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章



隔天中午,李浩沅端著餐盤擠在學生餐廳的人龍裡,其實很猶豫等一下該怎麼辦。

既然張東雨是若無其事的樣子,他也可以很大方地像平常一樣,走過去坐下來,開始天南地北不著邊際地聊天。

像平常一樣。

但是他又清楚地知道,一切已經不一樣了。跟之前不一樣了。

不管張東雨是故意讓他有台階下,還是真的沒有聽懂,但是浩沅沒有辦法在自己這一坎跨過去。

……被拒絕了。不管東雨是有心或是無意,自己的那份心意,就這樣落在昨天的天台上,被塞在角落裡,等著灰塵一點一滴累積。

浩沅很懷疑自己究竟有沒有辦法再面對東雨。可是在這之上的,是想繼續看到東雨的希望。

即使被拒絕了,也不想要從那個人的生活裡走開。

浩沅其實相當討厭連續劇裡那種拖拖拉拉、要愛不愛的歹戲拖棚;直到自己碰到了同樣的窘境,才發現放開放下這種東西,不是把那幾個字說出口就可以做得到的。

他排到了人龍的最前端,餐盤裡已經裝滿了飯菜。

腳步微微停滯了一下,浩沅還是走向那個最習慣的位置。

如果以後還想繼續跟張東雨當朋友;起碼,這是第一步。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是全新的練習。


浩沅坐了下來,這才發現平常講話有一搭沒一搭的南優賢,今天卻好像心情特別好似的,眉飛色舞說個不停。

「我跟你們說,我昨天買的那套科幻小說超棒的啦!」優賢碗裡的白飯一口都沒動,手裡的調羹比劃得起勁。「經典版喔!剛好就我家附近的租書店倒了要出清……。」

默默扒起自己的飯,浩沅斜眼瞄了身旁的東雨,發現對方一樣也是專心在吃飯,好像沒仔細在聽的樣子。

大概也不是很注意他們的反應,優賢自顧自地繼續說著:「一整套打三折賣,真的很誇張耶!可是我昨天回去沒時間看,整個很煩……。」

剛好那套科幻小說浩沅也有收平裝版,正想抬頭接話,視線卻瞄到站在優賢背後的人影。

他那一口白飯就停在口腔裡,忘記咀嚼。

浩沅死死地盯著那個人看,想確認自己眼睛沒有花,又忍不住接著想這個人來這裡幹嘛。



──沒看錯吧?那個跟自己同班、超級風雲人物的金明洙?



微微向他點了頭,金明洙問了可不可以坐下來。還沒等他們說話,就自己擠進優賢身邊的空位。

後知後覺的是張東雨。刺蝟頭的少年遲緩地開口詢問了一些簡單的問句,才知道原來金明洙是衝著優賢來的,說是剛好認識,想一起吃飯之類的。

雖然這兩個人認識是一件有點神奇的事情,但現在的浩沅完全是沒有心想這件事的。他多扒了兩口飯,看著滿盤的菜餚,卻瞬間失去了胃口。

「我吃飽了。」

他端著餐盤站了起來,強迫自己不要去思考同桌其他三個人的反應。

一步一步地走向回收台,他聽見學生餐廳裡吵雜的喧鬧中,有個腳步緊跟在他背後。

浩沅把廚餘倒進回收桶,回過身,發現張東雨手上端著餐盤,笑得很是忸怩。

「……哥?」

「欸,你今天吃好趕喔。」東雨抖了抖肩膀,跟在浩沅後面倒了廚餘。「今天的菜這麼糟喔?」

「就……,」浩沅避開了東雨的眼光,把頭扭向餐廳的門口。「沒什麼胃口。」

「啊,大概是天氣也慢慢變熱了。」把頭歪到一邊,東雨看樣子是接受了這個說法。順手把餐盤擱到回收台上,一隻手就這樣掛上浩沅的肩頭。「好吧,那我請你吃冰,去合作社吧!」

他點了點頭,被東雨勾著往前走。

稍微仰著頭,浩沅可以感覺到,在自己頸子後面的,那隻手臂的溫度。

也許一直在這個人的身邊,就是這種不正常迷戀的主因。



※※※



後來,金明洙在某一次打掃時間過後,靠近他的桌子旁邊。

那個時候浩沅原本趕著要去練球,卻硬生生被堵了住,當下是完全不知所措的。

自從那天以後,金明洙連續一個星期都跑來跟他們同桌吃午餐。張東雨沒什麼神經,張開嘴就是聊天也就罷了;浩沅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是看到南優賢的神色不是很對勁,還是有些猜疑。

「那個……浩沅同學,」金明洙倉促地開口,似乎連喊浩沅的名字都顯得不自在。「跟東雨學長,在交往嗎?」


──!?


