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四章



鬧區裡,最不缺的就是愛情賓館。

浩沅半扶著腳步不穩的張東雨走進霓虹燈光裝飾的門口。櫃台的大叔只是瞄了他們一眼,然後敲了敲桌上的價目表。

「──過夜。」

只是說出兩個字,卻覺得耳根快燒起來了一樣。

浩沅從大叔的手中接過鑰匙,逃難似地拉著東雨走向電梯。直到點下樓層,電梯門完全地密合,才有一些安心。

東雨還是半靠在自己身上,沒有出聲。

刷過了房卡,浩沅推開門,把房卡插到通電裝置上,整個室內突地敞亮了起來。

粉紅佈置的小房間,相當簡單的擺設。床的尺寸和床頭附贈的保險套和潤滑液,在在都表明了這個地方的用途。

回過頭,浩沅看見東雨整個人靠在牆邊,已經半坐在地上了。垂著頭,似乎是很疲倦的樣子。

他慢慢地走近東雨,蹲了下來。

「──哥?」浩沅試探性地問了。「怎麼了?不舒服嗎?」

東雨僵了一下,然後倏地抬起頭望著他。

跟剛才在撞球館裡一樣,有些喝茫的眼神,但是盯著自己看的樣子卻很堅定。

浩沅感覺到那些夢境,又再次向自己襲來。所有的情節開始在自己的腦海裡叫囂。

他用力地推著張東雨,把對方壓在牆上。

東雨沒有動作,眼神裡甚至沒有驚恐,只是任著他壓制著。

然後浩沅看見東雨輕輕地閉上了眼,在曖昧昏黃的燈光下,瘦削的臉蒼白而透明。

腹部的熱意就這樣竄了上來,像在夢裡無數次演練過的那樣。他把臉貼近那個少年的唇,狠狠地咬了上去。

一開始只是他單方面的嚙咬,直到親暱地摩娑之後,東雨緩緩地張開了唇,開始回應起浩沅的動作。

少年們新生的鬍髭刺上彼此的臉頰,有點奇妙的觸感。吻跟夢裡的感覺其實不太一樣;這個吻只有酒味,也許還帶著點反胃的胃酸。但是浩沅就這樣抵死含住了對方的唇,無法退開。


──我,一直想這樣做……。


先撇過頭的是東雨。浩沅有些錯愕地看著對方斜下去的側臉,心裡禁不住得慌。

哥……。

「……到床上去吧。」

東雨突然開了口,聲音很低,卻已經跟剛才的神智迷茫不同。

浩沅盯著對方有些腫起來的唇,頓了一下,拉著對方站了起來,走向床邊。

這時候才知道,原來色情片裡的曖昧氣氛全靠的是演員誇張出色的演技。把T恤拉過頭頂的時候,浩沅只覺得尷尬到無可救藥。

把衣服連著牛仔褲丟到一旁的茶几上,他有些不自在地抬起頭看向一旁的張東雨。少年也已經除去身上的裝束,剩下貼身的四角褲。

剛才明明是自己鼓起了勇氣;但是到了這一步,反而覺得怎麼做都彆扭。還是、先洗澡吧,片子裡好像都這樣做……。

剛想開口,卻見東雨咬了咬嘴角。

「──我幫你?」

直白卻又帶著含糊意味的問句。浩沅猶疑了一下,點了點頭,坐到床邊。



先走到床頭櫃邊拿了潤滑劑,東雨坐在地上,把浩沅的平口褲輕輕地扯了下來。坦白說,李浩沅是那種跟所有無聊的高中男生一樣,會在意自己尺寸的那種人。即使是自己幻想過無數次的事,但是突然在沒有心理預期的情況下就要暴露自己的身體狀態,還是會有點不知所措。

