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二章



繼上個周末被抓去扮玩偶,脫下玩偶裝以後還要陪客戶裝笑臉的災難之後,鹿晗以為這個星期六他可以睡到自然醒。

──但如同您所知道的,天總是不如人願。

所以鹿晗在離開床舖時,還不死心地把被子圍在腰間。他詛咒著發明門鈴的人趕快下地獄(還是可能已經去了?),然後透過門上的貓眼想看一下一大早這麼不識相的人是誰。

結果貓眼裡,他只看到一個黑黑又白白的東西,看起來很像恐怖片的開頭。

鹿晗在一瞬間嚇到連肝臟都有點抖,但是他嘗試著冷靜下來。

現在天也算大亮了,也沒聽說公司宿舍有什麼不乾淨的事,大概是惡作劇……。

他還在抓頭,門已經多被敲了幾下。搭配門鈴的響聲,簡直就是奏鳴曲。

『鹿晗啊──』

喔。胃痛。

透過圍在肚子上的被子,鹿晗一隻手按住胃,另一隻手有氣無力地解開門鎖。

『唷呼。』自動自發地走進玄關,金珉錫抬起一隻腳,把鞋帶扯掉。『早安啊。』

鹿晗發誓自己可以直接坐在客廳地板上倒下去睡沒有問題,但他還是忍住了。畢竟沒道理讓外人大搖大擺登堂入室,自己還不做反應。

『……為什麼我剛看貓眼沒看到你?』看著金珉錫整齊地放好鞋子之後,第一動作就是鑽上沙發,鹿晗深刻感受到金珉錫的血液裡流著四海為家的精神。

『我剛也在用貓眼看你啊!』自動地從沙發上抄起遙控器,金珉錫對準了電視點下去。『看你起床了沒。』

難怪只看到黑黑又白白的東西,原來是眼珠。刻意避開自己被嚇到肝顫的事實,鹿晗把金珉錫趕到一邊,在沙發的另一邊裹起棉被縮著。『──起床了啊,幹嘛。』

『去洗臉刷牙啊。』金珉錫的手指在遙控器上左右點了幾下,最後停在了偶像劇上。『等一下出門。』

反正每一國偶像劇的劇情應該都差不多,更何況金珉錫中文聽力也不是真的很差,所以鹿晗不太質疑金珉錫理解劇情的能力。『……去哪?踢球喔?』

『啊,不是啦。』才隱約想起來他們上周因為工作加班而沒去踢球這件事,鹿晗卻見金珉錫用力地搖了搖手。『出去玩啦。』

『蛤?』不自覺地歪了歪嘴角,鹿晗本能性地想等一下要找張藝興來救援。『……去哪?』

『紫禁城啊,陪我去吧。』金珉錫指了指窗外,看起來很像在講要去附近公園玩的樣子。『我來北京之後只去過一次,之後就沒人要再陪我去了。也沒什麼時間。』

『不要啦──。』困窘地把頭藏到棉被裡,鹿晗是真的不想去。『那是外國人才在去的耶!不然你找藝興還是韜陪你去啊!』

『我本來就是外國人啊!不然你現在幹嘛跟我說韓文!』準確地指出他們現在聊天的矛盾點,金珉錫不留情地把電視的聲量提高。『我昨天問過藝興了,他們現在在趕下期的稿,今天要加班,韜也要陪他。』

……那你可以找Kris啊。鹿晗在心底哀叫了一聲,還是決定這句話不要說了。

『我正北京人耶,』從棉被裡露出眼睛,鹿晗心想不知道幫韓籍幹部簡介北京風景這種事能不能報加班費。『難道你不應該給我一點導遊費嗎?』

『當然啊!』立刻用力地拍了拍大腿,金珉錫終於把目光從偶像劇裡抽開,對向鹿晗。『今天你三餐都我包!帶你去吃我最喜歡的北京餐點!』

按了按太陽穴,鹿晗有點不太確定金珉錫喜歡的北京餐點到底是鬧哪樣。聽起來就是不怎麼好吃的感覺。



但當務之急,應該是起床洗臉刷牙之類的。




※※※



夏季假日的北京故宮根本就是人肉蒸籠。意思就是你只看得到人,連路怎麼走都不知道。

那也不用擔心,因為反正人潮會推著你走,不需要特別去認路。

鹿晗根本忘記自己上次來是什麼時候了。他甚至還趕流行,跟著金珉錫拿了導覽地圖。左右張望了一下,只覺得整個環境整理比小時候好了不少,剩下的倒也沒太多感覺。說到底,也還是因為人實在太多了……。

金珉錫倒是很興奮,拿著導覽錄音機聽得手舞足蹈的樣子。鹿晗其實向來非常懷疑這類導覽機器到底有沒有辦法翻譯好文物的內容,但想想觀光客畢竟也就只是觀光客,似乎不用太在意。

