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三章



『蛤──!』金鍾大的聲音驀地拔了高,惹得一旁的客人紛紛轉過頭來看,大概以為發生了命案。『你們去吃了○○樓!?』

揉了揉太陽穴,鹿晗從來沒有想過原來金鍾大可以發出海豚音。『……喔,對啊。』

今天剛好多帶幾個同事跟韓方的廠商見面,鹿晗一個人應付不過來,主管就叫他乾脆找個翻譯。當下鹿晗沒有太多選擇,直接找了金鍾大。反正鍾大也不是第一次跟他們公司合作,在業務傳達上的熟悉度比起新來的工讀生之類的準確性會高得多。

會面的飯局結束後,鹿晗讓同事們先回公司,打電話回公司東扯西扯跟主管請了兩個小時的假,拉了金鍾大到一間路邊的簡餐店坐下,請他喝杯下午茶,權當成他們公司口譯時薪太微薄的補償。

『珉錫哥也太過分了吧,找鹿晗哥去吃居然沒有叫上我……。』嘴裡的蘋果派掉得一桌子碎屑,金鍾大看起來卻不是很在意,逕自忿忿地唸著。『我也很喜歡吃那家的菜啊──!』

『那家的東西有那麼好吃嗎?』鹿晗有點不自在地挑起眉,想起那家做什麼東西都使用勾芡,怎麼看都像是騙外國人的中菜館。『也還好吧……。』

『對啦對啦,我們就外國人啊喜歡吃一些假的中國菜啊。』嘖嘖兩聲,金鍾大毫無顧忌地繼續把蘋果派的碎片灑一桌。『我也是來中國以後才發現原來炸醬麵不是中國料理啊!』

『我剛到韓國的時候也很驚訝那個黑黑糊糊的東西是炸醬麵啊!』翻了個白眼,鹿晗啜了口冰咖啡。『反正各花入各眼啦,青菜蘿蔔各有所愛啊!』

『……。』乍聽到鹿晗接的話,金鍾大有些沉默,隨即嗆出了笑聲。『也是啦,鹿晗哥也就是珉錫哥的那杯茶啊。』

鹿晗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抬起頭卻見金鍾大對著自己眨了眨眼,這才確認自己沒有幻聽。

『………。』

『我不知道哥是不是排斥這個,也只是說說而已。』一副要殺要剮隨便他的表情,金鍾大無所謂地繼續把話接了下去。『但我想哥知道珉錫哥跟Kris先生的事情以後還一直陪著珉錫哥,可能也不是很排斥吧。』

瞬間有些默然。鹿晗不知道自己該抬起手,向金鍾大展示自己的婚戒;又或者該低頭思考著自己在青少年時期,任由男性友人把頭抵在自己後背時,是不是真的有多想、或是少想了什麼(噢,但他不願意把張藝興列入那個範圍裡。太雞皮疙瘩了)。

想是這樣想,鹿晗還是敏感地注意到金鍾大對吳亦凡的稱呼。『……你都喊他Kris先生?』

『對啊,又不熟。』扮了個鬼臉,金鍾大三兩下又切了一口蘋果派塞進嘴裡。『我幫你們公司翻譯了好幾次了,Kris先生從來沒像哥這樣請我吃東西呢。』

鹿晗有些失笑,這才隱約想起吳亦凡是要金珉錫帶著才會逐漸跟人熟上的人。可能是因為本身性格有點彆扭吧……。『請你吃東西就算是好人了?』

『這是基礎條件之一啊。』金鍾大舉起叉子,似是而非地晃了兩下。『但重點是哥是珉錫哥的菜啊!』

『……。』再次覺得啼笑皆非,鹿晗看了被金鍾大凌虐得體無完膚的桌面。『珉錫不也喜歡Kris?』

『──不一樣,才不一樣。』猛力地搖了搖頭,金鍾大看起來宛如電視上女性談話節目裡請來的、看起來完全不具權威性的感情專家。『Kris先生是綁架了珉錫哥。珉錫哥只是走不開而已,不然早該走了。』

