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二十章



這個世界最不公平的,就是有門路好辦事。但是人最賤的,也是在知道有人脈辦事快以後,就會貪便宜地走起捷徑。

張東雨在考防護員相關證照之前,就已經有畢業的學長說可以幫他介紹給職業運動選手或球隊了;棒球籃球游泳隨便他選。反正這年頭國家投資在體育上的錢也不少,選手們也都個個很愛惜自己的身體,多請個防護員不是壞事。

李浩沅就是在這一點上面吹鬍子瞪眼,感到格外地不公平。防護員找到門路就可以順利有工作,他們這種運動選手反而是缺一點天份就沒飯吃了。

東雨最後選擇進國內職棒的某個豪門球團。一來骨子裡還是比較喜歡棒球,二來畢竟是豪門球團,工作比較穩定。

確定錄取那天,東雨請介紹他進球團的學長吃飯。李浩沅那天剛好練完球也沒事,就纏著東雨也要討一頓飯吃。

桌上就只有他們三個人,彼此也熟,說起話就比較放開了。酒剛過兩巡,學長就拿下巴向浩沅點了點。

「喂,你啊。」有些漫不經心似的,學長塞了一把爆米花進嘴裡。「有想過未來要去哪裡打球嗎?」

「啊……。」原本以為今天東雨才是主角的,浩沅對於突如其來的話題有些慌了手腳。「呃,可以打職棒就好了……。」

「廢話,不然你要去社會人球隊打球喔。」學長翻了個白眼。「我的意思是,有沒有特別想進哪個球隊。」

瞥了一旁正在向炸雞進攻的東雨一眼,浩沅歪了歪頭。「嗯……,學長你們球隊就很好啊。」

當然好。可以跟張東雨一起當然好。話說回來,這樣就是辦公室戀情了吧……?

「欸,不要在我面前說這種客氣話。」學長嘖了一聲,狠狠地嚼著魷魚腳。「我們球隊是還不錯啦,但是每個球隊教練的風格都不一樣,合不合得來很重要的。」

那個球團的教練,浩沅之前也見過的。去年在當國手候補時,那個教練有來看過他們,當時還稍微指點了一下。就風格而言,比較像浩沅高中時的教練那種鐵血型。過慣了大學這四年來,這個教練比較愛開玩笑的講話方式,浩沅還真不知道自己一時之間能不能回到那種不苟言笑的日子。

不過話說回來,照東雨的說法就是浩沅本來也就是嚴肅的料。但浩沅純粹覺得是張東雨實在太常笑了,才會顯得自己沒什麼情緒變動。

還有點出神,東雨已經塞了一隻雞腿到浩沅的盤子裡。

「唉唷,要去哪也不是他能決定的啊。」東雨喝了口酒,氣定神閒。「到時候選秀跟俄羅斯輪盤一樣,什麼時候會被子彈掃到都不知道。」

「也是啦……。」學長點點頭,似乎很是贊同。「但你狀況應該還不錯吧,去年還有入選國家隊的候補什麼的?」

一時間被戳到自己的痛處,浩沅有些結巴,但想想也不能不回答。「嗯,去年有。今年的名單好像還沒出來……。」

「反正自己心裡有個底就好。」學長也沒再追問,逕自把酒杯一口乾盡。「運動員這一行啊,最怕是像無頭蒼蠅一樣,被牽著鼻子走,什麼時候會被丟掉也不知道……。」



凌晨兩點,把學長送上計程車,浩沅轉頭看著一臉氣力放盡的東雨。

「哥要搭車回去嗎?」走過去把東雨的手臂架上自己的肩膀,浩沅其實很享受這種喝到有點茫的狀態。在所有人的眼裡,他們只是一對互相扶著的醉漢,怎樣的親近都不會被投以怪異的眼光。

「借你們宿舍睡一晚行吧?」東雨揉了揉太陽穴,打了個酒嗝。「我現在這副樣子回去,隔天我媽看到我宿醉又要罵了……。」

「可以是可以啦……。」浩沅刻意靠在東雨的臉頰邊,突然間覺得精神好得不得了。「可是晚上會做什麼,我很難保證耶。」

「你室友不是都在,是想搞什麼。」嘖了一聲,東雨顯然完全不在乎浩沅帶點威脅的求歡。「還是你以為你室友都會帶妹回去翻天覆地,就不會注意到你床上的人是個帶把的?」

「──那我們找個地方睡啊。」一想到室友確實這幾天都帶著不知道是女友還是曖昧對象的女孩回來搖晃床板,浩沅就覺得莫名煩躁。「在外面睡一個晚上也沒多少錢。」

「你以為你財閥子弟喔,講這什麼話。」東雨拍了拍他的臉頰。「而且明天一大早也要練球啊。」

「哥──。」浩沅垮下了臉,覺得自己二十出頭的生理需求一次又一次被打槍很是挫折。

「拜託,你要練習好不好。」東雨的聲音突然變得非常清醒,架在浩沅肩膀上的手拍了拍浩沅的肩頭。「要好好練習,才能進我們球隊啊。」

浩沅斜過眼,直望著東雨的眼睛,複雜的情緒像細細的棉線一樣纏住他的心室,一時之間居然想不到任何話可以回應。

他確實想跟東雨這樣一直下去,但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掌握在手裡的。

「到時候啊,球隊好像都會幫球員配宿舍耶。」見他沒有回話,東雨有些孩子氣地癟了癟嘴。「你不介意跟人分一間公寓吧?」

「──啊?」驀然轉到這個話題,浩沅有些反應不過來。「不是每個球員自己一間公寓嗎?還要跟別人分喔?」

「嗯,看你囉。」東雨嘿嘿地一笑,把手從浩沅的肩膀上放下來,有些腳步踉蹌地跳到一邊。「願不願意跟防護員一起share一間公寓呢?」

浩沅僵在當場,看著東雨笑咧的臉,覺得有些不真實。


……東雨哥是說,如果他進了球團,兩個人就一起住的意思嗎?


