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八章



之後還是持續有些女球迷跟著他,甚至有些關於業餘棒球的討論串裡會出現他的名字,但是李浩沅沒有再接受過女孩子的告白。

平常禮物或點心收一收,吃進肚子裡就算了;交往這種事情,一次教訓、痛過就夠了。

心裡有著一個人的時候,就不要自以為是地覺得跟其他人交往可以把這件事情遮掩過去。

最後,誰也沒有比較好過。

浩沅想自己是成熟了。至少不是以前那個看到張東雨跟其他人打打鬧鬧就會生半天悶氣的小孩子。現在看到東雨在跟別人玩鬧,他也只是在旁邊笑笑,然後冷不防插話捅刀,惹得東雨一直狂笑。

這樣的相處模式,似乎比較好。

沒有誰給誰壓力;只是維持著適當的距離,然後祈禱有一天終於會忘記那樣的情感。

不能否認的是,在張東雨承認喜歡過自己之後,浩沅心裡是抱著一點希望的。

但也就是那麼點希望,他沒有進一步的想法。

誠如東雨所說,即使互相喜歡也不能怎麼樣。別說家庭和社會壓力,他是要走職業路線的人;雖然是防護員,張東雨也想要進入職業體育的圈子,一旦性向之類的被爆出來,人生不需要被轟炸就已經是半殘了。

人一生可以戀愛很多次,但是工作或事業,對很多人來說只有一次的機會。對他們這種靠年齡跟體力吃飯的運動員尤然。

所以浩沅也就這樣把這份感情擱著了。祈禱它會從少年的迷戀變成純粹男人和男人之間的友情。



他想,總有一天,他會終於不再會有時候發了瘋似的想擁抱張東雨。



※※※



球場休息室裡多了一個白白軟軟的東西。

正確來說,那會動、會跳,還會說話。更精確一點來看,那是個小孩。

看起來應該還是幼稚園的年紀?就站在那裡,一直戳著張東雨的額頭;後者就這樣任憑小孩的胖手指凌虐,笑得像是智商也退化到了幼稚園。

浩沅瞇起眼睛,站在休息室門口,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走錯場合。


「欸,浩沅來啦?」還是擔任左外野手的學長先看見他,抬起手打了招呼。「幹嘛不進來?」

「喔…學長好。」浩沅拎著包包走進一團髒亂的休息室裡,指了指那個白胖的小生物。「學長的私生子喔?」

「幹,怎麼不說是你偷生的,今天抱來認親?」學長朝著他豎起中指。「教練的姪子啦!你講話小聲點,教練很寶貝這小鬼的。」

「……。」原來是教練的姪子,難怪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樣。「學長不喜歡小孩喔?不然怎麼不去跟他玩?」

「他很著迷於新玩具啊,不想跟我這種比他帥的玩吧。」翻了翻白眼,學長努了努下巴,對著一旁還在被小孩玩弄的張東雨。「剛才他們防護課來實習還幹嘛的,反正就是剛好過來,他就一直被小孩子玩到現在。」

浩沅把包包丟在長椅上,走近圍觀的人群邊,看見東雨正拉著小孩子的手晃著。

「……蛤~~」扁著嘴,東雨的表情很是委屈。「我陪你玩很久了耶!你都不喜歡我喔!」

「不喜歡~~~」小鬼對著東雨吐了舌頭,身體左搖右晃的。「你長得好奇怪~~~」

「──奇怪!?」東雨的表情一秒從寵溺轉化為震驚。「我長得很奇怪嗎?那他們都長得不奇怪嗎?」

小鬼抬起臉,往圍觀的人群裡掃了一圈,叉起了腰。

「──你‧最‧奇‧怪。」

東雨一副深受打擊的樣子,嘴巴都合不攏了。「蛤~~尚俊不要這樣嘛~~葛格等一下請你吃點心啊~~~」

朝著東雨哼了一聲,小鬼迫不及待地就要跑開。其他圍觀的人一邊嘲笑東雨、一邊想追著孩子跑,全都亂成一團。



浩沅剛想轉身準備換球衣,還沒留心腳邊,剛才對著東雨齜牙裂嘴的小孩子已經撲到他的小腿上。

「……您好。」

大概是被浩沅的無表情嚇到。剛才氣燄高漲的小鬼規規矩矩地向他行了個禮。

「……你好。」原本想直接換衣服,浩沅想了想,還是蹲了下來。「你叫尚俊啊?幾歲了?」

小鬼的眼睛在浩沅臉上打量了一番,才露出一個歡天喜地的驕傲笑容。「四歲了!」

「哇。」浩沅把孩子抱了起來。「精神很好嘛。」

尚俊吃吃地笑著。浩沅還想多說幾句,一個聲音卻從旁插了進來。


「什麼嘛,他怎麼比較喜歡你?」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的東雨揉著尚俊的頭,孩子只是一直閃躲著。「你是哪裡好啊?」

