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下)





金明洙把該收網的事情報告給張東雨知道,收集了手邊的資料,卻發現怎麼樣都不能成案。

「明洙啊,回去跟你男朋友說。」難得露出嚴肅的神情,張東雨雙手插在胸前,總算露出點主管的樣子。「這點東西我們辦不了何秉賢,好歹要把帳本拿來,或是有點直接的證據啊。」

……李浩沅不是我男朋友。金明洙心裡唸著,但也知道現在這個時機點不是反駁的時機,應承了之後便和李浩沅聯絡。

李浩沅沒有很驚訝的樣子(至少在電話裡的聲音聽起來沒有),只是維持一貫對金明洙提出不合理要求時的態度。

「何秉賢洗錢的帳本他自己留著,我們這種一般雇員看不到。」在教訓金明洙時的李浩沅聽起來總像是什麼四五十歲的老頭。「你不會不知道吧?」

「欸,但你不是一般雇員啊。」金明洙在這種時候特別容易靈光一現。「你是他跟金聖圭之間的重要合作管道!」

「………。」沉默了幾秒,李浩沅似乎在考慮著什麼。「你們現在真的辦不了他?」

想著現在手頭上拿去申請搜索令都覺得單薄的「證據」,金明洙深吸了一口氣。「對,可能還是需要直接一點的證據。」

「你們警察真的很廢,嘖。」從鼻孔裡哼出的嘖聲證明了李浩沅應該是真的不屑他們的辦案能力。「今天晚上六點半,何秉賢會去○○餐廳。」

「──蛤?」沒能從突如其來的資訊中醒悟,金明洙所能回答的只有發語詞。

「他跟某個幫派大老約在那裡吃飯,現場會提一箱美金來。」雖然應該是在個相對安全的地點說話,但李浩沅的聲音還是壓了低。「那些美金都沒有登記過,你們查一下鈔票號碼應該就會知道錢的來源不乾淨。」

這番話沒有講出細節,但金明洙知道李浩沅不能透露再多了。

「知道了,我會帶隊過去。」開始盤算著等一下要怎麼跟張東雨解釋事由,金明洙突然想到另一個問題。「你也會去?」

「會。」像是想像到屆時的畫面,李浩沅驀地低笑了出來。「到時候逮捕我的時候要演像一點。」

「放心,這我本行。」完全忽略自己沒多少實戰經驗的事實,金明洙跟著笑了出來。「那晚上訊問完以後一起吃消夜啊。」

「──你請客。」

「案子辦成的話,去夏威夷度假都成啊!」

「……那我現在去訂機票。」

「欸,我開玩笑啦,你不要認真。」

「…………。」



※※※



金明洙跟張東雨解釋半天自己真的有充分證據以後,張東雨才半信半疑批了這個外勤,自己也申請當領隊指揮。

當天他們布局在餐廳外面的時候,果然看見何秉賢先進了餐廳,跟在旁邊的李浩沅就是個低調的貼身祕書。根據先進餐廳裡裝成顧客的同仁說,是進了VIP包廂。

到目前為止都還算照進度走,現在就等黑金交易而已。

「明洙啊。」跟場內的同仁確認完狀況以後,張東雨突然把臉轉向金明洙。「你這麼相信這條線報?」

……這今天都問幾次了。金明洙翻翻白眼,「組長,真的啦。浩沅不會故意給我假情報。」

「你們這樣吼……。」摸摸下巴,張東雨像是陷入沉思的樣子。「很像老鼠愛上貓什麼的。但你這隻貓比他那隻老鼠還弱。」

金明洙有點哭笑不得,不知道該先反駁他比李浩沅弱這點,還是他們兩個是男朋友這點。

「組長,我們──」

「欸,以前我學長,在●●分局的,也有愛上女線人的。」沒打算讓他講完,張東雨打開了話匣子似地開始長篇大論。「結果那女線人本來就吸毒,根本離不開毒品,最後我學長好幾天沒聯絡上對方,找上門才發現那女的嗑過了頭,在家裡口吐白沫……。」

