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七章



朴燦烈在創作歌曲(金俊勉抱怨那其實是發出噪音)的時候,通常也是金俊勉在批改作業的時候。他們通常是一個坐在沙發上撥弄吉他,另一個坐在地板上,把考卷或講義散在整個客廳茶几上。爺爺看著兩人雄踞一方的氣勢,嘟噥著說這樣我怎麼看電視啊……。

最後他們還是買了台電視放到爺爺的房間裡。朴燦烈現在天天宅在家裡,已經是網拍達人,很快就買到CP值高又送貨迅速的商品。

創作歌曲時靈感的有無大概來自於朴燦烈當天買菜的情況。反正他現在無業遊民一個,最多的時間不是在家裡就是陪爺爺待麵店,料理成為一個不得不然的興趣。有時候金俊勉沒辦法陪爺爺去買菜,重責大任就落到朴燦烈頭上。如果那天剛好有買到品質好的鮮魚,他晚上的創作靈感就會源源不絕。

他的第一首歌就是這樣寫出來的,歌名很白爛的就叫作「海邊的生活」。第一次發表時是在麵店裡,聽眾除了金俊勉、邊伯賢和吳世勳以外,還有兩個點泡菜鍋的客人(爺爺又坐在櫃檯睡著了,不能算入聽眾)。

身為國文老師的金俊勉對他的歌詞不屑一顧自然是可想而知,邊伯賢的評價是「旋律很好記」,吳世勳則是劈哩啪啦地說「天啊沒想到我居然可以聽到朴燦烈的創作新歌好幸運嗚嗚!但是這首歌怎麼這麼像那個美國的誰誰誰之前的歌!?就那個啊,你等一下喔我搜一下MV給你看──」。

雖然第一首創作沒有大受好評,朴燦烈沒有氣餒。繼續著手於第二首歌,這次想要走鄉村夏日風。嗯,他還在摸清楚那是什麼。

他在拼湊音符時,金俊勉正以瘋狂的速度在學生的作文上塗寫著評語,作業本上的紅色字跡讓人看得有些心驚膽跳。

朴燦烈向來對於學校沒什麼太好的回憶──就是因為不想讀書也不會讀書,所以才選擇早早出道當藝人,學校老師的紅字他在小學和中學時期他就受夠了。

對於金俊勉如何毒舌批判學生,朴燦烈沒有太大興趣。吸引他目光的,是金俊勉筆袋裡的另一支筆。

縱然朴燦烈是不怎麼寫字的人,但在演藝圈打滾這些年,精品他多少還是懂點門道。他盯著金俊勉那支放在黑布筆袋裡的筆,確定那是支名牌鋼筆。以前經紀公司老闆在某個前輩的生日派對上送過類似的禮物,他那時才知道原來筆這種東西也有分等級,後來一度還吵著叫金鍾大也幫他弄一支好的鋼筆來。

金俊勉那支鋼筆看起來有一點年紀了,但似乎保養得還不錯。深藍色的表面散出柔和的鈍色金屬光芒,沒有一般商業人士使用的精明幹練,反而是偏內隱的樸拙。

鬼使神差地,朴燦烈把吉他放到一邊,向著金俊勉的筆袋伸出手。他有雙長手沒錯,但他錯估了金俊勉反應的能力。

搶先他一步,金俊勉擋住了他的動作,甩向他的斜眼乾淨俐落。

「──你要幹嘛?」

「沒啊,看看。」訕訕的收回手,朴燦烈盡量擺出無所謂的表情。「……哥那支筆是萬寶龍的?」

有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金俊勉把筆袋抓在手裡。「喔,對啊。……看得出來?」

「喔,剛好知道。」見金俊勉有些防備的樣子,朴燦烈抓抓頭。「沒啦我是想說這支筆……很好看。」

金俊勉的表情有點放鬆,從筆袋裡挑起那支鋼筆。「是很好看。但也有點老了。」

「這支筆不便宜吧。」小心翼翼坐到金俊勉身邊,朴燦烈順著金俊勉的眼光望向那支筆。

「應該是吧,我也不太清楚。」金俊勉轉開目光,繼續在學生的考卷上拿著紅筆龍飛鳳舞。「……別人送的。」

「──喔喔,誰送的?」朴燦烈腦袋靈光一閃,饒富興趣地湊到金俊勉旁邊。「女朋友?週年禮物?」

「不是。」批改卷子的速度越來越快,金俊勉的字跡在印刷的鉛字上蔓延開來,散亂而模糊。「……是男朋友。」

他的聲音緊繃而乾澀,眼光甚至沒有看向朴燦烈。

幸好。朴燦烈想。他也不知道怎麼反應。

在他還愣住的幾秒鐘裡,金俊勉接著自言自語的速度很快。

「但現在也不是了。算是前男友吧。」



金俊勉還是沒有看他,聲音還是那樣平靜的敘事語調。但朴燦烈卻覺得,金俊勉的眼淚像是隨時會掉下來一樣。

居然呢。那個人甚至連眼眶都沒有紅,可是他就是直覺金俊勉非常地悲傷。

非常地。




※※※



朴燦烈在那之後有大概一兩天的時間不知道怎麼跟金俊勉相處。他不太知道怎麼處理這種對方似乎是不小心吐露了真心話或是秘密的情境(說真的,他不是那種知心姊姊型的人),但又不想讓對方覺得自己是因為性向的關係而疏遠(不過想想也滿好笑的,他自己不就是因為同性醜聞才避走鄉下?),就這樣彆扭了幾天。