被突如其來的問句考倒,浩沅也只能搖搖頭。「不知道。」

也不是很在意他的回答,東雨逕自逗弄著尚俊,尚俊一股勁地往浩沅懷裡鑽,手裡還不忘反擊東雨的狼爪。



在那個時候,休息室裡似乎再也沒有其他聲音了。李浩沅感覺到自己手上沉重而不安份的,是小孩子的活力;而近在自己眼前的,是張東雨低垂的眉眼,笑得那麼無憂無慮,像是他們初見時,那個傻氣少年的形象。

時間是不會停止轉動的。人只會越來越老而已。

但是李浩沅突然很希望,他可以在這一刻就這樣老去。

手裡抱著孩子,看著張東雨的笑臉,這個世界就剩下這樣了。


於是他理解到,他是不可能放下東雨了。不是現在,不是未來,甚至不是這輩子。多少次跟自己說好要忘記,但始終還是回頭想待在東雨的身邊。

他們確實不會有未來,但是這跟放得下是兩碼子事。

有些人,就算看不見了,在心裡的形象只會更明顯而已。就像他始終記得,那年夏天、那場午後雷陣雨、那個在他眼前被淋成一身濕、躲進他傘裡的東雨。


他終於理解了。

也許浩沅的年齡無法說出愛這個字,但是他清楚的感知到,他無法再從這場遊戲中抽身。

因為他所作的所有努力,都只是想離這個人更近一點而已。




「……李浩沅!」

還在發愣,手上的重量突然就不見了。浩沅回過神,發現教練站在自己眼前。

「不要偷拐我姪子!快點換好衣服去熱身!」

舉目望向四週,浩沅這才看見隊友們都已經三三兩兩地換好衣服離開休息室了。教練掃了他一眼,抱著尚俊走出了休息室。

還在有些手足無措,浩沅的肩膀卻被擠了一下。

他本能性的轉向施力的方向,看見東雨對他眨著眼。

「還發呆啊?衣服換一換去熱身啦!」


浩沅直盯著東雨,剛才的念頭野火似地燒上他的大腦,炙得他無法再去想其他任何事物。

東雨轉過身,大概是想要把休息室留給浩沅。看見對方的動作,浩沅一急,伸出手就扯住東雨的手腕。

「……。」約莫是吃痛,東雨眼睛瞪了大,抬頭紋都出來了。「幹嘛啦!」

「哥……。」浩沅的指尖緩緩施力,深怕東雨就會這樣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跟我來一下好嗎?」



東雨原本瞪大的眼睛突然滯了一下,不安、困惑、驚慌輪流在那雙眼睛裡播放著。

但最後還是點了頭。


浩沅就這樣扯住東雨的手腕,步出休息室。

他聽見東雨的腳步聲跟在他旁邊,跟他一樣急促而混亂。

他想,東雨哥早就知道了,全都知道。

包括,接下來所有的事情。




※※※



器材室裡充滿著霉氣和灰塵。他狠狠地把張東雨抵在架子上,把自己的唇貼上那個少年的唇。

就像一年多以前一樣。就像那個他們假裝若無其事的那天晚上一樣。

浩沅這次沒有等東雨回應他,直接撬開了對方的唇,毫無技巧地廝磨著。

還是一樣的溫度,一樣的味道。他從來沒有想否認過─至少他的心裡從來沒有真的那樣想過─,他一直都記得那天晚上東雨所給予他的那些回憶。

浩沅慢慢退了開,拉出足以聚成視線的距離,看著東雨已經不再慌亂無措,卻只是緊抿著雙唇、不發一語的樣子。


他清了清喉嚨,捏住東雨肩膀的雙手不自覺地加重了力量。

「哥。」浩沅還是會自然而然地想到高一那一年的告白。那麼相似的場景,但是當時的他卻是有無限的希望和勇氣。現在的他,說穿了也不過就是一股衝動,再無其他。「我們…交往好嗎?」

東雨沒有迴避他的審視,回望著他的眼神清澈而疲憊。

「……我不想再這樣了。」想先別開頭的,反而是自己。大概是害怕又被拒絕一次吧。浩沅有些自嘲地想著。「哥,我……。」



「──交往吧。」東雨突然開了口。聲音平靜而輕淡,是他從來沒有聽過的,屬於張東雨的聲音。「我們。」

浩沅感覺到自己的眼眶撐了大,腦子還在被快速擴張的空白填滿,一回過神,鼻子跟眼角就已經是一陣濕潤酸疼。

東雨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頭。

「交往吧。」

他還是說不出一句話。只是看著東雨探過了頭,吻了吻他的嘴角。

「──浩沅啊,我們交往吧。」


浩沅把前額抵在東雨的肩頭上,齒縫間控制不住的是低聲的抽泣。

他感覺到東雨摸著他的頭髮;他甚至可以讀得到對方的心跳聲。


那一聲一聲的,像是快要跳出喉嚨的聲音,宛如在對他說話。

──對不起啊,浩沅,對不起。

讓你等了這麼久。











2015.06.14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