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七章



那天回去之後,李浩沅做了一個夢。

已經是高一的青少年,自己處理生理欲望當然不是什麼新鮮事。有時候在睡前多翻了幾頁藏在床底下或衣櫃底層的黃色書刊,夜裡的夢不會平靜,也很自然。

但是那天,出現的夢裡的情境,卻是有些光怪陸離。

那只是一個很平常的情況。在學校裡,他們跑步、練球,一切再平常不過了。

然後他看見張東雨提了茶桶過來,跟大家說可以喝茶啦。其他高年級的學長笑著說,靠北,沒看過哪個經理這麼不會煮茶,難喝成這樣。

東雨沒有回話,只是笑;然後拿著紙杯斟了一點,走到浩沅面前。

「欸,今天還好吧?」

那個瞬間,周圍的人突然都消失了。整個休息室裡只剩下他跟東雨。少年對著他笑得陽光燦爛,剛剛說的每一個字都掉在空氣裡,落在地上的聲音那麼清脆。

浩沅接過那個紙杯,手有點抖。他屏住了氣,抿了一口。

他的手還拿著那個紙杯。東雨還站在他的面前,盯著他的褐色瞳孔乾淨清澈。

浩沅遞過手裡的杯子。他見東雨就這樣接過那個紙杯,在他剛才喝過的地方印了上去,同樣抿了一口。

東雨還是那樣耀眼的笑臉。他卻覺得心裡有什麼在騷動,再也平靜不下來。

浩沅抓住了東雨的肩膀,感覺到自己的體內在燃燒著一些不知名的東西。

……他有點害怕。


場景突地轉換,變成了晚上的練習場景。只是去掉了練習的部分,還有蟑螂亂跑的情節,直接進到張東雨趴在他身上的部分。

浩沅喘著氣,沒敢動一下。

他看見東雨慢慢坐了起來,低下頭掃了他一眼,右手從浩沅的領子劃過胸口,停在腹部。

他仰望著東雨,沒有動,心裡卻隱約在期待些什麼。

東雨的眼眸已經不再是明亮的褐色,而是隱蔽的深黑,帶著點燒紅的赭彩。

浩沅抬起手,輕輕扶上對方的腰,手指就這樣在對方的褲頭來回輕觸著。

他仍然直視著東雨。

少年沒有迴避他的眼神,只是輕輕笑了一下,然後張開了口。

「──想要嗎?」

那一句話就像是煙火一樣在他的腦海裡爆開,四散的亮彩花紋劃過他的大腦回路,炸得理智一絲不剩。


東雨還在笑。

他點了頭。


東雨緩緩動起了腰。兩個人身上的衣服早就不知道去了哪裡。浩沅只記得東雨仰著下巴的角度,還有從頸部滑下前胸的汗珠,跟兩個人下半身有韻律的節奏。

浩沅看著天空。發現跟今天晚上看到的不一樣。

那是滿天的繁星,像是整個世界就要開始分崩離析一樣。



他醒了過來。

浩沅沒有看床邊的鬧鐘。他甚至完全不敢挪動自己的四肢。

唯一剩下的,是他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的下體一片濡濕。



※※※



隊長發了簡訊通知,說期末考試完以後到球場集合,要講一些寒假練習的細節。

換做是平常,李浩沅大概是心裡先罵個三聲幹,然後考慮要不要翹掉。但是一來教練很可怕,二來……。

張東雨也會到吧。

他在期末最後一科的地理考試上,把完全看不懂的河流跟地名用擲橡皮擦製成的骰子的方式連線。腦子完全沒有辦法使在這上面。

浩沅後來就沒有再跟東雨一起練球,最多就是中午一起吃飯。還是一樣聊漫畫跟電玩,然後一邊偷偷覷著一旁南優賢有些陰沉的發呆臉。

那個夢再也沒有發生過。身材曼妙的女郎們再次回歸到他的夢裡,以各種或羞澀或大膽的撩人姿勢勾起他的欲望。

但是浩沅始終在意著。

那個夢也許是個偶然;但是會有這個偶然的出現,這個事情本身就值得在意。

明明是在準備期末考,他轉著手裡的筆,眼前卻是把坐在他肚子上放聲大笑的張東雨,和夢裡的張東雨重疊起來。

──自己可能真的有病,也說不定。



期末打掃完畢,浩沅收拾了書包就往球場走。剛經過走廊,卻看見一頭亂髮的李成烈正快步走過。

