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xiuris番外─we could have it all



吳亦凡在把釘書機裝到要還給文書組的雜物裡之前,才想起來這不是公司給的,是他私人的物品。

正確來說,是金珉錫的。

也不是公司沒有發文具,但是有一次跟金珉錫去吃飯,抽獎抽中了文具組。包子臉拿走了自己有需要的東西,問了吳亦凡有沒有想要的,沒有的話他就要把剩下的都拿去給金鍾大。

吳亦凡當時就拿了那個釘書機。圓圓胖胖的流線型,大概是符合人體工學的設計。但是他怎麼拿就是不順手。

『是因為你的手太大了啦。』金珉錫當時白了他一眼,拿起那個釘書機。『你看,我拿了這樣剛剛好,很好用啊。』

吳亦凡當時不甘心,想著這種先天上的不公平哪能成為他被區區一個釘書機打敗的理由。

於是他一直用著那個釘書機。很多年,還有後來的很多年。

釘書機用著也總上手了。但是金珉錫已經不再拉著他的手了。

吳亦凡偶而會在經過金珉錫的辦公格裡,看見金珉錫在敲鍵盤;又或是在開會的時候,看見金珉錫拿著鉛筆在記事本上塗塗寫寫。

小小的手。

其實不小。金珉錫也是個成年男子,沒什麼柔若無骨嫩如花瓣的手。但放在他旁邊一比,就是小小一個。像玩具。

吳亦凡有點記不起來了。金珉錫的手握起來是什麼樣子。他不是沒握過,只是很少很少。

但是他現在,是不可能再握了。



把那個釘書機拎起來,吳亦凡用這些年早就習慣拿著的姿勢,靠向金珉錫的辦公格。

自己的存在不是什麼很好忽略的事情。金珉錫從螢幕裡抬起頭來,看起來怡然自得。吳亦凡猜測那是因為對方正在看網路新聞而非公務文件的緣故。

『……怎樣?有事嗎?』對他笑了笑,金珉錫的眼睛看起來更圓了些。

『喔,也沒。』不自覺抖了一下,吳亦凡有些訕訕的,這才把釘書機放到金珉錫桌上。『這個,還你。』

這麼小的東西,壓根就是不需要還,收了就算了。就算拿到金珉錫面前,對方也很可能叫他自己收著。

──可是吳亦凡不想。

金珉錫順著他的動作低下頭,盯著那個圓圓胖胖,卻因為長時間使用而有些髒掉的釘書機多看了幾秒,才把那個釘書機放到自己的筆筒裡。

『……謝啦。』抬起臉,金珉錫又給了他一個笑,真心的那種。

該走了。該走了。

可是吳亦凡挪不動腳步。他覺得鞋底可能沾到了口香糖,死黏在地板上。可惡,這雙鞋子的料子很好的啊……。

他依然靠在金珉錫的辦公格邊,張了張嘴,迎上金珉錫沒有太多情緒的眼光。

『那個。』舔了舔唇,吳亦凡突然覺得嘴巴有點乾,可能是辦公室的空調開太強了。『你……會來歡送會嗎?晚上?』

金珉錫先是愣了一下,然後點點頭,沒有特別用力。

『會啊,當然會。』摸了摸下巴,包子臉似乎是在回憶的樣子。『七點在老鄧火鍋那裡,對吧?』

吳亦凡應了聲喔,是啊,記得來,然後轉身走回自己的位置。

他聽見金珉錫把「老鄧」兩個字發得很清楚。可是這兩個字,他一開始是念不好的。

那時吳亦凡常陪著他說,像在帶幼稚園生一樣張大了嘴展示發音。有時候他還會笑金珉錫笨死了,怎麼這麼簡單的話都說不好。

他現在說得真好。練習久了,熟能生巧。

吳亦凡打開電腦桌面,把交接清單上的東西又掃了一次,卻一個字也看不下去。

他想金珉錫可能不知道,剛才自己有多麼害怕。



我真的很怕你不來送我。



※※※



飯局裡大部分是他這一組的同事,還有之前離職的也特別來送他。

一個剛跳槽的老同事舉杯敬他,開玩笑地說吳組長強啊,這下調回美國總部去,高升了。

吳亦凡笑笑,把那杯給乾了。沒有什麼升不升的問題。反正人生就是這樣;你以為這樣達成了人生新的里程碑而歡喜不已,然後才發現其實每一天過得沒有任何不同。日子還是這樣過,自己還是自己,也可能因為年紀越來越大而變得更鄉愿或是窩囊。

