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五章



後來的一個星期,李浩沅沒有見過張東雨,或是聽到對方任何的消息。

或許該說是自己的懦弱。浩沅始終沒有勇氣點下手機通訊錄裡的那個號碼,甚至是傳一封簡訊。

他不願意猜測東雨那天自己先離開的原因。事實上,即使東雨沒有先走,他也不知道一覺醒來之後,要怎麼面對這個狀況。

他們都清楚,這不是什麼完美結局。



在他們確認進入全國大賽後的第二天,浩沅約了靜善出來,果斷地提了分手。

靜善似乎不是很驚訝,但是賞巴掌的力氣一分都沒有省。

浩沅摀著左臉,心裡想著等一下還是去冰敷,看會不會好一點。

「你,有喜歡的人?」

看著靜善不是怒氣沖沖,反而是有些困惑的臉,浩沅打從胃裡湧上來的愧疚讓他誠實地點了頭。

女孩微微向後退了一步。

「你一直都喜歡那個人?」

──也是事實。所以他第二次點了頭。

浩沅還以為這是分手的問答遊戲。但是靜善賞在他右臉上的另一個巴掌提醒了他,這其實是附帶懲罰的。

「這巴掌是幫你喜歡的人打的。」靜善從鼻子裡哼了一聲,只差沒往地上吐口水了。「抱著喜歡那個人的心來跟別人交往,那個人也太不堪了。」

摀著右臉,浩沅突然覺得可笑的不只是自己這副模樣,還有心裡那份躲躲藏藏的感情。

不堪的,或許是被他喜歡的張東雨。但是那天晚上以後,他突然覺得對所有事情都不確定了。

自己算什麼。張東雨算什麼。

───他們,算什麼?



※※※



浩沅很清楚地記得,再一次見到張東雨,是在全國大賽的八強賽。

之前的比賽,其實已經畢業的學長們都有來看,但偏偏就是不見張東雨。

浩沅當時沒問出口,倒是其他的隊友們先耐不住性子問了。

「欸,東雨學長咧?」三十二強賽後,隊友們一邊喝飲料,一邊扭頭問著跟東雨申請上同一所大學的學長。「他都沒來看我們比賽耶!」

「啊唷,哪知道啊!」學長喝了一口飲料,攤了攤手。「都有邀他啊,就不來。每次都說有事還幹嘛的。」

「哇!」那天沒上場投球的李成烈發出誇張的笑聲。「不會是交女朋友了吧──?」

其他隊友跟著起鬨,發出曖昧的狼嚎。

「──靠,真的喔!」「東雨哥有對象了喔!」「哇塞,什麼樣的妞會看上我們的『球隊經理』啊?」「不會是新的女球迷吧?上次看到有一個很正的……。」

浩沅默默地把自己的裝備收進包包裡,心裡覺得有些酸麻,卻說不上是疼痛或是悲傷。

張東雨有對象了?所以那天才會急著走?但是如果有對象的話,那天為什麼又要和自己──?

但自己也沒什麼資格說吧,明明當時也在跟靜善交往,卻還是抱了東雨。

如果這個世界上的爛人有分等級的話,李浩沅想自己跟東雨的等級大概不會差太多。

大家猜是猜,卻始終沒有人說得出傳說中張東雨的女朋友長什麼樣子。浩沅接下來的精力也全部發洩在比賽上,賽後把自己丟進疲倦感裡,強迫自己不要去聽任何有關東雨的話題。



直到那一天,八強賽。

浩沅從自己的位置上,遠遠地看見張東雨跟著一群學長們站在二壘側的看台邊,看不清表情。

……你,來看我嗎?

咬了咬嘴唇,浩沅拍了拍手套,強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回比賽上。

來了就好,來了就好。至少來了,還有可以說話的機會。

浩沅盯著投手丘上今天輪值先發的李成烈,想著今天總該要打出一場精采的比賽。

──他有太多太多的話,需要跟張東雨說清楚。



※※※



比賽的狀況跟李浩沅混亂的心境成為正比。投到第四局,雙方還是零比零平手,李成烈卻遇到了亂流,被敲了一支安打,還投了一次保送。

拜託……不會吧。浩沅看著自己左手邊蠢蠢欲動的跑者,當下覺得有些動彈不得。

這一棒,李成烈面對的是對方第一棒的打者。已經是一出局了,照理來說是會點個小球,把跑者送上三壘。這種策略,連初學者都知道,但是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