停了一下,直到東雨似乎是臉上的肌肉終於笑累了,恢復成喝茫的模樣,浩沅才走過去扶住東雨。

「……哥知道剛才自己說了什麼嗎?」

「嗯……。」東雨不客氣地靠在他身上,撇了撇嘴。「希望不是會讓我後悔的話。」

「不會後悔啊。」浩沅拖著東雨走到路邊,開始左張右望著有沒有計程車。「每天晚上有我這種猛男陪伴,每天應該都很精彩吧。」

「那就要好好練習啊,好好練習才能進球團。」東雨眼明手快地看到一台計程車正開了過來,手直接伸了出去。「所以等一下早點洗洗,早點睡。」

「──蛤。」計程車停在自己面前,浩沅打開車門,忍不住拉長了一口氣。「哥──。」

「吵耶你,是喝很醉喔。」東雨俐落地鑽進車後座。「大叔,麻煩一下,○○大學宿舍。」

「哥……。」



※※※



李浩沅參加選秀,是到了第二輪才被選上。

其實第一輪是挑一些王牌選手,第二輪才被挑到,也不是什麼不合理的事。但是在第一輪沒喊到他名字時,浩沅差點直接把身上的西裝脫下來,拿去廁所沖掉的心都有了。

東雨也跟著來了現場。平常看起來大刺刺無關緊要的臉難得變得嚴肅,手裡一直拿著手機在那裡又滑又敲,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台下的球團代表們都是面無表情的,有人手上捏著記事本劃劃寫寫,有人對著藍芽耳機低聲說話,大概都是在評估他們的價值。

李浩沅在這個時候總算了解到,其實人真的就是動物的一種而已。他小時候跟著爸媽去魚市場看過新鮮漁獲喊價拍賣之類的。此情此景,他覺得自己跟躺在冰塊堆上撐著最後一口氣彈跳的魚沒什麼兩樣。

努力了這些年,也就是為了站在這裡被人挑選。希望自己的價值被認可,希望自己的努力被看見。

希望自己還能繼續走下去。

優先挑人的弱勢球團在第二輪果然又挑了一個小有名氣的投手,不意外。之後連續幾個球團,都各自點了自己的人,喊出來的名字在空氣裡吊著,就是沒有李浩沅三個字。

大概就等到第三輪吧……,也有可能更後面。浩沅有些喪氣地想著。但是到這麼後面才被選到,大概是直接放二軍練習了。

最差的狀況,是根本沒被選到。

還在苦思著自己現在去工地搬鋼筋會不會太老,會場的音響設備裡卻傳出了他的名字。



「○○球團,第二輪指名,李浩沅。」



浩沅還沒反應過來,一旁跟他一起來參加選秀的大學隊友已經一把把他推了出去。

從差點向前撲倒的姿勢裡站穩身子,浩沅踩定了腳後跟,走上台跟其他第二輪被選上的選手們並肩站著。

其實一切也就是個儀式而已,司儀也就是照本宣科進行。畢竟後面還有幾輪,沒時間讓你搞得跟奧斯卡頒獎典禮一樣。

站在台上的時候,浩沅的腦子並沒有完全反應過來。第一個想法是:啊,有工作了。然後就被推到台上了。

他往台下掃了一圈,在會場的末端搜尋到張東雨的影子,正貼著牆,低著頭像是在玩手機。

──居然。

大概東雨哥也鬆了一口氣吧,兩個人以後就是同事了。現在可能也是在敲線上訊息,跟以前的隊友們說這件事。

在司儀確認了第二輪的選秀名單後,浩沅跟著其他人一起鞠了躬。正起身,卻看見東雨拿著手機對著他。

……在幹嘛?

沒有時間讓他思考,司儀的聲音已經溫和地提醒他們下台。浩沅在走下階梯的時候,感覺到褲袋裡手機的震動。

坐到主辦單位安排的位置上,浩沅掏出手機,發現是張東雨發過來的即時訊息。

沒急著打開;浩沅先傳了封簡訊通知場外的家人已經被選上的消息,才慢慢把手指滑到螢幕上即時通訊軟體的標示。

一點開訊息,一張照片就先跳了出來。浩沅下載了圖,發現是自己剛才站在台上的樣子。

一臉神經兮兮的模樣,看起來像是做了賊。

浩沅有些哭笑不得,但隨即看到照片下方,用圖片編輯軟體加上的一行小字。



『新家的沙發,要綠色的,不要紫色的 ~.~ 』



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浩沅瞥見一旁其他選手有些怪異地看著他的表情,才把嚴肅戴回臉上。


──怎麼可能要綠色的,整個家都要佈置成天線寶寶丁丁的老巢啊!











2015.06.28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