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中)





如同對金明洙的說法,李浩沅確實是誤上賊船。

他高中畢業以後,因為家裡經濟環境實在太差就沒有再升學了。原本是跟著一夥人打詐騙電話,但領頭的老大太彆腳,過兩三個月就被抓了。李浩沅幸運地沒被抓到,被老大的難兄難弟收留了,從此踏上商業犯的漫長路途。

金聖圭雖然是老大的難兄難弟,算盤卻打得精。在商業犯這行裡,金聖圭還算是小有名氣的。偶而會進號子裡蹲幾個月,但也是很快就出來,進去裡面時就當是去度假順便兼當監獄福利社。李浩沅對這個大哥很是佩服,每次在分紅的時候都會勉勵自己要跟圭哥一樣當個成功的罪犯。

等到老媽的病終於沒熬過那年冬天,爛賭的老爸也再也沒回過家,李浩沅也正式全心投入這一行裡。大概是看他認真肯學,金聖圭也慢慢把他收在身邊當助手,教他一些金融常識,讓他去上一些經濟的進修課程,偶而也讓他參與計畫。

開始做食品業的商業間諜也是一兩年前開始的事。金聖圭實在是太懶得自己再下海抓資料、躲警察,就開始訓練李浩沅自己做這些實務操作,自己躲到幕後當操盤者。

一開始的時候倒也相當順利,直到在某次他交完資料以後,突然在回公司的時候被不知從哪來的警察叫住,然後李浩沅瞬間就慌了。

一路遊走法律邊緣,但他從沒真的被警察抓過。李浩沅盤算了各種可能性,最後決定跟警察交換條件。當個線人什麼的應該還不壞……。

事實證明他真是判斷錯誤。果然是菜鳥。

金明洙就是個繡花枕頭。打扮得一副都市菁英的樣子,卻半點謀略都沒有。等到李浩沅和盤把自己的計畫托出,說得口乾舌燥,這才隱約覺得不對勁。

眼前這個警察,似乎不是故作莫測高深,而是真的沒有半點想法。

但事已至此,他也沒什麼回頭路了。李浩沅垂頭喪氣地接過了金明洙遞上的線人同意書,有點欲哭無淚。

他簽完了以後,正在思考要怎麼跟金聖圭解釋(金聖圭就是那種笑啊笑、笑啊笑,笑得你心底發毛的那種人,李浩沅沒有任何意願跟膽識想跟他對抗),卻見金明洙把那張線人同意書隨便塞到抽屜裡,然後對著他點點頭。

「現在有點晚了,去吃飯吧?」把西裝外套穿回身上,金明洙又露出那種招蜂引蝶的笑容,雖然他本人可能並沒有自覺。「我請你啦,以後要請你多照顧了。」

……你這種一點辦案能力都沒有的傢伙,當然要我多照顧。

李浩沅悲憤地在心裡吐槽,但想想沒理由拒絕一餐免錢飯,還是乖乖地跟著金明洙站起身。

這時候有個帶著打呵欠的聲音口齒不清地從金明洙辦公格的後面傳來:「明洙啊,要下班了喔?」

往聲音的來源探了探,李浩沅認出那張有點像恐龍的臉似乎是金明洙的上司,張組長……或之類的。

「對啊,帶他去。」比出了拇指指向李浩沅,金明洙的態度完全像是他們已經熟識十年之類的。「他這樣也算新同仁吼?」

「……。」姓張的組長聽到這個問題之後很認真地把頭歪到一邊,一副這是個很值得多想的問題的模樣。「好像也是吼?」

「對啊,那我就下班啦。」手一撈就勾住李浩沅的肩膀,金明洙揮了揮手裡的識別證。「組長掰~~」

本能性地往旁邊躲了一點,李浩沅完全不解為什麼這個人可以這麼自來熟地跟自己勾肩搭背。

但從剛才金明洙跟上司的互動來看,這傢伙會變成繡花枕頭似乎也不是什麼很意外的事。

……上樑不正下樑歪。



※※※



金明洙非常慶幸李浩沅就這麼突然出現在他的生命裡。至少他現在不用擔心每個月還要擠什麼東西出來裝飾自己很空白的業務報告。

他跟李浩沅的交換條件是李浩沅每次透露一點業界的秘密給他,跟他合作抓賊。原本他有點擔心李浩沅的上司(金明洙對於盜賊也有這類階級制度感到很驚奇,他以為只有黑道才有這種事)會刁難李浩沅,沒想到李浩沅只是冷淡地回答說,對圭哥他自有交代,用不著他擔心。

確實,李浩沅不是一個需要他擔心的人。比起來,金明洙有時候光是自己的爛事都處理不完了。

金明洙站在斜對門的公寓門口,有點苦惱要不要按門鈴。

他從早上打電話打到現在,李浩沅一開始還會讓電話就響著不接,後來似乎乾脆就把電池拔掉的樣子,連電話都不通了。

金明洙非常地苦惱。

原本只是有一次任務後他順便送李浩沅回家,卻意外發現這裡環境還不錯,讓他有點後悔為什麼小時候不立志當賊。隔天他就去問李浩沅住的大樓還有沒有要租的公寓,隔一個月就搬進去。