更何況他這次,是逃回去。


金珉錫坐在他斜對面,跟其他同事聊現在他們部門還在進行的企劃,是有點無趣的話題。

吳亦凡這才發現金珉錫的中文真是好了不少。他以前從沒這麼覺得的。

他沒有刻意去想是因為什麼緣故。鹿晗、鹿晗,那個看起來秀氣但是玩運動卻沒有在收斂的傢伙,大概是一個很好練習中文會話的對象。

吳亦凡不太記得為什麼以前跟自己混在一起的時候,金珉錫的中文程度會那麼差。大概是因為他們都用韓文溝通。又或者是,他們很多時候,都沒什麼說話。

但是鹿晗會和金珉錫說很多話。有時候一邊說還會一邊自己莫名地笑出來。

他真不知道有什麼那麼好笑,可是金珉錫就會跟著笑。

那是吳亦凡認知到自己正在逐漸失去金珉錫的開始。他在當時相當不知所措,後來也一樣不知所措。

所以一切的發展也就那麼順理成章了。



他多喝了幾杯,腦子都燒到冒煙了。猛地走出店外,風吹過來,才發現還真是有些冷。

『一起搭車吧?』吳亦凡把雙手插進口袋裡,晃向剛跟其他同事道別的金珉錫。『反正順路。』

……豈止順路。他們明明就住同一棟大樓同一層。

金珉錫點點頭,卻是直接往前走。

『走一下吧,我想醒醒酒。』那張白而圓潤的臉拉起一個笑,有點像當年他們初見一樣,尷尬卻很熟悉。『喝多了,怕等一下吐在計程車上不好收拾。』

吳亦凡加快了腳步,走到金珉錫身邊,沒花費太多力氣。


他刻意放慢腳步。自己步伐大,金珉錫容易跟不上。以前就常常為這個抱怨。

『你……。』拖長了音調,金珉錫聽起來是有些不知道該不該問的樣子。『星期四幾點的飛機?』

『下午。』多少有些驚喜,吳亦凡原本以為金珉錫是不打算問了。

『是嗎?飛芝加哥是下午啊?直飛嗎?』理解似的吁了一口氣,金珉錫聳起了肩膀。『唉,你走了,周末看電影跟打球就少一個人。』

有些失笑。吳亦凡有點分不清楚金珉錫說這些話是不是想讓氣氛輕鬆一點。

自從金珉錫跟鹿晗在一起之後,他們的周末之約就變得有些斷斷續續。但畢竟成年人在周末的娛樂真的不是很多,所以最後還是恢復成老狀態。

同樣的一群人在做同樣的事情,可是什麼都已經不一樣了。


『……還會補人的。』他拍了拍金珉錫的肩膀。『我一走,他們也要派人來接這裡的工作。』

『欸。』金珉錫搖搖手,有些故作深奧的樣子。『不一樣啦。來的搞不好是老頭,哪有你這麼帥。』

吳亦凡第一次覺得酒喝到整個臉都脹紅了真好。這樣金珉錫就不會發現他臉是因為害臊所以紅到發熱。

可是有什麼好高興的。這種不帶有情感意味的稱讚。

金珉錫覺得他帥。可是也就是這樣了,沒有其他了。



多走了幾個路口,金珉錫說自己有比較好了,叫車吧。

包子臉剛要往路邊伸手招車,吳亦凡卻先一步扯住了對方的手腕,把金珉錫往自己的方向拉。

他們沒有跌在一起。事實上,因為吳亦凡也不是很用力,所以金珉錫只是稍微顛了一下腳步,很快就穩住了。

金珉錫沒有甩開他的手,只是抬起頭看他。眼神裡沒有憤怒或是疑惑,只是平靜,非常平靜。

──那種,你做什麼都跟我沒有關係的平靜。

吳亦凡被看得有點心慌。囁嚅了半天,才把在送別會上一直揣著的字全扔了出來。


「Minseok-ah,我喜歡你。」他確定金珉錫聽得懂這串中文。這麼簡單這麼直接的字,說出來卻讓人這麼害羞這麼想逃。「我喜歡你。真的很喜歡你。」


前些年,他知道金珉錫跟他要的一直都是這個。說出來,然後兩個人在一起吧!像那樣。可是他沒有那麼做。因為家裡那關過不去,因為覺得在公司裡遮掩很麻煩,因為很多大大小小、看起來微不足道卻又言之成理的原因。

