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二章



俊勉的全名叫做金俊勉。

年輕男人在把他領回民宿前先這麼自我介紹了。金俊勉先指了指朴燦烈在豔陽下亮得刺眼的深藍色BMW,又指指停在BMW前面的一台國產舊車。

「這是我的車,你跟緊一點開。」

這台BMW是朴燦烈在眾多座駕裡最喜歡的一部了,不然也不會到最後一步了還開著它跑。見眼前的男人理直氣壯,沒有一點羨慕的神色,朴燦烈心裡多少有點不平。

但話說回來,金俊勉感覺知道自己現在的窘境,沒什麼羨慕應該也是正常的。

沒有太多時間讓他長吁短嘆,金俊勉在朴燦烈還在發楞的當下就鑽進了自己的破車裡,亮起來的車燈顯示引擎發動。

朴燦烈低低地「噯」了一聲,跟著解開了自己的車門鎖。



鄉下地方的路不僅小條、難走,還繞來繞去。朴燦烈沒細看路邊的景物,只記得死盯著前方金俊勉的車以免迷路。等到那台破車終於在路邊一幢白牆紅瓦的房子邊停下來時,朴燦烈才注意到不遠處波光粼粼的海岸。

他下了車,看著只有兩層樓、略顯破舊的房子,有些猶豫。

這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果然跟金俊勉說的一樣很具有隱密性。而且在海邊,風景也不錯。但是沒有便利商店什麼的,感覺很麻煩啊……。

「開後車廂吧。」不留情地打斷朴燦烈的發呆時間,金俊勉不知何時走到他旁邊,戳了戳他的手臂。「您的行李很多嗎?」

「……還好。」回過神來,朴燦烈繞到車子後方,打開後車廂。

其實不是行李不多。只是走得匆忙,來不及打包太多。

金俊勉不太高,拎著朴燦烈的大行李袋,看起來像是小人國裡的工人。

經過金俊勉的車子前方時,朴燦烈多看了一眼,發現車窗上貼著停車證。某間水產學校的。

跟著金俊勉進了房子,朴燦烈把行李箱放在地上,慢慢把鞋子脫下來。

金俊勉打開客廳的燈,把朴燦烈的行李袋拖進客廳裡。

「鞋子先放在一邊吧,我先帶您去看看房間。」

沒急著把行李帶在身邊,朴燦烈把行李箱就這麼放在客廳,先跟著金俊勉上了二樓。

「……您是老師?」跟在金俊勉的後面,朴燦烈想起車窗上那張停車證,猜測金俊勉這把年紀了,總不會是學生。

「是。」沒有多講,金俊勉上了樓,腳踩在木質地板上,咿呀咿呀的。「往這裡走。」

拉開門,撲面而來的是房間悶了太久的味道。金俊勉跨步走了進去,拉開窗戶。

「客房有點久沒租出去了,但一直有在整理。」在原地轉了一圈,金俊勉介紹的語氣不能算是熱情的那一種。「桌子、椅子、床、衣櫃都有,房間裡就可以直接看海了。浴室廁所要跟我和爺爺一起用,稍微麻煩了點,不好意思。」

──雖然說是不好意思,可是完全聽不出來你覺得不好意思啊。

朴燦烈轉了轉眼珠,敷衍地對著房間擺設多看了幾眼。「幫我把行李拿上來好嗎?」

「先放在客廳吧,這房間也要擦一擦。」金俊勉的手往書桌上一劃,拉出了一條灰塵線。「我先掃掃地,您在客廳看一下電視吧。」

下了樓,朴燦烈往客廳沙發上一躺,卻沒有摸向放在茶几上的遙控器。

他望著金俊勉拎著掃把和畚箕的背影,嘴唇掀了掀,還是拖沓地開了口。


「您……知道我是誰,對吧?」


金俊勉的背影甚至連一點顫抖都沒有。回過身來看著他的表情有點揣測,有點趣味。

「──嗯。」

「……噢。」

朴燦烈這下有點安心,又有點慌亂。

他不太確定金俊勉是什麼意思。

正待進一步開口,金俊勉卻先出了聲。

「大明星突然從螢光幕上消失,跑來這種鄉下,除了那個最近好像很紅的影片外,不會是因為欠債吧?」拿起掃把指了指門口,金俊勉的眼神像是在欣賞什麼新奇動物。「我們家門口如果因為債主上門被噴了紅漆,爺爺可是會被嚇壞的。」

朴燦烈笑了出來,不明所以的。

他想,不論如何,金俊勉應該不會是個壞人。




※※※



朴燦烈沒有想到自己還會被說成大明星。雖然那是他一向最習慣的頭銜。

他十七歲那年參加了歌唱節目的甄選,雖然只以第三名告終,卻吸引了一票少女粉絲,還有幾家搶破了頭、捧著合約請他簽的經紀公司。

朴燦烈當時跟父母約法三章,至少要把高中念完才能正式出道。他後來簽給了旗下擁有同時擁有影劇部門和歌唱部門的R公司,高中畢業後就沒再升學,籌備了一年半,開始發專輯。

公司給他的賣點是全才帥哥,重點當然不會是放在「全才」,而是放在「帥哥」上。朴燦烈對這點心知肚明,所以在節目上也從來不吝惜釋放他的費洛蒙。金鍾大帶過一些偶像團體,也算是資深的經紀人,卻每每在朴燦烈照鏡子的時候翻白眼說「夠了沒啊大哥,很帥了啦」。

