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八章



「要一起去逛街嗎?」


李浩沅躺在床上,把手機螢幕那七個字連同標點符號看到眼睛都快變成圓錐狀,還是沒有辦法點下「發送」鍵。

這很娘砲,他也知道。平常他如果要找狐群狗黨一起出去鬼混,一定是隨便打個電話過去,開口第一句就是「幹」「還沒死喔」「出來晃一下啊」之類的。

……但是他是想約張東雨出去。

浩沅翻了個身,以趴睡的姿勢繼續盯著手機螢幕看。

其實寒假也幾乎是每天都在練球,所以要碰上張東雨的時間多的是。因為教練也是整天唸著下學期就開始有系列賽,都是為了暑假的全國大賽,更是把浩沅逼得緊;所以他跟東雨也恢復了固定的夜間打擊練習。

照理來說,這樣找個時間隨口問問要不要出去閒晃,也只是要不要開口的問題;但是李浩沅偏偏就是開不了那個口。



──他不敢說。



他不敢說。不敢看著張東雨說。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是自己那些反覆的夢境。

浩沅在那些個深沉的冬夜裡,把自己裹在溫暖的棉被中。一闔上眼睛,就看到張東雨向自己走過來。淡色的瞳孔燒成了略黑的闇紅色,手一伸就是勾住自己的脖頸,然後是深深淺淺的吻咬和更多的熱烈交纏。

他很清楚那不是張東雨。至少不是現實中,那個他所認識的張東雨。

很多次很多次,浩沅都提醒自己是想太多了。還想著自己是不是真的那麼欲求不滿,最近看的女優都不夠正,才連男性也拿來幻想。

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多得是長得更優秀的男生啊。不要說那些電視上每個都穿緊身褲穿到沒屁股的男偶像,跟自己同班的金明洙也是校園人氣王,根本沒有需要飢不擇食到找上張東雨的程度。

但也許幻想真的沒有什麼道理。他的夢裡仍然會出現艷麗的長髮制服妹和眼鏡爆乳秘書,但最多的時候,仍然是張東雨。


浩沅想著這樣也許不太好,所以他試著想和東雨劃出界線。

事實證明,拿一條粉筆在桌上畫白線也許很簡單;但是在人際關係間要明白的切割出空間,那可能是連強力電鋸都劃不開。


自從影印機事件之後,張東雨果然也很老實不客氣地有事找他幫忙。諸如一起抬水、掃休息室的垃圾、收拾球具這類的雜事都會找他一起做。

浩沅某一次想著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就說「哥,我今天有事情,找成烈吧」,東雨也無所謂地回了聲好。

背著包包走出校門以後,浩沅原本想直接走回家,卻硬是在學校的圍牆外呆站了二十分鐘。

他有看到,看到李成烈聳著肩拿起拖把,跟東雨有一句沒一句的鬥嘴。心裡反覆想著不要在意不要在意不要在意,腦子裡怎麼來回跳針的,卻是同一個畫面。

於是他走回學校,把包包重重丟在休息室的椅子上。



「還我。」浩沅向著成烈伸出手,刻意忽視那兩人一臉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我的拖把。」



成烈回過神,斥了一聲「神經病」,然後一把抓起包包,直接閃人。

「……。」東雨動作僵硬地收拾著垃圾,打量著他的表情有些不知所措。「你不是說今天有事?」

「──沒事了。」浩沅低下頭,把拖把上的水踩乾,心裡卻忽然覺得踏實。

──這是他的位置。

他聽見張東雨頓了一下,然後接著誇張地大笑。




浩沅終於點下「發送」的按鍵。

還好吧,沒什麼不正常吧。反正自己最近也是真的想買褲子跟T恤。就跟平常一樣啊、跟平常一樣、一樣……。

手機震動了起來。浩沅神經質一樣地反射性從床上彈了起來,弄得床板咿咿呀呀的。

他正坐在床上,手裡捏著手機,液晶螢幕上顯示著一條新簡訊。

發信人是東雨學長。

浩沅小心翼翼地點下簡訊,刷開來是簡單的幾個字符。

『好啊,約哪?』

他沒有立即按下回覆,只是躺回床上,把手機按在胸口,用力地喘著氣。

胸口的心臟還在囂張地跳動著。



李浩沅死捏著手機,突然自己也不明白地呵呵笑了出聲。



※※※



浩沅站在地鐵站的出口旁邊,反覆盯著旁邊店家的玻璃窗,確認自己穿得沒有問題。

……好吧。有問題也不能怎麼樣。自己就是萬年黑色T恤、黑大衣加牛仔褲。也不是什麼天生瘦子,外加自己一點好處是天生皮膚白,當然是選黑色穿。雖然看起來沒什麼時尚品味,但剛升高中,其實也沒多少零用錢;就算有錢也都是拿去買漫畫,這個程度就是自己的極限了。

