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六章



在逼近期末考的那個月,教練皺著臉跟李浩沅說,你練看看游擊的位置吧。

浩沅那時候剛跑完操場,氣還沒喘過來,聽到也只是先愣住,然後遲緩地說:「啊,喔,是。」

原本球隊的游擊手一直固定是高三的學長。突然聽到教練的指示,所有人都是僵了一下。

先開口的,還是講話總是沒有顧忌的李成烈。

「喂,進步很快嘛!」走過來勾住浩沅的肩膀,成烈從鼻子裡哼了一聲。「剛進來的時候明明什麼都不會……。你是賄賂教練喔?」

「你北七啊!」嘖了一聲,浩沅把成烈的手從肩膀上甩開。「是沒看到教練都把我當狗在操喔!」

「但你真的就進步很快啊。」似乎對於浩沅的話沒有很在意,成烈又踢了踢浩沅的腳。「不會是去上什麼補習衝刺班之類的吧?」

完全無腦的答案讓在場所有的人都噴笑了出來,再次確立了李成烈確實是四肢發達但五穀不分的角色。

浩沅也跟著大家一起笑,但是眼睛卻是直瞅著站在一旁整理球具的張東雨瞧。

……補習班嗎?也算啦。

他想,自己總該好好謝謝張東雨才是。



※※※



浩沅在隔天的午餐時間,把整個學生餐廳掃過一次,看見張東雨就坐在柱子旁的桌子邊,跟另一個看起來是同年級的少年一起坐著。

他沒有猶豫地走過去,把自己的餐盤擱在那張桌上。

東雨原本還在跟另一個男孩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轉過來看到是他的瞬間就傻住了。至於跟他一起吃飯的男孩,臉色就更怪異了。

自在地在東雨身邊坐了下來,浩沅把一罐飲料放到東雨的餐盤裡。「小小謝禮,不成敬意。合作社沒有賣喔!」

大概是還停留在震驚的狀態,東雨先看了飲料一眼,然後才把視線轉向浩沅。「謝謝……但是為什麼?」

「如果不是哥的話,我大概就去當球隊經理了。」浩沅聳了聳肩,順手拿起筷子。「謝謝。」

「也、也不會啦……我就順便運動而已。」東雨抓抓頭,有些尷尬地看向一開始就被晾一旁的另一個少年。「啊,忘記講,這個是球隊的學弟啦!之前好像有講過。」

這才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有點失禮。浩沅從白飯裡抬起臉,向著坐在對面的少年點了點頭。「學長好。我是一年級的李浩沅。」

少年看起來也是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只是張了張嘴,微點了下頭。

「這我同班同學啦,叫南優賢。」東雨連忙接了話,大概是怕氣氛乾到讓人坐立不安。「我平常都跟他一起吃……是說你都不跟你們班同學一起吃喔?」

「沒差啦,反正每天都見面。」歪了歪頭,浩沅想起那群平常會互傳漫畫跟黃色書刊的狐群狗黨,轉了轉眼珠。「啊,上次哥不是說要跟我借一張CD?」

其實就是在每天額外練習時順口聊一聊而已。張東雨平常的興趣是打電動,跟浩沅是漫畫跟科幻小說宅的屬性不太一樣。但在聽音樂的品味上,兩個人倒是都喜歡嘻哈饒舌的走向。

「喔!對吼!」東雨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你今天有帶來喔?」

「沒啊,忘記了。」把嘴裡的白飯吞了下去,浩沅抓了抓頭。「我回家找一找,晚上練習的時候再給哥。」

「沒帶幹嘛還講啊!」從鼻子裡哼了一口氣,東雨也把頭低下去繼續扒飯,聲音變得有些模糊不清。「少在那裡喇賽啦──。」

浩沅剛想回嘴,卻見坐在對面的少年霍地站了起來。

他揚起臉,發現身邊的張東雨也一樣抬起了視線盯著那個少年看。

「張東,我先回教室了。」南優賢端起餐盤,語氣有一點僵硬。「掰啦!」

「嗯?啊、喔。」愣了幾秒,東雨才應了幾個單音。「好,掰。」

見了優賢拖著腳步離開,浩沅這才意識到自己似乎是多餘的存在。「那個……學長不會是覺得我礙眼吧?」

「還好吧,他就那樣,有時候怪怪的。作文好的人可能都那樣吧。」東雨一臉也沒搞清楚狀況的表情,無意義地晃了晃手裡的筷子。「是說你練游擊,那以後傳球跟移動的練習要變多了。」

