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八章



鹿晗其實知道自己的LINE裡有一堆訊息,但他就是懶得回。

反正傳的人是同一個。

直到晚上十點多,他都已經洗完澡在看網路影片打發時間的時候,手機才終於響起來。來電顯示跟那堆LINE訊息的主人是同一個。

鹿晗懶懶地滑開螢幕,調成擴音。「……喂?」

「──沒~打擾到你吧?」

聽到張藝興莫名鬼祟的聲音,鹿晗翻了翻白眼。

「你都打過來了,沒差吧。」完全沒有多看手機一眼,鹿晗繼續看著筆電螢幕裡其實也沒有多好笑的影片。「幹嘛?」

「沒啊,就……。」乾笑了一聲,張藝興的語氣依然很尷尬。「Minseok……不在你旁邊喔?」

「要找Minseok的話,我把他手機號碼給你。」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聲,鹿晗關掉了影片的視窗。其實也不是不知道張藝興要問什麼,只是想多酸一下。他想大概這也是馬齒徒長的後遺症,反正也沒什麼人會打電話給自己,老朋友打電話來能多聊一下也不錯。「啊,還是你被他封鎖了?」

「他會封鎖我的原因,大概是因為介紹了你這種對象給他。」果然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張藝興立刻恢復了平常講話的音調。「蛤,啊約會以後人沒有跟你一起回家喔?」

「你怎麼知道我們不是剛幹嘛、然後他剛走?」鹿晗撇撇嘴,又打開下一個影片的視窗。

「因為你的聲音裡都是欲求不滿啊,我的耳垂都聽到了。」張藝興的聲音模式已經轉換成為「好無聊啊我為什麼要打這通電話呢浪費我手機錢」的狀態。「那鹿爺您今天約會還愉快嗎?有做任何不雅的動作,傷害廣大市民的眼睛嗎?」

「就買完東西吃個飯啊,不然要怎樣。」側過頭想了想,鹿晗回想起自己跟妻子以前約會的路線,也大抵都是這樣的。「還是張爺您每次約會都在演還珠格格,還要騎馬唱一下你是風兒我是沙?」

「拜託,你要不要update一下,最近講古裝劇大家不是講步步驚心就是講甄嬛,誰還跟你瓊瑤啊。」顯然是嫌棄鹿晗的舉例不佳,張藝興繞了一圈才又回到原本的問題。「我還以為你是訂餐廳,來個燈光美氣氛佳那一派的。」

「這──。」搔搔頭,鹿晗倒帶回今天跟金珉錫也就是在路邊找家館子吃麵的畫面,委實想不起來那裡跟燈光美氣氛佳沾得上邊。「今天才臨時想到要出去,要訂也來不及吧。」

「算了,Minseok應該也不是很重排場那種人,還滿好搞定的。」張藝興的口氣聽起來像是在搖頭。「那你們今天都幹嘛去了?只買了平板電腦?」

「……還有平板電腦的殼。」鹿晗熱心地補充上重點。

「我去,你們也太無聊了吧。」這下子應該是完全感到這通電話是浪費他的時間了,張藝興連吐槽都少了幾分力氣。「你以前是怎麼把老婆騙到手的啊?」

「大概是看上我的樸實無華不造作吧。」聳聳肩,鹿晗說真的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的。「才第一次一起出去而已,也沒什麼特別好期待的吧。」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好不?」張藝興靜了幾秒,才又半帶點認真地接了下去。「說真的,要我幫你出點主意嗎?好歹我認識Minseok比較久……。」

「不用了,看你現在還單身就知道你沒什麼好主意。」總算找到一個機會可以見縫插針,鹿晗是沒有放過這個機會的道理。「少在那裡一直對我指手畫腳,你自己先找個對象吧。」

「No。爺我是浪跡天涯的浮萍,不會輕易定下來的。」吹了一聲口哨,張藝興故作輕浮的樣子,也只會讓鹿晗想起數年前張藝興一通越洋電話打過來,啞著向他說失戀的事。「Minseok只是看起來隨和,但才沒那麼好搞定。你看Kris就知道了。」

