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四章



張藝興說他要加班,等下東西發出去就好。一小時以後一定到。

鹿晗低著頭看了那行簡訊,把手機收進口袋裡。心裡其實明白張藝興說的一小時應該會是一個小時半甚至是兩個小時。

『藝興說他會晚點到,』他抬起頭,正好對上金珉錫好奇望著他的眼睛。『我們先找個地方坐吧?』

『不用先買票嗎?』指了指一旁排隊的人龍,金珉錫顯然有些躍躍欲試。『沒想到晚上看電影的人這麼多。』

『不用吧。』瞥了一眼排隊的人群,鹿晗勾過金珉錫的肩膀,把包子臉轉到另一個方向。『等藝興跟子韜到的時候應該都半夜了,看午夜場電影的人應該不會那麼多。』

不知道是有沒有聽懂他在講什麼,但金珉錫終究似是而非地點了點頭。

找了影城附近看起來營業時間應該會到十點的咖啡廳坐了下來,鹿晗問了金珉錫想喝什麼,他請。

金珉錫果然一如既往露出了苦惱的表情,猶豫了半天才說,隨便啦反正我看不懂中文,你挑吧。

拿著皮夾走到櫃檯,鹿晗點了飲料,靠在取餐區等出餐,卻有些出神。



剛才他們要從公司出來的時候,有找吳亦凡一起來。吳亦凡當下分明是桌上都已經收拾乾淨、一副要準備下班的樣子,卻在抬臉看見他們的時候,又坐回位置上,神情無比鎮定。

「……我臨時想起來還有點事情沒做完。」揮了揮手,高大的身影又把自己埋回電腦螢幕前面。「你們先去吧,幫我買票。我要到的時候再打給你們。」

鹿晗還來不及反應,就見金珉錫直盯著那塊電腦螢幕的背板,怒意像是要把那面液晶體燒穿一樣。

「那,再打給我們。」有些慌亂地拉過金珉錫,鹿晗這才發現對方的手死握成一個拳頭。

金珉錫已經轉過身了,拉著鹿晗往辦公室的門口走。鹿晗想,金珉錫是太快回頭了;所以才看不見在轉頭以後,吳亦凡看著他們離開時的表情那麼空洞。

他猜,吳亦凡是不會打電話給他們了。可是他不確定,金珉錫究竟會不會幫吳亦凡留那張不知道何時會來的電影票。



取餐區邊,服務生喊著鹿先生一杯冰摩卡,一杯卡布奇諾已經好了。

看著杯子上服務生的標記把「鹿」寫成「陸」,鹿晗有些哭笑不得。果然這名字不常見。

剛把飲料放上桌,金珉錫已經迫不及待地拿起一杯。插進吸管就開始就著嘴邊吸了大大一口。

『欸,你都不問哪杯是什麼口味?』鹿晗施施然坐了下來,看著金珉錫風風火火的動作,有些好笑。

『不用啊。』把滿嘴的飲料吞進胃裡,金珉錫回答的模樣看起來理所當然。『你幫我選的都不會有錯。呵呵。』

嘆了一口氣,鹿晗拿過另一杯飲料,第一口嘗進嘴裡,才發現自己拿到的是卡布奇諾。那想必金珉錫拿到的是摩卡了。

『你不怕我哪天毒死你啊……。』

『我風趣英挺瀟灑陽光可愛,』對著他眨眨眼,金珉錫的模樣看起來不怎麼俏皮,比較像臉抽筋。『怕你捨不得啊。』

鹿晗噗地一聲笑了出來,又接著吸了第二口飲料。

金珉錫把吸管的包裝紙挑了起來,開始做成摺星星的形狀。

『可以問你嗎?』低頭捏著五角形的邊緣,鹿晗卻看得見金珉錫的緊張全寫在指尖。

『……嗯?』跟著垂了頭,鹿晗想自己現在確實是太放鬆了,才會摸不清頭緒。『問什麼?』

『你老婆。』金珉錫的視線還是固定在星星上。已經繞到了第二圈的摺痕。

鹿晗感覺到那一圈一圈的紙張彷彿全繞在自己的無名指上,全圈成了絲線,繞成自己手上那一道銀色的冷光。那是自己跟妻一起挑的對戒。

他們曾經立誓或富或貧,此生不離不棄。

他的喉嚨有些乾燥。金珉錫沒有看他,語氣裡甚至沒有任何的強迫,但鹿晗想他必須回答。

近兩年來沒有說過這些東西了。身邊所有的人都像是害怕踩到他的傷口似的,竭盡所能地避免提起這個話題。他的父母、張藝興,大家都刻意避開這個部分。偶而有同事問起,鹿晗也只是笑笑地聳肩帶過。

可是金珉錫坐在他的面前,帶點緊張。在鹿晗看來,那更多的是無辜。

這人無意傷害自己,所有的動作都帶著嘗試性的了解。

他在躊躇著,是否要開那扇門,讓金珉錫踩進來。



『死了。』鹿晗清了清喉嚨,確保自己的聲線平穩淡然。『她……快兩年前就過世了。』

『……。』摺星星的動作在聽到第一個音就停下,金珉錫的手錯了一拍,吸管的包裝紙落在桌面上。『對不起。』

『有什麼好對不起的。』見對方慌了神的樣子,鹿晗觀察著,卻生出有趣的感覺。胸口纏住異樣的麻木感,他已經講不出那是什麼樣的感受。『又不是你的錯。』

『我以為你們只是──』搖著頭,金珉錫微微張開了嘴,眉間緊蹙著,像一座小山。『吵架或分居什麼的,因為一直沒聽你提過……。對不起。』

『那是因為也沒什麼好說的。』把金珉錫沒有繼續折下去的星星撿起來,鹿晗繞著編織的軌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

