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中)



金鍾大原本以為白無常是買家,沒想到黑無常從包包裡摸出了皮夾,抽出兩張鈔票:「不好意思,可能要麻煩你找一下。」

愣了幾秒,金鍾大接過紙鈔,跟著拿出自己的皮夾。「不會,我剛好有零錢。」

明明是黑無常付的錢,白無常卻從紙袋裡拿出拼圖的盒子左瞧右看,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大概也注意到金鍾大的眼光,黑無常接過找的零錢,有些抱歉地笑笑。「這是買來送給這傢伙的生日禮物。」

「這款我找很久啦!」白無常把拼圖兜在懷裡,呵呵笑著。「剛好生日,就凹黑鍾買給我當禮物。」

「幹是叫闢喔!」用手肘撞了白無常一下,黑無常顯然對於「黑鍾」這個稱呼很是不滿。「走了啦,不是要吃豬排飯!」

「喔對啊。」猛然醒悟的表情,白無常對著金鍾大眨眨眼。「剛看你吃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有些莫名其妙,金鍾大對於在這場對話裡繼續摻和沒有太大興趣。揹起自己的包包,「那就這樣了,謝謝。」

「OK囉,」黑無常讓開了位置,讓金鍾大可以順利繞開。「謝謝啦。」

點點頭,金鍾大頭也不回地走向公車站。



回家以後,他具備職業道德地給了對方好評,內容是千篇一律的「付款迅速的好買家,期待以後也可以和您交易喔~^_^~」。

隔天一早起床,沒有意外又是一模一樣的一天。金鍾大坐在公車上平板地想著,啊,真是無聊。只是幸好今天下班後又是假日了,又可以睡晚一點了……。

閉上眼睛,想在下車前多睡一點,手機卻不期然地震動了起來。有些煩躁地把手機從口袋裡抽了出來,金鍾大瞇起眼,看著螢幕上的通知橫幅,發現是一封電子郵件。

點開那則通知,金鍾大這才認出來那是拍賣網站系統發的訊息,是有人發悄悄話給他。

上面附有發訊人的帳號。金鍾大的記憶力並非特別好的那種,但好巧不巧,他就是認得那個帳號。

……不就是昨天剛面交過的黑無常!?

有些狐疑地把螢幕往下滑,發現信件內容跟昨天的面交有點相關又不是太相關。


「您好~我是黑鍾的朋友,昨天您也有見過。我們星期天有個表演,不知道您方不方便過來看呢?」


金鍾大不是沒有被搭訕過,但他實在很難得看到這樣亂無章法並且莫名其妙的搭訕方式。

回想起昨天一搭一唱的兩個人,想必發信的人是那個說要吃豬排飯的白無常無誤。

實在沒想到自己到了這個人生階段還可以再交新朋友,雖然這個「新朋友」感覺跟自己完全不在同一個世代上,生活圈用膝蓋想也知道是大相逕庭。

但金鍾大最後還是去了。那個星期天的表演。

他後來想想,他去的原因也許不是因為印象中模糊可以記起吳世勳長得其實還滿不錯的,而是因為那傢伙抱著拼圖的樣子,看樣子是會好好照顧東西的人。

金鍾大想,這樣的人,可能還不壞。




※※※



提出要交往的時候,金鍾大沒有對這段戀情設定任何的停損點。

不是他對與年下男的戀愛有任何的想像,而是覺得,反正也撐不久。

吳世勳雖然不是什麼幼稚的毛頭小鬼,可畢竟也不是完全社會化的成人。經常用看來成熟的臉說出一些含糊不清的話,反而帶有一種詭異的趣味感。金鍾大想吳世勳會想跟自己交往可能也就是腦子一熱覺得可能還滿有趣的,而非真心想跟自己走下去。

但是金鍾仁嚴肅地警告他,哥,不是這樣的。

那是當他已經開始以友情價出清不要的拼圖給金鍾仁的時候。金鍾仁繃著一張本來就黑的黑臉,沉著聲,說:「哥,世勳這小子煩的時候很膩人的啊!跟他交往之前,還是先想清楚吧。」

