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二十一章



李浩沅時隔多年,再一次見到金明洙,居然是在他進職棒之後第二年的選秀會場。

原本那天是要去看相熟的大學後輩有沒有機會也跟自己來同一隊,還邀了東雨也一起來看。沒想到東雨只是垂頭喪氣地說,今天要陪球隊的王牌投手復健。是加班,而且沒有加班費。

……看來今天回家以後,又要買個飲料或宵夜之類的了。張東雨每次要加班,一回家就會開始碎碎念,然後從冰箱裡拿出一罐啤酒,打開電視。嘴裡還是繼續在碎碎念。雖然浩沅百分之九十的時候都在走神,但東雨似乎也不是很在意。

浩沅當初申請要大一點的宿舍的時候,球團還質疑他明明沒結婚,要兩房的宿舍幹嘛。後來說是要和東雨一起住,兩個人一直是學長學弟,彼此熟;反正宿舍費用也是從薪水裡扣,不如一起住,省點房租。

球團後來也同意了。有員工自願兩個人擠一間宿舍,空出來的單人宿舍又可以塞新人,也沒什麼不好。這件事情反而是後來被其他球員拿出來當成笑柄,說他們兩個大概是以前打球時宿舍住太久、被制約了,連現在自己可以住一間都不要。

浩沅聽了也只是笑笑,畢竟有些事情,他跟東雨知道就好了。


還在想今天的宵夜要買什麼好,肩膀卻驀地被拍了一下。

皺起眉,浩沅順著拍打的方向望過去,下顎卻不由自主地隨著地心引力向下沉。

「……金明洙、同學?」

「欸,幹嘛叫這麼生疏。」金明洙一身西裝筆挺,耳朵上還塞了個耳機。「都是老同學,叫名字就好了。」

……雖然說是老同學,但自從高中畢業以後就沒見過面了。這樣算一算,似乎也是五六年有餘了?

指了指明洙手上的小記事本跟麥克風,浩沅有些打量起這個昔日同學。「你……怎麼會在這?」

「工作囉。」聳聳肩,明洙晃了晃掛在自己脖子上的識別證。「我是Q體育台的棒球線記者。」

浩沅這才隱約想起來,確實當年金明洙是考上了什麼有名大學的新聞學系之類的。那時候幾乎全校的女生都篤定他一定會坐上主播台。

「──怎麼會想要跑體育新聞?」浩沅手裡比劃著,有點不知道問這個問題算不算失禮。「我還以為你會當什麼晚間新聞的主播呢。」

「運氣好的話,是有可能當體育新聞的主播啊。」明洙眨了眨眼,搖搖手裡的麥克風。「我以前陪優賢哥看球看多了,後來有點興趣,就試試看。現在是覺得還可以。」

耳朵邊突然冒出那個名字,浩沅猛地精神一振。

是了。當年金明洙對他說過的話,言猶在耳。聽這樣的說法,大概也是後來有跟南優賢在一起的意思。但是據他所知,南優賢是不看球的人啊。高中時中午一起吃飯,聽到浩沅和東雨在聊球類運動,還會直接擺出想睡的臉。

「那個、所以……。」李浩沅今天第二次覺得自己的問句不合時宜。「你跟優賢學長……?」

「嗯,還在一起。」輕輕地點了點下巴,明洙的反應一如當年,直接而清楚。「他現在是作家……。我記得你會看科幻小說?有聽過『宇宙樹』嗎?」

「啊、喔……。」是浩沅喜歡的作家之一。雖然不是老牌的寫手,但是寫作風格很受到歡迎。才剛出到第二個系列就已經引起大眾期待了。現在突然發現作家本人是誰,浩沅還是有點錯亂的感覺。「那──是優賢學長?」

「對啊,筆名取那麼俗氣還一直用,不知道想幹嘛。」明洙吐了吐舌頭。「喂,我們有空也聚一聚啊,優賢哥跟東雨學長好像還滿常見面的……。但話說你現在是職棒選手,應該時間也不好約吧?」

腦筋轉了兩轉,浩沅這才想起來家裡前幾天不知道為什麼多了一套宇宙樹出道作品的精裝本。那時候還想說自己是什麼時候網購的、怎麼沒印象;現在想想大概是張東雨跟南優賢要來的。「還好啦,如果沒要練球的話,平常碰個面也可以啊……。」

閒聊了幾句,直到明洙被攝影師趕著要上工了,兩人才倉促結束這次對話。



看著明洙開始對選秀會情況低頭筆記的模樣,浩沅頓時間有點忘記自己今天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看學弟有沒有被選上。


……是嗎?金明洙現在跟南優賢,過得很好啊?


