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五章



他們踏進大廳,直覺性地按了電梯。電梯從十幾樓上很快下了來,卻沒停在一樓,直接往地下去了。

地下室就是停車場。鹿晗原本沒有太在意,只是覺得怎麼有人跟他們一樣晚回家。他還拉著金珉錫的手腕,聊著剛才電影的情節,還有某個他喜歡的樂團即將要發的新專輯之類的。

電梯總算升到了一樓。噹的一聲,門就這樣打開了,像是最老套俗氣的連續劇。

吳亦凡站在電梯裡,一臉疲憊。他們隔了一個電梯門,鹿晗卻清楚地嗅到電梯裡滿是菸味。

電梯裡不能抽菸,那所有的味道,也只能是吳亦凡帶上的了。

他張口想說些什麼,吳亦凡的聲音卻平緩地透過空氣傳了過來。

「……不進來嗎?」那個聲音不帶特別的情緒,說話也就只是說話而已。「你們要上樓,對吧?」

鹿晗下意識點了點頭,拉了金珉錫走進電梯裡。不需要點樓層,因為他們跟吳亦凡就住在同一層。

電梯裡的沉默幾近是壓迫了。鹿晗有些不適地想握拳,才發現自己還拉著金珉錫的手腕。

他注意得到,自然吳亦凡也看得到。金珉錫沒甩開,他也就這樣一直拉著。

鹿晗專心注視著電梯的門縫,仔細計算著每一分每一秒的度過,強迫自己不要去想吳亦凡此時的表情是怎樣。

他不會稱此情此景為抓姦在床──他們有邀吳亦凡一起來,沒有出現的人是吳亦凡自己。事實上,鹿晗猜想,看見自己拉著金珉錫的手,吳亦凡恐怕是更難受的那個人。


電梯沒有多停其他樓層,直接停到他們住的地方。

電梯門一打開,鹿晗不作二想,拉著金珉錫步出電梯。直到電梯門再次噹的一聲關起,他才聽見吳亦凡沙啞卻微弱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我想跟你談談。』

用韓文說的,顯然不是對他講。

鹿晗轉過身,見到一個提著公事包的吳亦凡站在走廊上。雖然一身仍是高檔西裝,卻再也遮不住臉頰上的憔悴神色和深重的黑眼圈。

猶豫了一下,鹿晗沒放開金珉錫的手,而是把金珉錫拉到身後。

他並非覺得吳亦凡是個壞人,只是他不想讓金珉錫冒這個險。人一狗急跳牆,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現在很晚了,明天說,早點睡吧。鹿晗原本想這麼說。但金珉錫卻拍了拍他的手背,把自己的手抽了出來。

『沒事,他不會怎麼樣的。』繞過他的肩膀,金珉錫站到他的身前,直接面對吳亦凡。『說吧,什麼事?』

吳亦凡皺起了眉,似乎是有些猶豫。『──在這裡談?』

『不然去我家也可以。』聳聳肩,金珉錫似乎不是很在意的樣子。『還是你家,隨便。在這裡,都已經三更半夜了,不要吵到人。』

抓準了吳亦凡開口的當兒,鹿晗指著自己的公寓門口,插了話。

『──到我家吧?最近。』他尷尬地笑笑,想著自己也只是指出自己的公寓離電梯最近這個明顯的事實。『我前天剛買了進口紅茶的茶包,試試看?』

金珉錫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卻惹得吳亦凡臉色更僵。

「不太方便吧……。」

見吳亦凡又有用中文跟鹿晗爭論的意思,金珉錫連忙接了話。

『去鹿晗家吧。』向鹿晗家努努下巴,金珉錫頓了頓,語氣竟有些堅定。『……也沒什麼不好當著他的面說的。』

吳亦凡的目光在他們兩個人的身上游移了許久,終究還是點了頭。



鹿晗轉過身,打開自己的家門。

他有預感,這個夜晚會拉得很長。




※※※



鹿晗一搬進這個地方的時候就買了飲水機,連燒水的功夫都省了。只是鹿晗向來沒什麼客人,杯子也不多,只能連自己平常的保溫杯都拿來充數。

所幸他們今天也沒那個閒時間在意這個。客廳裡的安靜散在每一個角落,磨光的大理石地板觸在腳上淨是冰冷的溫度。

透明的玻璃杯浸上茶包,還冒著煙。沒等茶泡透,金珉錫已經先捧起杯子,嘗試性地含了一口,這才說了第一句話。

『……要談什麼?』

吳亦凡坐在雙人沙發的另一端,動也沒動,只是低著頭。

『你…今天沒幫我留電影票。』

金珉錫放下杯子,吸了吸鼻子。『──你最後也沒有來,連通簡訊都沒有。』

『……。』抬起臉,吳亦凡的表情已經不再是無關緊要的平靜,而是有些稚氣的迷惑感。『珉錫啊……。』

只那麼一聲,鹿晗卻覺得有些被觸動。他望向金珉錫,那個在吳亦凡身邊顯得更小的身影撇過了頭,刻意不去看吳亦凡。

鹿晗猜想,金珉錫那是為了不讓自己看起來有任何一點示弱。

『Kris。』金珉錫的聲音很乾,即使室內沒有開任何空調,卻是再擠不出任何一點情感。『我很累了。』

吳亦凡揪緊了眉頭,卻沒說話。

『……我來北京,是因為你。』望著茶几,金珉錫的聲音比起向別人宣告,更偏向於自言自語。『我不會中文,在首爾也不是沒有升遷機會。可是我還是來了。在這裡,因為你在。』

『──我還是在這裡啊。』顯然這個說法不足以說服吳亦凡。高大的青年看起來更困惑了。『珉錫啊,我一直都在。』

『你是一直都在,但不是我的。』倏地接了話,金珉錫的話語依然微弱,卻字字尖銳,像是割破平滑紙面的刀刃。『Yifan,你不能只是暗示我。一直拉著我,卻從來不跟我說其實我們應該要在一起。』

