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二章



李浩沅終於明白,以前跟張東雨的那些距離,都不是距離。

張東雨的問句始終沒有問出口,但是動作卻提前洩漏了他的想法。

首先就是練習完之後固定的球具收拾。以前總是兩個人一人拉著大籃子的一邊,把球具抬回休息室。但是東雨開始堅持要自己抬,叫浩沅先回休息室去掃地。


「分工合作,這樣弄起來比較快。」東雨是這樣說的。


晚上的兩人練習也是。東雨往常是會直接跳到他身上,然後開始喊著好熱啊、陪你練習有夠累、好歹請我喝飲料之類的;現在的情況變成,見了面就是打個招呼,到球場以後直接開始練習。

浩沅想過,這是不是張東雨拙劣地在表達不滿。但是這不是他願意去想的可能性。

──東雨哥,在吃醋?

但是,為什麼?

如果喜歡的話,如果早就知道的話,為什麼當初要拒絕?如果不是喜歡,現在又何必擺出這種姿態?



他們又走到那個路口。他們兩個人的家往不同方向的路口。

曾經在兩年前的雨天,他們第一次認識的時候,東雨在這裡對著浩沅大叫「我叫張東雨!」,然後浩沅傻站在當場,想說這哪來的神經病。

現在他們同樣站在這個路口,可是什麼都不一樣了。

水銀路燈照得東雨的影子瘦瘦長長的,旁邊還有一些蟲子在飛。看樣子夏天是真的在眼前了。

「掰啦!」東雨給了他一個歡快的笑臉,浩沅在那對眼睛裡卻找不到以前那份促狹的玩鬧笑意。「明天見。」

「再見。」他擺擺手,看著東雨轉過身。

那個身影有點駝背,腳步卻很堅定,沒有遲疑地在浩沅的視界裡淡去。


李浩沅閉上了眼睛。

他從來沒有覺得這麼挫敗過。



※※※



李浩沅開始慢慢習慣。慢慢習慣在體育課分組的時候跟靜善在同一組,慢慢習慣靜善叫他一起去幫忙搬作業,慢慢習慣靜善有時候早餐會多買一個麵包給他,他再回贈一瓶牛奶。還有慢慢習慣在做以上這些事情的時候,狐群狗黨們只差沒有放聲吹口哨那種虎視眈眈的模樣。

東雨跟他的距離逐漸拉遠了,靜善把這個位置填滿,似乎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浩沅也自然地在週末沒事的時候主動約靜善出去玩,甚至會陪著對方去逛街。

有一次,他幫著靜善挑髮箍。看了半天,還是鮮黃色最符合女孩的朝氣開朗。他爽快地拿了那個髮箍去結帳,然後慎重地幫靜善戴上那個髮箍。

「嗯。」浩沅往後退了一步,仔細盯著女孩的臉瞧。「很好看。」

靜善的臉瞬間像是被辣椒醬塗過一樣,艷紅色炸了滿臉。先是低下了頭,接著一個跨步直接拉住浩沅的手。

「──謝謝。」

浩沅牽著靜善的手,在其實也沒有很大的百貨商場裡逛了一個下午。

他真的覺得自己可以這樣過。就這樣忘記張東雨,就這樣喜歡上這麼好的女生,就這樣一直走下去。



但是靜善告訴他,他做不到。


升高三的期末考之前,他們約在社區的圖書館唸書。李浩沅老早就對自己的成績自暴自棄了。反正只要不是考太爛,老師就不會跟教練打小報告,自己就不會被罵到耳聾。來圖書館也就是做做樣子,畢竟是靜善約他來的。