想起當初那個自顧自說著「優賢學長我帶走了」,卻完全沒有聽自己說任何一個字的高中男孩,浩沅有些想笑,卻又莫名地覺得悵然。

原來時間走得這麼快啊……。也許,自己很快就會老了也說不定。

他拿起手機,在通訊軟體上問張東雨宵夜想吃什麼。

東雨沒有立刻回他,只是丟了一些很無謂的表情符號。看樣子是在忙。

浩沅對著螢幕笑了笑,把手機收進口袋裡。



老了也無所謂。是跟這個人在一起,就好。



※※※



所謂的職業棒球,意思就是要有賣點。所以身為球員的,除了打球之外,也偶而會有一些跑業務之類的工作。

……嗯,雖然不知道帶小孩,算不算跑業務的一種。

浩沅看著一旁工作人員點名的樣子,心裡覺得有點發毛。

球團每年都會舉辦青少年棒球營。雖然號稱是啟發孩子們對棒球的興趣、過一個健康的暑假之類的,但其實是要營造球團公益正面的形象,背後的動機還是商業動機居多。

原本這種要曝光的活動,應該是要讓球隊的招牌球星來才是;可是偏偏球隊的老大哥們一到暑假也有自己的親子活動,更何況球賽也不會因為有這類外務而停止,所以這種雜事,自然就落到他們這類年輕球員頭上。

浩沅原本沒有想太多,還是張東雨抱著平板電腦溜到他身邊,拉長了聲音跟他說:「哇──人氣看板球星耶~~~」

天氣實在太熱。浩沅往旁邊挪了挪位置,繼續目不轉睛地看著婆媽劇的重播。「什麼?」

「就棒球營啊!」東雨不死心地繼續往他身邊靠,手指不斷戳著平板電腦的螢幕。「你看,球隊官網上說這次的教練團裡面有人氣看板球星李浩沅耶!」

……?

總算從電視裡的生離死別轉開注意力。浩沅探過頭,盯著平板電腦看:「哪有啊?」

「你近視又加深了喔?」嘖了一聲,東雨放大了網頁的畫面。「需要我幫你標記起來嗎?」

「也可以啊,最好裱框把人氣看板球星這幾個字掛在我們家門口,這樣大家都知道人氣看板球星住這裡。」浩沅把平板電腦推回給東雨。「這次是因為前輩們都不想帶小孩,才叫我們這種的去吧?」

「不一定啊,」東雨吹了聲口哨。「搞不好之後就會有廣告商來接洽你拍廣告了。畢竟有人去年被說是超級新人啊,每個星期體育台的本週美技play至少會放他一個鏡頭啊,女球迷在季後賽還一直搶著要簽名咧──。」

「哇。」聽見那一長串話裡背後的意涵,浩沅笑了出來,勾住東雨的肩膀,把頭靠了上去。「吃醋了?」

「哪有。」東雨撇撇嘴,把頭疊到浩沅頭上。「我獨佔人氣球星啊!畢竟球迷都不知道人氣球星的襪子超臭的。」

「哥自己的襪子還不是超臭……。」




結果孩子們倒也不是太難搞。以浩沅的想法來說,就跟高中時帶學弟的感覺很像。只是畢竟這些青少年們是交錢來的,加上體育新聞也會把這個拍進去當花絮用,指導起來自然不能像對待學弟一樣用罵的方式。一旁跟他同期進球隊的隊友還說學逗唱了起來,惹得學員們拍掌大笑。

打擊練習當然就只是做做樣子而已,但是該有的形式還是要做到。把學員們分成幾個小隊,球員們各自帶開,指導自己負責的小隊。

浩沅分到的這一隊運動神經還算好,有幾個看起來還真有吃這行飯的潛力。尤其有個看樣子是中學生的少年,動作做得確實,在聽指導時的專注力也很夠,不免讓浩沅多看了兩眼。

由於晚上還有比賽,他們的指導就到中午為止,下午就是讓工作人員們帶學員們到處參觀之類的。浩沅收拾了東西,正想走進休息室換衣服,卻見剛才的少年向自己奔了過來。

大概是想要合照之類的吧……。浩沅摸了摸臉頰,確認自己現在是處於跟球迷相處的模式。「要合照跟簽名的話,明天結訓時再要就可以了喔!」

「啊、那個,也不算是啦……。」少年有些氣喘吁吁的。浩沅看了看少年別在胸口的名牌,稍微把那個叫作『方明煥』名字記在腦子裡。「中午大家好像要一起吃便當,李選手不留下來嗎?」

「呃──。」被摸不著頭腦的問句砸個正著,浩沅扯了扯嘴角。「有什麼事嗎?」

「啊……其實,是我姊啦!」明煥低頭抓著衣角,看起來有些緊張。「他是李選手的球迷。剛剛傳簡訊來說他在附近,問可不可以過來看、李選手在不在之類的……。」

「這……。」浩沅往後縮了一下脖子,還是覺得搞不清楚狀況。「那我幫你簽個球,你拿給他?」

「他、他現在人在球場外面啦!」抬起臉,才發現少年已經是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的表情。「方便的話……可、可、可不可以陪我走出去一下?跟他拍個照就好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嘖。現在穿著一身球衣又滿身汗臭,到底是什麼情況。浩沅苦笑了一下,拍了拍明煥的肩膀。「要快一點啊。不然你們小隊輔會找人,我等一下也還有事。」

少年臉上原本繃緊了的神情瞬間緩和了下來,用力地點了點頭。











2015.07.05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