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三章



李浩沅終究還是沒有那個膽子直接跟靜善提分手,鴕鳥地想著等球隊的送別會之後再說。

辦送別會的撞球館很舊;但是老闆跟他們熟,所以把鐵門拉下來,整個場子隨便他們玩。

坐在角落跟同學們喝酒,浩沅只覺得這種所謂成年人的洗禮有點無趣。

喝著這種苦澀然後帶點麻痺感的東西,就算成人了……嗎?

學長們熟練地把酒混著倒。號稱是調酒,但其實只是隨便把一堆瓶子裡的液體摻在一起,毫無技巧可言。但幸虧球隊裡也沒有人是什麼品酒大師,大家來這裡也就是狂歡的,酒的品質不是他們關心的範圍。

「喂,來打一局?」一旁的李成烈踢了踢他的腳,指了一下一旁的撞球桌,聲音有些醉意。

「不要啦,你去找其他人。」浩沅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我頭有點昏。」

其實他沒有茫,只是覺得現在不怎麼想動。

李成烈呵呵地笑了出來,從牙縫裡發出「切」的一聲。「靠杯,謀操小。」

「隨便啦,去找人玩啊。」歪了歪嘴角,浩沅回踢了成烈一下。「還是你怕這次又打輸?」

「老子今天手感好得很,謝謝關心。」沒再理會他,成烈丟下這麼一句,就逕自找其他人玩去了。



浩沅又抿了一口手裡的混調,覺得真是他媽的難喝。爛威士忌加上超商的爛調酒加上啤酒,最後混搭可樂,完全跟洗衣精的味道沒什麼差別。

是說自己也沒有喝過洗衣精啦──。

看著週邊的學長學弟似乎都不怎麼在意這件事,浩沅搖搖頭,剛想著是不是要跟老闆討杯水清一下嘴巴裡的味道,抬起頭卻見到眼前歡快的景象。

在距離他不到五公尺的角落裡,張東雨正擺著姿勢和一群學長學弟們自拍。時而眼歪嘴斜,時而咧嘴大笑的樣子,滑稽異常。

浩沅驀然想到,其實自己沒有跟張東雨單獨合照過。從認識以來,一直都沒有。

最多就是打完比賽以後,大家一起合影罷了。雖然現在智慧型手機流行,他也還算常跟同學自拍,卻不知道為什麼,從來就是沒有跟張東雨合照過。

到底是誰的問題啊……。

不自覺地又喝了一口剛剛被自己嫌棄的酒。浩沅這下有點不知道,自己該嫌棄的是酒,還是這麼不爭氣的自己。

靜善說的話,他一直都還記得。

──是吧?你有其他喜歡的人吧?

女孩皺著眉,有些絕望的質問,跟他的那些夢境全合在了一起。

是的,那些夢境並沒有因為張東雨四兩撥千金地拒絕了他、或是他跟靜善交往而消失。可笑的是,夢裡的細節反而越來越清晰。

浩沅甚至記得,前天晚上夢到的,是他跟東雨在無人的休息室裡擁吻著。黏膩而激烈的交纏;他還可以嗅得到休息室裡潮濕悶熱的汗味。

他一直都安慰自己,那些都只是夢境而已,所以無須掛心。這一兩年來也就這樣過了。

只是前幾天靜善突如其來的質問,確實讓浩沅有些慌了手腳。


搞屁啊……。

站了起身,他決定這次真的要去找老闆討杯水,肩膀卻被勾了住。

浩沅側過頭,看見學弟的臉貼在自己旁邊。

「學長!來照相啦!」顯然是有些喝高了,要準備升高二的少年看起來有些神智不清。「學長今天都沒照相耶!」

「啊對啦!來啦來啦!」一旁的隊友立刻起鬨,把他推向照相機前。「今天學長們的送別會耶!是在裝什麼酷啊!」

浩沅尷尬地笑笑,半推半擠地往數位相機的鏡頭前一站,還沒站好定位,一隻手已經先從後面繞上他的頸部。

還來不及回頭,他就已經聽見張東雨在他身邊高聲地喊著。

「唷──拍一張──!!!」

點下快門的是跟東雨同屆的學長。滿臉通紅,看起來也是有點喝多了。

照片應該手震得很嚴重吧,搞不好拍起來跟看到鬼一樣。

翻了翻白眼,浩沅剛想把東雨纏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拿開,回頭卻見少年半掛在自己身上,臉色在青白之間交錯。