其實李浩沅是商業犯,沒有毒癮什麼的,生活比他一個警察還健康。

金明洙還想這麼反駁,想想重點還是錯誤,重點難道不該是他沒有跟李浩沅在一起嘛──。

「組長,我……。」

「來了!」揚起一隻手,張東雨直接打斷了他的話。「看那裡!準備行動!」

到底他什麼時候才能跟張東雨好好說明自己跟李浩沅的關係呢?這是金明洙在抄傢伙前心中沒有解開的問題。



他們闖進包廂時,正看見李浩沅打開那個銀色的中型行李箱在點錢。但引人注目的不只是疊得像磚塊一樣的美金,還有手槍鈍色的光芒。

金明洙還沒反應過來為什麼只是來高級餐廳交錢都要帶槍,就看見來交錢的其中一人已經勒住了李浩沅的脖子,持槍的手直接抵住了李浩沅的腦袋。

「……通通退後!」幫派分子的嗓門還挺大的,人數明顯佔優勢的警方動作都停了下來。「誰敢擋路我就斃了他!」

金明洙受的訓練向來是以人質的安全為優先,但這只是他的想法,行動的指揮官想怎麼安排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他發現所有人都跟他一樣,在偷瞄著張東雨的臉色。

「──大家退後。」一向懶散的口氣難得僵硬了起來,張東雨抬起手,示意所有警力後退。「……你想要什麼?」

「今天擺這個局居然有這麼多警察來,何董您這是存心挖坑要讓我跳啊。」幫派分子扭頭對著僵在一旁的何秉賢冷笑一聲,手裡的槍往李浩沅的頭上輕輕敲了一下。「快點,錢放回去,把箱子蓋好。」

見嫌犯沒有一絲想理他的意思,張東雨顯然也有點被惹毛了。

「……喂,你不會真覺得你可以沒事離開這裡吧?」

「──不然呢?」盯著李浩沅把行李箱的蓋子闔上,幫派分子才抬頭掃了張東雨一眼。「你們誰敢動,我就馬上讓這傢伙腦袋開花。現在警方的形象已經沒有很好了,突然又犧牲人質什麼的,這樣好嗎?」

幫派分子的語氣裡滿是嘲諷,卻沒有人可以反駁。張東雨的表情已經不是在辦公室時的無謂,「你想怎樣?」

「讓這位小哥陪我走走囉。」嘿嘿笑了兩聲,幫派分子推了李浩沅一下。「箱子拿著跟我走。你們誰敢跟著,就等著看他的腦漿。」

張東雨頓了頓,揮揮手,自己先讓開到一邊。「讓他們走。」

「組長──。」

還有員警不服想爭的,張東雨撇過頭低聲直接喝斥:「想看大體就去醫院,我沒準備在這裡看。」

金明洙索性是連張東雨難得的威風凜凜都無心欣賞。他只是看著被槍抵著的李浩沅,連自己處在什麼地位都忘了。

幫派分子下巴對著行李箱點了點,示意李浩沅拿起箱子。「走啊!」

被槍抵著的李浩沅往前踉蹌了一步,一時周邊不約而同地倒抽了一口氣。張東雨再次往後搖搖手,叫手下的警察都退開。

兩個人拖拖拉拉走到門口,金明洙愣愣地看著抵著李浩沅後背的那把槍,想著是不是應該在這個時候提出以自己來交換代替李浩沅這種餿主意。

……可惜這個時候連他說廢話的空間都沒有了。

他看見李浩沅側過頭盯著他。不足一秒的時間,他居然覺得李浩沅有對他眨眨眼。


──大事不妙。


金明洙連喊出聲都來不及,就看見李浩沅把行李箱往後揮去,正是要攻擊幫派分子的前奏。然後他覺得李浩沅也太蠢,他媽的你是有沒有看到槍的方向是指著誰啊………。

李浩沅可能沒有自覺,但金明洙看得清清楚楚。

所以下一秒在他的記憶裡出現的,就是幫派分子驚恐的臉容。

其他很痛很吵很亂什麼的,他都不記得了。




※※※



李浩沅看著金明洙躺在那裏鼾聲陣陣,思考自己到底要繼續削蘋果,還是直接拿水果刀捅死眼前這個智障。

其實他那時沒多想,只是覺得被槍押著出去就死定了,所以本能就是想在離開保護圈之前先反抗。他想著最多就是被子彈打中腿啊什麼的,受點皮肉之傷,沒想到金明洙居然推開他,槍口就直接對著金明洙的胸口冒出了火花。

救護車來的時候,李浩沅才驀然注意到金明洙是昏倒不是死掉。雖然有穿防彈衣,但衝擊力太大也還是受不了。

他當下的想法是幹那拎杯哭成這樣是哭辛酸的嗎?還沒來得及收回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流了一臉的鼻涕和眼淚,旁邊已經有人湊上來,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放心,他會沒事的。」又恢復成以往沒搞清楚任何狀況的樣子,張東雨的口氣是讓人不太舒服的世故。「皇天不負有情人。」

……幹,明明就是皇天不負苦心人。而且我他媽什麼時候跟金明洙變成有情人的?

