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九章



那些夢變得更加猖狂了。幾乎是肆無忌憚地入侵李浩沅的生活。

整個寒假,他們沒有再約過一起出去玩。但是平常校隊的練習跟晚上的特訓是沒有斷的。

浩沅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裝得很正常,所以一切都這麼順風順水。

白天裡,他還是跟大家挨教練罵,之後再躲起來一起罵三字經。練習結束,就自動走到張東雨旁邊,幫忙搬水、整理球具之類的雜事。吃過晚餐,再拿著球具跟東雨會合,一起過去體育場。

一切都那麼正常。直到晚上那些夢境。

夢裡的張東雨已經開始逐漸跟他熟稔,依然是不發一語的;但他們開始熟悉彼此身體的細節。浩沅時常在睜開眼之後,嗅著房間裡還帶著點冷意的空氣,想著此時的東雨在做什麼。

如果這一切是真的話,也許他們會躺在彼此的身邊,舐著對方肩頭的汗珠,然後懶懶地盯著對方眼角的皺紋笑。

但是浩沅不敢想。

所以他也只是,每天在跟東雨相處的時候,刻意再靠得近一點而已。

他甚至不想打太好。深怕哪一天東雨會說「你打得夠好了,應該不用練習了吧」之類的話。

只要平常在貼著走的時候,可以稍微擦觸到手背;或是在大家一起開玩笑的時候,假裝在大混戰裡無心從背後抱住對方,這樣愚蠢而微不足道的小事,都可以讓他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像是要飛上天一樣的快活。



浩沅沒有辦法確定這是什麼情緒。

早就知道以同性作為性幻想對象不是什麼正常的事。他上網查過相關的討論,也壓抑住不安感、下載了GV來看。但是這些都無濟於事。

──自己是同性戀嗎?

比起這件事情,讓自己更加苦惱的是,自己所注視的對象是張東雨。

那樣一個普通到完全不起眼的高中男生。自己的球隊學長。很好的朋友,聊得來的夥伴。

暗戀從來不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說什麼「只要可以看著他幸福就好」就是少女漫畫裡自我安慰的台詞罷了。沒有人會真的放棄掉心裡那一點真的想要堂堂正正握住對方的手的野心。

更何況,李浩沅就是一個不服輸,也不喜歡把事情搞得不明不白的人。

但是,這件事情,似乎沒有非黑即白的空間。如果以電玩遊戲比喻的話,這一關就是魔王關。沒有隊友幫忙,只能自己面對。贏了就是升級,輸了就game over了。

而game over的結局,很可能連帶讓他整個高中生涯,甚至是往後的人生跟著崩潰。

球隊不是什麼守得住秘密的地方。如果自己貿然跟東雨說了什麼,對方大驚失色而走漏了風聲,自己以後在學校就沒有立足之地不說;到時候要是搞到滿城風雨,還要讓家長到校處理,那就不是說一句「我只是想跟我喜歡的人在一起」這種漫畫台詞可以解決得了的。


……我,會很噁心嗎?


浩沅反覆想起那些和張東雨相處的時間。最後的畫面,停在那天逛街的人潮裡。

東雨一直沒有推開他。直到最後所有舞台器材都搬運完了,他們才慢慢往前走,然後隨便走進一家店裡,各自分開挑著衣服。

後來,他們一起去看了那個架起來的舞台上的表演。

也就只是一個電子產品廠商的宣傳而已。但是請了一些show girl在冰天雪地裡的溫度穿著小短裙熱舞,最後壓軸是個剛在歌唱選秀節目嶄露頭角的新人男歌手。

新人歌手似乎有不少粉絲。台下舉著應援牌的,全都是跟浩沅和東雨年齡相仿的國高中女粉絲。一看到偶像上了台,就瘋狂地要往舞台擠。站在靠舞台左側的浩沅和東雨,差點就被擠到下巴歪掉。

浩沅在那個時候感覺到的是,東雨往他身邊靠了靠,然後扯住了他的袖子。

「靠,要不要這麼誇張啊,神經病……。」

聽著東雨的碎碎念,浩沅只是昂起了下巴,把目光集中在台上的歌手身上。

開場的是首抒情歌。甜美的旋律在颳著零下寒風的鬧街上顯得有些突兀。

浩沅深吸了一口氣,也順著人潮的推擠,往東雨身上靠著。手指有意無意地觸著,卻始終沒有牽起來。

可是東雨沒有推開他,就是兩個人這樣靠著彼此。即使後來人群沒那麼擠了,也還是那樣貼靠著。

浩沅每每想起那個場景,就不斷地說服自己不要太擔心、不會有事的。

是吧,是這樣吧。



他覺得自己好可怕。

也好可悲。



※※※



告白不一定要像電視劇裡演的一樣,在什麼開滿櫻花的樹下拉著手說「我真的很喜歡你,請跟我交往」。精心策畫的也許成功率比較高;但是在大多數的時候,也就只是一股衝動而已。

李浩沅決心要告白,是在高一下學期開始沒多久的時候。原因非常白爛也非常簡單:他吃醋了。

聽起來很可笑。但是在他看到跟東雨同年級的學長在打完球以後,跟著東雨打打鬧鬧時,竟然覺得無比地刺眼。

上學期跟寒假的時候,只是在看到時會偶而氣悶一下;之後幫著張東雨整理東西、聊聊天,也就好了。

一個寒假以後,好像什麼都走了調似的。

浩沅發現自己再也沒有辦法平靜地看著東雨跟其他人玩鬧。明明知道只是普通的推擠,看到的時候還是會焦躁不安。即使把頭轉過去刻意不看,或是之後再和東雨一起玩鬧,也無法平撫這種情緒。

──為什麼呢?為什麼可以跟其他人那樣呢?