慢慢地把東雨拖出人聲鼎沸的圈子,浩沅半扶著對方在破舊的沙發上坐下。

「哥?還好吧?」有些小心翼翼地拍了拍東雨的手。「喝了很多嗎?」

「沒─有啦──!只喝一點點而已!」把頭歪倒在沙發的椅背上,東雨比出了食指。「還可以再來一杯沒問題!」

最好是。不會喝就不要喝啊,等一下又要蹲在路上吐,汙染街道整潔。浩沅不自覺地嘆了口氣。「我去拿杯水給哥喝。」

還沒站起身,手心卻已經被扯住。

浩沅有些怔住。還沒有多想,原本室內播放著的嘈雜的電音流行樂,卻突然間變成了抒情曲。

帶點爵士風情的曲調,是英文歌。他隱約記得是首老歌,卻想不起來名字。算了,反正他一向英文爛。

順著自己的手臂從下往上看,浩沅看見拉著自己的手的東雨,就這樣扁著嘴,眼睛瞪了大,直直地望向他。



瞬時間,好像所有的時間就這樣快速回轉,又回到他們初識的那個雨天。

──你這樣打,不行喔!
──我叫張東雨!

然後,是那個他第一次鼓起勇氣的告白。

──我也喜歡你啊!我們全隊都跟一家人一樣好不好!

最後,是那些個無止境回放的夢境。

夢裡的他和張東雨瘋狂擁抱親吻著,肉體親暱之間,再也沒有其他事物。

那首播著的英文老歌走到了副歌,沙啞的男聲喃喃地唱出那一句。

But I can’t stop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也許是該慶幸這首歌真的唱得很慢。英文破爛如李浩沅,居然可以聽得懂裡面每一個字。

我無法停止、無法停止……。

張東雨的手指還嵌在他的手心裡,沒有動。


先讓浩沅回過神來的,是隊員們大聲的抱怨。

「靠杯喔!老闆!」
「放這什麼死人歌啦!現在在high耶!」

「唉唷,剛才電台切錯了。」老闆從櫃台後面探出頭來,齜牙裂嘴地。「現在就切回去了啦!臭小鬼們!有沒有禮貌啊!」

就那麼一剎那,店裡又充斥著電音。學長學弟們又放開聲音聊天,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浩沅深吸了一口氣,重新躺回沙發,把頭靠在東雨的耳邊。

東雨還沒有放開他的手。

他覺得腦袋裡嗡嗡作響。靜善對他問的一字一句,又再次倒帶。

──你有其他喜歡的人吧?

如果沒有這一次,也許錯過,就是永遠了。

浩沅咬了咬嘴唇,花了幾秒鐘找到自己的聲音。


「哥要找地方休息一下嗎?」他竭力裝成口齒不清的樣子,以掩飾自己其實壓根沒有醉的事實。「我也覺得頭有點痛。」

東雨有些茫然地看著他,似乎是在推敲是什麼意思。

──如果現在錯過,也許就是永遠。

浩沅不敢動彈,深怕東雨隨時會把手抽走。

吵鬧的音樂仍然持續著。提醒他們現在是在一個公眾空間裡。

好半晌,東雨才遲緩地點了點頭,有些無力地。



「那走吧。」

浩沅把東雨的手架在自己肩上。嗅著對方呼吸中濃濁的酒氣,一時之間竟說不上有什麼情緒是那麼深重,壓得他連步伐都顯得遲緩。












2015.05.10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