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六章



他們後來把杯子都洗乾淨,收拾好了。金珉錫向鹿晗點點頭,說了聲晚安就回去了。

鹿晗有點後悔沒有把金珉錫留下來。因為這樣他就沒有辦法知道金珉錫是否像他一樣一夜無眠。

直到天快大亮,鹿晗才迷迷糊糊間有了睡意。他隱約看見妻站在他們首爾的那間公寓裡對著他笑,卻什麼話都沒說。

他多想走過去摸摸妻的臉,問一聲你過得好不好。

──在沒有我的世界裡,你過得好不好?

鹿晗想鼓起勇氣跟妻說,他現在遇到一個人,跟他一樣過得不太好。那個人有點喜歡他,他對那個人有點好奇,他覺得他們可以試試看。

好不好呢?你說好不好呢?

他張嘴,沒發出聲音。只見妻依然站在那裡,笑臉盈盈。

夢裡的鹿晗覺得一切無比真實,卻再清楚不過妻子根本已經不在了的這個事實。

我還是很想念你。也許我會抱著這樣的思念度過餘生。



鹿晗醒了過來。窗簾沒拉,陽光就直接打在他的臉上,熱得不得了。

他摸了摸床的另一邊,搜尋著一開始就不在那裡的金珉錫。




※※※



今天不是上班日,鹿晗起床了以後也沒事幹。原本想看看電視腐爛度日,晚上再回去父母家無恥地省一頓晚餐錢;無奈今天的電視實在太無聊,連轉到電影台都沒有任何有趣的東西足以停下來看個十分鐘,所以鹿晗也只能放棄,拿起刷子開始清掃廁所。

正當他苦思著一個大男人獨居的廁所怎麼可能會掉這麼多頭髮、莫非是自己有早禿危機的當下,他小心翼翼放在廁所外面地板上的手機卻唱起了歌。

狼狽地爬到廁所門邊,鹿晗伸過頭,看見螢幕上的來電顯示是張藝興。

打算把手擦乾淨以後再回電;鹿晗索性爬回廁所裡,把手上的泡沫沖掉,再拿毛巾把手擦乾。

還沒走回廁所門口,剛斷掉的手機鈴聲又再次響了起來。鹿晗甩了甩手上沒有完全乾的水珠,這才接起電話。

「……喂?」搶在對方可以開口之前,鹿晗先出了聲。「張爺您昨天不是應該又加班到半夜嗎?這麼早起,莫非是已經又到公司加班?」

「我昨天是又加班沒錯。但今天不爽去繼續加班。」張藝興的聲音聽起來有種異常挫敗的感覺。「我實在不知道我老闆哪裡神經接錯,自己說過的話然後又不算數,好像我做事情都不用時間,只要配合他們這群高層隨便一句話變來變去就好。」

「不想做就辭囉,也不想想在你後面排隊要這個位置的人多的是。」模仿著一般老闆最喜歡拿來嗆員工的話,鹿晗想自己出生在這個血汗的世界就是一個時代上的錯誤。「既然你今天沒要加班,那麼早打來幹嘛?」

「……你不會忘了吧?」語氣裡多少帶著點驚恐,張藝興拉高了音調。「你不是自己跟我約今天要去買平板電腦?還說型號你都看好了?」

停頓了幾秒,鹿晗沒有選擇立即打開手機的行事曆,因為他確實記得有這回事來著。

只能怪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太多,搞得他根本就忘記這件事。

大概是意會到他的沉默代表了什麼意思,張藝興立刻爆出了長聲的「蛤」,一副「老子就知道你忘了你這渾蛋」的樣子。

「不好意思啦,突然給忘了。」竭力把聲音裡最誠懇的姿態都擠出來,鹿晗放軟了姿態。「昨天…有點事。」

這回是輪到張藝興靜了下來。約莫也是琢磨了半天,才慢吞吞地擠了出口。

「喂……不要跟我說Minseok現在在你床上啊。」

翻了翻白眼,鹿晗委實沒有想到童年至交居然對自己在趕進度上這麼有信心。

「對啊,他叫我跟你說聲早上好,要不要一起喝個早茶?」

「什麼!他居然會用早茶這麼高級的中文字!?」張姓編輯顯然認為這是外國人在中文學習上相當大的進步,可能要在他下一期的雜誌稿裡特別闢個小區塊寫這個之類的。「果然語言學習的基礎還是從肉體交流開始啊……。」

鹿晗瞇起眼,有些心寒。「你到底什麼時候開始講話變得這麼低級?」

「我是以一個編輯的敏銳度來看待這個世界的事物。」立刻恢復了文青高尚神聖不可侵犯的語調,張藝興聽起來像是任何廣播節目裡都會出現的那種根本沒有人聽得懂他在講什麼的小牌作家。「沒想到你跟Minseok這麼快,果然真愛都是電光石火的啊……。喔,幫我跟他說早上好。」