雖然也不是沒有跟自己一起玩的時候,但就是會希望,如果那可以完全屬於自己就好了。

這是太過貪心而且可怕的想法。可是浩沅無法克制這樣的念頭在自己的心裡滋長。

他覺得自己快瘋了。



在又一次夢到跟東雨纏綿的深夜裡,他看見夢裡的東雨瞅著他笑。

那是一個很平常的笑容,就像東雨每天會對他做的一樣。喊著浩沅啊浩沅啊,然後拉開嘴角,丟出一個笑,開始絮絮叨叨著其他的東西。

浩沅睜開眼,看著漆黑的天花板,突然覺得自己應該要告白。

如果什麼都不說的話,也許自己就會這樣發瘋也說不定。

一直找盡各種方法待在東雨的身邊,但是所有的名目聽起來都是可笑的理由。也許學長學弟是一個很好的掩護,可他無法滿足於此。

他想要東雨在他的身邊。現在。此刻。

會成為醜聞吧,如果真的告白的話。但也許張東雨不是那麼壞的人,不會把這件事情說出去。又或許,在張東雨拒絕他的那一刻,他可以大聲地笑,說都是騙你的啦!提早幫你慶祝愚人節。


又或許、又或許,張東雨會點頭答應。說,我們交往吧。


浩沅縮了縮脖子,把臉埋進棉被裡。

他想著,不怪我,不怪我,是張東雨自己找上門的。如果他不出現,就沒事了。

他又想起那個雨天,那個教他打球的怪人,那個躲進他傘裡的男孩。

……可能自己早就瘋了也說不定。



※※※



告白那天的天氣有點陰沉。正值入春,還是得多穿一件外套的時候。中午時分,浩沅走進學生餐廳裡,一樣是盛了飯之後,端著餐盤走到張東雨和南優賢坐著的桌子坐了下來。

南優賢已經很習慣有他一起吃飯的樣子;以前還會斜著眼看浩沅,現在是會自然地跟東雨繼續聊天,偶而也會插入浩沅跟東雨的話題。

他始終知道優賢對他有種潛在的敵意,雖然不知道是哪來的,他也沒興趣探究。

浩沅這天吃得格外小心。他仔細瞄著東雨的碗盤,然後把自己吃飯的速度控制得跟東雨一樣,然後保持平常的樣子聊天開玩笑。

東雨的碗快見底了。

清了清喉嚨,浩沅把最後一塊排骨塞進嘴裡。「哥,等等可以跟我來一下嗎?」

「喔?」東雨根本沒抬頭,只顧著把最後一口飯扒完。「要幹嘛?」

「沒啦,就……。」咬了咬嘴唇,浩沅把飯咽了下喉嚨。「有點事。」

「是喔,好啦。」從口袋裡掏出零錢,東雨把硬幣放到優賢面前。「你等一下回教室,經過合作社的時候幫我買個飲料,謝啦!」

優賢嘖了一聲,不置可否地把零錢塞進口袋裡。

「好,吃飽啦!」東雨把臉轉向浩沅,端起餐盤。「走吧,要去哪。」

浩沅沒有馬上回話,端起餐盤站了起來,努了努下巴。「走吧。」



天台真的是所有高中的必備地點。即使所有老師都告誡學生絕對不能上來、非常危險之類的,但學生們往往把這裡當成翹課、睡覺、告白的聖地。

浩沅走上天台的時候,刻意拿了一旁的廢棄掃把,把門卡了起來,省得有人進進出出。

「欸,幹嘛來這裡啦。」東雨雙手抱著胸,看起來有點冷的樣子。「這裡風超大的耶……。」

定在原地,浩沅刻意保持跟東雨之間一公尺左右的距離,以免自己過分緊張的樣子被看得一清二楚。


「──我有話想跟哥說。」


「好啊。」東雨眼睛直視著他,沒有特別的情緒,純粹就是在等他接話。「說啊!」

浩沅捏緊了拳頭。他其實不知道這個時候該不該逃跑。

說了以後,是不是什麼都沒有了?說了以後,是不是我的人生就會這樣毀了?說了以後,我會是你的什麼?

……還是,你會笑著說好呢?

拳頭裡的汗幾乎要滲出指縫,滴到水泥地上了。

他抬起睫毛,強迫自己要盯著對方看。自己連張開嘴巴的動作,都顯得那麼陌生尷尬。

求求你。



「我喜歡哥。」



浩沅說了出來。以平常的語調。

東雨的反應在他預料之外。就只是微微皺起了眉,似乎有些不理解的樣子,抱著胸的樣子稍微縮了一下。

於是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再次說了。


「……我喜歡哥。」


這次,東雨頓了一下,腳向後退了一小步。

浩沅深切地感覺到,那種沉悶的鈍痛,像是有人一拳直接打在他的胃上一樣,暈眩不堪,惹得他想要嘔吐。

果然嗎……?

他很想像自己模擬的劇本一樣,大笑幾聲,說這是提早幫哥過愚人節。但是他發現自己笑不出來。

怎麼笑得出來,怎麼可能。根本腦子裡就是一片空白。

但或許他真的很幸運。因為是東雨先開口了。


少年往前跨了一步,勾住了浩沅的肩頭,指著灰濛濛的天空。



「──我也喜歡你啊!我們全隊都跟一家人一樣好不好!」



霎時間,浩沅感覺到力氣突然都從自己的身體裡被抽開一樣,他幾乎站不住腳,只能靠著東雨站著。

他想跟東雨說,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真的喜歡哥,是那種喜歡。

但是他說不出口。

東雨給了自己台階下,他沒理由自己越爬越高。



浩沅閉起眼睛,任著春風刮在自己臉上,濕濕軟軟的疼痛。












2015.04.12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