在意了。

按照他的理解,金珉錫應該是不會把這種雞毛蒜皮抱怨當真的人。除非是事情太多又太忙。

結果星期六到活動現場一看,他完全可以了解金珉錫那個時候、甚至後來幾天對LINE訊息都是要回不回的狀態了。



以主管早先宣布的時間而言,鹿晗還算早到現場的。他走到公司租的位置,發現整個場地還是亂七八糟、所有人都趕著布置的狀態。鹿晗左右張望,原本想先找到金珉錫或是吳亦凡,卻在轉頭的當下先看見另一個人影。

對方跟他對上眼的時候也顯然是有點傻眼的狀態,但還是主動地向他走過來。

『鹿晗哥?』金鍾大嘴裡還咬著三明治,便利商店賣的那種。『哥今天也來啊?』

『嗯,今天公司的活動比較大。』摸了摸肚子,鹿晗看到金鍾大吃東西的樣子,這才覺得有點餓。『……你怎麼也來了?』

『你們公司這場活動真的弄很大的樣子,說什麼還需要中韓翻譯……。』嘴裡的東西還在嚼著,金鍾大的句子完全糊在空氣裡。『珉錫哥說內容應該也沒多專業,就叫我來打工囉。』

事情不是這樣搞的吧……。鹿晗苦笑,多少覺得金珉錫胡來。但想想確實今天來也大概就是講一些場面話,應該也不會真的多專業,也就罷了。

『那他人呢?』手在空氣裡打了個圈,鹿晗轉了轉頭。『叫你來,結果自己還沒來?』

『──早來了。』手伸了長,往鹿晗的背後指了指,金鍾大的表情帶著點憐憫。『他把名牌丟給我以後就被抓走了,好像還很趕的樣子。』

鹿晗順著金鍾大指的方向回過頭,沒看見熟悉的包子臉,倒是掃到吳亦凡一臉寫著「拎杯一早起床低血壓還要工作很北宋」的表情。

他跟吳亦凡對上了眼,互相點點頭,然後各自轉向別的方向。

把視線定回金鍾大身上,鹿晗拍了拍男孩的肩膀。『我去找他好了,待會見。』

金鍾大聳聳肩,向他揮揮手的幅度很小,幾乎是沒有的程度。



鹿晗走向活動背板後面的休息區,才發現那裡是個地獄。鋪好的地毯被踩成模糊的灰色,咖啡漬和茶漬從桌上拖到地上,然後他看見一堆穿著西裝和套裝的人在穿梭和推擠,了解到這個地獄是怎麼來的。

金珉錫站在一群人中間,汗從已經濕了的鬢角滑到下巴,嘴巴張著卻發不出聲音。

多走了幾步,鹿晗聽見那群人在爭論,瞬間理解金珉錫困窘的原因。

縱然金珉錫在這些人裡看起來是職級比較高的,但討論全部都用中文進行,金珉錫站在那裡除了尷尬之外也無事可做。

大概是察覺到有人走近,金珉錫抬起頭,剛好是鹿晗走到他旁邊兩三步距離的時候。

『……怎麼了?』沒等金珉錫開口,鹿晗已經先靠在對方耳邊,低聲念著。

『玩偶……好像出了問題。』金珉錫的表情看起來鎮定了些,回覆他的聲音也是小小聲的。『我們是包給活動公司辦的,但他們好像原本要扮玩偶裝的人沒辦法來,現在又臨時找不到人──』

