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個人同人創作,與真實人物無關。禁轉載。



第八章



週末的時候,邊伯賢的車停在他們家門口,從副駕駛座探出頭的是吳世勳。

「哥,快點啦!」

「臭小子,都說過了是金老師,有沒有在記啊!」金俊勉一巴掌拍到吳世勳的額頭上。「下星期又想留校嗎?」

「誰說喊老師了,我喊燦烈哥啊……。」略為委屈地把金俊勉的手撥開,吳世勳往金俊勉的身後探了探。「燦烈哥呢?」

「爺爺說他還是不想去,燦烈先送爺爺去鎮上藥房爺爺那裡作伴,叫我先在這裡等你們……。」抬起手腕,金俊勉眉一皺,又露出了點不耐。「去了那麼久,是迷路了喔──。」

才說著,金俊勉的國產小車就開進了巷子了,遠遠就看見駕駛座上朴燦烈縮手縮腳握著方向盤的樣子相當彆扭。

金俊勉看起來是想笑又覺得也沒特別好笑的樣子,最後還是把視線調回自己面前的吳世勳跟邊伯賢。

「──搭你們的車吧?比較大。」




※※※



吳世勳非常堅持副駕駛座是他的專屬王座,金俊勉幾番以成績跟尊師重道的道理威嚇都沒辦法說服劣徒(吳世勳表示成績就是這麼爛了,要怎麼樣就隨便金老師吧),最後還是只能跟朴燦烈一起擠在後座(邊伯賢說自己的車只能自己開,即使金俊勉開口也沒有退讓的餘地)。

從漁村到都市本就需要繞一陣,加上這幾天打電動比較晚睡,朴燦烈頭歪著靠住窗戶就睡下去,模糊間還聽見金俊勉催促邊伯賢換首歌放的聲音。

假日的電影院擠滿了人,縱然他們已經先用網路訂票,也是排了好一陣子。排隊的時間長到朴燦烈跟吳世勳出去買了四人份的午餐回來以後還沒排到。

「──我們今天看什麼?」把裝了鮪魚三明治跟柳橙汁的紙袋塞給金俊勉,朴燦烈扭頭看了看前面不算長的人龍。

「現在才問這個問題會不會太晚?」拆開紙袋不牢固的封口,金俊勉檢查的樣子不太像是在看食物,反而像是保全在檢查危險物品。「我們今天看『厲嬰宅』喔。」

「是喔。」看著金俊勉似笑非笑的側臉,朴燦烈也不著急,伸出手就撈住吳世勳的肩膀。「勳啊,金老師說今天改看『厲嬰宅』耶。」

「──喔喔!真的!!」吳世勳雙眼發亮,沒有理會一旁邊伯賢同時爆出的哀喊。「果然還是要改看這個了嗎!?我就說不要看什麼『移動世界』……。」

「靠,票都訂好了不要再改啦!」擠開吳世勳,邊伯賢對著金俊勉擠眉弄眼。「哥,這種時候不能再改票了啦……。」

金俊勉掃了朴燦烈一眼,圓眼睛裡說不清是激賞還是怨怪,這才開始安撫邊伯賢說今天還是要看科幻片,自己負責刷卡跟買爆米花,絕不食言。

總算輪到他們取票,吳世勳拿了金俊勉的金卡就衝到櫃檯邊,邊伯賢跟在後面喊著臭小子你搶劫啊!朴燦烈猜想四個人一起擠到櫃檯可能會給工讀生太大壓力,跟金俊勉對看一眼後就離開排隊的人群,逕自走到外圈等著。

