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二十二章



剛走進球場的穿堂,浩沅就看到一個穿著花洋裝的身影站在穿堂的落地鏡前,看樣子很是悠閒。

「姊!」明煥先大聲喊了出來,然後連跑帶走地奔了過去。「幹嘛突然跑過來啊?」

「是不能來看你喔!」花洋裝女孩打了一下明煥的肩膀,這才轉向浩沅,表情有些張皇失措。「啊、您……。」

「您好。」想著要盡快把衣服換下來,吃了午餐後還要準備下午的練習;浩沅的動作有些焦躁。「明煥說想讓我跟您見一面……。」

「是……。」女孩的神情稍微鎮靜了下來,眼睛裡的慌亂突然變得有點曖昧,更像是一種試探的意思。「您──不記得我了嗎?」

原本以為只是禮貌性打個招呼、簽名合照就可以了事;突然被這麼一問,浩沅只能傻在當場,在自己據說比金魚還弱的記憶範圍裡搜尋這個女孩的相關訊息。「請問您是……?」

「您大學的學長、韓承豪,有一次要介紹我們認識。」女孩比劃著,緊張好像又回來了。「但那時候您說您有課,就先走了……。明明都已經見到面了,但是您突然離開,嚇了我一跳。」

金魚的記憶力也有被雷打中的時候。李浩沅終於在女孩提起的學長名字裡找到線索。是了,就是當時學長說要介紹給自己的正妹;結果自己當時因為看到張東雨在旁邊,就直接過去找東雨了,後來還被學長罵了一頓。

「不好意思啊,那個時候……。」

「不會啦,我後來比較忙,就比較少去球場了。」爽朗地笑了出聲,女孩指了指一旁的明煥。「是最近陪他一起看球,才發現浩沅選手變成當紅炸子雞了。」

「啊唷,姊──」反倒是明煥先不好意思了起來,伸手推了推女孩。「姊不是說要要簽名嗎?人家李選手很忙,不要拖人家時間啦!」

「啊,對,都忘了。」從包包裡撈出空白的球和簽字筆,女孩把東西遞到浩沅面前。「麻煩了。」

「啊……。」忙不迭地接過東西,浩沅打開筆蓋,抬起頭看著女孩。「──您的名字是?」

「智雅。」女孩連眼角都笑到彎了起來。「──方智雅。」




浩沅沒有把那天的相遇特別記在心上,棒球營也就隨著夏天過去了。接著迎來的是職棒比賽競爭最激烈的時期,還有季後賽。

由於那件事情實在太小太小了,小到後來浩沅再次遇見方智雅的時候,又再次感慨起自己的金魚腦記憶力。


事情是這樣的。季後賽剛過,雖然沒有拿到冠軍,球團也還是照慣例地放了他們長假,只是教練臉臭地交代假期不要太放鬆。既然是放假,以前球隊的學長學弟也就找了一個週末出來,說要聚一聚。

由於當天學弟訂的餐廳是最近在網路上很紅的店家,張東雨對於吃的東西絕對沒有放過的意願,所以一大早就把李浩沅從床上挖起來,硬是要提前很多出門,在外面閒晃也開心。

結果在外面晃久了其實也很無聊。一大早沒有店開不說;一直開車到處轉,就是在這個油價飛漲的時代跟自己的錢包過不去。浩沅看準了那家店開門時間就要到了,立刻找好了停車場把車丟進去,跟東雨準時踏進店門口。

不出所料,他們是第一組進入包廂的人。東雨繞著桌子看了半天,決定左手邊的位置才是他的風水寶座。

挨著東雨坐了下來,浩沅斜了看起來很是滿意的東雨一眼:「哥幹嘛選坐這裡?」

「這裡比較不會擋到服務生上菜啊。」東雨一臉『你沒常識』的鄙視表情,順手摸過店家已經擺在桌上的menu。「今天周末可能客人很多,但還是希望他們上菜可以快一點……。」

「上菜快有什麼用。」拿過另一本寫著本月推薦套餐的menu,浩沅覺得自己簡直連吐槽的力氣都懶。「哥吃飯那麼慢。」

「所以我腸蠕動好、消化順暢啊。」斜睨了浩沅一眼,東雨哼哼了兩聲。「不要讓我出去爆料說人氣球星李浩沅都便~~」

「吼~~哥──!」



浩沅還想著要找話荏反擊,卻見包廂的門打了開,進來的是一個打扮精緻的女孩,裹在杏色的大衣裡,臉看起來格外小巧。

就這樣僵在當場,浩沅還有些狐疑尋思著,東雨已經先開了口。

「請問您是……?」

「啊,不好意思,我是韓承豪先生的學妹,說要介紹我一些朋友,所以就過來了……。」女孩顯然也很尷尬,然後視線轉向浩沅。「啊,浩沅選手也到了啊?」

──嗯?李浩沅的記憶力再次被擊倒在地。看著東雨丟過來的疑問眼光,他有點想聳聳肩,但是又覺得不禮貌。

所幸是女孩自己先接了話。「我是方智雅。很久以前承豪學長有說要介紹,今年你們球隊棒球營的時候也見過面。」

「……啊──!」不知道是人生中第幾次為自己的記憶力哭泣。浩沅只能隨手指了指室內。「不好意思啊。先坐下來再說吧!」

智雅似乎也沒有太在意自己的名字沒被記住,倒是筆直地走向浩沅的方向,拉開他身旁的椅子。

「坐這裡,沒關係吧?」智雅的問句裡沒有詢問的意思,直接把包包放在椅子上。

「喔……。」浩沅有些縮手縮腳地點了頭,也跟著坐了下來。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頓飯不會這麼好吃。