「欸,幹嘛走這麼快。」浩沅直覺地跟了上去,拍了拍成烈的肩膀。「隊長不是說打掃完再過去就好?」

「啊,不是啦!」一轉頭看見是他,成烈轉了轉眼珠。「是東雨哥啦!教練叫他幫忙印資料,結果他不知道在搞什麼,好像弄不出來,剛剛傳簡訊叫我去教師休息室幫他。」

突地聽到那個困擾了自己一星期的名字,浩沅頓了一下,然後感覺到自己的舌根底有些苦苦的,卻說不上是什麼滋味。

他盡量裝成自然的樣子,追問了下去。「他叫你去幫他喔?」

「對啊!」成烈抓了抓頭,一臉煩躁。「我書包還丟在教室沒整理耶……。」

停下腳步,浩沅扯住了成烈的袖子,指了指身後的方向。「你去拿書包啦,小心錢包被摸走。東雨哥那裡,我去幫他弄就好。」

「哇塞,我從來不知道你長得這麼帥,根本樂勝鄭雨盛啊!」雖然聽起來不怎麼誠懇,成烈臉上的感激倒是挺貨真價實的。「拜託你了!」

「好啦!快去快去。」浩沅推了推成烈,自己再轉身走向教師休息室的方向。

──不知道為什麼,有點高興。



教師休息室裡有點安靜。老師們大多去監督學生期末打掃的情況,剩下的幾個老師還在趕著改最後的幾份考卷,氣氛有些凝重。

浩沅探著頭,看見張東雨蹲在影印機旁邊,煞有介事地搬弄著紙匣,看起來手忙腳亂。

喊了一聲「報告」,他逕自走向影印機所在的角落,蹲了下來。

「──哥?」

東雨抬起臉,額頭上還滴著細小的汗珠,顯然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那個、就,成烈還被留在教室。」浩沅清了清嗓子,想掩住說謊的尷尬。「所以我就幫他過來了。」

「喔,那好。」東雨愣了一下,點點頭,指了指一旁的影印機。「你會用嗎?」

「怎麼了嗎?」浩沅側著頭,順著東雨的視線,望向儼如變形金剛一樣的影印機。

「它就一直印不出來啊!」聲音雖然很急,但大概是怕老師們聽到,東雨還是小聲地唸著:「我以為是沒紙了,可是你看,紙還很多啊……。」

「大概是卡紙了。」站了起來,浩沅打開影印機的背板,發現果然有一張紙皺巴巴地卡在傳送口。「抽出來就好了。」

「哇塞,你家開影印店喔!」看著他的動作,東雨像是很神奇似的,眼睛都發了光。「怎麼會拆影印機啊?」

「嗯,常識吧。」有些耍帥地把影印機的背板闔上,浩沅有點不太想說,其實自己國中時去老爸的公司玩,結果差點把影印機弄壞。「試試看?」

「……切,還常識咧,你是生活智慧王嗎?」東雨一邊碎碎念,一邊按下啟動鍵。點下過後的幾秒,就聽見紙張滑動的聲音。「哇!它動了!」

「好啦,就這樣。」浩沅點點頭,指了指文件。「要印幾份?」

「那個要印26份,然後還有這個……。」

看著東雨又毛毛躁躁地比手畫腳,浩沅從鼻子裡噴了口氣,然後笑了出聲。

「──哥以後啊,還是直接找我幫忙就好了,又不是沒我的電話。」接過文件,浩沅咧著嘴對著東雨一笑。「李成烈搞不好也不會弄咧。」

「喔,但他電話號碼在通訊錄排你前面啊……。」東雨哼了一聲,然後靠在牆壁上納涼。「而且誰知道你是生活智慧王啊?」

浩沅抿著嘴,還是在笑。整理了一下印好的文件,然後交給東雨。

「26份。」

東雨接過文件,對上他的眼,笑了一下。

那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動作,浩沅卻覺得自己的脈搏在那一秒背叛了自己完全停滯的思考。



那天晚上,他再次夢到了張東雨。

這次,沒有任何激情的情節;卻讓他在醒來之後,瞪著天花板發呆了半個小時,陪伴他的,只有心臟猛烈的鼓動聲。

浩沅夢見,張東雨的唇貼著他的唇,在一樣是明亮得像是即將分崩離析的夜空之下,連呼吸的頻率都那麼清楚。













2015.03.29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