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前言:

這篇是長篇喔,不吃這對的請久久之後再來~甘溫~~



感謝編輯校正:Milkboo





第一章



老爺爺在椅子上睡著了。睡得天昏地暗的。

朴燦烈的動作不能算是小的那種,向來被金鍾大怒罵著大手大腳常把東西弄壞,此時卻也驚不醒在櫃台後像是睡了幾世紀的老爺爺。

到底是這裡太沒生意,還是他真的不夠吵,朴燦烈是真的有點被搞迷糊了。

他逕直走向櫃台,長手越過櫃台一撈,往老爺爺的肩膀上拍了幾下。

「爺爺、爺爺。」

老人家果然很難醒,咕噥了兩聲,眼睛才幽幽地張開。帶點血絲,十足的無神。

朴燦烈有些好氣又好笑。覺得有些窩囊,卻又覺得他媽的一切都是自找的。

就是腦子燒壞了才會在這裡。或者是一開始他本來就沒有大腦這個器官。



他還真是有點後悔了,有關於離開首爾這件事。

但是你說要回去呢,他還真沒臉,也沒有勇氣。

從行差踏錯的那一步開始,朴燦烈就覺得自己成了魔,原來的自己縮得那麼小那麼小。




※※※



朴燦烈點了一碗麵,慢慢地吃。

老爺爺把麵端給他以後,感覺也清醒了一點。從櫃台邊摸過了電視的開關,順手打開。

那是台有點老的電視,還在用映像管的那種。也不知道究竟是因為太老舊還是這裡真的太偏遠、收訊太差,整個畫面又糊又沙,只剩下聲音還算清楚。

夏日的下午,整間店裡就剩朴燦烈一個客人跟老爺爺。老爺爺聽力到底是比較不好,把電視聲音開得大大聲。新聞裡主播的聲音被放得過大了,顯得有些聒噪。

從平凡無奇的冷麵裡抬起頭看向電視畫面,那是一點一點碎成片段模糊的色彩,朴燦烈卻還是認出了自己的臉。

……怎麼還在報啊?



他想也許真的是這電視太糊了,盯著電視瞧的老爺爺才沒認出他來。

但他還是把頭低了下來。天有不測風雲嘛。



這真的是一碗很普通的冷麵。普通到連自認為廚藝普普通通的朴燦烈都覺得自己在家可以做得出來。這家店明明在荒郊野外,連食物都這麼一般般,之所以能生存下去,可能也就是靠自己這種誤打誤撞上門的觀光客了。

……好吧,自己也不能完全算是觀光客。

朴燦烈試圖幫自己的身分找一個好一點的定位,窮盡了腦汁卻也找不出更好的形容。

當初是該多念點書的。

他維持著低頭的姿勢,聽見後面有拖沓的腳步聲踩進店裡。

店內本就沒有鋪任何地磚,就是水泥在地上拉平了而已,並不齊整。朴燦烈順著那一層像是疙瘩一樣起起伏伏的水泥地面往腳步聲的方向看去,發現那是雙相當舊的皮鞋。

這種窮鄉僻壤,會有人穿著皮鞋走來走去,本身就是件奇怪的事。但讓朴燦烈驚訝的是,那是雙好的皮鞋。雖然舊並且滿是灰塵,可是裁剪和做工,一看就知道是某家外國名牌的鞋子。

倒不是朴燦烈有什麼火眼金睛,只是他也有一雙類似的鞋子,同一個品牌的,大概也是同一季的商品,所以型是一樣的。他自己的那雙是別人奉上讓他穿的,至於現在穿著的這人,恐怕是花了不少銀子才買到這雙鞋。

好奇之餘,朴燦烈也多少嘆著一雙好鞋被穿得這麼舊,有些埋怨那雙鞋的主人。沿著鞋子往上看,卻見一個穿著呆板的年輕男人拖著步伐施施然穿越店裡的桌椅,走到櫃台前。

「爺爺,我回來啦。」

男人的聲音不是很大,一句平常的問候聽起來卻像是有什麼激勵效果似的,剛才還一副懶洋洋樣子的老人家目光立刻從電視上轉過來,望著男人笑了開,像小孩子一樣。

「俊勉啊,回來了唷。」

那個叫俊勉的男人把手裡拎的公事包放到櫃台上,對著老爺爺點點頭。

「現在都上暑期輔導而已,下午就可以回來了。」拍了拍公事包,俊勉放大了講話的音量,可能是怕老人家耳朵不好、聽不清楚。「今天店裡還好嗎?會不會很忙?」

這種地方,最好是會很忙。

見著男人一臉笑咪咪的樣子,朴燦烈莫名心裡生出了極度的不耐煩。他低下頭繼續吸著冷麵,想著快點把東西吃完。

「還好啦,今天就一個客人。」老爺爺說起話來非常大聲,大約是因為重聽的關係。「就那個小夥子囉,我還開電視讓他看呢。」

原來我還是今天的開門紅。內心無法克制地翻了白眼,卻還是本能地在聽到被點名的瞬間抬起了臉,跟那個叫俊勉的男人對視。

他早就做好會被認出來的心理準備了──雖然他還沒有想好被認出來以後該怎麼辦。可是俊勉的反應遠比他想得要平靜許多。

朴燦烈這才能仔細地觀察俊勉的長相。那是個看起來三十多歲的男人,應該跟自己差不多年紀?修整得整齊的短髮,淺藍色的夏季襯衫看起來被洗得很舊,但穿著的西裝褲還算合身。整體來說還算是清秀乾淨的一個人,只是以三十代前半的穿著來說,還是太過老派了點。

