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七章



金珉錫住的公寓就在鹿晗同一層,走廊走到底,左邊倒數第三間。

鹿晗還沒有碰到金珉錫家的門鈴,門就自己打開了。

包子臉掛著老土眼鏡,左手一袋垃圾,右手一袋回收,正兩眼無神地看著他。

『……早。』金珉錫先開口打了招呼,晃了晃手裡的垃圾以示揮手。

『早。』被門自己打開嚇到,鹿晗定了定神,才對著金珉錫手裡的垃圾努了努下巴。『倒垃圾啊?』

『喔,對啊。』點點頭,金珉錫鼻子上的眼鏡往下滑了一點。『找我有事?』

『沒──,先把門關起來吧,小心蚊子。』瞄了還半開的門一眼,鹿晗拉過金珉錫的手腕,順手把門闔上。『走吧。』

『──啊?』鏡片後被縮小的眼睛睜圓了,金珉錫看起來有些困惑。

『走啊。』鬆開金珉錫的手腕,鹿晗拎過對方手裡的回收。『……倒垃圾。』


星期六,社區這裡是不收垃圾的,要等到星期天才會有人來整理。整個垃圾集中區早就堆滿了垃圾袋,空氣裡的噁心感幾近絕望。

鹿晗掩著鼻子,把回收丟到指定區域,不意外地發現自己手上沾到了感覺應該是飲料漬的膩人髒污。他走回垃圾集中區的門口,發現金珉錫已經等在那裡了。

他舉起雙手,像是投降的姿勢。『我的手弄髒了。剛丟的時候被沾到。』

把臉靠近了鹿晗的手,金珉錫像在確認什麼一樣。『嗯,真的耶。』

『我找個地方洗洗。』扭過頭左右張望一番,鹿晗試圖搜尋這附近可能存在的水龍頭。

『來我家洗吧,我順便請你吃早餐。』這次是金珉錫扯住了他的手腕,對他笑開了一點點。『你剛不是來找我?有事?』

鹿晗把自己沾上飲料漬的手指捏進手心,莫名覺得手腕生出了點燥熱感。

『嗯。有點事。』



※※※



『你早上都自己煮?』看著金珉錫從冰箱裡拿出泡菜、醃蘿蔔之類的小菜,鹿晗有點傻眼。『這樣上班來的及嗎?』

『怎麼可能。』把裝小菜的保鮮盒都堆疊到流理台上,金珉錫抄起平底鍋。『周末才能這樣搞啊。小菜都馬是去韓國超市買的、白飯讓電鍋煮一下就好。然後煎個蛋捲之類的……。』

『……你會自己做菜?』讓出位置讓金珉錫站到瓦斯爐邊,鹿晗震驚地發現包子臉開瓦斯爐的氣勢看起來也挺有模有樣的。

『雖然我的專長是微波料理,但是我有基礎的生活自理能力。』哼了一聲,金珉錫推了推他。『你先把小菜拿去客廳,我煎個荷包蛋。』

捧起保鮮盒,鹿晗回過頭望著金珉錫,有些質疑。

『你會把蛋翻面嗎?』

『不知道囉。』拿起鍋鏟,金珉錫聳聳肩。『大不了做成炒蛋啊,反正你也得吃不是嗎?』

『……這是威脅?』

『不,是實話。愛吃不吃隨便你。』

沒能忍住笑,鹿晗噗地一聲咧開了嘴,這才覺得有些鬆了一口氣。

他沒有想過,可以跟一個人平心靜氣而順暢的對話,原來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鹿晗的直覺還是有點準,金珉錫果然把荷包蛋變成了炒蛋,還撒上了乳酪絲以遮掩其實主廚是因為不會把蛋翻面所以乾脆作炒蛋的事實。

他伸過手,手指在客廳的茶几上晃啊晃的。

金珉錫剛提起筷子,顯然是注意到他的手有不正常的律動,斜起眼看他,額頭上多了幾條抬頭紋。

『──幹嘛?』

『胡椒粉啊。』鹿晗也回得理所當然,手還是放在茶几上抖著。『哪有人吃炒蛋不撒胡椒粉。』

『我啊,我這人純天然。』話是這樣說,金珉錫還是站了起來,走回廚房。再出來時,手上多了一罐小瓶子。『欸,給你。吃食物要吃原味啊……。』

不客氣地接過胡椒粉,鹿晗快手打開瓶蓋,大把大把撒在炒蛋上,像是一陣黑雲捲出的暴風雪。

『是說你既然吃這麼天然,家裡幹嘛還放一瓶胡椒?』

『Kris啊。』重新提起筷子,金珉錫倒也回答得自然。『他吃東西都重口味,我懷疑他的腎臟功能是否還是正常運作。』

突然聽到那個名字,鹿晗灑胡椒的動作頓了下來。他闔上瓶蓋,也跟著提起筷子。

『聽說黑市上一顆腎臟賣一萬美金。』

『你是說那種有人走到路上會突然暈倒,然後起床以後就會發現自己左邊肚子有刀疤還有血跡,還有一張紙條跟你說你的腎臟被切一顆走了的那個都市傳說嗎?』金珉錫滿口泡菜,唇邊滿是鮮紅地說著這種話,看起來頗是驚恐。『我當初要來中國之前,一堆老同學跟我說你們這裡有很多這種事,叫我要小心。』

『對啊,我也常常覺得全世界獵奇的事情都發生在這裡,果然是遙遠神秘的東方國度。』流暢地接過話,鹿晗拿筷子切開一小片結塊的炒蛋。『……我可以跟你講一下昨天的事情嗎?』