金鍾仁感覺起來是挺好心的勸告,但金鍾大也沒怎麼在意。

他覺得自己應該就是吳世勳繽紛生活裡的一小部分,就像吳世勳是他無聊日常裡的調味品一樣。

可是當這段關係從一個月、兩個月,慢慢拉長到半年的時候,金鍾大才猛然驚覺事情似乎不是這麼回事。

可能,吳世勳比他想得要認真。

可能,自己也比自己原先想得要認真得多。



雖然是兩個天差地別、個性不怎麼搭嘎的人,相處起來卻是格外地平凡。連電影都是在租屋處一邊吃桶裝冰淇淋,然後找盜版的來看。買衣服的話就是搜網拍,下標以後一起出去覓食。

金鍾大沒有想到吳世勳的生活如此平凡。可是當他把這個疑問問出口以後,吳世勳卻斜著眼,嘴角歪歪地瞟著他。

「……喔?那不然我的生活應該要怎麼樣?」

聳聳肩,金鍾大摸摸下巴。「感覺應該要夜夜笙歌,每天都泡夜店喝到掛,然後起床的時候身邊都是裸男裸女還有保險套之類的。」

「你確定不是去醫院驗菜花嗎……?」嘆了一口氣,吳世勳把手裡的漫畫扔到一邊,蚯蚓似的扭到他身邊,把臉擱到金鍾大的大腿上。「跳舞是我的工作,夜店大概就像……辦公室?」

「──我又沒懷疑你什麼的,幹嘛解釋。」輕拍了兩下吳世勳的臉頰,金鍾大咧嘴笑笑。「只是講說你跟我原本想的不一樣。」

「這樣才驚喜啊,難道不好嗎?真是的……。」吳世勳不安分地扭動著,嘴裡兀自碎碎念,然後開始擺弄著自己的手機。

金鍾大沒有太理會吳世勳的反應,只是撈過遙控器,把電視的聲音調大聲了一點。

沒什麼不好、沒什麼不好。

他只是覺得這樣的生活很好。好到有點,不太像是他自己的。



※※※



他們的興趣是搭公車。

以金鍾大一個死上班族的薪水,每個月要自給自足還要孝親,買房都有難度了,更遑論是買車。吳世勳舞團的收入向來不穩定,就更沒有買車的可能性。

幸而兩人都不排斥搭大眾交通工具,甚至挺享受的。

……人生嘛,有什麼好急的。

他們假日時搭公車出去。也沒有什麼特定的目的地,就是跳上一台路線完全陌生的長程公車,從頭站坐到底站,再從底站坐回來。

有時候一整天就這樣過了,但金鍾大也不覺得怎麼樣。

沒有什麼事情值得他急的。他跟吳世勳一起看著窗外或熟悉或陌生的街景,感嘆著這個城市真大,原來還有這麼多地方他們沒有去過。

他們沒有任何可以奢侈的本錢,消耗時間就是他們最大的浪費。

金鍾大覺得白頭偕老的意思可能也不是真的要一起活到七八十之類的,而是要有一個人陪你一起走過這些無所謂的時間。

他有時候會覺得,在這些消磨的時間裡有吳世勳,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


下雨的時候,吳世勳會對著窗戶呵氣。然後在上面用手指寫上「CHEN」。

那是金鍾大在高中時投稿校刊的筆名,有一次兩個人在睡前的真心話大冒險時被吳世勳逼問出來的。吳世勳還強迫金鍾大把那篇文章翻出來給他看。

(後來金鍾大問你怎麼可能知道我有把那篇文章收起來,吳世勳莫測高深地說,會登上校刊你一定很驕傲啊,那一期校刊你絕對會收在房間裡,哼哼哼。)

(金鍾大想,到底是自己太好摸透,還是吳世勳真的很了解自己。)

