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十九章



李成烈說要出國的時候,其實沒有引起很大的騷動。

升大學前的那場交流賽時,確實有國內外的球探到場。剛好李成烈那場跟吃了禁藥一樣,狀況好得不得了,浩沅還差點想叫他去驗尿。

之後就開始有球探一直在盯他。美國跟日本的都有。最後還是美國方面請了韓國這裡的經紀公司先找上教練,問李成烈有沒有意願去美國。聽說李成烈的爸媽找教練談了很久,最後還是說定了讓成烈去美國試試看。

但要「試試看」的本人似乎沒有太多想法,在歡送會上笑得跟白痴一樣,還跟幾個與他們相熟的女球迷眉來眼去,簡直是把歡送會當成聯誼。

浩沅看見成烈嘻皮笑臉地跟女球迷玩自拍,心裡想到底這個傢伙要怎麼去美國。搞不好最後連海關都過不去就被原機遣返吧……。

「幹嘛,一直盯著成烈看。」東雨直接從浩沅的盤子裡叉走一根薯條。「想合照就去啊!都一起打球這麼久了。」

「噁心死了。」撇撇嘴,浩沅不甘示弱地從東雨的盤子裡偷走一條洋蔥圈。「他又不是不回來。」

「搞不好喔。」哼哼兩聲,東雨露出了一個高深莫測的表情。「他搞不好去美國練一練以後,就上大聯盟當什麼王牌投手之類的。」

「最好是。」看了看那個嘴角還沾著番茄醬的傢伙,浩沅把視線轉向東雨,肯定地下了結論:「他最多升到3A吧!」

「喔,那我賭他會升到大聯盟。」悠閒地叉了一塊漢堡肉進嘴裡,東雨看樣子是連掐指算一下的必要都沒有。

驀然聽到關鍵字,浩沅的耳朵一秒尖了起來。「……賭什麼?」

東雨沒有回答,瞅著浩沅笑了一下,然後低下頭繼續殘害盤子裡的食物。

僅僅只是幾秒的沉默,浩沅卻突然覺得耳根子有點熱。

他想,張東雨在很多時候也許都真的是吃定了他。



李成烈要出國那天,所有隊友都到機場送他。

教練拍了拍成烈的肩膀,叮囑了幾句。成烈的家人都是一臉凝重。平常都是嘻嘻哈哈的隊友們見了這情況,也沒人敢多說,只是默默看著成烈背著包包進了海關。

在等回市區的巴士時,浩沅還對著來來往往的車輛發呆,猛不然卻聽見東雨出了聲。

「──會羨慕嗎?」東雨指了指背後機場的玻璃門。「像成烈那樣,去美國。」

怔了一下,浩沅緩緩呼了一口氣。

「不會啊。反正野手本來就很難被挑到出國。何況是美國這種多的是閉著眼睛都可以敲全壘打的怪物的地方。」

東雨搖搖頭,嘴角挑起一個柔軟的弧度,伸出手往浩沅的後背拍了拍。

「沒關係。反正李浩沅這樣也很棒啊!」

浩沅就這樣直直地盯著東雨,感覺到後背摩娑著的那一點細微的溫度,正透過衣服滲進他的身體裡,像是小小的電流穿過他的心臟。

他回給張東雨一個笑,點了點頭。



※※※



李浩沅不是第一次在打球時碰到瓶頸,但是這一次他卻覺得無比的焦躁。

大三的年紀了,再過些時候,就會有職業球團來看了。可是李浩沅很清楚,以他現在的表現,最多只能去當小學棒球隊的陪練員。

雖然大二時有入選一次國手,但也不過是當候補;跟他同等級的游擊手還很多。不要說其他大學的隊伍,就算是今年大一進來的學弟,也不見得會比他差。

大家都說李浩沅的優點是沉著,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現在無比的焦躁。

……到底,這條路,能不能走下去?



今天的練習賽,浩沅的表現一樣平穩──意思就是不怎麼突出。一支安打都沒有,幸好也沒有打出雙殺、在守備上還有一記跳起來直接沒收對方打者安打的美技。簡而言之就是不好不壞。

他們以一分之差贏了比賽。教練在比賽後沒有特別說什麼,直接放他們去洗澡。浴室裡煙霧蒸騰,球員們鬧哄哄的,說今天週末,等一下去唱歌吧!

浩沅站在淋浴間裡,雙手搓著泡沫,沒有太留心隊友們的對話。

……下個星期有一場大型的比賽,據說是要當成今年國際賽的國手選拔的重要參考之一。國家隊跟職業球團的教練會來看不說,一些國外的球團可能也會來盯。雖然他們這種大學的進國家隊也最多就是當替補,不過可以跟前輩們一起練球,才是最大的榮耀。

浩沅去年入選的時候,因為年紀小,資歷也不特別突出,在場邊就是閒荒得尷尬。看著前輩們的表現,自己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