皺皺眉,鹿晗這才發現一旁的地上擱著一個玩偶裝的大頭,看起來有點驚悚,這才想起來這好像是公司新設計的吉祥物,據說在這次的活動裡好像有一些唱唱跳跳的橋段。

『找個人穿就好了啊。』鹿晗又瞄了一眼那顆孤零零躺在地上的玩偶頭。『只是要秀給大家看,還好吧。』

『重點在於不是每個人都塞得進那套衣服啊。』丟給他一個苦笑,金珉錫指了指自己。『他們現在就是在吵說現場有誰可以上去頂一下。』

金珉錫也許中文沒有好到可以說得天花亂墜,但畢竟在北京待了這麼段時間,聽力應該是有一定的程度了。鹿晗又多聽了那群人爭論幾句,這才又把注意力放回金珉錫身上。

『……那套衣服呢?』他指了指那顆仍然是被丟在地上的玩偶頭。『只看到那個頭而已。』

『在休息室啦──』怪看了他一眼,金珉錫看起來有點脫力。『今天說好要讓玩偶帶動唱的,還要跟北京分公司的社長一起跳,現在……。』

『去看看。』推了推金珉錫,鹿晗順勢把對方稍微拉離開那個小圈圈。『我看一下,幫你想公司有誰可以幫忙穿。』

金珉錫沒有馬上回答,只是怪看了他一眼。

『你在這裡跟他們吵也沒有意義啊,』又把金珉錫拉離了一步,鹿晗其實也不太確定要往哪個方向走。『浪費時間而已。』

這句話大抵還有幾分道理在。金珉錫望了一眼還在爭論的人群,反手拉住鹿晗的手腕。

『……這裡。』金珉錫的腳步很重,一步一步踩著都有些塵土飛揚的味道。『如果你塞得進去的話,拿刀子逼我都要把你架進去。』


直到自己把手穿進玩偶裝裡的時候,鹿晗才體會到什麼叫一語成讖。

因為是大型的玩偶,金珉錫原本想自己穿,卻撐不起來。鹿晗嘗試性地把手伸了進去,結果下一步就是被金珉錫推著,整個人擠進玩偶裝裡。

『很好很好!』剛才還一臉愁雲慘霧的包子臉現在整個人看起來神采飛揚,摸著玩偶裝絨毛的動作像是什麼色老頭。『鹿晗啊,你真的很適合這個耶!』

──合個屁啊。發現自己的雙手沒有辦法輕鬆垂下,鹿晗給了金珉錫一個白眼。『我今天來有工作啊,這位大哥。』

『這也是工作啊。』有點受傷似的,金珉錫做出了捧胸的動作。『不然你以為這是打工嗎?』

『以防你忘記,我是業務部的啊這位大哥。』對著休息室外動了動下巴,鹿晗感覺到自己的背後已經開始在滲汗了。『今天會有一些韓國的廠商來。』

『這好辦,鍾大就是來當翻譯的啊。』拍了拍胸,金珉錫看起來像是胸口的大石已經卸下。『你就只要開場的時候在那裡跳一下舞就好了,其他時間還是可以去跟客人講話啊。』

靠,還要跳舞喔!?心下一陣惡寒,鹿晗覺得卸下這個玩偶裝的任務真是刻不容緩。『我覺得我們家部長不會答應……。』

『這更好辦,我請Kris去跟他商量一下。』積極地拿出手機,金珉錫敲了敲螢幕。『你這也是在辦公啊,開場舞很重要的。大老闆也在,你的任務很重要啊。』

金珉錫背過身去掩著話筒,看樣子是在跟吳亦凡交代要好好安撫鹿晗的上司。低下頭,鹿晗看著玩偶裝粗大的腳趾,連笑都笑不出來了。

金鍾大的身材跟自己差不多吧,剛才應該叫那小鬼來的……。



※※※



鹿晗以前在路邊看到那種穿玩偶裝發面紙的打工仔,總是會同情性地拿個一包,然後想幸好自己是坐辦公桌的。

直到現在自己戴上了那個玩偶頭,才知道人真的話不要說太早。

玩偶頭的視力可及範圍只有前方三公尺,左右都看不到。鹿晗一邊走要人一邊扶著,還要旁邊的人告訴他過幾步要左轉或右轉。基本上就是半殘的狀態。

扶著他的人是金珉錫,隔著厚重保麗龍裝、擱在自己後背的手緊緊貼著。

『鹿晗啊,小心點。』

玩偶裝實在太厚重了,導致鹿晗的聽力其實並不太好。他隱約可以聽到自己走過展場時,身邊有些女孩子的歡呼和尖叫。但是聽得最清楚的,還是金珉錫靠在自己身邊的聲音。

『前面有柱子,往左邊跨兩步。』

──噢,玩偶裝其實並不允許你往左邊跨兩步。因為腳太大,一般人跨兩步等於是玩偶跨四步的距離。

人類真的很奇怪。看到圓圓胖胖的卡通人物會說好可愛,但是在現實生活中看到身材大號的人卻從來不會稱讚。鹿晗艱困地往左邊挪了自己也不知道多少步,開始想著這類無關緊要的事情轉移注意力。

其實他也沒有注意到自己的重心好像不太對,是直到金珉錫扯住了玩偶裝的另一邊,他有些尷尬地半倒在路邊,才發現自己(應該說是玩偶)是膝蓋著地的狀態。

鹿晗掙扎地想站起來,從背後卻感覺到金珉錫撐著他,慢慢讓他找回重心。

自己的體重沒有特別瘦弱,加上玩偶裝的重量,金珉錫要把自己撐起來可能是比舉重還艱困的任務。

重新找回了站姿的平衡點,鹿晗控制了玩偶的大頭,靠向金珉錫。

『──謝謝。』

金珉錫沒有馬上回答,但鹿晗可以微微聽見對方不穩的呼吸聲,大概是還在喘。

緩慢地多走了幾步,鹿晗才終於聽見金珉錫接過了話。

『……鹿晗啊,跟著我走。』金珉錫的聲音還是很小聲,混在人來人往的歡呼聲中更是像雜訊一樣倏忽即逝。但鹿晗還是準確地抓住了每一個字。『我扶你,跟著我走就好。』



鹿晗又多走了幾步,踉蹌著。

他還是看不到太多東西。透氣孔呼進來的空氣也都帶著新制玩偶裝的塑膠味,還有周邊女孩們驚呼著一聲一聲的「好可愛」。

但他竟然覺得安心了。

因為有人拉著他走。拉著他,引著他的方向。

鹿晗在顛顫之間思考有些不連續。可他想起,這是他在妻離開之後,第一次把手交給某個人。

他不是一個人走著的。













2015.03.18 Wed l [EXO/xiuhan(鹿包)]Backwater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