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三章



朴燦烈最後還是沒打開電視,他只是躺在沙發上發呆。他想睡,可還是睡不著。

他最後爬上樓,走向自己要租的那間房間。

他看見金俊勉笨拙地拿掃帚把灰塵掃成一堆,但腳一踏上去,灰塵又馬上被踩散。

看著剛才那個一副自己很會打掃模樣的人在那裏手忙腳亂,朴燦烈翻了個白眼,咳了兩聲。

「……需要幫忙嗎?」

金俊勉似乎是被嚇到了。往後跳了一下,這才站定了,回頭望著他的樣子看起來相當狼狽。

「不用了。」雖然手裡拿著掃把的姿勢相當尷尬,但金俊勉的語氣相當堅定。「您去看電視吧。」

「電視開了也都是看到我自己,沒意思。」直接走過去接過掃把,朴燦烈把金俊勉擠到一邊。「我來掃吧,您去拿個抹布,看要不要擦桌子什麼的。」

沒有抗拒太久,金俊勉嘆了一口氣,把畚箕遞給朴燦烈。

「平常家事都是爺爺在做,我做得太差了,他不想讓我做。」

接過畚箕,朴燦烈嘴角歪了一邊。「自己不會做家事,還要麻煩爺爺,沒看過您這種孫子。」

「是沒錯。」金俊勉停了一下,咬著嘴唇的樣子像是在沉思。頓了一會才又說了,「我也不是他的孫子。」

「──?」對於突然接收到的新資訊有些消化不良,朴燦烈愣著,有點不知道該不該接話。

似乎也沒有想要解決他疑惑的意思,金俊勉把話說完了就逕自離開了房間,過了一會兒才拎著抹布和水桶回來。回來以後也沒再說話。



朴燦烈把灰塵掃成堆,推進畚箕裡,然後倒進垃圾桶。

他想,也許這間房間裡,他不是唯一一個想藏住過去的人。




※※※



他們打掃完以後已經是傍晚。朴燦烈想今天就吃那麼一碗冷麵實在是無法彌補自己的體力消耗,正待問金俊勉有沒有要煮什麼,卻見金俊勉已經自動自發走到玄關前。

「喔?」跟著走到玄關前,朴燦烈等著金俊勉把鞋子穿好。「要吃什麼?」

「回店裡。」金俊勉回答得乾淨俐落。「爺爺會煮,而且也要幫他顧店裡。」

實在想不出那間破舊的店有什麼好顧的,但朴燦烈現在餓到受不了,似乎也沒什麼選擇,也只能跟著金俊勉走出門。

正要上自己的車,金俊勉卻擋住了他。

「搭我的車就好。」指了指副駕駛座的位置,金俊勉講得理所當然。「您想要低調吧,開那台車太招搖了。」

是比較招搖沒錯,但這種鄉下地方也不能招搖給誰看啊……。

雖然肚子裡還在腹誹,朴燦烈還是乖乖地鑽進金俊勉的車子裡。


鄉道的路燈已經亮了起來,照得小路看起來更是孤單。金俊勉沒有開廣播,而是播自己燒錄的CD。音響裡傳來的全是九零年代的口水歌,搭著金俊勉這種一身古板氣息的三十代男子,倒也不是太奇怪。

「可以不要說敬語嗎?我們。」等到Backstreet Boy的I Want It That Way播完,朴燦烈才終於琢磨出一串像樣的句子。「之後要一起住的話,這樣有點彆扭。」

「不知道您會住多久,暫時用敬語也沒關係吧。」金俊勉瞥了他一眼,又把視線轉回前方的道路上。「您今年幾歲?」

「三十三。」說出這個數字時,朴燦烈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以往都是記者問起人生計劃,自己還真的對這些東西沒概念。「您呢?」

「三十四。」也許是朴燦烈的錯覺,他居然覺得金俊勉在笑。「還是要跟我說敬語啊,我是哥。」

有種自己挖坑自己跳的怨嘆感,朴燦烈從牙縫裡嘖了一聲。

「俊勉哥。」

這下金俊勉是貨真價實地笑了,側臉看過去,眼睛像是彎起來的紙月亮。

「……燦烈啊。」


有那麼一瞬間,朴燦烈還以為金俊勉預謀了這所有的一切。

不然怎麼喊得那麼自然呢,還以為是下半輩子都要那樣喊。



※※※



朴燦烈以為店裡會跟自己下午來時一樣的安靜,卻沒想到裡面已經坐了一桌客人。

……到底是誰會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吃飯啊?