而且在這種鄉下地方是穿什麼西裝褲和皮鞋啊……。忽略了自己心裡的吐槽,朴燦烈對著俊勉點點頭,算是打招呼的意思。

俊勉的表情沒有動,眼裡的訝異一閃而逝,回給朴燦烈的點頭沒帶多少情緒。

「──您好。」

見對方開口打了招呼,朴燦烈也失去了繼續低頭安靜吃麵的理由。他輕咳了一聲,「您好。」

他沒有辦法確認對方是否有認出自己。

還以為俊勉會多說幾句話,沒想到男人卻自顧自轉過頭去跟老爺爺開始聊起來了。顧及老爺爺的重聽,兩個人聊天的音量比一般人聊天的音量要大上不少,甚至壓過了還開著電視的音量。

朴燦烈又瞄了一眼還在繼續播的新聞,發現自己的段子早就不知道過去多久了。

……總是會過去的。留下一點不知道該不該感到欣喜的情緒,朴燦烈攪動著碗裡的麵條,食慾慢慢牽成一絲絲厭膩繞在心頭。

把剩下的麵快速吸完,朴燦烈站起身,被推開的椅子在水泥地上劃出略為刺耳的噪音。

他走到櫃台,掏出錢包。「買單。」

顯然在他站起來的時候就注意到了,俊勉靠著櫃台,早就停止和老爺爺的談話。

「6,000圜。」對著貼在牆上的破落meau努努下巴,俊勉的語氣完全稱不上有任何服務態度。

朴燦烈不是很在乎這個。這種窮鄉僻壤,在意什麼服務品質?猜想這裡一定不能刷卡,也索性打開皮夾,算著那疊鈔票。

幸好在下高速公路前,有在休息站的ATM領一點錢。朴燦烈抽出一張萬圜大鈔,遞給俊勉。

俊勉接過鈔票,走進櫃台,打開抽屜,裡面的鈔票連著零錢亂七八糟散著。

……還真不怕人來搶劫。看著俊勉的動作,朴燦烈有些失笑。見對方還在湊找零鈔票的空檔,他半無心地開口。

「請問一下……。」朴燦烈隱約覺得在這裡不會得到太好的回答,但以他現今的情況,似乎也沒有太多的選擇。「這附近有民宿之類的嗎?或是旅館?」

俊勉沒有立刻抬起頭,而是繼續手上找零的動作。直到湊齊了錢,把鈔票疊到朴燦烈面前,才慢慢開了口。

「鎮上有。想找什麼樣價位的?」

忖度著俊勉說的「鎮上」應該是剛才導航上顯示的A鎮,一個朴燦烈完全沒有聽過的村落。他「嗯」了很長一聲,想不出來在這種地方有什麼高價位或低價位的多樣選擇可言。

大概沒看出來朴燦烈那一聲「嗯」是什麼意思,俊勉又接下去說了。

「其實要說民宿的話,我們這裡也有。」

有些突兀的一句話,朴燦烈卻莫名地被打醒了精神。

「……你們這裡?」

「對,這裡。」俊勉微微歪了頭,似乎在斟酌要怎麼表達比較好。「……不能算是這裡,這裡是麵店,我們住在另一邊。現在客房沒被租走,您考慮看看?」

四下打量了一下,朴燦烈猜測著俊勉說的「民宿」即使不是這裡,想必環境也不會比這裡好上多少。大概就是那種破破舊舊的地方。

拉生意也不會提出好一點的說詞,朴燦烈當下真是不知道俊勉這到底是想租還是不想租。

「跟其他鎮上的旅館比起來,有比較好?」

面對這有點挑釁意味的問句,俊勉沒什麼生氣的樣子,甚至還拉起了笑臉。

「有沒有比較好,我不是很清楚。我沒住過鎮上其他旅館。」歪過頭,俊勉的語氣居然有點酸。「但比起其他旅館,我們這裡隱密性比較好。」

………。

至此,朴燦烈確定了俊勉知道他是誰。不然就不會立刻挑明了他最重視的點。

「價錢怎麼算?」終究還是問了出口,朴燦烈不承認他心裡有一點挫敗。

「看您想住多久囉。」俊勉眼裡閃著的光幾乎像是趣味盎然的了。「我們長住跟短住的價格不一樣。」

盯著俊勉多看了幾眼,朴燦烈卻覺得心裡驀地生出了無止境的疲倦感。

「住一個月的話,怎麼算?」



其實他也不太確定他在這裡會不會住一個月這麼久。何況房間可能還會很爛。

但是他真的有點累了。就是,很累。

他沒什麼選擇了。











2015.07.01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