成烈把球投了出去,打者也果不其然地擺了短棒。

球跳了起來,浩沅看見成烈奔了出去,眼看是一個彈跳就可以接住球然後傳一壘,少年卻在那個當兒絆了一下。手裡看樣子是接到了球,但整個人倒在地上。

跑者攻佔一二三壘。浩沅倒抽了一口氣。

他看向投手丘,發現李成烈沒有回到位置,還倒在那裡。

──馬的,不會吧。

浩沅和二壘手對看了一眼,連著其他內野的隊友一起走向成烈。

等到他靠近的時候,他發現那個少年正從手套裡抽出手,捏著掌心。

教練喊了暫停,摸了一下成烈的手,又叫來大會的醫護員,確認是拉傷。

李成烈就帶著憤恨的神色下了場。浩沅看見今天原本沒準備上場的學弟一臉慌張地被推上投手丘,當下連絕望是什麼滋味都忘了。

比賽最重要的是士氣。玩到這個情況,天時地利人和全不在他們這邊,他們只能祈禱盡量不要輸得太難看。

結果果然不出預料地輸了比賽。可喜可賀的是也就是三比零。感謝對方的打者今天在關鍵時刻表現得不怎麼樣。



走進休息室的時候,浩沅看見成烈坐在角落,手上纏著繃帶,眼神卻是空洞茫然。

他沒心情去安慰對方。正確來說,他自己也需要安慰。
高中最後一個棒球大賽,就這樣結束了。自己一支安打都沒敲就算了,還領了一次三振。

教練的反應倒是出奇溫和,只是說大家都辛苦了,這次能夠打到八強其實很不錯之類的。

大概是看到氣氛這麼低迷,也不能再說些什麼了吧。

……看樣子,自己果然還是不適合打棒球啊。浩沅拆下手套,把護具之類的隨便塞一塞,拎起包包,跟著隊友三三兩兩離開休息室。



往地鐵站走的路上,畢業的學長們圍著他們一群升高三的學弟開玩笑,算是安慰。還有人起鬨著等一下直接去唱卡拉OK啊!不玩一下怎麼爽?

「欸,那浩沅來不來?」學長的問句刻意避開了還在低氣壓的李成烈,直接搭上浩沅的肩膀。「我這次找幾個妹一起來玩。」

浩沅頓了頓,橫過眼看見張東雨那走在自己斜前方一公尺的背影,心下有些涼。

「──不用了,我今天家裡還有事。」他把手裡的交通儲值卡舉起來,揮了揮。「謝謝學長啦!改天再跟你們去唱歌。」

「喂!你沒義氣耶──!」



甩開背後學長和隊友們的抱怨,浩沅加快腳步,走進地鐵站裡。

走下地鐵站的樓梯時,他清楚聽見背後的腳步聲。拉住扶手,他驀地回過頭,發現是張東雨。

大概也是被他突然停下腳步嚇到,東雨硬生生地停住了腳步,就站在階梯上跟他對望著。


──原本是想今天說清楚的。但今天這樣,到底該不該算得上是時候?


浩沅抿了抿嘴唇。「東雨哥。」

東雨木然地點了點頭,沒說話。

「好久不見。」他想了很久只能說出這句話。雖然不是故意的,卻總覺得有些諷刺。

「浩沅啊,沒關係的。」東雨剎地蹦出了一句,眼睛還是直勾勾地望著他。「只是輸了一場比賽而已。不會怎麼樣的。」

東雨的話尾落在夏季潮濕的空氣裡,唇角勾起平緩、帶著安撫笑意的角度。


他的心臟猛地扯動了一下。有些發疼。

也許,現在真的是時候了。


「哥,那天……。」

浩沅直覺地伸出手,拉住東雨的手。揚起視線,卻見東雨的眼裡滿是驚慌。



──你,怕我?

所以一直躲著?是這樣嗎?



僅僅是那一眼,突然之間,他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像是一顆被充得太滿的汽球,從最內部開始湧出的絕望,衝破橡膠質的表面,終致完全潰堤。

原來一個人的心,可以碎裂得這麼徹底。


他放開了東雨的手。對方瞳孔裡的驚慌在轉瞬間變成困惑和窘迫。


「沒事。」浩沅咬著嘴角,吸了吸鼻子。「我不會再繼續煩著哥了。那天,什麼事情都沒有。」

他聽見東雨倒抽了一口氣。不知道是驚訝還是錯愕。

「浩沅啊……。」

即使是垂著頭,浩沅依然可以看見,從東雨的方向,伸過來的那隻手。

──剛才他原本拉住的手。

但是他卻已經沒有心,也沒有力氣再去握了。












2015.05.24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