幸好金俊勉也不太在乎的樣子,而且是這幾天學校又有學生打架鬧上警局,又得陪著周旋幾天。

因為學校事情的關係,這幾天金俊勉沒辦法準時去店裡陪爺爺關店再帶爺爺回家,乾脆就把車子交給朴燦烈,把照顧爺爺的事情交給落難的大明星處理。

爺爺的生活一向固定,身體也還算硬朗,朴燦烈照顧了幾天下來,除了覺得自己像是個笨手笨腳的幫手兼司機以外,倒也沒什麼「照顧老人家」很麻煩的感覺。

他自己的祖父母過世得早,沒什麼跟老人家相處的經驗;自己年紀輕輕就出道了,當然也沒什麼時間孝順父母。第一次照顧長輩,居然是照顧房東的爺爺,這種體驗大概算是罕見。

「謝謝你啊。」窩進房間看電視前,爺爺突然對他開了口。「謝謝你當俊勉的朋友。沒人陪那小子玩,總感覺他很寂寞的樣子……。」

朴燦烈覺得有點好笑,還是對著爺爺禮貌性地笑笑。「不會啦,當朋友就緣分緣分而已。爺爺晚安,早點睡。」

看著爺爺的背影,朴燦烈吁了口氣。

唔,自己跟金俊勉稱不上是朋友吧。比起來,連常常被他訓斥的吳世勳都比較像是他的朋友。

他也確實沒見過金俊勉有什麼一起玩鬧的朋友就是了。雖然年紀也不是特別大,但是金俊勉似乎沒什麼跟人湊在一起說瘋話或是笑鬧。朴燦烈自己是因為處於非常時期,只能跟外界斷絕聯繫;但他摸不太金俊勉到底是為什麼沒有朋友。

不,別說是朋友了。連金俊勉跟家人聯絡的樣子都幾乎沒見過。

爺爺算是金俊勉的「家人」,但金俊勉自己說過他跟爺爺不是親祖孫,兩人的姓也不同。那金俊勉的家人呢?

朴燦烈雖然號稱跟世界斷絕聯繫,但這些日子來偶而還是和媽媽、姊姊通通簡訊的。內容不脫報平安之類的,總之是讓家人安心一點。但是他印象中,似乎沒看過金俊勉跟家人連絡過。

一起住了幾個月,幾乎是天天綁在一起,但朴燦烈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其實自己並沒有那麼了解金俊勉。



金俊勉今天回家的時候依然是一副精疲力竭的樣子。金俊勉向來是不太管束這些流氓學生的,但碰到要上警察局這種大案子的時候,不只是要到處道歉,還有寫不完的報告,每天在學校都要弄到七晚八晚,車子又被朴燦烈開去接送爺爺了,最後還是拜託邊伯賢送他回來。

把外套丟到沙發上,金俊勉幾乎是用丟的把自己摔進沙發裡。沙發另一邊的朴燦烈文風不動,像是習慣了這種沒有任何威嚇力的情緒發洩。

「爺爺睡了。」從善如流地開了口,朴燦烈的視線沒有從電視裡移開。「我有切一點水果放在冰箱裡,哥洗完澡想吃的話可以吃。」

似乎是有點驚訝,金俊勉頓了頓,難得地把注意力集中到朴燦烈身上。「──謝謝。這幾天麻煩你了。」

「是挺麻煩的,住民宿還要當雜工。」聳聳肩,朴燦烈突然轉過頭,對上金俊勉的目光,快速地眨了眨眼。「……難道房租不該打個八折?」

金俊勉怔了一下,迅速移開目光。「……下次吧,如果你還要繼續住的話。」

──有趣。沒想到金俊勉也會有覺得彆扭的時候。朴燦烈歪歪嘴,伸了個懶腰。

「哥,我們周末去看個電影吧!」

像是被這句話嚇到一樣,金俊勉整個人的姿勢僵在沙發裡,眼睛睜了大,卻還是沒看向朴燦烈。

「呃,我是想說我們好像都沒怎麼出去走走……。」大概也是感覺到空氣裡的尷尬氣息,朴燦烈搓了搓手指。「電影還不錯啊,爺爺可以在電影院裡睡覺。」

「嗯,喔……。」停了幾秒才緩過了勁,金俊勉點頭的姿勢有點癡呆。「好啦,啊要看什麼?」

「不知道啊,我這幾天再來看看有什麼好看的。」見金俊勉應了聲,朴燦烈有些鬆了口氣。「不要看西洋片什麼的吧,爺爺應該不會喜歡看……。」

他還在碎碎念,卻不期然看見金俊勉盯著他,嘴角彎彎的,不明顯,但的確是在笑。

「……謝謝。」一臉疲憊的樣子,卻還是嘟嚷著說出謝意。

「有什麼好謝的。」伸過手撈住金俊勉的肩膀,朴燦烈有些得意地咳了一聲。「朋友一起出去玩不是很平常的事嗎?」

「──朋友?」抓到了語尾的詞彙,金俊勉卻微微皺起了眉。

「對啊。」拍了拍金俊勉的肩膀,朴燦烈把視線調回電視裡的節目。「我們算朋友吧。」

他可以感覺到金俊勉還在盯著他看,久久才又咕噥了一聲類似「朋友」的詞,然後很慢很慢地往後躺了一點,直到後頸靠到朴燦烈的手臂上。

朴燦烈有種隱約的預感,像是看見生命的鐵錨一點一點沉落的軌跡。











2015.08.12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