「你怎麼知道今天不是看『厲嬰宅』?」金俊勉靠在水泥牆壁上,難得穿起休閒褲的模樣看起來竟是回到了二十代的年紀。

「哥自己出錢,怎麼會吃虧看自己平常不看的電影?」早知道金俊勉的個性是不會輕易放過這個話題,朴燦烈攤攤手。「在家的時候不是連靈異刑事劇都不看?」

愣了一下,金俊勉撇開頭,小聲嘟嚷著:「搞不好我就是喜歡吃虧呢……。」

朴燦烈搖搖頭,搭住金俊勉的肩膀,另一隻手舉起來,向另一邊剛取完票的邊伯賢和吳世勳招手。

──他認識金俊勉並不太久,但他知道這麼個人,是不太可能吃虧的。連這次出來玩的油錢都算好了要給邊伯賢的人,一分一毫都算得清楚。除非是自願,不然怎麼可能吃虧。



吳世勳向來懂得享受,電影票的座位也是訂中間的位置。據他的說法是可以有臨場感但是看了又不頭昏,看這種科幻動作片最好了。

燈一暗下來,他們各自拿起場外買好的午餐準備大快朵頤。朴燦烈取下慣常拿來遮掩身分的帽子,把蓋住臉的口罩往下拉了一點,讓鼻子透透氣。

剛要伸手拿紙袋裡自己買的牛肉乳酪可頌,微暖的溫度卻觸上自己的耳邊,輕巧地把口罩從自己的臉上挑了下來。

朴燦烈有些訝異,轉頭望向動作的來源,準確地望住了金俊勉的眼睛。

那人褐色的瞳孔還是一樣平靜,但是朴燦烈卻莫名地覺得對方在笑。

還來不及問出口,就感覺到對方已經湊了過來,靠在自己耳邊的聲音輕巧如鈴。

「關著燈沒人看得到你,享受一下在公眾場合露臉吧,大明星。」

怔了怔,朴燦烈沒有回應,慢慢取下了口罩,收進包包裡。

以前他還是明星的時候,來電影院的次數絕不算少。多數的時候是來參加首映式,搭著廠商贊助的車進場,一身合身剪裁的西裝英氣逼人,不用開口說話,記者就自己蹲在跟前拍。

但是現在的他,只能在暗處才能卸下口罩,露出自己的模樣。

半年前,他還是雜誌上「女性最想要的男人」、「男性最想成為的模樣」前三名;再來,他什麼都不是了。

在小漁村裡隱姓埋名過活其實沒他想得那麼難受,但是在這種偷偷摸摸的時候反而可以卸下盔甲的偽裝,倒是讓他一時之間不知所措。

朴燦烈深吸了一口氣,鼻腔裡卻滿是食物跟爆米花的甜香。看來大家都是餓著肚子來看啊……。

他有點想笑,但終究還是沒笑出來。

側著頭,朴燦烈還是看著螢幕上的電影預告,卻把臉附在金俊勉的耳邊。


「……謝謝。」


金俊勉僵了一下,才漫不經心地「嗯」了一聲。




※※※



電影其實本身是爽片,沒什麼太富人生哲理的內容。看了一場出來也就覺得腦袋空空,像是所有思緒都被洗過一次一樣,心裡沒什麼感受,就是「喔看了一場電影」的感覺。

朴燦烈一邊把口罩跟帽子戴回來,一邊想擠出一些「運鏡流暢」之類的內行人評語,沒想到走出電影院以後,就看見吳世勳瘦削的身影一馬當先地走在前面。

「……現在是要去哪?」不無疑惑地皺起眉,朴燦烈快步跟上,撞了撞走在旁邊的邊伯賢。

「喔,世勳說要吃冰優格。」迅速地跟上腳步,比起走在前頭的吳世勳,身為老師的邊伯賢反而更像學生。「明明就剛吃完午餐,到底是哪來這麼多肚子吃東西啊……。」

明明是相當普通的玩樂行程安排,朴燦烈卻還是硬生生地升起了懷念的感覺。

雖然三十好幾的人還在走這種休閒路線是有點不長進,但朴燦烈怎麼也想不起來,自己在少年時曾有過這麼普通的日子。