他們踩在石板路上跟著遊客們前進,金珉錫的腦袋瓜還跟著導覽錄音機晃著,差點就撞上了一邊的西方觀光客。

鹿晗連忙扯了扯金珉錫的袖子,順勢勾住了對方的手。

「皇上,小心別絆著。」

對於他突如其來的一句中文,金珉錫先是一楞,卻也立刻反應過來,做出拂袖的姿勢。

『寡人要去什麼地方,這些人擋得著嗎!』

鹿晗原先也只是想像幼年跟家人朋友來的時候一樣玩玩無聊的遊戲,卻沒想到金珉錫的反應這麼快。望著眼前的茫茫人海,他忍住笑,繼續接了下去。

「皇上,萬萬不可啊。皇上龍氣一發,這裡多少人都要倒下了~~」

很顯然完全是沒聽懂他在講什麼,但金珉錫完全無縫接軌,一搭一唱還有點樣子。

『午膳時間為何遲了!寡人現在甚感飢餓!這些人通通拖下去砍頭!』

那一整串韓文有點長、而且用的字也不是鹿晗熟悉的,他只看到金珉錫的手在那裡揮來揮去,好像很威風的樣子。

「皇上,那今天晚上要召誰侍寢呢?」

『寡人等一下想吃炸醬麵!還要配煎餃!』

「前些日子入宮的烏爾拉氏端莊溫柔,不如──」

『就跟你說朕要吃炸醬麵了!不是烤鴨!』

明明就是完全不同的語言,他們說著說著倒也怡然自得。一旁有些觀光客用怪異的眼光看著他們的小劇場,卻也沒人打斷。

鹿晗正興奮著想要用上尚書大人真機靈的老梗,卻猛不然地肩膀被拍了一下。他回過頭,是一個中年太太。


「……小哥,你們──?」中年太太說話帶著口音,看樣子是外地人。「你聽得懂他在幹嘛嗎?」

「喔,」鹿晗轉過去,對著金珉錫點點頭。「不懂耶。」

「那他──」皺起眉,中年太太對著金珉錫比劃了一下。「聽得懂?」

「不知道耶,可能不懂吧。」看著金珉錫停下了動作,鹿晗有些遲緩地轉換了語言。『你聽得懂我剛才在講什麼嗎?』

金珉錫沒有回答,只是猛力地搖了搖頭。

中年太太沉默了幾秒,然後發出了「噯──」的一聲。

鹿晗轉了轉眼珠,看向金珉錫,發現對方也正在看著他。

他們同時爆笑了出來,金珉錫甚至還笑到蹲在地上,有阻礙人潮前進的嫌疑。鹿晗在工作人員來趕他們之前,連忙把金珉錫拉了起來。


在紀念品店裡,金珉錫買一些小鑰匙圈或書籤之類的買得不亦樂乎,換來鹿晗白眼頻頻。

『……是怎樣啦!』等著結帳時,金珉錫怪看了他一眼。『我不能買這些喔?』

『你只買這些東西,無助刺激我國的消費跟景氣啊。』鹿晗裝出一臉哀傷的樣子。『你一個外籍幹部級的人物,難道不能大手筆一點嗎?』

『好!寡人今天就大手筆!』金珉錫裝腔作勢地拿出信用卡,在他面前揮了揮。『要買什麼!說!』

噗地笑了出來,鹿晗指了指放在店員結帳櫃檯旁邊的屏風架。

『那,買那個?』

『那不能賣吧──』撐大了原本就不小的眼睛,金珉錫扭曲了臉。『那不是國寶嗎?』

『最好是啦!都複製品而已啊!』揮了揮手,鹿晗作勢要招來店員。『我叫店員過來問問價錢。』

『喂喂喂,不要啦,我這樣會變卡債族耶──!』



最後他們還是錯過了午餐時間。而金珉錫號稱「他最喜愛的北京料理」,其實也就是給觀光客吃的,不是中菜的中菜。

看著外國人比中國人還多的店面,鹿晗搖搖頭,抿了一口手邊的普洱茶。

『……到底為什麼要吃這個啊?』

『不好嗎?』對他的疑問感到非常震驚一樣,金珉錫從菜單裡抬起頭。『我很喜歡吃這裡耶!又有冷氣,也很乾淨啊。』

『也不是啦,就……。』歪了歪頭,鹿晗最後還是決定要說實話。『很像觀光客會來吃的東西。』

『拜託,我本來就是外國人啊。』做出了一臉受不了的表情,金珉錫繼續把注意力放回菜單上。『我上次叫Kris跟藝興陪我來吃這家,他們也說不要,說是觀光客才在吃的。』

──也是。如果金珉錫一開始來的時候就跟著吳亦凡,應該是也沒什麼機會當觀光客。即使後來認識了張藝興,以張藝興不怎麼有趣的個性,應該也不會是幫他做一趟市內導覽的類型。

『那怎麼行。』刻意嘖嘖了兩聲,鹿晗戳戳菜單。『等一下宮保雞丁要做超辣啊!』

金珉錫抄起桌上的餐巾,揉成一團,直接往鹿晗的臉上砸了過去。



吃了完全沒有中菜味的中菜後,他們信步在城區閒晃著。鹿晗左右張望,想認一下他們現在在哪裡,卻被金珉錫勾住了手。

『欸,往這裡走。』

『……你認得路嗎?』鹿晗硬是停下了腳步,不讓金珉錫扯著他走。

『認得啊,』沒有因為腳步停下來而苦惱的模樣,金珉錫收回了手,插進牛仔褲的口袋裡。『你就當跟著外國人遊北京好了。』

對於金珉錫突然抽回手的動作有點慌張,鹿晗低下頭,卻見自己的婚戒在午後的陽光下閃閃發亮。

他抬起臉,卻見金珉錫朝著他笑,平凡無奇卻又溫和堅定。


『鹿晗啊,跟著我走就好了。』



鹿晗吸了吸鼻子,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突然間想哭。

他錯覺那樣的喊聲那麼平穩,是他這些年來沒有想像過的溫柔。

他有點訝異這樣的情緒居然是從金珉錫身上獲得,更訝異於自己的心臟就那樣抽了一下。

像是他非常年輕時那樣,有那麼一點要陷入戀愛之前的預兆。









2015.04.01 Wed l [EXO/xiuhan(鹿包)]Backwater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