張東雨應該也不是什麼時尚專家吧。希望。

還在想自己要不要乾脆走進店裡就叫店員改造自己算了,抬起頭就看見那顆刺蝟頭從地鐵站的電扶梯浮上地面。

也不是什麼明星出巡,但是李浩沅就這樣看傻了眼。

張東雨裹在一件色彩鮮豔的草綠色大衣裡,也一樣穿著牛仔褲,向著自己招手,嘴角掛著大大的笑臉。

他又再次聽到心跳聲在騷動著自己的耳膜。


「欸,你這麼早到喔。」東雨肘擊了他一下。「我還想說你一定會遲到咧。」

「最好是啦,我哪次跟哥約有遲到的,練習都碼有準時到。」浩沅刻意把視線轉向人群。「哥午餐吃了嗎?」

「當然吃了啊,我不練球,在家就是被我媽當寵物在餵啊。」攤了攤手,東雨反指了指他的包包。「欸,啊你要逛什麼?」

「也、也沒有啦……。」雖然是事先準備好的問題,一被問到還是會緊張。浩沅捏了捏手心。「就想買幾件T恤啊之類的。」

「是喔,也可以啊,我剛好現在也很閒。」伸了伸懶腰,東雨逕自邁出步伐。「你怎麼穿得那麼黑啊,整個人看起來超陰沉的……。」

「是喔,我以為這樣穿比較瘦……。」



結果衣服沒有買,冰淇淋倒是先入了手。

「啊,還是冬天吃冰比較爽。」握著剩下半截的甜筒走在雪剛停的大街上,東雨的語氣有點閒散。「而且買冰都不用排隊。」

──沒想到在這種地方也有共通點。李浩沅啃著甜筒的脆皮,仔細注意著讓自己的腳步不要太輕快。「而且不太會溶化到滿手都是。」

「沒錯!」樂呵呵地勾過他的肩膀,東雨把剩下的甜筒一口氣塞進嘴裡,把接下來的話語全部壓縮成一堆模糊不清的碎塊。「我找好久才找到知音啊你~~」

浩沅沒有回話,快速地把自己手上剩下的甜筒啃完,然後把手插進大衣的口袋裡。

他低著頭,要自己忽略掛在肩膀上那隻手的重量。

其實是很輕的,尤其是隔著厚重的冬衣。但是不知怎的,他竟然覺得連只是聽著衣料的摩擦,耳根都好像要著火燒起來似的。

「啊,要不要去那裡看看?」東雨停下腳步,指著斜對角的一排店面。「上次好像在那裏看到一些賣休閒裝的……。」

浩沅還沒把視線順著東雨的手指轉,眼角就先瞄到一旁襲來的龐大威脅。

「──欸,哥,小心。」

衝著他們來的,是一整個大的廣告背板類的東西。大概是要在人潮多的地方搭舞台吧,又是什麼廠商的宣傳活動之類的。

人潮瞬間像摩西分紅海似的打了開,路人紛紛擠到牆邊,讓路給搬舞台器材的工人。一時之間,原本還算寬敞的街道,變得狹窄而尷尬。

只顧著拉張東雨站到一旁,等到浩沅回過神來,他們已經是被人群擠到路邊賣炸物的攤販旁邊的窘境。

油膩而溫暖的香氣就這樣竄進他的鼻腔,跟剛才吃冰那種凍到心底的寒意成為微妙的對比。浩沅回過頭,想開玩笑地問東雨說要不要吃炸熱狗。


他一轉過頭,鼻尖剛好滑過張東雨的臉頰。

只是一瞬間的動作,浩沅卻以為自己再也無法動彈了。

東雨似乎是注意到了,但也只是就這樣盯著他,沒有動作。


路邊的人流還在被擠成狹窄通道的街上急促地行走著。襯得他們兩個就像是妨礙人家攤販做生意的白目高中生。

浩沅伸出手,繞過東雨的後背,往自己的方向推了一下。

「站過來一點吧,不要擋到人家。」

東雨沒有回話,腳步有些踉蹌地往浩沅的胸前靠了一下,又隨即拉開些微的距離。

不遠不近。



李浩沅深呼吸了一口氣,猜想自己的心跳聲是不是會讓對方聽到。

他沒有拿開他的手。就那樣,一直貼著東雨後背的手。












2015.04.05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