即使出去約會,也都是包下電影院的小廳跟名模女友一起看,完了以後就是逛精品店。那時候,即使要吃冰品,那也是去餐廳吃擺盤比味道重要的進口冰淇淋。

他太久沒當過一般人了,以至於覺得這樣的生活怎樣都覺得新鮮。

還有些出神,一直跟在他旁邊、走得不遠不近的邊伯賢卻開了口。

「──我第一次看見俊勉哥這樣出來玩。」邊伯賢沒有看朴燦烈,眼光反而落在不遠處跟吳世勳一起走著的金俊勉身上。「算是托你的福吧,謝謝了。」

邊伯賢一句話,倒是讓朴燦烈想起金俊勉的確是沒什麼娛樂的樣子。就算是假日,通常也就是去麵店陪爺爺看店。自己來漁村幾個月了,還真沒看過金俊勉跟朋友出去玩。

雖然本來就是老氣橫秋的樣子,但以金俊勉才三十代中半的年紀,是有點太封閉了。

「還好吧。」呵呵兩聲笑了出來,朴燦烈拍了拍邊伯賢的肩膀。「帶他出來花錢啊,不然他錢屯在銀行裡也只是讓財團拿去炒地皮而已。沒看到電影票也是他請客?」

邊伯賢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也跟著笑了出來。



吳世勳一進優格店就不客氣地跟金俊勉要了金卡。金俊勉沒有生氣,依言交出金卡,跟吳世勳說幫他點一杯檸檬紅茶。

朴燦烈摸摸肚子,覺得也不是太餓,也跟著金俊勉點檸檬紅茶。邊伯賢點點頭,表示記下了,隨即追上要去櫃檯撒錢買食物的吳世勳的腳步。

方正的桌子就剩下他們兩個人。朴燦烈感覺到自己的膝蓋在桌子下抵住金俊勉的膝蓋,有些窘迫,又有些熟悉。

「……今天都是哥請客,不心疼啊?」有些調笑地開了口,朴燦烈試圖先打破沉默。

「還好,大家玩得開心比較重要。」金俊勉聳聳肩,一向嚴肅的表情難得放鬆了,配上一身便裝,完全褪去了平常「金老師」的嚴肅樣。「……我也很久沒看電影了。」

「我也是。」伸了伸懶腰,朴燦烈不意外地想起上次看電影是為了幫某個師妹站台才去參加的首映式。「以前很愛看電影的,後來工作一忙,反而沒時間了。」

「以前念書的時候想跟同學去看電影,老是被我媽罵說現在好好念書,以後長大有錢有時間,想怎麼看都行。」對著他笑笑,金俊勉轉開頭,看著窗外一下午的陽光燦爛。「可是長大以後,看電影什麼的早就不重要了。」

朴燦烈沒說話。他隱隱感覺到,金俊勉說這些,是一種類似自言自語的情緒。

「當下喜歡的東西,未必是未來喜歡的東西。」突然嘆了口長氣,金俊勉盯著繁忙的人行道目不轉睛。「當時很喜歡的,也許後來就會變得微不足道了。」

「難怪哥這麼敢花錢。」嘿嘿一笑,朴燦烈有些惡作劇地用自己的膝蓋撞金俊勉的膝蓋。「是覺得錢微不足道吧?」

金俊勉收回了目光,回看向朴燦烈的眼神有一秒茫然,隨即恢復平常的清明,甚至還染了點笑意。

「是啊。」搖搖頭,金俊勉的動作很慢,嘴角卻翹了起來。「錢……沒那麼重要。雖然沒有也是不行啦……。」

看著金俊勉有些自相矛盾的句子,朴燦烈忍不住笑了出來,心裡多少浮起了奇妙的感受。



他想,雖然他朴燦烈的手機電話簿裡從來不缺新增的號碼,但在這種落難時節,他跟這個鄉下老師,也許可以交個朋友。












2015.08.19 Wed l [EXO/suyeol(燦勉)]二手光 l top