浩沅的大腿微張著。他垂下眼,看見自己的私處就這樣展開在東雨的面前。才覺得有些慌亂,少年已經傾過身,雙手握住他的性器,嘴唇貼近了前端。

「……呼。」

驀地被掌握住,浩沅抽了一口氣,大腿的肌肉繃了緊。

他試圖回想起夢裡的那些細節。在休息室裡、在教室裡、在廁所裡,甚至是在不知道是哪裡的荒野裡,那些他自己所編織出來的,和張東雨一起的夢境。

東雨的手一如想像中的,有點粗糙。雖然被降級成球隊經理,但是粗活一樣都沒少做。微妙的是,那些薄薄的小繭,在觸及自己的肌膚時,浩沅居然覺得有一陣陣的快感。

他可以感覺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下半身集中。東雨的嘴半含住他的陰莖,手裡擠上了一點潤滑劑,開始在他的私處搓揉著。

黏糊而冰涼的液狀物在摩擦之間變得溫熱。浩沅閉上眼,感覺到那雙手正在自己的小球往陰莖的方向之間游走,輕柔地撫摸著。黏膩的細小聲響鑽進耳朵裡,有幾分情動的味道。

「啊……。」他把頭往後仰,咽了一口口水。

「舒服嗎?」東雨的聲音從下面傳來,像是有些遙遠。

「嗯。」浩沅又喘了口氣,把手掌輕輕放到東雨頭上。「──很髒吧?」

聽到這句話,東雨的動作停了下來。浩沅有些急,剛想解釋,卻見東雨抬起了頭。



「……不會。」少年仰望著他的神情清晰不帶一絲雜質。唇角還沾著唾液。「不會。」



浩沅沒有多想,只覺得在聽到那句話的瞬間,思考迴路的保險絲就這樣燒到了盡頭,把他拖進一個沒有底的黑洞裡,整個身心只留下張東雨的影像。

他扯起東雨的頭髮,以粗魯的姿勢吻上對方的唇。東雨似乎有些驚訝,先是呆板地閉著唇,然後才遲緩地回應著。

浩沅一把把東雨拉了起來,推到床上,扯下對方身上僅剩的遮蔽物。

掩藏在毛髮之間的性器已經呈現半勃起的狀態。看樣子剛才做了半套的口交,也讓對方有了一定的興奮感。

「……換我幫哥做吧。」有些難堪地從床邊拿過東雨剛剛開封的潤滑液,浩沅跪了下來,手握上東雨的私處。


他們還是沒有真的做到插入那一步──還是有點恐懼吧,浩沅想。他也不是沒想過自己可以讓張東雨上一次看看;但一來自己沒有像那些網路教導守則說的一樣先把肚子裡的東西清乾淨,二來光想到那個痛楚就頭皮發麻,所以還是算了。

最後他只是讓東雨趴跪著,把陰莖放進對方夾緊的大腿間,模擬著性交的姿勢,看著對方在一邊承受著一邊自慰的同時,射了出來。



他們一起踏進淋浴間。兩個高中男生,說實在是有點太擠了。蓮蓬頭的水聲嘩啦啦的,囂張地把熱水敲在他們的臉頰上。

躺回床上的時候,浩沅拉住了東雨的手,就像早先東雨在撞球館裡拉住他的手一樣。

東雨沒有回握住他的手,只是側過身,把頭放進他們之間的枕頭縫裡。

……這樣是,不討厭我吧?

做愛只需要下半身還有腦子一頭熱。回過神來才想起,他們現在其實什麼關係都不是。

原本只是球隊的學長跟學弟。現在東雨都畢業了,最多也就是認識的關係了。

浩沅學著東雨的姿勢,翻過身,攬過東雨的腰。



──我希望,天亮永遠都不要來。



※※※



浩沅是被電話聲吵醒的。

他的手搜尋了半天,才摸到在床頭櫃的電話。

有些困難地從棉被裡鑽出頭,浩沅把話筒靠在耳邊。「……喂?」

「先生,要退房了喔。」平板而單調的聲音,大概是昨天在櫃台的那個大叔。「需要加時嗎?」

──呃,該死。「不用了,謝謝。我們等一下就退房。」

把話筒掛回原位;浩沅坐起身,環顧著房間,才發現自己剛才說錯了一件事。

……不是「我們」。房間裡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張東雨早就不知道去了哪裡。

浩沅倒回床上,把頭埋在枕頭裡,發出無聲的悲鳴。

空氣裡還有昨夜情慾的味道。但他已經沒有辦法確定,昨天的那些,到底代表了什麼。












2015.05.17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