浩沅死盯著金明洙,張開了嘴,喉嚨裡卻連一個字都擠不出來,只能像個白癡一樣跟金明洙大眼瞪小眼。

這樣的對峙維持了兩分鐘。金明洙的視線在他的身上掃了三回,把他從頭到腳看了遍,然後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

……?

你是知道個什麼啊──!浩沅看著明洙一臉「我懂我懂」的樣子,剛想找出一番道理來把前因後果交代清楚,卻又被明洙搶了白。

「……既然浩沅同學在跟東雨學長交往的話,那我就把優賢學長帶走了,沒問題吧?」

……嗯?

看著金明洙帥氣地甩著書包走出教室,浩沅僵在當場,好半晌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大概是成績好的人都那樣吧,就怪人一個。從頭到尾都自說自話就算了,找上門還是來問一些跟自己完全不相關的事情。


拖著腳步走向球場,浩沅猜測自己今天應該會因為遲到而被教練罵到臭頭,卻不是特別在乎。

金明洙那個時候看著他的表情,很是堅定。

──金明洙,跟南優賢……嗎?



他突然有一點羨慕金明洙。羨慕那種不需要去詢問對方,就直接往前走的勇氣。照理來說,會唸書的人應該要想很多,會打球的人通常都是直線思考;但是這樣的道理用在他和金明洙的身上,似乎是完全相反。

「唉呀,你來啦。」東雨站在休息室門口,看見是浩沅,立刻迎了上來。「怎麼這麼慢啊……。」

浩沅把書包從肩膀上卸了下來,指了指球場。「教練生氣了?」

「沒有。」東雨吐了吐舌頭,把球具遞給浩沅。「我跟他說你國文考砸了,被叫去老師辦公室罵。」

「………。」完全不知道該哭該笑。

「好啦,你快去準備熱身啦!」東雨踢了踢浩沅的腳。「不要太感謝我的貼心。」

「是。」浩沅翻了翻白眼,把書包往休息室的角落丟著。「哥對我很好,感謝感激。」

「當然囉!」轉過頭,東雨咧起嘴對著他拉起一個大大的笑。「我可是很喜歡你的耶!」



浩沅頓了一下,點點頭,然後直接跑向球場。

明明就知道那只是張東雨習慣用的詞語,但還是會不爭氣地,心跳了一下。


他突然覺得,真的很羨慕很羨慕金明洙的勇氣。



※※※



高二那年的寒假,李浩沅終於在教練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大便臉宣布下,正式成為球隊的先發游擊手。

雖然說他們這種高中棒球就是一群小鬼在打,但還是有不少人會來看。例如球探、其他隊的教練,還有球迷。

是的,他們也有球迷。雖然也不是很多,但總是有一些女孩子會跑來看他們比賽,然後幫他們加油、買飲料買零食的。

浩沅一直覺得要像李成烈那樣長得高的投手才會是女球迷們擁護的目標;直到某天比賽後也收到了小禮物,才發現自己其實也沒那麼差。

張東雨看起來不是很驚訝的樣子。只是兩眼發光地盯著零食,扁嘴對著浩沅說:「人帥真好啊……,有免費的東西可以吃。」

他轉了轉眼珠,看著東雨哀怨的樣子,然後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哥吃吧,我不餓。」

幫忙把張東雨手邊的雜事接著弄完,浩沅看著櫥櫃玻璃裡反射的、東雨吃得高興的臉,又把頭垂了下來。



張東雨會勾住他的肩膀、高興的時候會抱住他,甚至會說好喜歡他。

但是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開始認真地想忘掉對張東雨的這種情緒。














2015.04.19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