他皺起眉,跟在金俊勉後面踱了進去。


「金老師!」桌邊坐了兩個人,其中一個在他們踏進門時就大聲招呼著。「這裡!」

本能地看向發話的人,朴燦烈對上了那人的視線。

他這才看見那張桌子邊坐了兩個人。一個是個娃娃臉模樣的年輕男人,穿得倒是挺正經的。另一個是穿著制服的高中生,五官端正,瞪大眼睛望著朴燦烈瞧,感覺眼珠子隨時會從眼眶裡掉出來

原本喊金俊勉的應該是那個娃娃臉男人,但對方在看到跟在金俊勉後面的朴燦烈時顯然也傻住了,嘴巴一時半晌合不起來。

像是沒把那兩人的震驚看在眼裡似的,金俊勉自顧自走到桌邊,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你們兩個怎麼這麼早到。」從桌邊抽了一雙筷子,金俊勉泰然地夾著桌上已經擺好的小菜。「世勳的課後輔導有這麼快嗎?」

「喔……。他今天把答案都背起來了,還好。」娃娃臉男人回答得漫不經心,一雙眼睛全黏在朴燦烈身上了。「金老師,這位是……?」

「就說離開學校以後叫我哥就好了……。你們都知道了,還要問我?」低頭繼續對小菜進攻,金俊勉看上去全然不在意。「伯賢啊,你不是上個星期在學生的抽屜裡沒收偶像雜誌?封面不就是他?」

叫伯賢的男人似乎對於這句話的消化能力不佳,腦迴路還沒有完全轉過來的樣子。倒是在他旁邊的高中生搶著插話。

「哥!他是你朋友喔?」高中生眼睛都放了光,整個人帶著年輕人獨有的神采奕奕。朴燦烈瞄了一眼別在胸口的名牌,上面寫著「吳世勳」三個字,菜市場得跟什麼一樣的名字。「怎麼之前都沒說!」

「我說可以喊哥的是邊老師,不是你。」金俊勉從小菜裡抬起頭,伸出中指往吳世勳的頭上敲了一下。「臭小子。」

趁著坐在對面的兩個人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朴燦烈接了話,有些尷尬地。

「我們今天剛認識。我跟俊勉哥租了房間。」

吳世勳的嘴巴張得更大了,還待出聲,桌上已經端上了兩碗冷麵。

「喏,你們點的。」把冷麵端到桌子上,老爺爺看樣子對他們的談話內容完全不感興趣。「俊勉啊,你們要吃什麼?」

「吃個豆腐鍋就好了。」揮了揮手,金俊勉轉向朴燦烈。「你呢?」

「喔,我也是。」驀然被問到,朴燦烈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只能跟著回答。


待老爺爺走開,應該是叫邊伯賢的男人迫不及待地開口。

「所以,您現在住俊勉哥家?」

「呃,算是。」朴燦烈不知為何想到金俊勉一個教師在外面開設民宿,不知道合不合法的怪問題,相當不合時宜。「他說他家是民宿。」

「不如住我家啊!」略為激動得往前傾,吳世勳的表情相當熱情。「我家也還有空房間!」

「你們是都沒看新聞嗎?他來這裡不就是要避風頭?」百無聊賴地掃了坐在對面的兩人一眼,金俊勉的語氣像是在報導晚間新聞一樣的平板。「反正不要說出去。」

「喔,好……。」邊伯賢看起來是有些挫敗地閉了嘴,但顯然沒擋住吳世勳年少的熱情。

「所以這就是我們的祕密囉?」男孩眨著眼,興奮地像是下一秒就要搭太空船翱翔宇宙。「獨家秘密?」

「看好你的嘴就是。」指了指吳世勳面前的冷麵,金俊勉哼了一聲。「快點吃一吃,等等邊老師送你回家。」

看著吳世勳有些不甘願地低頭吃飯的樣子,朴燦烈有點想笑。也摸過一雙筷子,開始夾起小菜。

「俊勉哥在學校是教什麼的?」

「俊勉哥是國文科的老師。」不待金俊勉開口,邊伯賢已經從善如流地接了下去。「我是英文科的實習老師,世勳現在是高二,但是成績太爛了,課後輔導還要特別幫他一個人加強。」

「拜託。」剛才還有些頹喪的小少年猛地抬起頭,反駁不遺餘力。「我們念的是水產學校耶,學那些文科的東西幹嗎?」

「你將來如果上船,要去遠洋,好歹要學一些基礎的英文吧?」顯然是對於吳世勳的說法很不認同,金俊勉的表達方式十成十就是學校的古板老師。「更別提你海洋跟水產的基本學科每次都要補考。」

「啊唷,哥~~」

「說過了,在學校外面要喊金老師。」

朴燦烈一邊吃一邊笑,居然覺得也滿有趣的。

他不是沒有在這種放鬆下的環境吃過飯,只是這距離他的生活有一點遠了。他還記得上個星期的這個時間,他在某個完全預約式的無menu餐廳裡陪贊助商吃飯,勉強算得上是賓主盡歡。

在沒有當藝人之前,他非常想要脫離這種平凡無奇的生活。普通的飯菜、普通的朋友、普通的話題、普通的抱怨。

但是這些東西在當了藝人以後一點一點消失了,連想吃小吃都要經紀人去買回來,讓他在化妝間吃。有時候顧忌著熱量和營養,也就不吃了。

朴燦烈幾乎忘記了自己喜歡的生活是什麼樣子。他按照他十七歲的夢想,花了十幾年的時間在演藝圈建築起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是三十三歲的他,所想要的生活已經跟十七歲的他不一樣了。

但是他已經失去了改變的力氣。



朴燦烈想,也許他不是那麼恨李信德,不恨那個男孩毀了他一手規劃的生活。

他恨的是,自己已經不是重新再來的年紀,沒有重新再來的機會。

他已經不是十七歲時的他了。










2015.07.15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