鹿晗繼續折著那個紙星星,直到把最後一角塞進層層疊疊裡面,他才意識到自己已經開了口,並且停不下來。

他斷斷續續說著自己如何與妻相識,結婚,婚後的生活,還有那場由他造成的意外。

在說的時候,鹿晗一度以為那個聲音不是自己的。不然怎麼會聽起來很遙遠,又很平靜,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

他一直以為自己再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至少應該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但他現在連鼻酸的感覺都沒有。鹿晗歸咎於這是個不適當的公開場所,連冷氣都開得太涼了。

他講到自己決定搬回北京的時候,兩條吸管包裝紙都已經被他折完了。五角形被捏鼓了起來,成為在桌上躺著的小星星。

『我有點渴,去拿個水。』金珉錫站了起來,拍了拍他的手背。『……也幫你拿一杯?』

沒有等到他的回答,金珉錫已經逕自離開,走向櫃檯的背影看起來有點僵硬。

鹿晗其實也不明白到底自己為什麼要跟金珉錫說這些。也許他面對金珉錫時會有點心跳快半拍,也許是金珉錫看他時總是會帶一點好奇。但是如果是要展開一段浪漫的關係,這總不會是一個好的中介點。

不過也可能是自己太久沒提了。說起妻,說起自己。他從沒想說原來自己的人生還有很多東西可以講。

一杯水放在他的面前,鹿晗沒有多想,抬手拿了杯子便是一飲而盡。

大概是覺得他急著喝水的模樣很有趣,金珉錫笑了出來,神色一脫剛才的沉重陰鬱。

鹿晗盯著金珉錫的笑臉,心裡繃緊的那根弦慢慢鬆開,音色轉為清朗。

抓過他還黏在水杯上的手,金珉錫把鹿晗的手攤開,手心向上。

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鹿晗在下一秒就發現自己手心裡多了點什麼。低下頭一瞧,才發現金珉錫放進他手裡的,是剛剛他折的那兩顆星星。

『鹿晗啊,活在這個世界上很辛苦,所以她先走了,先去另一邊等你。』金珉錫的手指疊在他的手指上,有點粗糙的觸感。『你要好好走完這一生,才能再見到她。』

他低頭望著自己與金珉錫交疊的手指,一時之間竟是無言了。

『如果你糟蹋自己的人生的話,大概會下地獄吧,這樣就見不到她了。』指了指他掌心的兩顆紙星星,金珉錫看起來有些緊張。『她應該會變成星星吧,在天上…之類的。這是你,這是她。』

聽著金珉錫拙劣的安慰,鹿晗居然覺得想笑。

但他終究沒有笑。

他只是側握住了金珉錫的指尖,對著那張因為害怕說錯話而小心翼翼的包子臉點點頭。

『──謝謝。』

金珉錫呼了一口氣,看起來輕鬆了不少。



『去買電影票吧。午夜場的,現在去買應該剛好吧?』




※※※



他們回家時照例又是住公司宿舍的鹿晗跟金珉錫一路,張藝興跟黃子韜往另一個方向。

「提醒我下次不要跟你們一起看電影。」散場後,等在廁所外面時,張藝興對著鹿晗如是抱怨。

「──蛤?」手裡抱著喝到剩三分之一的可樂,鹿晗皺起眉,有些不明所以。

「Minseok一直在偷瞄你,我眼睛都快閃瞎了。」做出戴墨鏡的姿勢,張藝興看起來卻只剩加班後的疲倦。「……你上次是說真的?你跟他?」

「……還不確定。」鹿晗也老實地招認現在的情況。他跟金珉錫現在最多就是在打擦邊球,確認彼此現在還有沒有空間而已。「我今天跟他說了,我老婆的事。」

張藝興掛著黑眼圈的臉立刻垮了下來,嘴巴張成O字型。

「你……,什麼?」

「他自己先問的。」舉起手晃了晃,鹿晗看見婚戒在眼前閃閃發光。「因為這個。」

「──噢。」發出一聲聽不出來是感慨還是怪異的嘆息,張藝興收回下巴,臉色轉回正常。「他…沒說什麼?」

「沒。」搖搖頭,鹿晗自動省略過他握住金珉錫手指的那段。「沒有。」



他們讓計程車停在距離宿舍有一段路的路口,用走的走回宿舍所在的社區。

鹿晗剛要開口,金珉錫卻搶先了一步。

『……你的戒指,很漂亮。』包子臉沒有看他,只是踢著路邊的石子。

『嗯。』下意識地摸了摸指節,鹿晗碰到沾上體溫的金屬質感時,總覺得有些安心。『那時候跟太太一起挑的。』

『真好啊……。』突然張了開手,金珉錫的動作很像老人在做體操似的,引人發噱。『至少有留點什麼,可以一直帶在身邊。』

鹿晗有些怔住,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金珉錫的感慨還有一部份源自於、大概什麼東西都沒留給他當紀念的吳亦凡。

不過會這樣比喻,表示金珉錫居然也在無意間對吳亦凡使用了過去式。

……他們都正在走過某個階段。



鹿晗伸出手,握住了金珉錫的手腕。

『走進來一點,大半夜的,車子開很快。』

金珉錫先是愣住,然後呵呵笑了出來,卻沒甩開他的手。

鹿晗摸得到金珉錫的脈搏。一拍一拍,沉甸甸的。









2015.04.15 Wed l [EXO/xiuhan(鹿包)]Backwater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