李浩沅還來不及爭辯,就被推上救護車,一起被送到了醫院。

然後接下來幾天,他不明就裡地變成金明洙的看護。金明洙還跟自己家人說好了你們回家啦,這裡有浩沅陪我。

──我到底什麼時候說我想在這裡的……?



「哇,你削蘋果皮都不會斷耶。」

耳邊突然冒出不大不小的讚嘆聲,李浩沅差點手一滑就直接把水果刀往那人臉上送。

可惜金明洙何許人也。壓根沒去管那把落在棉被上的水果刀,眼明手快直接撈過差點滾到地上的水果,大大咬了一口。

「………。」李浩沅真覺得以一個職業犯罪者來說,自己確實太過心軟。

「矮額,幸好我有撿到。」嘖嘖兩聲,金明洙把已經咬了一口的蘋果遞到李浩沅面前。「還滿甜的。」

「……。」盯著蘋果上的牙印看了幾秒,李浩沅決定撇開視線。「你自己吃就好。」

「幹嘛啦。」顯然時常把毅力用在錯誤的地方,金明洙還挺不屈不撓的。「不想跟我間接接吻喔?」

──白癡。李浩沅無法克制地翻了個白眼。你每次來我家白吃白喝,哪一次不是東西隨便拿起來就吃,根本就是口水交換啊豈止間接接吻!

連吐槽的力氣都省了,李浩沅還是接過那顆蘋果,無言地跟金明洙分食著。

兩個大男人吃一個蘋果,很快就把果肉啃得精光。看著蘋果核,李浩沅搖搖頭,有點耍帥地把果核拋投進垃圾桶。



金聖圭在知道李浩沅當了警察的線人以後,就意味深長地說你總有一天會被警察害死啊你這笨小子。

李浩沅當時覺得相當奇怪,為何金聖圭明明知道卻沒滅了他。直到他發現金聖圭有本死亡筆記本,內容大抵是他在這行裡打滾多年看不順眼或是根本有仇的對象,蒐集了情資就透過李浩沅丟給金明洙,用白道的手除黑道的仇人,簡單乾淨。

金聖圭常敲著那本筆記本,對著李浩沅念著「如果這上面的人都清得差不多了,你該怎麼辦唷──」。

他當下沒多說什麼,只是聳聳肩。大不了就爛命一條,看金明洙要不要。

只是沒想到金明洙不僅要,還差點把命都賠上了。

每每思及此,李浩沅都有一種命運非常噁心的感慨。



剛吃完水果,手裡還是黏答答的。李浩沅站起身想去洗個手,手腕卻被另一隻黏答答的手圈住了。

本能地想咒罵出聲,李浩沅話還沒說出口,全身卻像是被通電了一樣僵在當場。

知覺優先於視覺,他先是感受到金明洙含住了自己的手指,輕輕地舔舐著。李浩沅垂下眼睫,視線落在自己的手背上,卻覺得莫名地煽情。

腦袋像是雷打的一樣,卻覺得整顆心都變成果凍了。

他還僵在那裡,卻見金明洙抬起眼對著他笑。有點狡詐,又有點已知的竊喜。

正猶豫著要不要把自己的手收回來,李浩沅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聽到背後病房門開的聲音。


──幹,金明洙還跟吸奶嘴一樣在含他的手指。


聳著肩回頭看,李浩沅看見張東雨拎著一盒炸雞,笑得尷尬卻善解人意。

「欸,這…這也可以啦。」張警官把炸雞放在病床邊的茶几上,難得地輕手輕腳。「這吃完也可以舔手指啦,我買吮指薄皮雞那種。」

李浩沅看見金明洙朝著自家上司點點頭,一臉謙恭卑微。

「……那我走啦,你們慢慢來。」

還沒說清楚「慢慢來」究竟有什麼含意,張東雨的後腦勺已經消失在合攏的門縫間,完全無視病床邊已經比床上病患更加心如死灰的李浩沅。

金明洙總算放開了他的手。但李浩沅有點不知道該不該收回來,或是否該直接轉身去洗手。

然後他聽見金明洙有點不耐煩的聲音。

「喂。」李浩沅低下頭對上金明洙的眼,還在混沌的狀態。對方的聲音多少有點耍賴,「坐下來讓我親啦。」

對視了幾秒,李浩沅嘆口氣,坐了下來。閉上眼睛之前,他看見金明洙翹起一邊的嘴角。接下來就是撒在自己臉上的熱氣,還有貼上自己嘴唇的溫度。



在被長驅直入以前,李浩沅模糊地想,很多時候,警察比犯罪者難搞多了。









(完)








--
爆字數居然!想吃肯德基但是覺得肯德基是速食界廣告詐騙KING啊!











2015.02.08 Sun l [INFINITE/明浩](il)legal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