「哥自己也要練傳球吧。」突然提到練習,浩沅意有所指地戳了戳東雨的餐盤。「上次勉強接到球,整個人還站不穩。」

「喂,那是你傳的角度不對吧……。」

浩沅哈哈哈地笑了三聲,把話題轉到聽狐群狗黨說的新電玩上,然後看著張東雨哭喪著臉說好窮沒有錢買。

他心裡想,其實午餐時間這樣過也不錯。



※※※



期末考前一個星期的星期五,張東雨跟浩沅說接下來這星期還是好好唸書,停練一個星期。

「喔,好啊。」浩沅把球高高地往上拋。「但是一個星期沒練,我怕之後再練習,哥的體力會負荷不了耶。」

「你先求你的數學不要被當吧。」送了他一個白眼,東雨把手套收進包包裡。「我上次打掃休息室的時候,有撿到你不及格的考卷。」

手硬是一歪,球掉在地上,彈了幾下又滾遠了。浩沅的嘴角歪成糗翻的弧度。「──怎麼可能?」

「下次你先去教師休息室借老師的碎紙機把考卷磨爛再丟。」東雨嘿嘿地笑了出聲。「揉成那麼大團丟在垃圾桶裡,很明顯好嗎?」

「考48分而已啊,又沒有很差……。」浩沅嘟噥了幾句,背起包包。「好啦,走吧!不然晚了又等不到公車回去了。」


「喔,好──哇!!!」


拔高的叫聲,浩沅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然後盯著發出爆吼的那人。

「……怎麼了嗎?」

「蟑……。」東雨直挺挺地站在原地,相當不自然的姿勢。「蟑螂!」

「喔。在哪?」沒怎麼在意,浩沅瞄了瞄四週的地上。「體育場嘛,有蟲很正常啊……。」

「……。」直望著浩沅,東雨的嘴角垂了下來,在體育場的水銀燈光照射下有一點可憐的意味。「我腳上。」

──?

浩沅的視線順著東雨的話轉移到對方的腳上,才發現確實有一隻肥碩的褐色生物趴在東雨的鞋帶上。

「唉唷,踢一踢它就跑走啦。」浩沅揮了揮手。「好啦,我們快走啦!」

「不、不要啦!」東雨的聲音還在抖,但是臉上已經是快崩潰的表情。「它飛起來怎麼辦!?」

「那就讓它飛啊……。」撇了撇嘴,浩沅斜乜著東雨如臨大敵的模樣。「哥會怕蟑螂?」

「……對、對啦!」每一句話已經是咬牙切齒的痛恨,東雨指了指自己的腳。「幫我把它趕走啦!」

「喔──。」浩沅盯著褐色生物還在揮動的觸角,挑起眉。「那有獎勵嗎?」

「靠!快點幫我把它趕走啦!」連髒字都已經破了音,看樣子張東雨完全是在精神崩潰的邊緣。「之後要吃什麼隨便你我請你快點把它趕走──!!!」

「喔,好。」精神爽快地步到東雨身邊,浩沅高高地抬起腳。「踩囉!」

「──靠杯喔不要啦!」髒字再一次從東雨的嘴裡冒了出來,這次是帶著威脅的語氣。「你踩下去了,它不就死在我鞋子上?」

嘖,麻煩。浩沅放下腳,挖了挖耳朵。「那哥是想要洗鞋子,還是想要讓它繼續爬??」

「都─不──要───。」看起來大概是真的有點腿軟,東雨努了努下巴。「反正你就揮一下,把它趕走就好──啊啊啊啊啊啊啊!!!」

浩沅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看見蟑螂開始亂竄──大概是感受到威脅吧,兩個人類在那裡大小聲的。

東雨開始跳腳,浩沅還盯著蟑螂的走向,猛不防就整個人往後倒。

……嗯。正確來說,是被推著往後倒。



他感覺到自己的後腦勺正貼著泥土和青草。阿彌陀佛,幸好他們不是站在水泥地上。

剛才還在歇斯底里的張東雨整個人倒在他的身上,刺蝟頭就擱在浩沅的肩頭,還在喘氣。


「……哥?」浩沅還搞不太清楚狀況,伸手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東雨沒有回答,只是繼續趴伏著的姿勢,好半晌才在浩沅的耳邊說了。

「欸,蟑螂還在嗎?」

──白痴。浩沅轉了轉眼珠。「不知道。大概跑走了吧。」

東雨還是沒有動。他們就這樣維持著疊著的姿勢。

坦白說,浩沅覺得這個姿勢是滿怪的,而且兩個人剛運動完都滿頭大汗。但其實張東雨是也沒那麼重啦……。

他直直地望向天空。冬夜的黑色布幕下看不到幾顆星星,大概是因為城市光害吧,只有一些微弱的光芒。

浩沅深吸了一口氣;還想在推一下東雨,卻見對方自己坐了起來。

……嗯,但是坐在自己的肚子上。


「欸。」東雨低下頭瞥了他一眼。「超白痴的。」


……你才知道。浩沅翻了翻白眼。「哥還是要請我吃東西喔。」

東雨看了看他,然後突然爆出一串笑聲。

「──李浩沅你真的很記仇耶你!!!」



張東雨是仰著頭笑的。從浩沅的角度看過去,只能看到那個笑咧的嘴,還有瞇成兩條線的眼睛,滑稽之至。

但他莫名地記憶起那個時刻的味道。仲冬的冷空氣,被埋在霜露裡的青草味,還有他和張東雨的汗味,全部都溶化在他的鼻腔裡。

終於成為記憶的一部分。













2015.03.22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