從此之後,李浩沅就成為金明洙人生的燈塔。

燈塔是一個完全沒有誇飾的形容詞。李浩沅可以幫他打蟑螂、修電燈、拯救煮爛的菜,甚至在破案之後還可以幫他看報告寫得有沒有問題。

金明洙往往會說「欸謝啦謝啦,真的超感激你的」之類的話外加毛手毛腳企圖以溫情攻勢表達他的感激,但換來的通常是李浩沅真心實意的白眼。


「……我真的不懂怎麼可能有人這麼無能。」


言下之意,他已經不認為金明洙在身為警察上能力有所欠缺,根本就是連當人的行為自理能力都有很大的問題。

但金明洙不是很在意,反正他有李浩沅嘛。

倒也不是他沒什麼朋友,只是他的鐵哥兒們李成烈在生活能力上沒有比他好到哪去,唯一比他強的就是滿嘴跑火車的長才。一定要比喻的話,金明洙覺得李浩沅更貼近他心靈伴侶的層次。

但他感覺這個身分認定並不受到李浩沅的認可。尤其在他打了一個早上的電話,李浩沅就是打定主意不接的時候。

金明洙終究提起勇氣按下了門鈴。

他早就做了李浩沅會忽視的心理準備,卻在準備點第二次門鈴時看見門打開了。

鍊條鎖還是串起來的,李浩沅的黑眼圈還嵌在臉頰上。

「……幹嘛?」

雖然是如此不友善的口氣,金明洙卻覺得有點感動。

「──你居然開門了………。」

「反正我不開,你也會按電鈴按到我開為止。」嘖了一聲,李浩沅的樣子比起生氣,更多的是無奈。「幹嘛?今天星期六。」

喔,都忘記李浩沅現在又在另一家企業臥底成死上班族,週六的願望就是睡到自然醒。

金明洙對於自己記憶力如此之差感到有點心虛,但覺得既然李浩沅都開門了,自己還吞吞吐吐的,實在很不像樣。

「那個……,」絞著手指,金明洙小心翼翼地開口。「浩沅啊,陪我去拿個外賣吧。」

「……神經病。」李浩沅的反應完全一如預料,接下來的動作就是要把門關起來。

虧得金明洙眼明手快,直接把腳卡進門縫裡。

「你你你你不要這樣啦。」心知對方還是比較吃哀兵政策這招,金明洙露出討好的笑臉。「你也知道啊,那家西餐廳的女服務生在餐巾紙上寫電話叫我打給她好多次了……。」

「關我屁事。」直接下了結論,李浩沅又接著想關門。

「唉唷陪我去嘛!」雖然知道最後的結果會是一樣的,但金明洙明白人生如戲,show must go on。「你忍心看我每去一家店就被女服務生騷擾一次嗎?」

「………。」停止了硬要關上門的動作,李浩沅瞇起眼,語氣有點酸。「喔,那你幹嘛不跟他們聯絡?反正你每天上班閒閒的,把妹應該行有餘力吧?做功德啊金警官!」

「唉唷不要這樣啦──!我現在又不想交女朋友!」實在覺得李浩沅的挖苦非常不細微,但金明洙此時也無心去思考語言藝術。「而且我比較喜歡你啊!幹嘛打給他們!」

這話說的半真半假。金明洙確實覺得女孩子們挺麻煩的,而且李浩沅在各方面來說也的確比女孩子還像賢內助。

只差沒有親親抱抱了啊,金明洙悲憤地想著。

捏著最後一絲希望,金明洙把手指伸進門裡,勾住李浩沅握住門把的手。

他看見李浩沅的臉從抵抗,到默不作聲,最後死勾著門的手指終於軟軟地垂在他的指間。



「………。」李浩沅的聲音是帶著挫敗的含糊不清。「等我去換個衣服。」




※※※



吃飽以後理所當然就是看電視看到睡午覺。金明洙很懂得胖子就是怕熱的道理,一買完午餐回家就開了冷氣,以免李浩沅天氣一熱全身臭汗又對著他無聲地發脾氣。

金明洙習慣把冷氣調得超級冷,但偏偏他又沒有在沙發上擺放抱枕或絨毛玩具的習慣。最後就只能拿李浩沅當人型抱枕。

李浩沅是個相當討厭身體接觸的人,但是金明洙是個不屈不撓的人。最後推推拉拉到兩個人都累了,就會在沙發上蜷曲成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擠在一起睡去。

今天照舊是個金明洙把臉埋在李浩沅頸窩邊的日子。金明洙已經快睡著了,卻聽見聲音透著李浩沅的皮膚傳來,肩膀和脖子交界的脈動格外明顯,一跳一跳的。

「這個案子這個月以內一定要收線。」雖然是吃飽飯最想睡的時間,李浩沅的聲音卻是清楚明白。「圭哥覺得跟何秉賢的合作越來越不穩,可能要收手。要抓何秉賢,越快越好。」

何秉賢開這家公司就是為了洗錢,不然一個傳統企業的老闆何必去弄一個他完全不懂的太陽能產業。金明洙當初的目標就是趁金聖圭派李浩沅去何秉賢的公司幫忙,趁機多撈一點情報,有明確證據再交給檢察官起訴。沒想到金聖圭一嗅到苗頭不對就想走人,看來果然是這圈子裡的不沾鍋。

「喔,好。」咕噥了一聲,金明洙實在不想再在假日繼續想工作的事。「我跟東雨哥討論一下接下來怎麼做。」

他閉上眼睛,聽見李浩沅低低嘆了一口氣,弓了背往他身上靠去。

金明洙有時候真覺得自己是飢不擇食了,不然怎會連這種肌膚接觸都覺得安心。
















2015.02.01 Sun l [INFINITE/明浩](il)legal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