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六章



朴燦烈只花了兩天就把這個小鎮摸透。

兩天其實是有點太長了。如果朴燦烈自己開車的話,大概半天就可以把這個海濱小鎮逛完。可惜金俊勉不准他開車又不願意把車借他,最後他就只能搭不準時、又小又破又慢的鄉鎮公車。

囿於負面新聞的關係,朴燦烈還是一直戴著口罩。偏偏公車上的冷氣又不怎麼涼,他幾乎以為自己從臉頰到脖子都要長濕疹了。

公車上幾乎全是老人,看樣子也都認識彼此。朴燦烈還來不及覺得尷尬,老人們已經你一言我一語地問起他的經歷。

朴燦烈把金俊勉隨口編的那一套「是金老師的遠房親戚,因為得了絕症所以來鄉下靜養」的婆媽劇說法搬出來。也許現在真的是連續劇深植人心,婆媽們沒有問拗口的醫學名詞,反而說這裡環境很好啊小夥子在這裡住可能好一點。

有個老伯是開藥房的,還說你這口罩是手術用的,要常換啊。下次來跟我買吧,算你便宜點。

兩天下來,朴燦烈大概了解這就是個平凡無奇的漁村鎮,剩下大多是老幼人口。因為少子化的關係,學校這幾年可能也要裁掉了。金俊勉任教的水產學校當初是因應在地的漁業而設立,但這幾年招到的學生越發少,也淨是些流氓學生,市政府之前有派人來說十年內會廢校。

──那這樣金俊勉不就失業了?

喔,說到金俊勉。

按照老人家們的說法,「金老師」也是大概五六年前才到這個小鎮的。一直住在羅爺爺家(朴燦烈這時才發現原來老爺爺姓羅),幫老人家顧麵店、打理生活之類的。金俊勉做人挺和氣,對學生們採放任態度,所以學生們也不太為難他。

怎麼聽都覺得是來鄉下學校養老的教師。回想起金俊勉其實還不差的日常用品,朴燦烈猜想對方大概之前八成在都市的高中任教過,大概是受不了驕縱的小孩和怪獸家長才會跑來鄉下。