這樣才是職業等級的選手。比起來,自己現在簡直什麼都不是。還不如去場邊練習撿球。

也許是急躁於想快點進步,他一年來嘗試過不少改正打擊的方法。除了看書,也勤看錄影或是跑球場研究投手的球路,不再只是依賴直覺打球。可是這些並沒有為他帶來很大的突破。

──好像被什麼東西綁住了似的。即使是一直奔跑,但還是停在原地。

他真的有想過,也許這可能會是自己的終點。



還在自暴自棄,淋浴間門口卻冒了兩響清脆的敲門聲。

「哈囉?」熟悉的聲音,把浩沅從是否要放棄棒球去工地打工的絕望想法中撈回來。「是李浩沅同學嗎?」

浩沅的嘴角翹了起來。甩掉手上的泡沫,把淋浴間的門栓拉開,果不其然就看到那人站在門口,脖子上還掛了一條浴巾。

「唷。」東雨舉起手作出打招呼的姿勢,臉上的笑有點輕浮。

沒有猶豫的空間,浩沅直接扯過東雨的手腕,把對方拉進淋浴間裡,俐落地把門栓鎖上,順著姿勢把東雨推在淋浴間的隔板上吻著。

可能是早就有預想到了。東雨甚至沒有受驚的模樣,手就這樣環上浩沅的脖頸,唇舌間的互動自然而熟悉。

閉上眼睛退了開,浩沅把額頭抵在東雨的額頭上。「怎麼來了?」

「老師叫我們來觀摩啊,因為今天的防護員是畢業的學長。剛好看到你們練習賽完。」東雨沒有回看他,眼睛只是盯著地板的某一角。「我原本想說在外面等你出來,可是一直沒看到你。猜你大概是忘記帶浴巾羞於見人,所以幫你拿浴巾進來了。」

「是喔?」討好似地蹭了蹭東雨的鼻尖,浩沅的手指劃過東雨的臉頰。「看到我這麼精壯的肉體,怎麼捨得把我包起來?」

「嗯,你最近是有點胖了。」把視線從地板收回來,東雨打量的眼光在浩沅的身上轉了一圈。「用浴巾可能包不住了,要用波斯地毯吧。」

「人到大四容易因為要畢業的感傷所以牙尖嘴利嗎?」浩沅從鼻子裡哼了一聲,手從東雨的臉頰往下移,鑽進T恤的下方,直接握住了東雨的腰際。「等一下也要這麼有精神才行啊。」

「老師跟同學還在外面等我,沒時間陪你玩。」翻了翻白眼,東雨的左手從浩沅的脖子上放了下來,戳了戳浩沅的肩膀。「而且現在雖然大家都洗完了,等一下打掃的阿桑也會進來,我才不想陪你演四腳獸。」

「不是吧,哥──」不屈不撓的精神是不會輕易被打倒的。浩沅的手往下探,挑開東雨牛仔褲的鈕扣。「哥明明也想要。」

「我覺得小浩沅比我有精神多了。」東雨嘿嘿地笑了一聲,手冷不防地摸上浩沅的腹部。「你先擔心你自己吧!」

可惡,趁我赤身裸體的時候突襲,勝之不武啊張東雨!浩沅咬上東雨的唇角。「很快就好了嘛。」

「快個屁,你是年紀輕輕就早洩喔。」嘴上雖然是這麼說,東雨的手倒是靈巧地一路向下,開始揉搓著。

「……剛才不是說不要?」浩沅的手撐住隔間,開始想自己是不是該跟張東雨換個位置,背貼著牆壁比較舒服啊。

「你自己承認你早洩啊,那就快一點。」非常善解人意,東雨側過身,示意浩沅跟他換位置,然後屈身跪了下來。「最好不要害我等一下被老師罵。」

「嗯……。遲到的話──」暖熱的口腔已經覆上自己的生殖器,浩沅仰起頭,後腦抵著牆,逼自己要把話說完。「那乾脆不要去了,大家會以為哥早就自己走了吧。我們找地方把整套作完。」

臀側突然被打了個巴掌,看樣子是東雨表達不爽的聲明。



李浩沅花了一點時間才射出來。但張東雨堅持是自己的技巧有待加強,而非浩沅有什麼過人的持久之處。

清理了一下,浩沅一邊穿衣服,一邊想著要不要直接把東雨從回去找老師跟同學的路上綁架走,來個淫亂的夏日午後。還在找理由,東雨卻突然捏了捏他的臉頰。

「你啊,最近沒什麼精神。」

……。原本想開點黃色玩笑,但轉念一想,跟這個人似乎也沒什麼不好說的。浩沅攤了攤手,「最近打球,手感不是很順。」

「是喔,那要禁慾。」東雨的眼睛掃過浩沅的表情,大概是發現有點僵,才吃吃笑了出來。「沒有啦,怎麼啦?是因為什麼事情嗎?」

「……不知道。」浩沅把浴巾掛上自己的肩頭。「就一直打不到球,最近也滿常有失誤的。明明看到球過來、明明知道是那個位置,但是過去的時候都慢了一點……。」

「切。」賞了他一記白眼,東雨輕踢了一下浩沅的小腿。「就說你沒有我不行。」

「──啊?」浩沅皺起眉,想不到這跟張東雨有任何關聯。

「恢復吧,棒球補習班。」東雨拉開淋浴間的門栓。「晚上如果沒事的話,就出來練球吧。」

浩沅有些愣住,過了一會兒才想起來東雨說的是什麼。

當眼前這個人還是個刺蝟頭的莽撞少年時,曾經問過他,需不需要一個陪練球的家教。

而那成為一切的開始。



浩沅呵呵地笑了出聲,跟在東雨後面走出了淋浴間。

「但是,」他的唇貼在東雨的耳後,刻意做出有些秘密的樣子。「我能拿來繳學費的,只剩下肉體耶。」

東雨停下腳步,回頭看著他的表情似笑非笑。

「……那我還是去找Derek Jeter好了。他比你的肉肚子精壯很多。」

「哥不要這樣啦!我未來也可以當王牌游擊手啊──!」












2015.06.21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