金珉錫看起來是沒有太為難的樣子,恬適地把泡菜吞進嘴裡才又開口。


『喔,可以啊。你是說我強吻你嗎?』

『對。還有我強吻回去。』鹿晗不太確定自己現在喉嚨癢的情況,到底是真的喉嚨發癢,還是胡椒灑太多作祟。


『就算是西方人也沒人在接吻當成禮儀的,所以我們直接跳過那段吧。』扒了一口飯,金珉錫講話的聲音變得有點含糊。『如果你想要我道歉的話,那就,對不起。但我不能保證以後我不會出現在你面前,畢竟我現在沒有離職的打算。』

『嗯,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你也沒必要道歉。』猜想著金珉錫在逃避緊張狀況時,是否都是把目光轉移到其他焦點,鹿晗有些興致盎然地瞄著對方的舉動。『因為我…也沒有拒絕。那個時候。』

『鹿晗啊……。』總算是願意抬起頭來,金珉錫的表情是有點深刻的苦惱。『如果只是因為Kris說的那些話,其實你不必──』

『金珉錫,』清了清喉嚨,鹿晗第一次發現原來這種緊張的時刻如此平凡,連自己在做什麼都不知道。『我覺得我可能有一點喜歡你。』

金珉錫的下巴掉得很快,大概是沒想到他會這麼單刀直入。

鹿晗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不是吳亦凡,所以他對待金珉錫的方式不同於吳亦凡。金珉錫是否能接受,那是他的選擇;但是自己在本質上就是這個樣子的。

金珉錫沉默了不只一點點一下下。直到把那口飯都咬完了吞進嘴裡,才又開了口。


『……你幹嘛搶我台詞。』


『……什麼?』鹿晗在此時開始懷疑起自己對韓文的理解能力。

金珉錫回望著他,正經八百。『我覺得我可能有一點喜歡你。』

『那不是我剛說的嗎?』

『所以我說你幹嘛搶我台詞啊。』

他們又對看了好幾秒,然後才眼對眼地笑出聲來。

──跟白痴一樣。鹿晗想。


抿了抿嘴唇,鹿晗把笑意收起來。『你一直都喜歡同一型的吧。』

『哪有。』金珉錫終於把視線調開,開始吃那盤幾乎被胡椒粉覆蓋住的炒蛋。『Kris比你高很多吧。』

『沒啊,我跟他一樣都吃重口味。』對於自己的身高,鹿晗向來不覺得有任何不足之處。是吳亦凡長得過於高聳入雲才是。『而且都是中國人。』

從炒蛋裡抬起頭,金珉錫睨了他一眼。『……被你講得好像我狩獵範圍很廣一樣。』

『好吧,那加上長得帥這個要件可能範圍縮小很多。』聳聳肩,鹿晗拿起碗,也開始扒飯。

金珉錫不再說話,只是加快了吃飯的速度。鹿晗多看了一眼,還是覺得對方吃飯時像隻被放大了太多倍的黃金鼠。



食物也不是很多。他們把桌上的東西都掃光,然後開始收拾碗盤。

金珉錫低著頭,把裝小菜的保鮮盒一個一個疊起來。

『……等一下出去走一走?』

『喔。』點點頭,鹿晗拿起碗,也跟著要走進廚房。

『不用了啦,碗我自己洗就好了。』倏地停下腳步,金珉錫止住了鹿晗前進的路線。『水槽也只夠一個人洗東西啊。』

『喔。』沒有想被阻擋的意思,鹿晗用手肘撞了撞金珉錫的手臂。『那我擦碗。你不會都不擦碗就讓它風乾吧?』

金珉錫愣了一下,低頭念了幾句你這人真是之類的話,還是領路進了廚房。



拖著腳步,鹿晗有種走在時間軸的感覺。

一步一步走回少年期,那種模糊知道戀愛的開端,學習著怎麼去和另一個人相處的感覺。

他並沒有刻意在為金珉錫做些什麼。

他想這是種學習,把這個人放到他的生活裡,在未來的記憶延伸。




※※※



他們還是去逛了平板電腦的賣場。正確來說也不能算賣場,因為鹿晗壓根就懶得再去比較哪家的產品CP值最好(雖然他誇口跟張藝興說他有認真做功課找型號),唯一的目標就是買最新的iPad充數。

困難點不在於買iPad,因為那是個明確的目標。真正的困難在於幫iPad買衣服。

鹿晗向來是對於配件這類東西有一定主見的人,沒有需要徵詢他人意見的困擾。但基於金珉錫在場,他也就意思意思開口問了一下金珉錫覺得哪個iPad的殼比較好看。

包子臉瞬間閃動的蒼白幾乎跟店裡的白色裝潢融為一體。金珉錫就這樣呆站在其實也不是說很大的iPad殼專區前面,像是要站到天荒地老。

萬萬沒想過自己只是隨口一句話,金珉錫居然會這麼認真思考。鹿晗有點著慌,手搭上金珉錫的肩膀,想跟他說別想了,大不了我自己上網買一個──。

結果幾乎化為石像的金珉錫就在那一秒動了。然後踮起腳尖,拿起了在他頭上的某個iPad殼。

鹿晗在當下真是驚呆了。他看著金珉錫把那個iPad殼無聲地遞到他的面前。

『不好意思啊。』包子臉盯著地板,瀏海散在額邊。『我……不太會挑東西。』

接過那個iPad殼,鹿晗沒有多看一眼,直接拿去櫃台結帳。

他想這是了解金珉錫的學費。



至少他現在知道金珉錫不僅有選擇困難症,還是個色彩白痴。這可能連金珉錫本人都沒有察覺。

……不然怎麼會選一個這麼醜的殼。醜到連鹿晗自己都懷疑為什麼水果專賣店會讓這個殼擺到架子上。

戀愛的現實面果然還有很多需要克服的空間。











2015.05.06 Wed l [EXO/xiuhan(鹿包)]Backwater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