傻眼了一下,鹿晗把吳亦凡的臉跟綁匪聯想在一起,不禁感嘆起金鍾大驚人的想像力。『……那我呢?』

『哥是在搭電梯的時候碰到珉錫哥的吧?珉錫哥那天晚上跟我吃宵夜的時候就聊到啦。』比手畫腳地重複當時的情況,金鍾大顯然在表演上也是獨具天賦。『珉錫哥說哥長得很好看,他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還嚇了一跳呢。』

光從這點就可以知道金珉錫把他當成菜,這哪門子爛聯想。鹿晗有點覺得金鍾大的思考實在太跳躍。『但Kris也很好看啊,又高。』

『唉唷,不一樣啦,不一樣。』再次舉起叉子搖了搖,金鍾大感情專家的表情依然非常不專業。「Kris先生跟鹿晗哥,不一樣。」

對於金鍾大突如其來使用起異常簡單的中文,鹿晗只是攤了攤手,索性也用中文接了下去。

「──哪裡不一樣?」

『珉錫哥一直以為他除了Kris先生以外,沒辦法再真的喜歡上別人了。』果然中文對話沒有辦法持續得太久,金鍾大立刻沒事人一樣地轉換回韓文模式。『可是如果是鹿晗哥的話,我覺得珉錫哥應該可以的。』

什麼東西……。鹿晗再喝了一口冰咖啡,這才發現冰塊都融光了。『你是哪裡這麼覺得?』

『珉錫哥在提Kris先生的時候,都會這樣「Kris啊,最近好像很累──」』,模仿著金珉錫扁起嘴的樣子,但金鍾大過高的顴骨卻怎麼也模仿不來那張包子臉。『可是講到鹿晗哥,就會說「鹿晗啊,很好很好……」』

金鍾大模仿得逗趣,鹿晗卻只是乾笑了一聲,低下了頭。『噯,珉錫不是除了Kris以外,還有其他的對象?我聽藝興…就我們的一個朋友說的,說他也會有其他對象什麼的。』

『鹿晗哥來了以後就沒有啦!』舔了舔嘴角的蘋果派酥皮,金鍾大還有些意猶未盡的樣子。『以前是有幾個啦,男的就認識一下,女的是敷衍珉錫哥的爸媽──哥知道的嘛,就那樣。可是哥來了以後,珉錫哥每次周末就只說「要和鹿晗他們看電影」。我才說哥根本是珉錫哥的菜嘛。』