「我沒那麼弱。」嘖了聲,鹿晗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了。「……但還是想問你點事。」

聽這語氣不太對勁,張藝興也跟著沉了聲。「你說吧。」

「──你覺得怎樣能讓他覺得氣氛很特別?但不要特肉麻那樣?」

「靠!你剛才不是還說不用問我!」

「欸,我聽起來你好像很想說嘛……。」



※※※



鹿晗直到那天走出門,才覺得今天風颳得還真是有些冷。天氣總是在他不知不覺間換了腳步,他也才意會過來人生每天這樣過啊過的不過如此。

他有點猶豫要不要回去多拿件衣服,但是門又已經鎖上了。

『──有點冷喔,要不要多帶一件衣服?』

背後被猛然拍了一下,鹿晗神經質地反射往回看,才發現金珉錫站在自己身後,笑嘻嘻的臉裹在圍巾裡,驀地生出一季的暖意。

鹿晗往後稍微退了一步,拉開了一點和金珉錫之間的距離,正眼迎上對方的視線,吸了吸鼻子。

『不用了,也沒很冷啊。』

『還是帶著吧。』金珉錫搖搖頭,在鼻子的部分點了一下。『你感覺等一下就要滴鼻水了。』

『最好是……。』鹿晗倏地有些放鬆地笑了出來,從口袋拿出鑰匙,重新把自己家門打開。『進來吧,等我一下,我拿個衣服就好。』

金珉錫嗯哼了一聲,跟著他踩進屋子裡。

鹿晗打開衣櫃,略微苦惱了半天,還是拿了一件短風衣。他想起自己已經很久沒有為了穿衣服的搭配煩惱過了。

約會的人專有的煩惱。雖然他曾經以為那是距離他非常遠非常遠的事。

因為金珉錫,似乎所有的一切都鮮活了過來。妻子與自己的記憶,和現在的一切,也似乎沒那麼不可相容了。

鹿晗拍了拍自己的衣角,走出房間,看見金珉錫窩在沙發上,正在那裏玩手機。

大概是察覺到鹿晗走了出來,金珉錫抬起頭,笑了笑,又多念了幾句。

『好了啊?是說最近天氣變化真的很大耶,十一月底就突然冷下來了──』


突然聽到時間被提起,鹿晗下意識地看了看牆上的掛曆,才隱約想起這也一年多了。從自己回到北京以後。

他曾經以為回到北京就是把自己埋回原生的地方,然後腐爛在這裡。但是這塊土地以各種新鮮的方式滋養他,把他的人生抽絲剝繭之後,又重新織成一面雲錦。


思及此,鹿晗有些發笑。含在嘴裡的笑聲剛跳出口,金珉錫隨即皺了眉。

『──怎麼了嗎?』

『沒。』鹿晗搖搖頭,走向前,抓住金珉錫的手掌,往自己的手心合去。『走吧,出門。』

金珉錫低了頭,看看他們重合的手,五隻手指嵌著另五隻手指,縫隙填得滿滿的。

再次抬起來,包子臉咧起了嘴,笑臉劃開成燦爛的弧度。

『走啦。』



※※※



幸好星期六早上車子也不是太多,鹿晗抵達了目的地,找了個位置把車停好,這才鬆開安全帶。

金珉錫沒急著解開安全帶,卻是東張西望著。

『──這是哪?』

『我以前在這裡上的中學。』幫著金珉錫解開安全帶,鹿晗抿了抿嘴,望著窗外的風景,居然是自己也會有些怯然的陌生。『今天周末,去觀光景點人都很多。來這裡走走……沒關係吧。』