專輯之後是綜藝,綜藝之後是戲劇。一切順風順水,朴燦烈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他中間當然交過女朋友。有圈內人,也有富家千金。他有一台Audi還是女朋友送給他的生日禮物。有的戀愛有曝光、有的戀愛就一直沉潛著,但最後都以分手告終。

在演藝圈一待就是十多年。朴燦烈沒有拿過演技的獎項,歌唱的獎項倒是拿過一兩次。他心知肚明自己在演技這行終究是外行人,拿張臉騙騙小妹妹和師奶們也就罷了,不是長久之計,自己也開始學作詞作曲。

壞就壞在也許他今年真的該敗。他在某場宴會上遇見一個清秀的男孩,開朗天真的笑臉像極了剛出道時的他。

那是個沒有紅的小男模,怎麼樣也不像是會紅的那種,最多就是拍拍雜誌、上不了伸展台的。朴燦烈卻鬼迷心竅地主動約了男孩出來,有時候喝咖啡聊天,有時候逛街吃飯。

會搞到床上去是男孩的提議。朴燦烈對男人沒有興趣,會跟男孩在一起也只是因為男孩身上展現的熱情跟年輕時的自己很像而已。但他終究沒有拒絕。

他有錢、他有名聲、他在這個圈子裡看過很多。他只是想,試看看,反正也不會少一塊肉。

然後影片就被公開了。

雖然只有一分鐘,但靠著youtube,只要南極的企鵝會上網,那些黑白的可愛生物也可以看得到男孩在他的身下呻吟流淚的樣子。

朴燦烈還記得最下流的雜誌標題是「男神大戰男寵三小時,需索無度」。後面附著那個男孩的訪問。

他把鉅細靡遺的報導看完,只覺得喔原來自己的跟男人的初體驗還值得三頁的雜誌版面。

他媽的李信德你怎麼在說老子威逼利誘你上床時,不先講你哭著求我抱你那一段?日後你開始接戲的時候,也好把那一段搬出來當示範啊?

代言沒了,籌備中的專輯暫緩,還在談的劇本通通換了人,只剩下還播到一半的戲劇很尷尬。電視台的留言板充斥著要怎麼把身為男配角的他畫面全部剪光的討論串。

今天是事件爆發後第五天。只有五天,但朴燦烈在演藝圈十幾年累積的一切就這樣墜落得剩下殘垣碎瓦。

他還是住在大房子裡,但手機已經關掉,反正也只有記者會打來。公司沒有馬上跟他解約,只是叫金鍾大先開會。家人朋友在出事之後用各種方式聯絡他,被羞愧的他一一忽略。

朴燦烈想,他只是羞愧於自己出道了這麼多年,卻還是落在這麼簡單的陷阱裡。

第五天,他在凌晨收拾了東西,開了自己最喜歡的車上高速公路。一路向南。

他是土生土長的首爾人,除了少年時必須前往外地公演以外,飛國外的次數還比往南部多。但鑒於現在他一到機場大概就會被認出來的人通報記者,還不如老實待在國內實際。幸好他平時很忙,沒什麼時間自己開車,守在家門口的記者沒認出來是他的車,在往高速公路的路上居然也沒人跟車。

他傳了封簡訊跟金鍾大說自己要休息一下,就把手機的電池拔掉,丟到高速公路休息站的垃圾桶裡。

其實朴燦烈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他一路走走停停,下了國道又上鄉道,然後又繞進市區道路,又上國道,最後開到這個窮鄉僻壤、靠海的小村莊。

他在把車停到麵店的時候,眼睛其實已經快睜不開了。

他的精神還是很好,是一種無法入睡的疲倦。新聞爆發以來,他就算躺在床上,也只是想到影片留言裡那些嘲諷的話語,還有影片中自己那真心實意卻比三流AV男優還不如的表現。

出道十多年,他以為自己什麼風雨都走過,連被私生飯闖進飯店房間裡看見他剛洗澡完的裸體,他都可以當場冷靜地打電話請警衛過來。但是這個事件,把他最愚蠢最私密的部分公開。

觀眾們都不是笨蛋,他們都知道這不過是三流小男模搞出來的戲碼。但他們想看的是你朴燦烈這麼蠢,出道這麼多年,對個小男生還管不住自己的褲頭。



朴燦烈厭倦了。

他想這件事情也許只是導火線。這麼多年來累積的導火線。

他對自己的人生再無所求,只覺得厭倦。









2015.07.08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