霎時接不上話,鹿晗依然維持著低頭的姿勢,咬著吸管,有一搭沒一搭地吸著玻璃杯裡已經幾乎見底的冰咖啡。



他想起那次跟金珉錫一起出去玩,有點太快的心跳,還有像是戀愛的預感。

姑且不論金鍾大以上自以為是的推測到底是真是假,但是鹿晗想,金鍾大在整體的建構上,少算了一步。

誤以為自己沒有再次喜歡上他人的能力的,不只金珉錫一個。

放在桌子底下的手交疊著,鹿晗摸到自己的婚戒,竟是全身有些戰慄。

金珉錫是因為和吳亦凡你藏我躲的遊戲拉鋸得太久而感到疲倦,但是自己是因為一段沒有辦法彌補的過去而讓情感沉睡至今。

鹿晗清楚地察覺到,也許自己在考慮要不要與金珉錫的關係更進一步的方面上,關鍵點並不在於性別,而是是否有能力去喜歡的問題。

他甚至連是否能去「愛」這種話都不敢說。

愛、愛。對他來說太沉重了。




※※※



鹿晗當天晚上打了個電話給張藝興。他聽見對方電話背景裡不是熟悉的電視聲,而是吵雜的電話鈴聲,還有影印機列出紙張的聲音。

「……幹嘛?」張藝興接電話的口氣帶著明顯的疲憊。鹿晗猜想對方也許還在趕稿,或是檢查黃子韜雖然校正過、但還是一堆錯誤的稿件。

「你在忙的話,我之後再打好了。」猶豫了一會兒,鹿晗還是決定不要打擾對方。畢竟張藝興脾氣不好時,囉嗦量會是平常的三到五倍。

「你都打來了,擺明就是要我接啊。」看來張藝興煩躁的時候,不只囉嗦量增加,反應也直接很多。「快講啦,到底幹嘛?趁我現在傳真還沒有進來以前快點講。」

「………。」囁嚅了半晌,鹿晗覺得這種婆媽的態度連自己都看不慣。但他委實想不出還有誰適合跟他談這個話題。「你覺得,我還可以去喜歡人嗎?」

「………。」張藝興跟著沉默了。如果不是聽見背景的嘈雜聲,鹿晗還以為斷線了。「你晚上九點多打給我,就是為了這種事?」

「──我怎麼知道你這個時間還在公司?」長長吐了一口氣,鹿晗也老實地說出自己的疑惑。

「加班啊,怪我囉?」嘖了一聲,張藝興的聲音聽起來像是被揉過的原稿紙,皺褶片片。「老實說,鹿晗啊,喜不喜歡人這種事,要問你自己啊。還問起別人來了?」

「這…。」對著話筒苦笑了一下,鹿晗才覺得自己連講話的語順都不正常了。「我只是想問問。」

「鹿晗啊──。」老朋友拉長了聲音,張姓大編輯看樣子似乎在解釋方面有一定的語言組織障礙。「喜歡這種事情,沒有什麼資格或門檻的。喜歡上就是喜歡上了。你當是當年我們考高考,還要比什麼省城第一?」

喔,那也難怪我當年要跑出國逃避高考了。鹿晗扁了扁嘴,「我多少還是怕。」

張藝興再次沉默了,又留給鹿晗一片背景的辦公室雜音。良久,才又從話筒邊撿拾起隻字片語。

「……你喜歡上誰了?」總算是有點恢復精神的聲音,張藝興的語氣卻多了分打探。「還是誰那麼倒楣,居然喜歡上你?」

「Minseok。」鹿晗從沒想到,自己在吐實這方面居然可以如此乾淨俐落。他有些慌,又多補了一句。「也、不算,就是覺得,好像──」

「鹿晗,你不用跟我解釋那麼多。都認識那麼久了。」張藝興打斷了他的話,聽起來沒有太多驚訝的意思。

「………。」

「不過,Kris在扳手腕這上面挺弱的,連我都贏他。」見他沒接話,張藝興又自顧自地接了下去。

就知道會聽到那個名字,可沒想到是在說這個。鹿晗歪了歪頭,「跟我提這個幹嘛?」

「以防你要跟他決一死戰。」大概是想到那個場面覺得好笑,張藝興居然在加班到焦頭爛額的這個當下笑了出聲。「記得決賽項目要指名這個。」

「──白痴。」聽見張藝興的笑聲,鹿晗也忍不住笑了出來。他轉頭,看見有個紀念品鑰匙圈就擱在客廳茶几桌上。是上次金珉錫去紫禁城買多了,硬塞給他說要當禮物的。

「如果你真的要喜歡Minseok的話,就行行好。」多靜了幾秒,張藝興才又接了話。「幫幫他,也幫幫你自己。」

鹿晗知道張藝興說的是什麼,卻想不出任何東西可以說下去。



他想,在他跟張藝興都還是少年的時候,誰也沒想過他們會有這樣的對話。

他更沒想過,戀愛原來不是一段點亮彼此人生的過程,而可能是一場試著把彼此拉出泥沼的劇碼。











2015.04.08 Wed l [EXO/xiuhan(鹿包)]Backwater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