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五章



李浩沅開始後悔當初沒有答應體育老師進足球隊,是在進棒球隊後的一個月。

體力這一點確實讓他佔到一點優勢,加上平常也會陪老爸看棒球,對這些規則之類的也不至於不懂。吃虧的是,在場的所有人,包括那些運動神經沒有他好的人,都有打過棒球的經驗,在找自己的守備位置或是打擊上,都明顯比他要來得進入狀況不少。

進棒球隊的第二個星期,浩沅除了跟其他一年級的一樣一起撿球當雜工之外,就是不斷被教練逼著練打擊還有守備的靈敏度。

「──你光是拿手套的姿勢就不對了啊!」教練的吼聲在他的耳邊如雷震耳。「這樣是要怎麼接球!!!」

嗯,但是自己來看確實是跟教練剛剛幫自己調整的姿勢一樣啊。

於是李浩沅在進棒球隊的兩個星期以後,又一次破了自己回家的紀錄。因為被教練罰要揮空棒一百次才能回家。

他走進休息室的時候,手根本就還在抖。還想說怎麼有人這麼好,知道自己還沒走,把休息室的電燈開著。直到聽見置物櫃後面的窸窣聲,才發現原來裡面好像還有人。

大概是隊友也被罰要整理休息室之類的吧……。

沒特別想打探是誰,浩沅只想快點整理東西回家。但是剛回頭,就發現那雙眼睛正盯著自己。


「──哈囉。」


浩沅當下有點愣住。當初雖然是因為張東雨的一句話進棒球隊的,可是進來以後,其實兩個人沒有特別的交集。東雨時常是跟高年級的學長們混一起的,又老是在做球隊經理的雜務活,基本上是說不上話。

「學長好。」浩沅的動作僵了一下,才乾乾地擠出了這一句。

「幹嘛叫這麼生疏啊,明明就認識啊!叫哥就好了啦。」東雨手裡還拿著抹布,一跳一跳地蹦到浩沅身邊。「是說…你怎麼還在啊?」

講到就整個戳到痛腳。浩沅甩了甩手,「教練罰我揮空棒一百次才能回家。」

「那你很乖嘛,真的揮一百次齁。」東雨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被罰了。今天要整理完休息室才能回家。」

視線轉到東雨手上髒兮兮的抹布,浩沅看了看還是像廢墟一樣的休息室,有些雞皮疙瘩。「這……今天整理不完吧!?」

「那搞不好就要整理到天亮了。算我倒楣。」聳聳肩,東雨向著浩沅努了努下巴。「好啦,你快回去啦,很晚了。」


李浩沅看了看東雨手上的抹布,又把目光調向那人臉上咧著的笑。

「我幫哥整理吧。比較快。」


「唉唷!不、不好意思啦!」東雨往後退了一步,頭搖得像波浪鼓。「我自己來就好了啦!東西又不是很多!」

──最好是。浩沅握了握拳,確定自己的手已經沒有再因為剛才練習的關係而顫抖,然後走到門邊拿起掃把。

「快點弄一弄吧,早點走。」

他感覺到東雨就這樣愣愣地看了他幾秒,才慢慢地吐出一聲。

「……謝謝。」

浩沅沒有回話,只是把地上的衛生紙、糖果包裝紙和其他不明棉絮灰塵之類的掃成一堆。

東雨走出門外洗抹布,又走回來繼續擦櫃子。一時無話。

直到浩沅終於拿起畚箕把那堆垃圾盛起來,才想起來自己確實是有些話想說的。

於是他轉過頭,對著還在搬弄櫥櫃裡獎盃的東雨丟了一句:「可以問哥一個問題嗎?」

「喔。問啊!」東雨只是自顧自地調整獎盃的角度,連頭都沒抬。「幹嘛?」

「哥……怎麼會當球隊經理?」把垃圾倒進垃圾桶裡,浩沅想著要用委婉一點的問句,一時之間卻也想不到更好的說法。「之前……暑假的時候,哥好像是球員……?」

「嗯,就是,被降級了。」似乎不是很介意這個問題,東雨只是瞄了他一眼,然後開始整理下一個櫥櫃。「打不好啊!有什麼辦法。」

「……。」浩沅開始覺得有點頭皮發麻。「打不好,就會被降成經理?」

聽到這個問句,東雨總算停下手裡的動作,抬起臉看著他。眼光掃了幾回,才挑起一個笑。「不是啦,你想太多。」

……如果打不好就要當球隊經理,那自己還是早點轉隊來得好。浩沅歪著頭,「那是──?」

「簡而言之呢,就是現在的隊長是比偶像明星還要花的情聖,這個你應該也知道。」看著東雨有些玩味的表情,浩沅點點頭,隱約記得是有這件事。「總之就是在他甩了第四個球隊經理以後,就沒有女生要來我們這裡當經理了。剛好我又打太爛,教練就叫我兼打雜了。」