他的手心有點滲汗,就害怕金珉錫說一聲不好他不喜歡。即使過去一年多來,金珉錫從未說過類似的話。

金珉錫只是快速地打開了車門,轉頭斜了他一眼。

『那就快走啊!天氣很好耶!』

鹿晗傻了一下,這才快速地轉身打開自己的車門,順手抓了自己的短風衣提在手上。

──是啊,天氣真好。



校門口的警衛果然還是在打瞌睡。鹿晗探過頭,打了聲招呼以後就拉了金珉錫走進校門。

他仰起頭,不太記得什麼時候行政大樓旁邊又多了一棟建築物。也許十幾年來真的學校變有錢了也說不定。

『……你跟藝興在這裡認識的啊?』金珉錫先跨了幾步,走到花圃旁邊。『學校看起來很大。』

『對。在這裡。』突然提起張藝興的名字,鹿晗恍惚中還覺得不太真實。現在已經懂得怎麼把自己包裝成都會菁英的張藝興跟當年戴大眼鏡的書蟲顯然不是同一個人。『──走吧,到處看一下。』

鹿晗原本想帶金珉錫去自己以前的教室看看,卻發現自己也記不太起來是在哪間教室上課了。而且現在的教室也都鎖起來,沒得上去,也就是在外面看看而已。

有些挫折,鹿晗拉著金珉錫在操場邊的階梯上坐了下來。他原先想跟金珉錫道歉,順便說中午帶他去吃好的(雖然這也是原本的計畫),卻沒想到金珉錫的問話是一連串的砲彈攻擊。


『藝興以前被欺負?真的?』兩隻手插在外套口袋裡,金珉錫抖著手臂,不知道是真冷還是只是習慣性動作。『還以為他很會說話、人緣還不錯呢……。』

『最好是。都是我罩他的啊!』鹿晗翻了個白眼,也跟著把自己的手縮進外套口袋裡。『我以前才是真的威風好不好,校園老大耶。』

『咦──!』拉出一聲長長的、判斷不出是不是稱讚的嘆聲,金珉錫瞇起眼看他。『你會打架啊?可是你很瘦耶!』

『不要用那種淺薄的外表判斷我。』鹿晗轉了轉眼珠,從鼻孔裡重重噴了口氣。『我可是兩三天就要去輔導處報到的。』

『是喔……。』金珉錫把視線收了回去,手臂不再抖了。『我以前是沒打過架啦…啊,因為我就是個胖子,就是在班上會被叫胖哥胖哥的那種。但我還是搞不懂為什麼那些人老是要打架。很好玩嗎?』

『也……不是。』想起自己以前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偶而還會見血留疤的樣子,鹿晗也說不出口那是什麼多好的回憶。『就、不知道自己要幹嘛吧。不喜歡念書,來學校也覺得自己很普通、很無聊。嗯…可能是因為這樣吧。』

『原來你是愛出風頭的那種喔。』一臉不可取啊不可取的樣子,金珉錫聳了聳肩。『那時候很會打架,現在還不是在當一般上班族。』

對金珉錫突如其來的吐槽有點訝異,鹿晗怔了一下,這才又放了鬆,往後躺了點。

『……對啊,人生不就是這樣過。』

面對他沒有反駁的樣子,金珉錫可能也有點驚奇。包子臉轉過頭看了他一下。

鹿晗還在對著操場放空,冷不防就發現自己外套口袋裡的空間變擠了。他低下頭,發現金珉錫把一隻手放進他的口袋裡,輕輕沾上他的手指。

金珉錫咳了一聲,也學著他看向操場。

『──中午我想吃好的。』

『我帶你去吃的有哪裡不好嗎?』

『不知道耶,你品味有時候有點可怕。』

『……講到品味可怕,你選iPad殼的品味也很可怕。』

他們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閒扯著,直到兩個人的頭抵在一起,一起望著操場,沉浸在沉默裡。

外套裡的手嵌合著。有點手汗,但不要緊。



他的人生不必華美。光是跟金珉錫這樣肩並肩坐著,鹿晗就可以感覺到,那些曾經空虛到幾近疼痛的角落,都在一點一點被補滿。

我很高興。












2015.05.13 Wed l [EXO/xiuhan(鹿包)]Backwater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