公車終於繞回了學校前面。朴燦烈向滿車的老人家們道別,慢慢走進校園裡。

打開手機確認自己沒有錯過放學時間,朴燦烈晃回教師辦公室,正看到金俊勉一邊收拾公事包,一邊和邊伯賢聊天。

還是邊伯賢先看見了他,抬起手大咧咧地笑著。

金俊勉這才回過頭,看著他的表情有點似笑非笑。「回來得這麼剛好?」

「哇,哥不會是想拋棄我就落跑吧。」做出摀著胸口的動作,但朴燦烈自知演技彆腳,並沒有維持太久。「今天可以先去一趟市內嗎?我想買點東西。」

「你終於問了!」還沒來得及聽見金俊勉的回答,邊伯賢已經先大笑出聲。「俊勉哥前兩天還在碎碎念說你怎麼可能沒想去市區──」

邊伯賢話還沒說完,金俊勉已經一記肘擊打上他的胸口。

在朴燦烈開口問邊伯賢的肋骨有沒有斷掉之前,金俊勉已經先開了口。

「要去的話趁現在,晚點還要回來幫爺爺看店。」嬌小的年長青年拎起公事包,看起來像是要出外勤的保險業務員。

「啊,喔。好。」沒有預料到風向轉得這麼快,朴燦烈腦筋一時沒轉過來,只能僵硬地傻在原地。

「好好喔,我也想進城一趟啊──。」顯然是已經從被肘擊的困窘中回復過來,邊伯賢也拎起了自己的公事包。「可惜還要課後輔導……。」

朴燦烈這才想起來邊伯賢似乎還有特別課後輔導之類的,對象是其實不知道成績能不能救回來的吳世勳。

「好啦,周末一起出去玩啊。」回過神,朴燦烈拍了拍邊伯賢的肩膀。「爺爺周末好像不開店,要去找朋友打牌還幹嘛的。」

邊伯賢的眼神亮了起來,嘴巴張了開,像是要說「好」的口型。

「快走啦!」門口的聲音很是不耐,朴燦烈金乎可以想像金俊勉略帶煩躁的模樣。「不是要買東西?」

看見邊伯賢話還沒說出口就被打斷的樣子,朴燦烈大笑了出來。



※※※



號稱市區,其實也只是離小漁村一個小時路程的小都市。有個六七層樓百貨公司的那種。

一上車,朴燦烈就直接說了。

「我要買吉他。」

金俊勉皺著眉看了他一眼,「喔」了一聲,沒有多說話。

但朴燦烈對於那一眼有點介意。「幹嘛,買吉他總不會暴露身分吧?」

「不是這個原因。」金俊勉看起來是有點想笑但拚命憋住的尷尬模樣。「原來你真的會彈吉他啊?」

朴燦烈一愣,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對方還真以為自己是百無一用的花瓶。

有點想生氣,可想想自己在演藝圈這麼多年的形象也不過如此,就也沒什麼好生氣的了。

換句話說,如果今天不是被偷拍,自己在一般人心目中,也最多是個演藝生命比較長的免洗藝人罷了。

長長地舒了口氣,朴燦烈換了個無所謂的口氣,躺回椅子裡。「我真的會啊,回家彈個三隻小熊表演一下?」

「很好啊。」金俊勉倒也接得自然,一派輕鬆的樣子。「我幫你側拍,你看看要不要傳到你的官方youtube頻道上。」

朴燦烈呵呵笑了兩聲,沒有再接話。

其實他自己的youtube頻道是金鍾大跟公司那批人在管的,他自己還沒帳號密碼。更不要說自從偷拍事件爆發以後,他的頻道訂閱人數降了多少,連他自己都不想去記了。



金俊勉顯然對市區也不是很熟,多繞幾圈才找到樂器行。

老闆看起來有點年紀了,看樣子也不是什麼搖滾人。可是在朴燦烈提出需求的時候卻亮了眼。

「小哥您還真識貨啊!」原本看起來沒什麼交談意願的老闆從櫃檯後面走了出來。「最近是有一把新進的啦……。」

朴燦烈一邊跟老闆討論著,一邊用眼角餘光瞄著金俊勉。後者看樣子是對他們的談話興趣缺缺,只是茫然地盯著窗外的街景。

這種時候一般人都會拿手機出來玩吧……。朴燦烈模糊地想著,這才遲鈍地發現金俊勉似乎是沒有智慧型手機這回事。

都什麼時代了,居然沒有智慧型手機。

話說回來,自己為了避免公司找人,手機早就廢了。也許該趁這次進城的時候買支備用手機之類的……。

付帳時朴燦烈爽快地掏出了信用卡,金俊勉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刷,到車上才硬硬硬地憋了一句:「你這麼敢花錢?」

這次朴燦烈倒是反應很快,呵呵兩聲笑了出來。「我十幾歲就出道,賺到現在,錢還算夠用。」

「不是這麼個花法吧……。」金俊勉歪了歪嘴,有點不以為然的樣子。「你現在廣告、連續劇什麼的,光違約就賠死了,公司會跟你要錢吧?」

「不知道耶,讓他們扣吧。」坦白說公司在偷拍事件後幾天倒是有想跟他談合約問題,但朴燦烈在無心思考這些以前就已經先逃離,現在搞不好其實是已經被解約的狀態。「但我之前買網拍刷卡都沒問題,戶頭裡應該是還有錢。」

「……你花錢之前都沒在想的?」大概是出生以來第一次看到這種人,金俊勉難得露出震驚的樣子。

「對啊,反正一直都有錢。」突然被問這樣的問題,朴燦烈也覺得莫名尷尬。「好啦,反正都進城了,我可以順便買手機嗎?」

「……幹嗎?」又斜了他一眼,金俊勉這次的表情是真誠的疑惑。「你不是要躲人?幹嘛辦手機?」

「沒要辦,就買個預付卡手機。」對著車窗外張望,朴燦烈試圖搜尋都市裡無處不在的電信業者。「好歹存一下哥的電話啊。」

「都幾歲了,沒必要交換電話吧。」金俊勉乾乾地笑了一聲,順手把車停在路邊。朴燦烈瞥見斜對角有家通訊行。「而且你明明就住我家。」

「有電話方便點嘛。」解開安全帶,朴燦烈對著金俊勉眨了眨眼。「搞不好哥哪天想我可以打電話啊。」

金俊勉白了他一眼,頭也不回地下了車。




※※※



洗完澡以後,朴燦烈抱著新買的吉他窩在沙發上隨手撥弄幾下。爺爺興致很好地點了首歌,朴燦烈從善如流跟著談出那首老歌,換來剛從浴室出來的金俊勉一臉震驚。

爺爺哼完歌就去睡了,金俊勉坐到朴燦烈旁邊,默不作聲卻是明顯在瞄著朴燦烈的動作。

「怎麼樣?」索性正面轉向金俊勉,朴燦烈換了個不太舒服的坐姿。「哥也想點歌嗎?」

「爺爺要睡了,不要吵。」按住朴燦烈還在動的手,金俊勉的手出乎意料的有力氣。「沒想到你會唱那麼老的歌。」

「過年過節如果剛好碰到不用工作,我回家也得準備一點才藝彩衣娛親。」對著金俊勉眨眨眼,朴燦烈有點遲緩地發現金俊勉的手還按在自己的手背上,沒有移開。

朴燦烈沒有動彈。他也不太明白為什麼,只是覺得金俊勉就這樣貼著自己的手,有種莫名的安心感。

那個男人還在碎碎念著一些無關緊要的字句,朴燦烈卻失了神。

他在這段時間以來,首次感到安心。












2015.08.05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