期末考……。所以這星期跟張東雨的夜間練習又要停了。

浩沅趴在桌上,無聊地幫國文課本上的人物畫上現代的裝束。

話說回來,東雨哥也要畢業了……。聽說是已經申請上某個大學的體育學系,不過不是進去打球的,好像是專攻運動科學還醫學什麼的,反正就是場邊的工作,浩沅也不是很懂。

比起東雨要念什麼,浩沅更在意的是東雨即將要離開自己生活的事實。

他原本以為聽到這件事的時候,自己不會有什麼反應;但是在學校的榜單貼出來的時候,卻還是連一句恭喜也說不出口。

他想,比起張東雨,他更應該恭喜自己。

恭喜自己終於跟東雨無關,徹徹底底地失去連結。

……但是他又不想這樣。

東雨還是維持著那樣「只是學長學弟」的樣子。但是距離一拉了開,反而更讓浩沅清晰地想起在跟靜善交往之前的種種。

那些玩笑、那些動作、那些似真似假的擁抱,原來不一定是他一廂情願的錯覺。

但是、為什麼又拒絕了呢──?

浩沅知道拒絕一個人的告白可以有很多原因,可他猜不透張東雨所做的這些動作,到底是試圖向自己釋放什麼訊息。

也許,真的是自己太笨了吧……?



他還在繼續幫國文課本上的作者畫上鬍子,頭卻冷不防被敲了一記。

浩沅抖了一下,抬起頭,發現靜善早就整理好,背著包包盯著他看。

「……走啦。」靜善又戳了戳他的額頭。「你不吃午餐啊?」



「喂。」在浩沅撈起鍋子裡的豆腐時,靜善驀地開了口,語氣很是輕鬆。「你其實不喜歡我吧?」

他的第一個反應是抬起頭,然後立刻感覺到自己睜大的眼睛正讓額頭出現幾條抬頭紋,就這樣死死盯著靜善瞧,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歪了一下頭,靜善撇開了視線,低頭無趣地攪著飯碗。「說中了啊?」

「……。」浩沅放下筷子,決定先搞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沒有──。我做錯什麼了嗎?」

「不是。是你放空得也太明顯了。」靜善更用力地攪著碗。「我原本以為你們打球的好像都是這樣,喜歡球勝過女朋友。可是我同學跟球隊的學長交往,也沒有這樣啊……。」

「你想太多了啦!」這時候才發現拙於唇舌真的是一件很惱人的事。浩沅伸出手,想拉住靜善的手指。「我就比較……。」


「──是吧?你有其他喜歡的人吧?」


他的手就停在那裏。剛好在醬油罐的前面。

那個問句簡單得很平淡,靜善也沒有看著他,但是李浩沅就是莫名地知道,這個問題其實絕望透頂。

只是因為不想讓自己的悲慘看起來很可憐,所以才用這種平凡無奇的方式說出來。

李浩沅也許在唸書上缺乏百分百的天份,但是他很清楚這個時候要極力否認、至少要說些什麼,才能讓女孩安心。

可是體內叫囂的聲音那麼明顯。


……分了吧。

分了,然後去找張東雨說清楚。他真的受夠了這種躲躲藏藏的日子。


可是他怎麼對得起靜善?怎麼說自己就是個在當時的狀況下,有誰陪著都可以的混蛋?



浩沅沒再說一句話。



※※※



李浩沅做好分手的心理準備,剛好是在期末考結束的那一天。

他原本想在放學之後找靜善說清楚,卻在打掃時間之前被手機頻繁的震動搞到很是焦躁。

打開手機才發現是接二連三的簡訊。球隊的學長學弟發來說要幫這一屆高三畢業的學長們在他們常去的撞球館辦餞別會;每個人的語尾一定附加「有請很多正妹、一定要來」這句話,深怕沒說就沒人會去一樣。

到最後一定又是只有他們球隊幾個臭男生。每次都這麼說。

浩沅翻了翻白眼,把手機收進口袋裡,想著這種聚會在提分手之後去還真是傷情傷景,不如不去。

等一下回了簡訊說有事不去了吧……。

他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剛坐了正,就看見靜善站在講台前跟幾個女同學說話,似乎沒注意到他。

浩沅的心臟在那個剎那收縮了一下。有些膽怯。

掏出手機,他重新打開簡訊。躊躇了半晌,終究還是打了一句:「到時候見」。



不是真的那麼想去。

只是突然想起來,既然是高三學長的送別會,那張東雨應該也會到場吧。

就去看一眼,最後一眼就好。











2015.05.03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