浩沅有點僵硬地撇了撇嘴角。「那之後哥應該可以回來繼續打球吧,我打這麼爛,應該是我要來當經理才對。」

「不至於吧。」東雨整理完第二個櫃子,俐落地闔上玻璃門。「教練會逼你一直練習,就是因為覺得你可以磨吧。其他那種覺得普普通通的,要不要練習也就隨便他了。」

聽見東雨的評價,浩沅有些怔住,但是又覺得有些不服氣。

「但我還是打不好啊……。」

「所以才要練習啊!」東雨拎著抹布,走到浩沅面前。「怎麼樣,有興趣每天除了球隊練習以外,再惡補一下嗎?」

「──啊?」面對對方突然靠近的臉,浩沅微微往後退了一步。

「我。」東雨豎起了拇指,指著自己的胸口。「雖然有點彆腳,但好歹是個人專屬指導教練。不收費的喔,你考慮一下。」

東雨的臉還是笑得歡快,浩沅卻不知怎地,有些把這個笑臉,和暑假時那個打擊場少年的表情重合了起來。



※※※



額外練習的時間就選在每天晚餐以後。反正兩個人的家也不是很遠,就乾脆放學以後回家吃飽飯,再一起搭公車到附近的市立體育場練習。

夜間的體育場人還不少,大部分的人都是沿著跑道走路或是慢跑。浩沅原本還望著全場的人發呆,但見了東雨怡然自得地拎起手套走到體育場中央、平常是田徑用的草坪,連忙跟了上去。

「──在、這裡?」浩沅拿出球棒,有些猶豫。

「在這裡啊!不然去社區公園或是小學之類,很容易打壞東西的。」東雨似乎是完全不覺得尷尬,手裡拋著小球,晃啊晃的。「我餵球,你打出去,可以齁?」

「嗯……喔。」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浩沅只能順口應了聲。

「對不起啦,我們也沒錢天天去打擊場練習。」東雨抓了抓頭,指了指浩沅的背後。「站過去吧,我先看一下你到底姿勢是哪裡不對。」

又要挑姿勢啊。浩沅有些哀嘆,轉身走了幾步,擺出自己記憶中、東雨教的打擊姿勢。

「有點怪……。好啦沒關係,先打打看。」皺了眉,東雨隨即甩甩頭。「好了,我要丟了喔!」

浩沅點點頭,捏緊了球棒。


白色的小球在水銀燈的照耀下拋出輕盈的弧線。浩沅瞇起眼,覷準了球的落點,然後猛力揮擊出去。

那顆球就落在自己的腳邊。非常糗地揮空。


有些困窘地看向東雨,浩沅張了張口,想辯白些什麼,東雨卻已經先搖了頭。

「欸,不要在意,我自己餵得爛。」揮了揮手,東雨示意他把球丟回去。「你記得啊,腳步要站穩。還有,腰要跟著手動──。」



張東雨就這樣碎碎念了很多,幾乎是一整晚。

在後來的後來,浩沅還一直記得,在球飛出的瞬間,那個男孩直視著他的眼神,真摯而純淨。

……有打得到的球、打不到的球;有打得好的球、打不好的球。一顆、兩顆、三顆。

他持續揮擊著。東雨輕輕地拋出,讓那顆白球劃破空氣。


他們不只練習打擊,有時候也練習守備。浩沅常常因為姿勢錯誤接不到球,或者是接到了,卻整個人倒在地上,手裡還擺成怪異的動作,讓東雨誇張地大笑出聲。

浩沅有時候會擔心東雨誇張的笑聲會不會嚇到其他一旁在運動的人。但事實證明,所有的人都只是自顧自做自己的事情,安靜而閒適的。

他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對著他招手的東雨身上,然後拍了拍自己的手套。



直到浩沅意識到天氣有些轉涼,才察覺已經是十月底了。

在那些個小球的拋接和揮擊之間,他們的練習持續了整個秋天,融化在西風裡。












2015.03.15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