吳世勳在寫完那四個字母以後,會轉過頭對他笑。

「辰辰。」軟糯的聲音附在他的耳邊,金鍾大半靠在吳世勳身上,終究是因為在公共場合而不敢太放肆。「辰辰。」

金鍾大淺淺地呼了一口氣,把眼睛閉上。

他只是一個平凡的人,過著平凡的生活,連約會都如此平凡。

但是吳世勳讓他覺得自己特別。即使對方與他是天差地別的不同,即使這偶而也會讓他覺得沒有來由的心慌。

但他想,也許很多時候,他也不是期待些什麼。

只是希望,這種時刻可以多一點。一點點就好。



※※※



金鍾大覺得滿好笑的是,親愛的老爸老媽反對的不是他的性向,而是反對吳世勳這個人。

「兒子啊。」老媽在電話裡的聲音拖得很長,語尾滿是哀愁。「好歹那些是gay的偶像明星也是找小開交往啊!」

「我是要去哪裡找小開啊。」金鍾大有些哭笑不得,沒想到自己的老媽居然還有這種麻雀變鳳凰的星夢。「世勳也沒有很差吧。」

「不然你也可以在你們學校找啊,你們學校文科多,不是聽說gay也很多!」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老媽的語氣陡然拉升。「唉唷,你那個男朋友……不穩定啦!」

老媽沒有說下去,但金鍾大猜得到老媽想說的是什麼,也就默然了。

吳世勳沒有學歷,也對一般的工作沒有興趣,唯一的專長就是跳舞,偏偏當舞者的收入不是那麼穩定。這種不管是什麼樣的性向,交往對象的父母通常不會太放心。更何況金鍾大的父母是偏傳統的那種,對於吳世勳花哨的外表非常有意見。

電話裡東拉西扯一通大亂鬥之後,金鍾大切斷電話,對著另一邊有意無意往他這裡瞄的吳世勳好氣又好笑地喊了一聲。

「不用看了啦!講完了啦。」

「………。」把從剛才就沒有認真看的電視關掉,吳世勳半滾半爬地溜到金鍾大身邊。「你媽是有沒有這麼討厭我啊?」

「嗯,有。」肯定地點點頭,金鍾大看著吳世勳慢慢癟起來的嘴唇,覺得相當有趣。「誰叫你沒有年薪百萬。」

「我媽也沒有嫌你只是個約聘好嗎……。」吳世勳哼了一聲,往金鍾大的腰上捏了一下。


──你跟你媽不是在你說要輟學去跳舞的時候就決裂了嗎!?


翻了翻白眼,金鍾大當然沒把這句心裡話真的說出來,只是攬住了吳世勳的肩膀,把頭輕輕靠了上去。

「世勳啊,」嗅著吳世勳衣服上跟自己一樣的洗衣粉味,金鍾大突然覺得莫名地安心。「不要想那麼多。」

吳世勳擺弄著金鍾大的手指,沒說話。

「人生就像在搭長程公車一樣,一程路裡像是有四季。」金鍾大勾起嘴角,想要做出笑的樣子。「過了這段隧道,出去就是春天了。」

其實他只是想表明「柳暗花明又一春」的意思,但又怕吳世勳聽不懂。不過吳世勳向來沒有太多表情,他也不太了解這小鬼到底是有沒有聽懂。

不怎麼有創意的比喻說完,金鍾大剛想闔上眼,身體卻被吳世勳拉住手往上扯,整個人被帶著站了起來。

「──?」

有些不明就裡,金鍾大歪頭看著吳世勳,沒有說話。

「走吧。」吳世勳的眼睛笑成彎月狀,眼角邊都是皺褶。「我們去搭公車。」



唉,我的意思不是真的去搭公車啊。金鍾大穿鞋子時不無哀怨地這麼想著。

但是算了。吳世勳本來就是這樣。













2015.06.17 Wed l [EXO/hunchen(勳橙)]陪你走次紅地毯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