他沒有說。金珉錫曾經想說,卻被他擋了下來。最後金珉錫離開了他。

吳亦凡承認自己很是卑鄙,即使到最後一刻也是一樣。在調職的最後一秒,才選擇跟金珉錫說出這些話。

……因為他們不會再見面了,所以才能說出這些話。

吳亦凡這才發現,他面對很多事情的時候都很彆扭;像是對金珉錫告白,像是看見鹿晗和金珉錫在一起。可是唯獨面對自己的懦弱,他投降得特別快。

人總是在身上有那麼一塊軟肋。Achilles’ heel。他在溫哥華念書時,老師這麼說著。

金珉錫直直地看著他,圓而有神的眼睛裡還是沒有一點波紋。

「謝謝。」金珉錫的中文已經褪去了他們初來北京時的那份尷尬。「我也很喜歡你。」

吳亦凡鬆開了金珉錫的手腕。他明白即使拉著,也沒什麼意思了。

他們都知道,這個「喜歡」跟那個「喜歡」不一樣。可是現在爭辯這些,已經不具任何意義。



他走到街邊,剛要伸出手招車,卻被金珉錫的聲音生生止住了動作。

「亦凡,謝謝你。」他原本以為金珉錫會用韓文說,卻被那幾句還是略顯生硬的中文拉走了神。「如果不是你,我不會來北京。」

吳亦凡沒有看向金珉錫,卻是面對著街上的車水馬龍閉上了眼。

是了。金珉錫是為了自己才選擇也調職到北京。他們一起來,卻沒一起走。

北京是鹿晗的老家。也許之後也會變成金珉錫的家。吳亦凡有些諷刺地想著。

他到底能說什麼呢?



直到看著金珉錫走進家門,他才轉身打開自己公寓的門。

剛才看見金珉錫打開門的時候,裡面燈是亮著的。沒意外的話,大概是鹿晗在等金珉錫回家。

把鞋子丟到一邊,吳亦凡打開客廳的電燈。

他喘了口氣,這時候才終於能把思緒調整回來。

剛才應該至少回金珉錫一聲不用謝的。真的不用。

因為那是他一直想說卻沒能力說的。



那些話一輩子摀在胸口,熱到他發痛。




※※※



下午五點半的飛機,吳亦凡吃過午餐就把行李拖到玄關,也叫了計程車兩點來接他。

他不期待有人來送他。反正自己的親戚大多不住北京,沒人來送也是正常。只是多少還是有點掛意金珉錫。

──我不知道,你會不會想我。

還在發呆,門鈴卻響了。吳亦凡想著是不是宿舍管理員來收鑰匙,也沒看貓眼就開了門。

金珉錫站在門口,看樣子是飛奔過來。

『太好啦,你還沒走。』抹了抹額頭上的汗,金珉錫對著吳亦凡背後的行李努努下巴。『要把行李搬下去啊?我幫你吧?』

『你──』沒有立刻讓出位置,吳亦凡有些啞了嗓。『鹿晗他……?』

『他還在公司。我跟他說了我要送你去機場,下午請假。』索性直接把他推開,金珉錫快步跨到玄關裡。『幸好你還沒走。我就想說你沒這麼勤勞……。』



往機場的計程車上,兩個人都沒說話,連眼神都沒有交集。

直到把行李都搬上了機場推車,吳亦凡才終於生出了要離別的實感。

奇怪的是,明明要走的人是他,他卻有種更像他是要送走金珉錫的感覺。

『謝謝你來送我。』因為我以為你不會的。

金珉錫拍了拍他堆疊起來的行李箱。『好好保重,吃多養胖一點。』

『知道了。』吳亦凡點點頭。手剛抓上推車的握把,卻見金珉錫向他伸出雙手,張成一個擁抱的形狀。

吳亦凡沒有再多想。鬆開了手,直接步向金珉錫,把頭放到對方的肩膀上。他們不是第一次擁抱,但這是他第一次終於面對了自己還有金珉錫。


『珉錫啊。』

他唸著。他知道金珉錫有聽到。



這一段路,謝謝你陪我走。








--
看了一下目前的儲藏,應該是沒有加拿大哥跟北京哥的文了,應該是畢業的意思(?)
其實最近真的沒什麼時間寫文,有一點彈盡糧絕的感覺。身為社會人的現實面(???)
哪天突然關了大概就是真的沒有存糧了











2015.06.03 Wed l [EXO/xiuhan(鹿包)]Backwater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