※※※



李浩沅的預感跟運動神經一樣,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天賦。但在這種情況下,倒是比較像是詛咒。

「方智雅」這個名字從那天的飯局以後就跟定他了。其實那天,學長也不過就是提了一句說以前沒好好介紹,現在正式認識一下,其他同桌的學長學弟們就都炸開了鍋。

運動員通常是思考非常直白的。現在是單身、又有人介紹正妹,接下來多約出來幾次應該就可以交往之類的。一般男性多少就會這麼想,更何況是長期以來被迫泡在純陽性環境的運動員,對這種機會更是求之不得。

浩沅在介紹的當時沒有特別的表示,但是酒桌上的遊戲,卻總是在大家起鬨之下,跟智雅配成一對。他當下有點害怕東雨會生氣之類的,可是當他回過頭,東雨就只是老神在在地在慢慢吃飯。

回家以後,浩沅原本想跟東雨把話攤開來說,沒想到東雨搶先一步,在婆媽劇的廣告時間轉過頭開了口。

「你啊,要拒絕人家的話也要小心一點。」挑起眉毛,東雨的神情像是一隻沒睡醒的果子狸。「畢竟是學長介紹的,不要太失禮。」

突然被說中了心事,浩沅有些不服氣。恨恨地塞了一口洋芋片進嘴裡,才含糊不清地回話。

「哥怎麼這麼有把握我會拒絕?」

「你睡覺的裸照醜照我都有存成1200萬畫素的照片放在電腦裡啊。」東雨顯然完全不受威脅。「不要想趁我不注意偷刪,我有很多備份的。你敢始亂終棄,我可不知道哪天我會不會傷心到手滑啊~~」

「……哥真的很陰險耶!」

「廢話,不然你以為我每天包包都那麼重是幹嘛?裡面都秘密法寶耶。」




那天之後,智雅就很常來看他們練習。甚至有些練習賽後的聚餐也會跟著來。當然座位一定是安排在浩沅身邊。虧得隊友們不請自來的貼心。

有一次的聚餐,有個學弟驀地在亂糟糟的談話裡,把箭頭指向了張東雨。

「啊,東雨哥之後要不要申請單人宿舍啊?」學弟嘴巴裡還咬著小菜,臉頰因為酒精漲了紅。「畢竟浩沅哥現在有女朋友啦!」

「……。」
「……。」

餐桌上當場一陣死寂,接著所有球員們都爆笑出聲。


「──帥喔!」
「張東雨你去申請B棟三樓啦!跟我當鄰居!」
「哇塞,李浩沅你進度這麼快喔?可以等我們明年拿總冠軍以後再發帖子嗎?」


浩沅根本來不及用打哈哈的方式帶過去,就聽到智雅的聲音在一群男性粗魯的笑聲中格外清晰柔和。

「浩沅哥……現在跟東雨哥住在一起啊?」

剛才提出問題的學弟顯然真的是有些醉了,回應的速度完全就是不經過思考的光速。

「對啊!說什麼一起攤房租比較省咧……。以前當學生在打球的時候跟一堆男的擠一起還不夠喔!?」

其他球員早就笑成一團了。浩沅有些尷尬,轉過頭看東雨,卻見後者只是對著智雅詢問的眼光點點頭,沒說話。



浩沅認為那天應該是他想挖個十公尺的地洞鑽進去的頂點了。可是事實告訴他,苦難是接踵而來的。

智雅還是常常來看比賽。只是除了跟浩沅聊天之外,也開始找東雨閒聊起來。有時候浩沅在熱身時看看場邊,還會看到智雅買了飲料來給東雨喝。

……這是什麼狀況啊?現在?

雖然有點慶幸智雅現在沒那麼頻繁地跟著自己了,但同時看到女孩轉向東雨,又覺得格外複雜。

拜託,不是我對你沒意思,你就要搶我的男人吧?

浩沅覺得自己也許要針對這個女孩訂一個詳細的戰略。可惜以他目前的程度,只能說如果可以做到滴水不漏,總教練早就換他當了。


在某一個智雅又拉著東雨說得開心,浩沅反而插不上一句話的練習賽後,他終於發現自己壓抑不住怒氣了。

剛踩進家門,浩沅沒有猶豫地就直接拉著東雨進了客廳,在沙發上連衣服都只是半脫的狀態就開始交纏。像是知道浩沅心情不是很好,向來會碎念不是在床上做會腰痠背痛的東雨也只是順從了。細細的喘息聲聽起來很是忍耐。

發洩完一次之後,浩沅把身上半脫的牛仔褲扯了下來,隨手丟在客廳地板上,整個人軟爛在沙發上。

東雨就著歡愛後的姿勢斜倚在沙發上,掃了浩沅的動作一眼,才慢吞吞地丟了一句:「智雅有邀你嗎?」

「──啊?」倏地聽到剛才讓自己滿肚子火的名字,浩沅皺起了眉,覺得自己又多了幾條皺紋。

「……也沒事。」東雨閉上眼睛,像是在迴避浩沅的審視。「她……邀我去逛街什麼的。」



浩沅當下怔了一秒,然後換了個姿勢,把頭靠到東雨半裸的肩膀上。

「不准去。」他把聲音埋進東雨的肩頭裡,企圖掩飾字裡行間的悶意。「──哥不要去。」

東雨沒有回應。只是把手伸上浩沅的頭,輕輕揉了一下。











2015.07.12 Sun l [INFINITE/亞東亞]青春畫片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