吳亦凡咬著下唇,這樣的動作讓他的臉色顯得更加蒼白了。

『你知道我不能……。你也不能,不是嗎?』

『我好幾次想說,但你都不讓我講,記得嗎?』金珉錫抬起頭,看著吳亦凡的表情有幾分諷刺。『你不能每次只是抱著我,然後說我們這樣一直在一起多好。』

鹿晗幾乎是有些於心不忍了。他看著吳亦凡的神情頹喪,像是要一步一步崩毀在他的眼前。

『──你不想要了?不想要我了?』

『不,Yifan。你不懂。』伸出手,金珉錫把手放到吳亦凡的大腿上拍了拍。『是你。是你不想要我。你一直都不想要。』

『不是。』吳亦凡下意識地冒出了反駁,既快且急。『珉錫啊,我沒有──』

『Yifan,你不能期待我只靠著你給的那些好像是喜歡的暗示,就這樣活一輩子。』金珉錫哼出了一聲笑,聽起來反倒像是啜泣。『我也是人,我有感情的。我不能看著你每次skype跟你媽說你會在北京找了個好媳婦回加拿大的時候,還可以笑著說我幫你介紹一個。』

吳亦凡倒抽了一口氣,抿了抿嘴唇,把臉埋到手心裡。

他們再度陷入了沉默。鹿晗連動也不敢動,深怕連衣服跟沙發的摩擦都會驚動這一片痛進所有感官的靜寂。

這樣的時間總是過得很慢。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只有三五分鐘,但鹿晗感覺卻是更長,像是窗外的天色隨時都會大亮的長度。


總是要有人說些什麼的。

所以吳亦凡還是開口了。接續了他沒有回答的話語。

『珉錫啊,我知道你要走了。從我們一起跟他吃飯的那一天,我就覺得,你要離開我了……。』

那個「他」沒有特定指涉誰,鹿晗卻清楚知道那就是在說自己。

他還記得他們第一次的午餐。金珉錫倔強著想跟他們一起說中文,卻是怎麼說都舌頭打結,最後索性低頭吃飯。他當時覺得,這個韓國人還滿有趣的。

可是當時坐在金珉錫對面的吳亦凡的表情,他卻怎麼樣都想不起來了。



鹿晗微微抬眼,就瞧見吳亦凡的目光落在地板沒有特定的一點上,空白而模糊。

男人張著口,像是在喃喃自語,每個字卻都再清楚不過了。

“I know you are leaving, Minseok-ah. I know you are leaving me.”




※※※



吳亦凡是自己離開的。茶沒有喝完,就這樣擱在桌上。大概也是覺得就這樣留在這裡僵持也沒太大的意義。

金珉錫倒是把茶喝了個乾淨。

『……這茶還滿香的,你去哪裡買的茶包?』包子臉居然還可以對著他笑。『專賣外國貨的那種超市賣場?』

對於金珉錫故作無事的功力簡直無法再多看一眼,鹿晗只是草草地搖搖頭。

『──我等等拿一點給你,你帶回去。』

又笑了笑,金珉錫拿起桌上的杯子,包括他自己的和吳亦凡沒喝完的。

『我幫你整理一下吧。很晚了,早點弄完早點睡。』

鹿晗不置可否地點點頭,領著金珉錫走向廚房。



鹿晗原本想自己動手整理,但金珉錫堅持要自己來,於是鹿晗乾脆就退在一邊等。他聽著水聲嘩啦啦地打在水槽裡,在這樣的深夜中倒有幾分醒腦的效果。

『今天……很不好意思。』把杯子裡的水瀝乾,金珉錫的動作放了慢。『不是想故意讓你看到這種場面的。』

人類的情感,可以有多美麗,就可以有多醜惡。來時如此,去時亦然。鹿晗只是聳了聳肩。

『沒事。』

金珉錫放下杯子,揚起視線,正眼看著他。

『鹿晗啊──』

『喂。』他突地把手放上金珉錫還濕著的手背上。『……真的。沒事。』

垂下了眼睫,金珉錫點點下巴,把手從鹿晗手裡抽了回來。


手中驀地空出來,鹿晗有些悵然。他的手還放在原地,帶上尷尬,卻被抓了住。

他看向金珉錫,還有自己已經被對方抓住的手腕。

在金珉錫的呼吸靠近以前,鹿晗已經先知先覺地閉上眼睛。

金珉錫在他的嘴角擦碰了一下就退開。低下臉,連垂在額前的髮絲都尷尬地文風不動。

鹿晗甩開金珉錫拉住自己手腕的手,然後把右手抿成一個鬆垮的拳頭,用拇指抵起金珉錫的下巴,強迫對方看向自己。



他沒有時間考慮自己要不要回吻金珉錫。

因為他已經在這麼做了。

真是,多事之秋。










2015.04.22 Wed l [EXO/xiuhan(鹿包)]Backwater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