「……。」鹿晗想著扯謊也要有個限度,不然等一下張藝興真找上自己家門來看戲就好笑了。「沒啦,最好是他在我床上。」

「喔,不然是你在他床上嗎?」用力地嘖了一聲,張藝興這下聽起來更有幾分酸意。「難怪你剛才這麼晚才接電話,應該是搞不懂人家家裡的房間安排什麼的吧……。」

「欸,不鬧了,真的沒有。」第二次翻白眼,鹿晗壓低了聲音,以加強自己的可信度。「就…真的沒有。」

張藝興沉默了一會,半真半假的推估了一下,才又應和。

「是喔。那你還說得挺像回事。」

「昨天是跟他有…有點事。」抓抓頭,鹿晗這才發現自己出社會多年,但敘述能力還是一樣低落。「但後來沒怎樣。」

「──天啊。」失去了剛才開玩笑的談笑風生,張藝興這下聽起來是有點不必要的擔心了。「你不會是要強上人家吧?他掙脫了嗎?是不是去報警了?我現在需要去保釋你嗎?」

鹿晗開始懷疑現在雜誌編輯的能力是不是就是誇大其辭,不然張藝興怎麼可以這麼信口開河。難怪現在媒體業素質這麼低落,果然事出必有因啊……。

「──你的話真的很多。」咳了一聲,鹿晗自己都覺得這個動作稍嫌做作。「昨天我們回家的時候碰到Kris。」

張藝興一反平常說話極長極慢的慣性,也跳脫剛才閒聊瞎扯的氣氛,丟出來的問句正經八百。

「所以是抓姦在床?」

「……什麼在床,是在電梯。而且我們那時候就拉著手,也沒怎樣。」按了按太陽穴,鹿晗依然覺得跟張藝興分享這類灑狗血的劇情非常娘砲。「就等電梯的時候碰到Kris,後來就……聊了一下。」

「可惡,幹嘛不叫我!」聽起來張藝興是非常用力地拍了一下大腿,話筒傳來響亮的搧打聲。「你有側錄嗎?錄音錄影都行。」

「已經上傳到根莖網跟油管了,你不如搜關鍵字找找看?」鹿晗深思著當編輯的壓力到底有多大,才可以讓書呆子型的張藝興淪落成現在這個對腥羶色格外敏感的出版人。「也沒什麼好看的啊說實在。就他們兩個講一講,說開了,Kris就走了。」

「說開了?那就是這兩個確定沒戲了?」吹了聲口哨,張藝興的語氣倒也不是太可惜。「但Kris跟Minseok說破了,你不就可以趁虛而入?那現在Minseok不就更應該在你床上?」

「想太多。」思緒跳回昨天晚上,鹿晗往牆壁上靠。「他昨天…親了我。我後來也…嗯,就。」

「鹿先生,我客觀澄清一下您的敘述好嗎?」不耐地接過他的話,張藝興開始發揮起老本行。「你跟Minseok被Kris抓姦在電梯,然後他們兩個人攤了牌。Kris走了以後,你們就開始熱吻?」

「……並沒有熱吻。」挑起一邊的眉毛,鹿晗此時更覺得雜誌記者對新聞的描述絕大多數不可信。

「好啦,那就說你們兩個互相吸對方的臉,很含蓄吧。」沒有想要讓他解釋的意思,張藝興自顧自地說下去。「那他還不在你床上?還是你們在地板?沙發?」

「難怪你只能當編輯,我覺得你編劇的能力真的很差勁。」搖搖頭,鹿晗無法置信張藝興對自己的性生活居然有如此濃厚的興趣。「親完以後,他就走了。我們……沒怎樣。」

「靠,不會吧……。你們又不是初戀咧,這種時候還需要裝什麼清純內斂嗎?」可能是文藝片真的看多了,張藝興對於吵架之後火花四射的劇情似乎比較有進展能力。「還是你不想跟男的…可是不對啊!你們都熱吻了!」

「──就說不是熱吻了。」鹿晗沒有補充的是,雖然不是像什麼浪漫電影一樣吸咬著嘴唇,和金珉錫那樣小心翼翼地碰著唇,試探性地舔舐著,卻讓他現在再想起來都覺得耳根發熱。「反正就是沒怎樣。故事結束。」

他講完以後,電話那端的張藝興又是安靜了好幾秒。

「白癡啊你!」張姓編輯喘了口氣似的爆了出聲。「故事結束個屁啊!是正要開始吧!」

「蛤?」完全沒反應過來,鹿晗只注意到認識張藝興這幾年來,還真沒聽過他講話這麼大聲。

「今天你還是去買你的平板電腦吧。」像是在耐心教導幼兒一樣,張藝興又恢復了平常拖沓的語調。「記得,找Minseok去。」

「……。」鹿晗回過神來,發現張藝興不僅對戀愛關係進展上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實戰經驗可能也頗為欠缺。「約曖昧對象逛平板電腦一聽就覺得好浪漫,有沒有?」

「屁,重點最好在平板電腦上,那種東西你上網下單就會寄到家了。」嗤笑一聲,張藝興似乎真的覺得他很無知。「重點在於約他出來!先把他約出來,就算一起去公司加班我都不在乎啊!」

放假還心心念念公司的大概就只有張藝興這種血汗奴隸了。鹿晗苦笑了一下,「喂,那如果我們兩個最後沒結果,你後來見Minseok不就尷尬?」

「不會啊,有什麼尷尬的。大不了不見啊,韓語交換什麼的再上網去找個不知人事的騙騙就好。」講起來倒是挺勢在必得的。張藝興話鋒一轉,語氣卻是有些沉。「重點是,你們兩個好歹試一試。不要像Kris一樣,連最簡單的機會都不給。」

「人的感情,被你講得跟試用包一樣。」鹿晗嘖嘖兩聲。「我以為你們當編輯的,至少講話委婉點。」

「合則來,不合則去啊。Minseok也是個明白人,不然就不會撐那麼久、最後還是跟Kris說開了。」又頓了一下,張藝興才把話收了尾。「……鹿晗啊,給你們一次機會,至少這一次。」

鹿晗沒有馬上回話,只是彷彿就這樣靠著手機,也可以看到張藝興拉長了臉的表情。



他碰了碰自己的嘴唇,好像還留著金珉錫的觸感。可是靠著自己肌膚的,又是嵌在手指上的婚戒。

鹿晗在當時真切地體會到,一個人有關於情感的兩段回憶,是可以共存的。











2015.04.29 Wed l [EXO/xiuhan(鹿包)]Backwater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