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六章



李浩沅沒有那麼天真地以為自己從此就跟張東雨斷了關係。

不要說高中球隊的學長學弟們還是會常約出來聚一聚;以後如果都一樣是要在運動圈混,那碰到頭是遲早的事。

東雨大概也是知道的吧。所以每次聚會,必定是選擇和浩沅距離最遠的位置;一個人說話,另一個人就不接;一個人去續攤,另一個就會自動說有事情要先走了。

他們迴避得如此自然。

但還是偶而有像這樣無法避開的時候。



那天正是李浩沅剛考完期中考的星期六。考完試神清氣爽、精神正好,起了一大早,吃完早餐,看了一會兒漫畫,就直接往跟隊友們約聚餐的地方去。

浩沅到的時候是十點剛過一些,店家根本還沒開門。但反正今天心情好,也不是很沮喪,直接就在附近晃晃,找了間咖啡店要坐下來打發時間。

一推開連鎖咖啡店的門,他一眼就看到東雨坐在左手邊靠窗的位置上。

咖啡廳裡的人不多不少,但是浩沅就是在第一眼就搜尋到張東雨的位置。


他猜想張東雨也許就是一個病毒。一旦在你的人生記憶裡輸入座標,從此之後就無法在雷達上消去搜尋紀錄,還會自動往東雨的方向導航。

但李浩沅想,也許是因為自己也沒那麼用力試圖去清除掉有關於東雨的回憶。


他走近櫃台,點了咖啡,眼睛時不時往東雨的方向打量著。

東雨似乎完全沒發現浩沅的存在,就是一直低頭盯著桌面上的書看,很是苦惱的樣子。

──沒錯,張東雨的桌上是本書,挺厚的,大概是教科書吧。

櫃台叫了號碼。浩沅走過去端了咖啡,小心翼翼地往東雨的方向走去。


他捏緊了馬克杯的握把,燙到像是連食指都要燒起來一樣。

浩沅的腳步停在桌前。還沒說話,東雨已經抬起頭來。

趕在東雨說話之前,浩沅刻意不去看那雙眼睛裡訝異的神色,繃緊了兩頰微笑著。



「……可以一起坐嗎?」



※※※



他的摩卡已經放涼了。

浩沅有一搭沒一搭地玩著手機裡的遊戲,迷迷糊糊又破了一關。

東雨依然沒有說話,仍是低頭看著厚重的書本。

剛才有稍微瞄了一下,似乎是在講運動傷害的書。大概真的是課本,上面還有張東雨龍飛鳳舞的筆記痕跡。

等到他終於破完始終沒有辦法通過的關卡,才聽見東雨輕描淡寫地一聲:「考完了?期中考?」

「嗯。這星期剛考完。」突然聽到對方的聲音,浩沅還以為是自己幻聽了。「哥還沒考完?」

「這一科比較晚考。」東雨嘆了一口氣,手裡的螢光筆劃過書頁上的句子。「煩死了。」

「這個書很厚……。」浩沅不自覺地把頭往前探了探。「有趣嗎?這門課?」

「要考試的話什麼都不有趣啦!」嘖了一聲,東雨抬起眼斜睨著他。「但是學得好的話,以後你們這種當運動員的可都要有求於我。」

東雨的語氣是俏皮的,有點開玩笑的意思。但浩沅聽著,就莫名地心臟縮了一下。


這場景,實在太像他們過去的樣子。

太像所有事情都還沒走樣的時候。


大概是看到浩沅沒有回應,東雨低下頭,又繼續在課本上劃重點。

意識到自己好像把氣氛搞僵了,浩沅咬了咬嘴唇。想找新的話題聊,卻又想不起來上一次跟東雨有交集,是什麼時候的事。

喔,好像有聽說,張東雨其實根本沒有女朋友,其他學長還一直鬧說張東雨在聯誼時候的行情直逼2008年金融風暴時的全球股市。

還在苦思著,東雨又突然開了口。

「……對不起啊,那個時候。」

那句話射穿了浩沅的思路,讓他就這樣僵直在位置上。

東雨手裡握著筆,就這樣停在那個點上,動也不動的。頭還是一直垂著,沒有抬頭往浩沅的方向看。

「是我不對。你……有女朋友了,我也、喝醉了……。」東雨的聲音很低,但是膽怯卻是溢於言表。「……對不起,是我不好。」

──那個時候,想說的就是這個嗎?

浩沅把東雨斷斷續續的話聽完,卻覺得這一句一句的道歉,對他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

他把手機放在桌上,伸出手,在東雨的課本上敲了兩下。

「可以問哥一個問題嗎?」

東雨還是沒有抬起頭看他,只是輕輕地點了點下巴。



「……那個時候,」浩沅的手指就停在東雨的課本上。他不是堅定,只是覺得自己在這種時候,連最簡單的裝腔作勢都沒有辦法。「哥喜歡我嗎?」



東雨抖了一下,額前的瀏海細碎地盪在耳邊。

浩沅其實並不期待東雨的回答。他甚至以為東雨會像當年一樣,直接用一些含混的句子打發過去。

但是東雨沒有。


「是。」

已經成為大學新鮮人的少年揚起視線看他,眼神裡的色彩就是單純的褐色,看不出是絕望還是放開。

「……我那個時候,喜歡過你。」


浩沅直視著東雨清澈的目光,心裡卻連一絲多餘的情緒都沒有。

一直以來,他多想聽到這些話。可真的聽到了、證實了,卻又覺得無比地空虛。

知道了,又怎麼樣呢?

「那那個時候,為什麼……?」浩沅收回了手,擱在自己的膝蓋上。「為什麼拒絕我?」

「那個時候答應了,又想怎麼樣?」東雨的唇角突然柔柔地挑了起來,帶出一個微笑,沒有任何諷刺意味的。「不能做什麼的啊,我們。」

浩沅還是直盯著東雨瞧,連呼吸都忘了。

「浩沅啊,我們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不能做什麼的。」輕輕搖了搖頭,東雨的笑容擴了開。「只是那個時候,我還不會控制自己的脾氣。給你帶來了困擾,很不好意思。」



所有的謎底就這樣揭曉了。張東雨確實喜歡過他,所以才會對他那樣若即若離,所以才會在靜善面前表現得很奇怪,所以那些若有似無的接觸和擁抱,全部都不是浩沅的錯覺。

但是說開了,也還是什麼都沒有。

浩沅知道,東雨說得對。

他們的人生還很長很長,現在連三分之一都走不到,根本沒有必要拿自己的未來下去當賭注,只為了像噁爛的漫畫或連續劇裡演的「我只是想喜歡我喜歡的人」那樣。

他們曾經很幸運很幸運地,彼此喜歡過。就是這樣而已。

他們都是懷抱著夢想的少年,但絕不是不切實際。

所以,好像走到這裡,也就是這樣了。


浩沅把手放回桌面,勾過自己的馬克杯,啜了一口已經涼透的摩卡。

……好像有點太甜了。



「我啊。」浩沅開了口,甜味散在喉頭,有些不自然的乾澀。「跟女朋友分手了。升高三暑假的時候就分了。」



東雨看著他,笑容在臉上皺了一下,點了點頭。

他們沒再說話。沉默的流動終於讓所有曾經的悸動緩和平靜,在室內有些過強的空調吹送下化作塵埃。











2015.05.31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